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1集

 作者-望 妍紓

  

一部適合闔家收看,綜合了歡樂、友情、愛情,以及鬥智的劇作,

絕對讓您無法忘懷──〈唐之初〉正式開鑼

 

BANNER-唐之初.jpg  

  

  

~人物介紹~

擁有得天獨厚的美麗外貌,聰穎的美麗女角一: 

凌向荷,是著名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女人所希望的一切好運似乎都圍繞著她在轉,羨煞人。然而卻在一場穿越後,她的一切好運似乎中止了,整個變得天翻地覆……

 

長相甜美,個子嬌小,卻有著小迷糊的單純的可愛女角二: 

左憐晴,一個沒有高學歷的光環,也沒有引以為傲的姣好身材,在現代是個整天圍繞在向荷身邊的小助理,生活重心一切簡單,不愛與人爭。然而卻在一場穿越後,飛黃騰達,還成了名門貴族……

 

身分高貴的杭府世子(杭樂芙的哥哥)帥氣男人:杭子謙亦正亦邪的男人。

  

武威大將軍:皇甫傲軒,正氣凜然,高大英俊的男子,他武功高強,卻有著藏在內心下的幾絲溫柔。

  

杭庸:寶親王爺,是樂芙和子謙的父親  

李凝:杭夫人

皇甫龍:皇甫傲軒的生父,劇中搞笑人物的代表,和杭庸自小不對盤

以上角色為劇中鋼要,還會陸續增加,敬請期待

 

第一集

穿越時空,只稍一眼就會震懾住彼此的心魂。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眼波橫,眉峰聚,回首一見,相依偎。

 

2011  台北  Wonder酒吧

費洛蒙的情慾香氣,牽動著異性們的目光;舞光閃爍的瞬間,讓人無需刻意裝扮,就能輕鬆地跟隨著悠揚的曲調,跳出華麗的舞姿。

施洛華晶鑽燈飾,高高懸掛於挑高的樑上;立體舞台望去,一波波震天響的舞曲,隨著台上人扭動的姿態而綻放出迷人的光芒。

一頭飄逸褐色的長捲髮,優雅的高挑身材,還有一對刷得長長又捲俏的藍色睫毛,在燈光下非常奪目,女人漂亮的眼眸似有若無地隨著音樂節拍,釋放著她的電力。

閃閃發光,現場沒有一個男性可以逃得過她的目光。

就連遠在角落的服務生方治伯,也不意外。

他拿著空無一物的托盤,目光緊黏著台上那名引起騷動的女人。「真美……

汗濕的頸子貼著秀髮讓女人有些不舒服,於是她像女王般地露出歉然的笑容,然後漂亮地下了台。

她,凌向荷,一個留美歸國的服裝設計師,充滿自信、美貌,更有著一等一的理財好本事,眼光準確的她,已經在三十歲未到就累積了不少財富。

同時,她也是這家Wonder酒吧的常客,光鮮亮麗的她不管走到哪裡,都自然成為焦點,她已習慣並享受眾人對她投來的眼光。

有的是欣賞、也有的是慾望,另外還有一種,那就是忌妒了。

人嘛!不管是男人、女人,老的、或是小的,誰不喜歡美麗的事物呢?

反正她又不是妨礙風化,沒什麼大不了的。

酒保貪婪的目光掃向凌向荷,而她正噙起一抹性感的笑容,慵懶的身子半靠在吧檯前,纖長指敲著水晶桌面。

「還是老樣子,血腥瑪麗?」

凌向荷媚笑地點點頭,「沒錯,就來杯血腥瑪麗。」

酒保給了她一個神祕的笑,然後轉身拿起各種酒,帥氣地甩弄著,沒多久,一杯色澤鮮艷的血腥瑪麗就遞了過來。「今天,我請客。」

她舉起酒杯,轉動著杯身,小口喫著。「入口還是這麼烈嗆,好過癮,謝了。」

放回酒杯,凌向荷跳下吧檯,滿意地走出這家酒吧。

 

