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5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黑幫的巨大勢力迫近,刑龍與小静只好不住遠遁。黑夜槍火、密林狼羣……進退維谷之際,有人出手救了他們,竟然是小靜的理科教師高田作……小靜向他解釋後,他願意加入這小組……

 

BANNER.jpg

 

第五章故人

 

2007. 8.15.   230pm   東京市    東原高中,教職員辦公室 

在學校,高田出面,聲稱小靜事故請假,同學花子自然驚訝不已。

這天,高田下了4B的課,回到教職員辦公室放下課本和講議後,準備用電腦打一些資料給刑龍

犬上家族是日本最大的黑道家族。首領是犬上森鷹,其下有三個兒女,犬上太郎犬上次郎以及女兒犬上美星。表面上,犬上乃是日本數一數二的大資本家。森鷹已呈退休狀態,生意和黑道事務全交給兩個兒子。犬上美星則在很多年前,就下落不明了……」

這時,學校的廣播在播送:「高田老師,請到校長室來。」

高田眨了眨眼,放下手頭上的事,疑惑地走到校長室去。

 

2007. 8.15.   232pm   東京市    東原高中,校長室 

校長室裡除了校長之外,還有另一個人。

這人長髮飄逸、身材修長、面目娟好,顯然是個美人胚子;她身穿一套同款的上下套裙,艷光四射。

校長站起來,笑著介紹說:「這位是國際刑警七尾鈴音小姐。這位,便是高田作老師。」

高田與她握握手,心想,她比以前漂亮了。

校長說:「七尾小姐有事找你,你們談談吧。」

 

2007. 8.15.   235pm   東京市    東原高中,花園內 

田暫時沒有課,於是兩人便到花園,找了一張木椅坐下。

沉默了好半響後,七尾低聲說:「好久不見了,你好嗎?」

過了好一會兒後,高田才答:「……好。妳呢?」

七尾嘆了一口氣道:「你還在為那件事耿耿於懷嗎?都過了這麼久了……」

高田打斷她,「妳幾時回日本的?妳不是到了蘇格蘭場受訓嗎?」

七尾看了他好一會兒,低頭輕聲道:「最近我負責調查犬上次郎,所以才回來,順便來看看你。」

高田聽到「犬上次郎」,原本漠不關心的臉上出現了些許波動。

七尾續道:「犬上次郎在這一個月來,透過其龐大家產,買下了大西洋中幾個屬於美洲的島嶼,並在島上大興土木,建蓋巨大樓宇。我們透過各種管道,查到了一些怪事……」

高田望著她,問:「什麼怪事?」同時他暗想,會有什麼事情比他現在調查的事情更奇怪。

七尾展開笑顏,「還以為你真的是鐵石心腸呢!」

高田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快說吧。」

這時有學生走過,見到兩人,均做驚奇或失笑狀。

其中一名學生竟大膽上前說:「老師,別忘了還沒下課哩~」

高田笑罵:「少嘴碎!快回教室去!」

學生們嘻嘻哈哈地走了。

七尾看著他們的背影,露出欣羨的眼神,「真懷念以前上警校的時侯……」說到這兒,一雙美目飄向高田。

高田見狀,尷尬地再把話題轉回來,「妳說,是什麼怪事?」

「我們查出他以小島作為幌子,在小島下興建巨大地下室,每個都有足球場般大小。而且他又準備了充足糧食,足以供給一萬人一百年所需。你說,是不是怪事?」

高田心中震撼非常。

如他所料,犬上次郎明顯知道將有大災難發生,才會及早做好準備,讓自己能在大災難過後仍可生存,因此伏擊刑龍,絕不是偶發事件。

想到這裡,有一個想法閃過腦際,令他不由自主地滲出冷汗。

七尾發現他臉色有異,立即問道:「怎麼啦?你想到了什麼?」

高田道:「把妳查到全部的資料給我!」 

 

2007. 8.15.   450pm    東京市    新宿帝都酒店,某單人房內 

七尾的老家不在東京,所以她現下在東京的酒店下塌。

她回到房間後,心中仍迷惑不已。「為何高田的反應會如此激動呢?

