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4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刑龍在小靜的幫助下,潛入了博物館底下的秘密實驗室豈知等待他的,竟是一個陷阱。刑龍使出渾身解數才帶著小靜逃走不過卻又碰到日本黑幫對他下了追殺令……

 

 

BANNER.jpg

 

第四章援手

 

2007. 8. 14.   5:45pm   東京灣   高速公路上

機車在公路上飛馳,往橫濱方向騎去。

這次居然沒有警察追,這讓刑龍和小靜大感奇怪。

實際上是因為犬上已收買了警視廳的人,所以警察才沒有出動,但他們並不知道。

兩旁風景不斷倒退,騎在機車上的他們,始終沒說話。

刑龍忽覺有異,立即瞄了一下照後鏡,不禁全身一震。

幾乎是緊貼著他的小靜自然也感覺到,便問:「什麼事?」

刑龍大聲喊:「坐穩!」

小靜心想:「又要坐穩?」

瞬間,機車的前輪凌空升起,極速向前,差點把小靜摔了下來。

小靜在驚慌中扭頭往後看,心中也大驚不已――竟然有三架直升機向他們飛來,距離大約五百公尺。

刑龍低呼:「好傢伙!」

其中有一架直升機快速飛越過他們的上空,到了他們倆前面,將他們包圍住;此時,路上的其他車輛則紛紛閃避。

刑龍只好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衝上了往東京郊區方向的大路上。

 

2007. 8. 14.   5:58pm   東京郊區   高速公路上 

四處綠色,風景怡人,可惜兩人全無欣賞的心情,因為直升機緊追不捨,很快就到了郊區。

太陽快下山了,再過十五分鐘左右,天便全黑了。

刑龍心中咒罵,對方把他逼到這種地方,分明是想讓他這個目標明顯些,而且也不會在鬧區中傷及無辜。

直升機已迫近至二百公尺外,開始低飛。

小靜回首一看,叫道:「他們快追到了,怎麼辦?」

正苦惱中,她聽到刑龍一聲歡呼,原來是左邊有個樹林!

刑龍雙手一扭,機車便離開了馬路,衝入樹林內。

直升機飛不進樹林,只能樹林上飛著。

機車在樹林間穿梭著,絲毫沒有減速的跡象,其靈活的程度,足可媲美世界賽車冠軍。

小靜不斷驚呼,死命地緊抱刑龍。

突然間,一陣掃射從四面八方傳來,子彈雖沒打中他們,但卻把周圍的落葉、沙石和樹木打得霹歷作響,火花四濺。

小靜給嚇得閉眼大喊,抱得刑龍幾乎喘不過氣。

看來對方已打消了活捉他的念頭。

「啪啪啪啪……」又一陣子彈掃射,落點又更近了些。機車在槍林彈雨中穿梭,真是險象環生,可說是生死懸於一線之間。

這時,他們騎到了樹木較疏少的地區,一架直升機立即降低了高度,離他們大約一百五十公尺左右。

小靜驚慌中又向後望。這次她不是震動,簡直是無法控制地尖聲大叫。

刑龍明知不該、卻也忍不住轉頭向後望;不看還好,一看也差點跌下車去。

最靠近他們的一架直升機,側門大開,有一個人半身攀在機外,腳踏在機翼上,肩上托著一支肩托式火箭炮,砲口正對著他們。

 

天劫-4-72.jpg  

 

刑龍知道那是紅外線追踪彈,便立刻大聲喊:「捉緊我!」

「嘶――――」火箭炮口中射出了一枚小型飛彈,向機車飛去,彈尾的煙還在半空中劃出了一條白蛇;因機車的引擎發熱,使它準確無誤、甚至能避開障礙物地衝向機車。

「咻――碰!」飛彈越過一百多公尺,擊中了機車;巨響中,機車在火光中解體,爆炸出來的火屑和鐵片飛滿了天,甚為壯觀。

2007. 8.14.   6:08pm   東京郊區   密林中 

目送直升機飛遠後,刑龍才鬆了一口氣;現下他們兩人正坐在一棵樹的大橫枝上。

就在飛彈快要命中他們時,刑龍一手摟著小靜,另一手往上,用他的手錶射出隱藏的鋼索圈住一枝粗樹幹,然後一躍而起,雙雙離開了機車。

飛彈在他們兩人的腳下飛過,擊中的,只不過是空無一人的車身而已。

由於天色已暗,直升機開砲後又往上飛,加上樹葉濃密,竟然就讓他們給矇混過去了。

等直升機遠去後,刑龍才揹著小靜回到地面上;不過小靜一雙小手仍緊緊抓著刑龍的臂彎,抖個不停。

此刻,太陽已從地平線上消失了;沒多久,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他們兩人肩並肩地在樹林走著,刑龍把大衣給小靜擋雨。

