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2集

第1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摘要:

因為拾獲一幅美人祈月圖,讓兩個正值青春洋溢的女孩子意外地來到了唐朝,似夢非夢;睜眼的瞬間,一切人事物全非,就連身上的名牌內衣都不翼而飛。

憐晴低頭一瞧,裹在胸前的一團東西怎麼會是……她不禁尖叫出聲,胸罩竟然不翼而飛了!她、她的「小籠包」似乎更小了……不只這樣,在古代的身分居然跟在現代差了一百八十度!

來!客官~我們看下去。

 

BANNER-唐之初.jpg

 

 

 

 

千年迴轉之間,火紅的豔陽,

雪白的容顏,柳眉凝望。

迢迢隔青天,昔時橫波目。

相思憶不盡,念念永難忘。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午晌剛過 梅大嬸屋內 

眾人歡天喜慶的同時,一道夾雜著哀怨的女聲,就這麼從背後傳來。

「慢!」凌向荷表情一僵,這才注意到眾村民怒火中燒的不悅表情。

「這位無名氏姑娘,我們正在討論事情,妳是在插什麼話啊?」抖抖腳,八股伯等人表情難看。

「我……我是無名氏?這開什麼玩笑呀!」美麗的臉龐招架不住,凌向荷雙手一顫,「你們不是說知道我們的名字,難道這也是騙人的?」

「皇榜上只有寫郡主的名字和畫像而已,又沒寫妳的,誰會知道?大夥兒說,對不對?」

反浪聲如潮,氣得凌向荷更是臉紅脖子粗。

「一位是身分尊貴的小郡主,而你們又雙雙從樹崖上掉下來,會不會……妳就是、就是──」

儘管心跳得就快躍出,凌向荷還是力表鎮定地問:「就是?」

 「妳就是服侍郡主的婢女,而且還護主不力,所以才會釀成這等大錯!」其中一村民,自豪地站出來解釋。

指著左憐晴,又指指自己,凌向荷疑惑地重複著,「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卻是個不見經傳的婢女,這怎麼可能?我不相信!」

眾人搖搖頭,只當凌向荷是腦子給摔壞了。

「向荷,別這樣。」

看著一臉擔憂的左憐晴,凌向荷的美顏又是一黑。「妳說,我全身上下到底有哪裡比妳還要差?」

左憐晴搖著頭,誠實地說:「向荷,妳不但學歷高,又從國外留學回來,聰明、身材好,又超級漂亮,每一項都比我還要優秀。」

凌向荷拍額呻吟,「對,妳說得沒錯。那既然這樣,為什麼我們兩人在現代和古代的遭遇會相差這麼多……」

同情地看著好友,左憐晴也有了決定。「要不然,我們來換身分。妳當郡主,我當婢女好了。」

聽到左憐晴這麼說,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但──

拍了拍她的肩膀,凌向荷語重心長,「晴兒,身分這種東西,不是說想換就換。好啦!我只是嘴巴唸一唸,過了就沒事了,就當我在發牢騷吧。」

「妳確定嗎?」

「對啦!」

「妳們是說完了沒有?」村民憋不住,發言。

兩人回頭,表情一致,「幹麼?」

「那還用說,當然去領賞囉!」打著不懷好意的笑,村民將兩人拉著就跑,奔向皇榜處

「喔,向荷……」

「憐晴──」

突然,一個煞風景的人橫在她倆中間,還直對著左憐晴揮揮手,「我的天,是樂芙,果真是妳!」

對方人高馬大,一把將嬌小的左憐晴給抱在懷中,開心地又叫又笑。

「唔,我快要招架不住……」

 用力推開還緊抓著自己不放的村民一號,左憐晴的拳頭就要朝對方揮去,卻在乍看那人還算俊美的面貌時,趕緊收回拳頭。

雙掌抱拳,該有的氣勢還是不能少,這時凌向荷立即上前。「我說這位先生……喔!我是說公子,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這類的行徑,該當何罪?」

美男子回首,偏頭一想。「輕則重杖五十大板,重則廢了一條胳臂以示負責。」

「很好,那還不自行了斷。」凌向荷噙起一抹笑。

「慢!姑娘,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美男子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還牢牢抱著左憐晴,這才意會一笑。