想著想著,她打開手提電腦,連結上了國際刑警的機密網絡,打下了「高田武」三個字。

資料顯出,上面赫然是高田作的臉,雖然要年輕些。

「高田武,28歲,生於九洲,是為亞洲區探員,屢破大案,被譽為日本警界最出色警員。3年前,在一宗大型綁架案拯救行動中,因解救不及,12位人質全體喪生,故而引咎辭職,轉而擔任東原高中學校老師……」

七尾閉上眼腈,癱在床上,前塵往事,歴歴在目……

 

2004. 3.25.   632pm   東京郊區    高田家 

這天,天上下著大雨。

「砰、砰、砰!」全身濕透的七尾在高田的房門上大力地敲著,「快出來!你究竟要躲到什麼時候!」

門內連一絲聲音都沒有。

「我說過了,這不是你的錯!你已經盡力了!你就別再鑽牛角尖了!」

門內仍然一片寂靜。

「碰!」憤怒的七尾一腳踹在門上,硬把門給踹開了。

她大步地走到呆坐在床沿的高田身旁,一把揪著他的衣服,吼叫道:「還有很多事等著你去做!振作點!」

高田緊閉著雙眼,一聲不響。

七尾見到他如此痛心的模樣,不禁心軟了起來,跪在他身旁,「,那炸彈根本就没人拆得了,你就別再責怪自己了!這種事,誰也預料不到的,不是嗎?」頓了頓,又道:「我知道你心裡很難過……我們從警校起就在一起了,難道我會不知道嗎?」

高田這才伸手,撫摸著她的頭髮。

七尾把頭枕在他的大腿上,「老大剛才已批准了我們的假期,我們去外國散散心,好不好?」

高田低聲說:「我……決定要辭職。」

七尾聽完一震, 坐了起來,「你說什麼?」

高田疲倦地說:「每當我想起他們被炸得支離破碎的情景, 我就……」

七尾打斷他,「所以,你就打算一直逃避下去?」

高田不語,默認。

七尾一語不發,站起來,默默地走到門口,停下來,卻没再轉過身。

「你知道嗎?我今天早上收到了蘇格蘭場入伍通知。原本我想跟你渡完假後再動身的……」說罷,她把一個小盒子放在門口的櫃子上,然後掩著面走了

高田把小盒子打開來看,在紫色的盒身中,豎著一對訂婚用的對戒

 

2007. 8.15.   455pm   東京市    新宿帝都酒店,某單人房內 

「鈴鈴……」電話鈴聲,把七尾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喂?」

「七尾小姐? 我是石松 我有些有關犬上家族的資料要給妳!」

「好! 我這就來!」

 

2007. 8.15.   645pm   東京郊區    高田家

高田回到家後,告訴了刑龍有關犬上次郎的行動,不過卻隱瞞了消息來源,怕刑龍懷疑七尾。

刑龍聽完臉色一變,「只有一個可能……」

高田點頭,「不錯,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你來的那個時代又有人來了!他們出發的時間比你晚,但到達的時間卻比你早,而且是反對派派來的!」

小靜大為驚慌,忍不住拉著刑龍的手。

天劫-5-72.jpg  

高田嘆道:「對付犬上次郎已經夠吃力了,現在還又來了一幫未來人……他們比犬上家族更難纏,因為他們什麼都知道,甚至也知道的能耐有多少。」

刑龍冷冷道:「不用說, 他們一定是用『樂園』的種種好處說服了犬上家族,讓他們答應合作,未雨綢繆。」

高田道:「博物館是個半私人機構,必定屬於犬上集団,所以犬上次郎才能安排人手在那裡伏擊你。幸好他們目的是在生擒你,你才有機會逃脫。」

刑龍皺眉,「我們沒時間對付他們了。再這樣下去,根本就阻止不了大災難了。」

高田想了想,「我來想想辦法……明天我去找一位朋友,看看能否安排一下,以調查的名義進入地下室看看。」

刑龍道:「拜託了。」

 

2007. 8.16.   400pm   東京市    某西餐廳內

高田和七尾再電話中約好,下班後在這裡見面。

七尾還沒坐熱位子,高田便到了。

叫了飲料後,七尾看著高田,說:「你喝黑咖啡的習慣,真是十年不變。」

高田聞言,避開了她的目光,轉過頭,看著窗外。

七尾雙目閃過一絲落寞神情,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是資料不夠嗎?」

高田回過頭來問:「能幫我一個忙嗎?以調查之名,讓我能進天文博物館的地下室看看?」

七尾若無其事地問:「跟伊藤靜有關嗎?」

高田一怔。

七尾臉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從皮包裡拿出了一疊相片,放在餐桌上。相片上,赫然是那天刑龍騎著機車載著小靜逃命的情形。

以角度來看,攝影是在空中進行的。

七尾道:「這是犬上集団的直升機拍攝的,是我在犬上集団的秘密線人交給我的。他們是因闖入地下室而遭追殺的吧?他們是什麼人?你一定知道的吧?高田武先生。」

高田慍怒道:「別用那名字叫我!」好一會兒後他才又開口:「這事,太超乎想像了,妳不會相信的。」

七尾抗議,「你還沒說,怎麼知道我不相信?」

高田投降,「好,好。」他指著刑龍說:「他是未來人,妳相信嗎?」

七尾看著他默不作聲,伸手去摸他的額頭。

高田哭笑不得,說:「我沒有病!」

七尾奇怪地看著他,「照理說,老師的工作壓力應該沒有警探來得大……」

接著,高田很認真地捉住她的手,這讓七尾一因為高田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做了。

高田嚴肅地說:「鈴音,妳聽我說……」

七尾更加錯愕,因為他更久沒叫自己的名字了。

以前,每當他露出這種表情時,就表示他是極度認真,一點也沒在開玩笑。

七尾也收起笑容,正經地回說:「你說吧!」

 