「還怕嗎?」

小靜低下了頭,不敢作聲。

刑龍好一會兒才低聲道:「對不起。」

小靜瞅了他一眼,垂著頭回:「你不用抱歉。這事關乎人類的未來,我也有責任幫助你的。」

刑龍一看天色,說:「天色已黑,晚上走在樹林裡比較危險,不如在這兒過一晚吧。」

小靜也覺得一陣疲倦襲來,便點頭答應了。

刑龍找來一大堆木枝,臨時築了一個圍欄,以防止野獸入侵;接著他又架起一堆柴火取暖;雨水落在火上,發出滋滋聲響。

小靜已倚在樹上睡著了。

刑龍替她撥去她臉上的瀏海與水珠,看著她的睡臉,不免心中感到歉疚。

 

2007. 8.14.   11:04pm   東京郊區   密林中

一陣聲音把刑龍驚醒,他不禁暗罵自己,怎可不自覺地睡著了。

剛才的是狼嚎聲,而且不是一匹,是一群。

此時雨已停,他搖醒了小靜。

小靜揉著雙眼,迷迷糊糊地問:「什麼事?」

「有狼!」

一聽到是狼,她就清醒了大半,驚叫道:「怎麼辦?」

刑龍拿起一枝柴火遞給她,說:「拿著它,這樣牠們就不敢襲擊妳了!」接著,自已再拿了兩枝,「跟著我!」

兩人往來時路走去。

一群灰色、張牙舞爪的狼群現身,並迅速包圍了他們。牠們擋住了去路,刑龍無奈,只好帶著小靜往另一個方向緩步而行。

刑龍把警覺提升到極限,提防狼群襲擊。

忽然一聲驚叫――小靜因路濕而滑倒在地,火把也離手掉落地上,熄滅了。

刑龍才回頭,就看到兩匹狼已撲向趴在地上的小靜。

無暇再想,他立即丟出手上的火把,命中了一匹正在半空中的狼;那匹狼被燙得向後遠跌,嗚嗚地叫。

其他的狼匹則紛紛向二人撲來。

刑龍一腳把最近的一匹踢得飛了開去,然後對著小靜叫:「快走!」

接著,他迅速拔出背後的刀,丟向小靜。

小靜才拿起刀,就立刻被一匹狼給推倒在地上。她尖叫掙扎,下意識地狂揮著刀,只見那匹狼叫著跳開,也不知哪裡受傷了。

小靜邊哭邊叫:「那你呢?」

刑龍大喊:「別管我!走!」

小靜深深感動。

此時有一匹狼從右邊撲過來,刑龍沒空理會已纏在他背後的那匹,他快速拉出刀鞘,猛然劈向正撲著他而來的狼頭上,只聽到「哐啷」一聲,那匹狼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抖了一下後,便不再動了;看來牠的頭骨應該已被刑龍敲碎了。

就在這時,其他狼匹一起叫了起來,令人發毛。

刑龍左手向後一探,抓住了背後那匹狼的前爪,以一招柔道的「過肩摔」把牠摔了下來,再用力用腳猛踢牠的頭,骨裂聲響,牠的頸項也被他一腳踢斷。

「小心!」

儘管小靜已出聲警示,但刑龍還是來不及閃避,他的背後被另一匹狼抓中,鮮血飛濺;幸好今天的止痛劑效力還沒退,否則他可能會痛苦難捱。

其他狼匹全部襲來,要把兩人撕成碎片。

「依呀――」一陣煞車聲,蓋過了狼群的吼叫。

狼群停止了攻勢,警覺地向聲源看去。

只見二十多公尺外有輛吉普車停下,一個人手持長槍下車。由於天色已黑,那人又背著車頭燈,加上穿著大衣,連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

有兩匹狼吼叫著向那人撲去。

兩聲槍響,那兩匹狼被打著轉飛了出去,身體破了個大洞,血肉橫飛。

刑龍從聲音判斷出,這人拿的是一支強勁的雙管獵槍

小靜已嚇得雙腿發軟,跪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們沒事吧?」

小靜一震,「高田老師?」

2007. 8. 14.   11:15pm   東京郊區   某古老的洋式大屋中

高田家位在樹林末端,是一幢較古老的洋式大屋,乃祖傳物業。

事發時,高田剛好在附近,正用天文望遠鏡觀星,因而聽到狼嚎後才能適時出現,救了他們。他把他們倆帶上車,載回家去。

回到家,他先替刑龍包紮好爪傷,又替他換了舊傷的繃帶。

安頓好後,他們三人在大廳坐下,圍在大壁爐前取暖。

高田給他們倆沖了兩杯熱巧克力,問道:「伊藤同學,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位先生是?」