「笑話!這裡這麼多雙眼睛,你當我們全是瞎子不成?」凌向荷雙手插腰,臉帶得意。

美男子大手一拍,清清嗓子,「大聲告訴這位姑娘,本公子是誰?」

世子好~」

「很好,你們揭皇榜有功,通通都下去領賞。」

美男子大手一揚,眾人叩首一謝,個個眉開眼笑地討賞賜去。

凌向荷眉一挑,「你是世子,她是郡主,那你們倆的關係不就是……」

「兄妹。」美男子薄唇輕吐,「還有妳這女人,怎麼會跟郡主雙雙跌到樹崖邊?莫非在郡主落崖之前,妳們倆就認識?」

「嘎?什麼東西!我怎麼可能認識什麼……!對了,會不會是晴兒和那個什麼郡主長得很像,所以才引來誤會?」凌向荷猜測。

「伶牙俐嘴的女子!罷了,今日找到小郡主,本世子心情好,就不與妳計較!」他大手拉過左憐晴就走。

「喂!我不是你妹妹!我要跟凌荷一起,快放手!」又氣又急,左憐晴想用力扯掉美男子拉住自己的那隻大手,同時也頻向好友發出求救眼神。

長腿一跨,凌向荷擋住美男子,「要走,行!但不許把晴兒帶走!」

「晴兒?」美男子杭子謙的眼神由疑惑轉冷。「從來沒人敢違抗我的命令!別逼我動手,儘管女人也一樣。」

「要就試試!」不甘示弱,凌向荷說。

看著兩人就要動手,夾在中間的左憐晴擔憂不已,擔心好友受傷,因而情急出聲。

「別打了!要我跟你回去,可以,除非讓向荷也一起!」

杭子謙不解地瞪著眼,「這……」模著下顎,看著好不容易尋回的妹妹,即使他大可耍硬,但又怕會讓妹妹難受,只好先答應再想法子。「好!」

「反正我們現在也沒地方去,而且在『這個時代』也不知要在哪落腳,不如就先答應,然後再找機會回我們的時代……」把凌向荷拉近,左憐晴小聲說。

「妳這來歷不明的女人,有一天絕對會讓妳,自動消失!」丟下話,也不管左憐晴的反應,杭子謙逕自讓人備馬車,讓兩女上車。

「可惡!」若不是不放心左憐晴,她早就跟他拼了。

一陣天旋地轉,凌向荷的美顏一陣青一陣紅,這裡到底是個怎麼樣的時代,她真的好想要哭……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寶親王府 

秋山紅葉,蘆荻吐白。

寶親王府裡的碧荷園被雲霧籠罩得朦朧撲朔,寒冷刺骨的風一陣陣地吹拂而過,害得站在石亭裡的少女只能拉緊衣襟抵擋寒風,而白亮的貝齒依然頻頻打顫。

亭上燈盞熒熒,斜照著妙齡少女的絶美容顏——

 芙蓉花般的晶白水嫩肌膚,好似稍微一掐就會留下一道血痕那般;一對彎柳般的長眉,搭上捲翹的長睫,眨呀眨的,看起來無辜極了;如晨星般亮眼的眼眸燦亮閃閃,讓人想忽視都難。

「向荷,天氣這麼冷,妳要不要回屋裡?要不然會著涼的。」左憐晴好生好氣地對著好友說。

美艷的小臉上帶著幾分哀怨,撇頭。「『小的』可是個來歷不明的女子,依照世子所言,該立即逐出王府才是。」

「拜託~妳是我最好的朋友!什麼來歷不明,我才不信他呢!」左憐晴有義氣地說。

「問題是,妳又不能決定什麼!」凌向荷忍不住地白了她一眼。

「那誰能決定?」左憐晴傻愣地重複。

「我!」爽朗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左憐晴看著俊美的杭子謙,習慣性地退到凌向荷背後。「世……哥哥好。」

「很好,我的乖妹妹。雖然現在妳會有些拗口,但多叫幾回自然就會習慣了。」眼神移至凌向荷那兒,目光一冷,「倒是妳!」

清絕的臉龐帶著倔強,凌向荷不服氣地仰起頭,「我怎麼?」

斜飛的眉一沉,杭子謙的魔嗓極具磁性,「媚眼橫身,全身上下,竟是狐媚模樣!妳說妳這樣一個人,能留在王府嗎?」

這一聽,再好脾氣的人也會忍不住發火,更何況是自尊心強烈的凌向荷。

「我怎麼狐媚模樣了?你倒是說說呀!」徐徐的一個回眸,那回首,可真是會讓百花失艷――小小的巴掌臉兒晶透如玉般,紅灩灩的紅唇因激動而噘個老緊,我見猶憐的模樣更是虜獲眾人的心魂。

但這卻對杭子謙而言,一點作用力都沒有。

「旁人些許會被妳給蒙蔽,可我不會!」語調依舊冷漠,不悅地瞪了眼凌向荷。

「哥哥,事情不是你所說的那樣!而且……我也不是你的妹妹!也許我跟你妹妹長得真得很像,可是……我們真的不是同一人!」情急之下,左憐晴脫口而出。

儘管來王府途中,她們不知解釋過幾回了,但無奈的是,杭子謙還是一徑地認為,左憐晴就是他的親妹妹。

本想就這麼將錯就錯,先跟著他回府再做打算,豈知一路上,杭子謙居然會對凌向荷產生那麼大的歧見,只是,究竟原因為何?