2007. 8.16.   712pm   東京郊區    高田家

高田和七尾,雙雙回到了高田的住所。

七尾看了看周圍,勾起了以前甜蜜的回憶;想起那些,她拉起了高田的手,高田彷彿也有相同的感受,也緊緊握住她的手。

這時已是黃昏,小靜正在煮晚餐。

刑龍聽到開門聲,便從樓上走下來;當他看到高田和一個陌生人回來時,神情立即露出警戒,同時用詢問的目光望向高田。

高田介紹說:「這是七尾鈴音小姐,是我的……我的……」不知怎麼形容。

七尾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其實,兩人手牽手的情景早已說明了許多事。

高田不知該怎麼介紹,反而是七尾大方地伸手,主動與刑龍握手。

高田向刑龍說:「龍,你別擔心。七尾小姐是國際刑警的人,有她相助,這場仗就有把握多了。」

刑龍這才放下心來。

此時,小靜的聲音傳來:「吃晚餐了!」

 

這一餐,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除了是小靜的廚藝堪稱一流外,高田家中的物資也相當豐盛,所以就算臨時多了七尾,也不會缺材料,分量上絕不會有問題。

高田邊吃邊笑,「多虧了小靜,否則這些食材埋在冰箱裡,不知何時才能見天日。」

眾人大笑。

刑龍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七尾道:「伊藤同學得教教我,我吃泡麵都吃怕了。」

眾人笑得更厲害了。

飯後,他們坐到客廳去,還升起了壁爐的火。

七尾說:「我想過了,我會先利用我職權上之便,查查那地下室的建築資料,這樣,比較不會惹人懷疑。」

高田一想也是,便點了點頭。

刑龍接著說:「如果是這樣,七尾小姐可否把東京市所有大樓的資料也一併找來?」

七尾愕然,「那是很龐大的資料……為什麼?」

刑龍解釋,「博物館只不過是一個可能性而已。既然不知道正確地點,那就要詳查東京任何一處。」

高田與七尾也覺得有道理,小靜卻愁眉不展。

高田問她怎麼了。

小靜垂著頭說:「可惜我不知道我的親生父母是誰,說不定……說不定……」偷看了刑龍一眼,「還沒找到之前,就完了……」

高田拍了拍她的肩膀後,往七尾望去。

七尾點點頭,「那應該不是難事,交給我吧。」

小靜驚訝地張開小嘴,「啊!」了一聲,感激地投入七尾的懷裡。

 

2007. 8.17.   223am   東京郊區    高田家

夜深人靜,小靜與七尾已經睡了。

此時,刑龍站在陽台上,看著漆黑的天空――新月剛過,沒有月色。

這種天色,最利於偷襲。」刑龍心想。想着想着,刑龍想起了今天吃晚餐時的情景……

刑龍很自然地被歡樂氣氛感染,不自覺地笑了出來;那對他來說,相當罕見。

他自出生起,便在十分困苦的環境下長大;被齊菲博士收養後,雖說衣食無缺,但也不好過;每天,他都必須接受地獄般的訓練。

到今天,他第一次感受到像一般的歡樂,那是很陌生的感覺卻又那麼自然,讓他很想留住那些快樂時光,並想盡力去保護它。對其他人來說,他冷淡而難以親近,其實那只是他的外表,並非他的本性。

忽然,高田背後有聲音響起,「還沒睡嗎?」

刑龍轉過身來,搖了搖頭。

高田喝了一口手上酒杯裡的紅酒,說:「別太擔心了,有鈴音相助,一定可以事半功倍的。」

刑龍搖頭苦笑。

究竟是什麼災難都還沒弄清楚就想要阻止,談何容易?或許,只有西伯利亞的通古斯大爆炸可比擬吧。

刑龍又轉回頭,望向樹林。前晚,他與小靜就是在那裡被狼群襲擊的……

突然,他覺得有異,只見樹林中雀鳥紛紛飛起,鳴聲不斷。

高田也注意到了,不禁低聲罵道:「這群王八蛋,一定是跟蹤了鈴音!」

刑龍說:「我去擺平他們,你照顧她們。

這次,要硬拼了。

 

下集預告:

好不容易擊退了敵人黑幫老大犬上次郎的兄長太郎,卻綁架了小静的好友木野花子强迫他們現身。

刑龍被迫與執日本黑道之牛耳的坂生龍二交手時發覺到他與一般黑道人物不同……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