小靜欲言又止。

她並不是個常說謊的人,但事實偏偏又難以令人置信。她向刑龍看去,刑龍表情堅決,顯然不想透露來歷。

高田知道不會有答案,便說:「無論如何,你們今夜就留在這兒吧。明天我替妳請一天假,你們好好休息。我回來後,再送你們回家。」

2007. 8.15.   12:34pm   東京郊區   某古老的洋式大屋中
翌日,刑龍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

小靜早就醒來,正在廚房煮早餐。

她一見刑龍,便甜甜一笑說:「你醒了?先吃點東西吧!」

刑龍眨著眼,有些莫名奇妙,他心想:「為何這妮子的態度轉變得這麼多?昨天不是還在發抖嗎?」

他傻掉了般地看著她。

小靜「噗哧」一笑,嗔道:「看什麼?」

這時她的神態就連呆子也知道是為了什麽不過刑龍自小就在生存邊緣掙扎,自然是不懂。直到吃飽了,刑龍還是一頭霧水。

 

2007. 8.15.   1:15pm   東京郊區   某古老的洋式大屋中

「高田老師的藥真靈!」小靜讚歎道。

刑龍的傷口已比昨天好多了,於是他打起精神,跟小靜說起昨天地下室的事。

小靜聽完失聲道:「這麼說,他們早已布下埋伏,就等你再進去?」

「一是那大鋼門內真的有些古怪,要不,便是故弄玄虛,等我上門……如果是前者的話,我們就必須再去一次,說不定……」頓了一頓,刑龍續道:「大災難就是在裡面發生的……」

小靜「啊!」地叫了一聲。

就地點來說,博物館的確很有可能,或許裡面真有人在製造新武器

就在這時候,高田回來了。

小靜向他鞠躬,謝道:「昨天,真謝謝您了。」

高田放下公事包,笑說:「那不算什麼,別客氣了。」

坐下後,刑龍與他對望,目光銳利。

小靜怕高田生氣,於是趕快說:「老師,您相信我嗎?」

高田笑了一笑,說:「本來不信的,現在相信了。」

小靜有點心虛地望向刑龍,這分明就是表示了自己已把事情告訴了高田。

刑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小靜問:「為什麼你本來不信,現在卻相信了?」

高田從懷裡掏出了一條墜鍊,很像是軍人的身分牌,上面刻著「1955.4.18 R.I.P

刑龍疾聲道:「你怎樣拿到的?」其實這是他戴在頸項上的。

「這是我今天在車上撿到的,大概是你不小心掉下來的吧。」他把墜鍊還給刑龍。

小靜有點好奇地問:「這跟您信不信,有什麼關係?」

高田說:「今天我拿這墜鍊去化驗,發現了這雕刻已有近百年的歷史。這上面的R.I.P指的是,亞拔·愛因斯坦。另外這數字是他去世的日期,也就是1955418。妳也知道,他去世也只不過52年而已,可為何這雕刻已有90多年的歷史呢?」

一旁的刑龍,這時微笑了一下。

高田續道:「除非有人可以在100年前預言愛因斯坦的死期,否則就只能相信這東西是在他死後才刻的。但就算這樣,也不應該會超過52年吧?所以可能性只有兩個:一是,有人可以在100年前預言愛因斯坦的死期,並雕刻下來;二是,這東西是在他死後才雕刻的,而且是,來自未來!」他頓了頓,又說:「聽了小靜的說法後,我傾向第二種,這才改變了看法。」

小靜這才恍然大悟。

高田又說:「現在距大災難只剩三個月,我們又沒線索,所以不能再拖了。伊藤同學,妳快點去通知在北海道的老闆娘,說妳有要事遠行,免得拖累他們夫婦倆。」

小靜點頭應諾。

高田道:「刑先生……

刑龍道:「叫我便好了。」

高田改口:「龍,你們倆暫時不宜露面。我今天稍微調查過,那些直升機是屬於犬上家族的。」

刑龍心想,果然如此。

「至於他們為何要殺你,我們晚一點再研究,反正現在跟警察說什麼也無濟於事,犬上家族定有辦法收買他們。所以目前首要之務,就是要先調查大災難的起因。」

刑龍點點頭,認為高田說得很有道理。

小靜問道:「那麼我們該如何開始?」

 

下集預告:

高田決定加入刑龍的隊伍就在這時高田以前的戰友兼情人國際刑警七尾铃音,正好從蘇格蘭場回到日本來,這讓高田回憶起以前當警察的日子原來他曾經是被譽為日本警界最出色警員為什麽後來他會去老師呢

這時,敵人竟找上門來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