「戲劇小說」之〈方格旗〉

第1集

 

作者-人榕

 

你喜歡開快車,享受風馳電掣的感覺嗎?

你知道飆車與賽車的意義有什麼不一樣嗎?

你是不是也跟禹哲一樣,是個開車技術超群,卻生不逢地無處發揮而只能在道路上非法競速,超速駕駛來表現自己的技術呢?

如果是的話,請你支持<方格旗>這篇連載,和禹哲與他的朋友們一起逐夢,一起實現夢想吧!

 

BANNER-方格旗.jpg  

夜間  北宜公路 

 

一場山道競技,參賽者僅有禹哲愷融

 

一輛國產的FORD FOCUS ST look手排以及進口的寶藍色BMW M5,兩台並駕齊驅,互不退讓。

 

就在賽程進行到最後的連續彎道時,禹哲利用了FOCUS的小巧車身在彎道甩尾,順勢地將車尾擋在愷融的車前方,然後一口氣將距離拉開,結束了比賽。

 

「靠!」愷融狠狠地咒罵了一聲。

 

「不管比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的!」劉禹哲微笑地看著後視鏡,對著鏡中的自己說。

 

夜間  國道三號

 

當晚,他倆從雪山隧道回台北時,遇到了臨檢。

 

由於兩人競技的場地不僅止於山道,台灣現有的高速公路不管北、中、南,也經常有他們的蹤影,因此他倆是國道各分隊頭痛的對象。

 

尤其是禹哲,每次他只要上國道進入了收費站時一定會被特別關照〈就像盧貝松電影裡的taxi drive一樣〉。

 

愷融倒還好,但那只是因為他煩惱的是要開哪輛車出門,所以警方讓很難以車追人。

 

振宇今晚參與臨檢,並不意外會盤查到禹哲。

 

但當他看到禹哲後面跟著一輛BMW M5時,振宇登時驚喜不已,他努力地按捺下內心的雀躍,前去BMW M5的駕駛座窗邊執行例行性的盤查。

 

當段愷融按下電動車窗後,洪振宇就要求他出示行照與駕照。

 

「年輕人,車很讚喔!不過帥歸帥,行照與駕照還是先借我看看吧!」

 

振宇接過愷融的證件後,先做個登錄的動作,然後又以羨慕的眼光看著愷融的BMW M5

 

深夜的國道在警方車頂警示燈的照耀下,燈火通明。

 

半夜  禹哲車輛技研廠

 

禹哲回到了車輛改裝廠「頂樓」的宿舍時,發現顏敏在他家裡等了他一整夜。

 

「你還記得要回來?你到底記不記得昨天是你生日啊?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慶祝的嗎?」顏敏冷冷地看著禹哲。

 

禹哲望著顏敏生氣的表情與茶几上的生日蛋糕,他露出抱歉的微笑:「我、我……愷融找我去試車嘛!」

 

「你不要每次都推到愷融身上!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我們到底為這種事情吵過幾次了?要不要我數給你聽?你明明就知道我很討厭你這樣!」顏敏激動地嚷著,眼淚一顆一顆的落下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敏,原諒我好嗎?」禹哲想抱著顏敏安撫她的情緒,不料卻被她一把推開。

 

「劉禹哲!我放棄跟你溝通!你根本就不懂我的感受!」顏敏把身邊能看到的東西通通砸到禹哲身上。

 

其實禹哲明白,顏敏是關心他的安危。

 

他知道顏敏內心的恐懼,恐懼意外的發生,恐懼被他超車的駕駛萬一是流氓混混,認為他故意挑釁而找他的麻煩,小的頂多被打一頓,大的可能連命都沒了。

 

但追求速度感是他的嗜好,因為他血管裡流的不是紅,白血球與血小板合成的血液,而是辛莞質濃度超高〈可比航空用〉的無鉛汽油。

 

「小敏……」禹哲試圖跟她溝通

 

在顏敏試圖把蛋糕砸向禹哲的那刻,她嘆了一口氣,「算了……我不想糟蹋食物,你自己看著辦吧!」

 

半夜  愷融家車庫

 

  愷融把今晚駕駛的BMW M5使回的專用房間後,隨即站在車庫正中央欣賞著他的情人們

 

  亮黃的FERRARI 599 GTB搭配著紅色的剎車卡鉗。這是愷融當初為了比全世界其他的車主搶先擁有這輛車而放棄客製化的服務。

 

  雪白的MASERATI從引擎蓋上,車頂以及車尾都貼著藍色的車身飾條。愷融想不懂為什麼一輛義大利車要弄得像一輛美式肌肉車似的,他突然很想伸手將車身飾條給撕掉。

 

  愷融走近撫觸著鮮紅的LAMBORGHINI,車身線條一直是他的最愛。

 

  「比起八零年代的方正,剛硬線條的LAMBORGHINI,我更愛現在的LAMBORGHINI。還好我是活在這個世代,不然我應該會嘔死!」

 

  他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用手上的積家表打開ASTON MARTIN的中控鎖,坐進車內握著方向盤幻想自己是JAMES BOND

 