「樂芙,我不是已經告訴妳很多回了!這兒就是妳的家,不許再說胡話了!」杭子謙才對著左憐晴說著,然眉峰一轉,立即帶著告誡似的口吻對凌向荷說:「別以為我妹妹失去記憶,妳就可以操控她!只要有我在,妳休想得逞!」

「我操控晴兒?你這古人在說哪一國瘋話!」孰可忍孰不可忍,捲起衣袖,凌向荷氣得就要衝上前。

「好、好,我是晴兒!向荷,妳別生氣。」見狀,左憐晴立刻上前安撫。

看著左憐晴站在自己這邊,凌向荷的滿腹怒氣才稍稍控制下來。

拉過左憐晴的小手,凌向荷像宣示似地打量著一臉的杭子謙,「看見沒?不管她是晴兒、還是你口中的樂芙小郡主,她的心,都是在我這裡!」

「妳這妖女!」

「妖女又如何?你不是千方百計要逐我出府嗎?好啊!本小姐也不想在這礙眼,我現在就走!」

「向荷走,我也走!」即便杭子謙一再投來駭人的寒光,左憐晴仍決定跟著凌向荷。

「樂芙……」無奈的一嘆,杭子謙頭疼地拍著額。

當初一封奇怪的信讓妹妹離奇消失,結果回來的她,竟變成這般怪異……

「看見沒!現在不是說話大聲就能贏人!一開始你就沒有了籌碼,因為籌碼自始自終都在我這兒。」

「所以,我是籌碼嗎?」左憐晴小聲地開口。

兩人都沒空去理會她,杭子謙和凌向荷各持一方,目光深沉,誰也不讓誰。

「別以為我拿妳沒辦法!不信,咱們就走著瞧!」俊顏佈滿寒霜,丟下話,杭子謙便拂袖而去。

得意地看著杭子謙鬥敗離去,凌向荷不免展露出美麗的笑容。

「向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看著繁華卻又陌生的寶親王府,左憐晴微微嘆息。

「既來之則安之!放心,一切有我。」

穿越到一個不屬於她們時代的地方,儘管所有的習慣都跟原有的認知不同,可為了生存下去,再難、再苦,她們都會熬下去。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亥時剛過 寶親王府邸 

月更深沉,滿天的星子閃爍。

同樣一個夜晚,兩個來自現代的女子卻有不同的命運。

且看左憐晴的寢室,佈置得美輪美奐;反觀凌向荷的住處,卻是南轅北轍,可謂差天差地――燭火稀微地照著狹小且簡陋的……柴房

美艷的臉龐很臭,臭得連旁人都不敢靠近;凌向荷的小手握成拳頭,一股氣即將要爆發。

 

唐之初-2.jpg  

 

「向荷姑娘,世子爺說了,在郡主失蹤案尚未水落石出之前,凡會危害郡主的人事物都必須嚴加看管,絕不可鬆懈。」管家柯多陸照著主子的吩咐說。

「所以又是他的主意?可惡!」凌向荷憤而一擊牆。

管家不免被此景給嚇得嘴角抽蓄。「姑娘,妳的手不疼嗎?」

回過神,凌向荷這才僵硬著臉,左手按著隱隱作疼的右手,同時心中對杭子謙的印象又更壞。

「謝謝您老的關心,不礙事。」幾乎是咬著牙,吐出。

「那姑娘,妳就好生歇息吧。老奴還得去郡主屋裡,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的。那就不再打擾了。」管家一嘆,默默地離開。

打量著日後自己的安身之處,凌向荷也開始靜下心來思忖。

「這裡,並不是個民主地方,一切都是有權勢、有地位的人說了算。再者……」拍了拍滿是灰塵雜草的小石床後,她一屁股坐了下來。

「既然我們都可以穿越時空到了這個地方,也許那傢伙的妹妹並不是憑空消失,而是跑到了我們那個時代也說不準……」

凌向荷突然站了起來,來回走動。「不管是不是,反正我們能說的都說了、能解釋的都解釋了,那個像驢子一樣的世子就是不聽!那麼不如就來個將錯就錯,走一步算一步!」

夜更深切,慢慢的,睏意包圍,儘管不甘心,但仍是要休憩的……

 

下集預告:

唉,煩惱事情真是一籮筐,他們都對自己真的是好得不得了,左憐晴生平第一次覺得卡在友情親情之間,真是粉為難(雖然她不是正牌郡主)。

在杭子謙的眼裡,凌向荷這個半路殺出來的女人確實十分危險,雖然她很美……這點,他絕不否認!但就是因為美得異常妖豔,所以才叫她「妖女」――這是杭子謙先入為主的印象。

凌向荷和杭子謙兩人之間,開始了智力、角力方面的大戰……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