  冰鑽銀的車色也是跟007電影<皇家夜總會>裡的DBS一樣。

 

  「砰!砰!」愷融學著JAMES BOND帥氣的開槍姿勢,還擺出酷酷的表情。

 

  他隨即下了車,跑向JAGUAR  XKR,就像一個孩子正在遊樂場玩耍一樣。

 

  眼尖的他拿掉袖扣,小心翼翼地用西裝外套的袖口擦拭豹頭廠徽附近的一枚指紋。

 

  最後他走向停在最外側的敞篷車BENTLEY,他伸手進去觸摸小牛皮的座椅。

 

  「英國車的精緻質感是德國車的務實做不來的……」諷刺的是,現在的英國車廠大部分都是被德國人給併購了。

 

  「如果英國人在企業管理上多下點功夫,也許就不是今天這番光景。」

 

  愷融關上車庫大門前,再環視了一下所有的車輛。

 

  「好像只有妳們才了解我呢……」愷融一臉落寞。

 

半夜  愷融家

 

愷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隨手將鑰匙一丟,躺在大床上正準備要休息時,NOKIA 8880手機卻傳出了ASTON MARTIN的引擎聲浪。

 

手機螢幕上顯示黛博拉,臉與名字尚未在腦海裡連接起來,愷融把臉埋進枕頭裡接起電話。

 

「愷融?睡了嗎?還記得我嗎?我是黛博拉‧理查森。」電話那頭響起來好聽的女聲。

 

「嗯,妳好。」

 

「好久沒見到你了,你回台灣了嗎?」

 

「是啊,我人在台北。」愷融覺得自己快睡著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剛到台灣,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順便聊聊最近的賽事。」

 

「好啊,我隨時都有空。」

 

「這麼晚還沒睡,該不會又開車出去亂跑了吧?」

 

「對呀,剛和朋友去跑了一下。」

 

「你還是一樣,對了!我找好餐廳後再打給你。早點休息吧!賽車手也要有規律的生活,晚安。」

 

「晚安。」

 

掛上電話,愷融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剛剛答應了一場晚餐的邀約,便沉沉睡去。

 

睡夢中,他好像看見了顏敏站在他今年年初沒買到那輛全球限量不到50輛,全台僅有一輛配額的LAMBORGHINI旁,正笑著對他揮手。

 

 

上午  禹哲車輛技研廠

 

跟愷融在暗夜較量完駕駛技術後,不如愷融好命的禹哲還得在改裝廠上班,除進行客戶車輛的改裝作業外,也接受一般簡單的車輛定期保養。

 

當他完成一個女客人的車輛定期保養工作後,將維修明細拿給擔任會計的顏敏時,感覺壓力相當的沉重。

 

「謝謝妳來我們的修車廠保養車子,我們的技師技術可是一等一的唷!」顏敏露出招牌的燦爛微笑,面對著禹哲身旁的那位女客人。

 

「哈哈,車子什麼的我也不懂,我只要它可以乖乖的跑就好啦!」女客人掩著嘴笑,顏敏也笑瞇了眼。

 

禹哲見氣氛正好,想把維修明細放到顏敏手上時,顏敏卻板起臉,用力地搶過禹哲手上的維修明細,還順便瞪他一眼。

 

禹哲摸摸鼻子走了,他知道顏敏這兩天應該還是不會原諒他。

 

「這樣子一共是一千五百元。」顏敏快速的按著電腦鍵盤,並親切地跟女客人說明收費的原則。

 

客人從皮夾拿出信用卡與自己的名片遞給顏敏,在她使用刷卡機的同時向她自我介紹。

 

1-方格旗1029(萬).jpg  

 

  顏敏看了名片上的頭銜與姓名後,驚訝地問:「向上娛樂經紀公司?妳是經紀公司的星探嗎?」

 

上午  國道交通隊辦公室

 

振宇在網路上搜尋愷融的資料。

 

家族事業早期靠著土地買賣,股票炒作致富〈早在日據時期與光復前後股票仍叫株票的年代〉與台灣的四大望族相比,段家相當低調。

 

國民政府遷台後,在蔣介石施行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的政策也無損段家家族財富的增加,後來家族宗親陸續移民國外,使得民眾對於段家的認識越來越少,最後漸漸被遺忘。

 

振宇心裡想著:「這年輕人背景不錯嘛!應該是因為去禹哲的改裝廠改車,兩個人才會認識的吧?

 

他繼續搜索其他網頁,他發現之前完全不認識愷融是因為他的“舞台”都在國外,尤其有個各國房車賽的網站幾乎都有他的蹤跡,只是名次一點也不理想,完全沒有任何得獎的照片或紀錄。

 

振宇陸續看了德國DTM房車賽、英國BTCC房車賽還有WTCC世界房車錦標賽的網站及報導,他真的很羨慕愷融有資源可以從事賽車生涯。

 

「啊!真可惜!剛剛那邊應該可以超過去的呀!怎麼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振宇一邊看著愷融賽車的影片,一邊皺眉。

 

「空有資源但沒天分……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振宇嘆息著,他順手關掉了網頁。

 

他突然想起每次禹哲在國道上飆車的姿態,振宇不解為何一個已是職業選手的人竟然會降格來公路違法競速

 

「一個是有天份但沒資源……嗎?」振宇搔了搔下巴。

 

中午  禹哲車輛技研廠

 

下班後,振宇開著自己老舊的PEUGEOT 405 GTI來到愷融位於信義計畫區近郊的豪宅,卻被保全給拒於門外。

 

他隨即轉往禹哲的改裝廠,在振宇的職場角色裡,禹哲是給他製造麻煩的對象;但在私人的交情上,振宇其實經常去他的車廠找他聊車經,討論各種賽事,包含維修保養與改裝他那輛車齡二十年的法國獅

 

振宇一下車,感覺到有一股低氣壓圍繞在改裝廠裡。

 

  振宇叫了一下有些心不在焉的禹哲,微笑著說:「一定是因為你昨晚出去跑,所以小敏又生氣了吧!」

 

  禹哲苦笑著回答:「對,最糟糕的是,昨天她為了幫我過生日還等了我一整晚……但昨晚我和客人一起去試車,就……你知道的。」

 

  「那就是你不對囉!小敏當然會生氣,她是因為愛你才會擔心你,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難道你不懂這首歌的涵意嗎?」振宇一臉嚴肅地說。

 

  「我、我有在檢討啦……」禹哲心虛地說著。

 

  「要是我是你,我才不會讓像小敏這麼好的女孩子為我擔心!小敏愛你那是你的福氣,你應該珍惜才對……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賽車,就應該在合法的場地跑。」

 

  禹哲不假思索地回答:「沒錯,合法的競速叫賽車非法的競速叫飆車。」

 

  振宇點頭,苦口婆心地勸著:「你自己都知道,北部在龍潭有賽車場,南部在高屏大橋附近不是也有個尖端賽車場嗎?想磨練自己的技術,為什麼不在賽車場上?」

 

禹哲望著洪振宇,思考該不該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反駁。洪警官也看穿他的心事,畢竟類似的談話,今天也並非是第一次。

 

「洪大哥,你吃過午餐了嗎?要不要先來點水果呀!等下我們一塊兒出去吃飯?」顏敏端了盤水果走進招待室,帶著甜甜的笑容看向振宇。

 

「對啊對啊!洪大哥,要不要一起出去吃?」禹哲立刻走到顏敏身邊摟著她的腰附和。

 

「別碰我!哼!」顏敏不領情的拍掉禹哲的手,並再一次對他擺出臭臉。

 

「洪大哥,千萬不要跟我們客氣唷!」顏敏朝著振宇一笑,然後走出招待室。

 

振宇嘴角噙著笑意,一邊搖頭一邊對著禹哲說:「喜歡玩車的話想辦法玩合法的,別老讓愛你的人擔心受怕,年輕人。」

 

禹哲撇過頭,沉聲道:「合法的情況是什麼樣子你也不是不知道……

 

振宇出聲打斷禹哲的話:「如果……嗯……假設,我只是假設,今早跟你一起『晨跑』的那位少爺能幫你的話,你是不是能改掉這種不良嗜好?」

 

禹哲堅持把話說完:「可是,在台灣合法的賽車根本就不是賽車,根本就是扮家家酒,你又不是外行人……」

 

振宇再次打斷禹哲的話:「那我們就出國比賽,怎麼樣?」

 

禹哲疑惑著問:「你想找他組車隊嗎?」

 

振宇不否認,他點頭:「對!你也知道我在這方面的熱血絕對不輸你!我來之前有約略研究過,相信你也知道他在國外的事蹟,難道你不想試試看參加職業賽車是什麼感覺?」

 

禹哲愣住了,他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更沒有想過要試著去找回自己的舞台。

 

振宇不放棄地追問:「有興趣的話,我希望能透過你跟他談,怎麼樣?」

 

「就算我和他很熟,突然開口說這種事情,也太奇怪了吧!」

 

「那倒也是,不然下次他來你這邊拜訪的話跟我說一下,好嗎?」

 

禹哲若有所思的想著,振宇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後便走出了接待室。

 

看到振宇準備離開,一直站在門外的顏敏匆忙地叫住振宇。

 

「洪大哥,等一下。」

 

振宇回頭一望,看著顏敏向他走過來。

 

「洪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很關心禹哲,但是我不知道我該不該鼓勵或支持他走這條路……我好怕……」顏敏擔心地看著招待室的方向。

 

「若妳愛他,那我想你一定夠了解他,如果站在我的立場,我當然認為妳應該支持他!」振宇語重心長地說著。

 

見顏敏一臉憂鬱,振宇繼續開口:「畢竟有天份的人不多,基於愛才的心理,我可不希望他像我年輕的時候一樣,因為沒有環境而被埋沒……台灣在這方面不知道還要讓多少人才淪為街頭飆車,除了民眾誤解之外,又要讓多少人立志而不得志呢?」

 

顏敏望著洪警官沉默不語。

 

「我先走了,妳就原諒他吧。」

 

下集預告

顏敏會原諒愷融嗎?洪警官想透過禹哲找愷融組車隊的心願能否達成?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方格旗〉於每週六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