2011  台北  喧鬧的大台北街道 

從鱷魚包內拿出漂亮的車鑰匙,凌向荷開心地繞在指尖晃動著,突然間,眼尖的她發現了前方正有警察在抓酒駕;她皺了皺眉頭,然後迅速地拿出貼著滿滿晶鑽的時尚手機,撥打著電話。

「哈囉,我需要代理駕駛。對,沒錯!我現在是在……收完線,凌向荷靜靜地站在公車站牌旁。

夜已深,露水打得她單薄的身體竟有些寒意,她不禁縮了縮脖子。

這時,代理駕駛來了,他客氣地朝她一笑。

「小姐,請問要去哪?」

凌向荷將車鑰匙交給他,開口:「帝寶大廈。」

保時捷,限量版黑機,看得代理駕駛一愣一愣的。「妳說的是,帝寶大廈?」他吞了吞口水,不確定地再問一次。

美麗的臉龐沒多大表情,她紅唇一掀,「對!我確實是住在那裡!還有,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住的地方和這部車子,都是靠我的雙手賺來的!這樣解釋,你滿意嗎?」

代理駕駛不禁紅了臉,困窘極點。「對不起,是我冒昧了。」

抬起頭,凌向荷似乎釋懷不少。「沒關係!其實不只是你,很多人都懷疑地問過我、或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他們總認為這很可能是那種原因……

「包……養?」

她點點頭,「是呀!女人不單只靠外貌,更重要的是,還要有手腕和理財頭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妳真了不起。」代理駕駛不由得對她更升起一股讚嘆之情。

等他說完,凌向荷繞過他,直接坐到副駕駛的位置。

在酒精的催化下,她有些睏頓地閉起雙眼,任由代理駕駛開著她的愛車,滑向車道。

其實凌向荷是一個愛車之人,若是以往,她絕對不可能讓旁人碰她的愛車,儘管一下都不行;但她明白「酒後不開車」這個道理……

「也許該像以前一樣,只要上酒吧,就搭小黃……既保證自己安全,也保證他人的。」她心想。

車子性能好、速度也快,才短短二十分鐘就抵達了目的地。

 

2011  台北  帝寶大廈 大門入口

「小姐,到了。」

睜開眼,凌向荷從皮包抽出幾張千元大鈔遞給代理駕駛;她拿回鑰匙放入口袋後,踏著平穩的腳步,走回住處。

 

2011  台北  帝寶大廈  凌向荷住處

「嗨,親愛的,我回來了──」凌向荷刻意拉高音量。

一張清秀典雅的面容映入眼簾──和凌向荷相比,她並不是個馬上令人驚艷的女人,而是像微風般,屬於讓人細細留戀的那一型。

「回來啦……左憐晴說。

「嗯~」凌向荷把自己和皮包往沙發一丟,然後環視著屋內,「剛剛載我回來的代理司機,一副羨慕死我的樣子……哈~還好當時聽我的,錢賺多,就要對自己好一點!如果那時我們隨便租個便宜的公寓或是買個小屋,就一定後悔…….」凌向荷是個對生活品質相當要求的女人,自然不能隨便。

「是是是,那是有妳的關係!向荷,妳聰明又有獨到眼光,若不是妳讓我跟妳一起北上打拼,或許今天我還在失業風暴中……

「三八!那又不是我自己的功勞,如果沒有妳的巧手,光靠我一人也發揮不起來。」推推左憐晴,凌向荷笑開。

「對了,伯父昨天有打電話給妳,可妳手機忘了帶。我看了上頭的顯示,就替妳接起來。」像是想到什麼,左憐晴走到桌前,把另一支觸控手機交給凌向荷。

「哈,雙機俠嘛~看來,我得去辦雙卡機才行。」凌向荷接過手機,感激地露出一笑。

「不問問伯父找妳有什麼事情?」

「能有什麼事情?」雙手一攤,凌向荷無奈地大嘆一口氣。

「伯父說,『憐晴,有空勸勸一下我家的寶貝。雖說她能力強、獨立,但商場投資的錢越滾越多了,可得為自己後半人生『規劃』一下才行……還有,有空就回來看看我這老頭……』我聽到伯父這麼說,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好了,妳不用替我老爸當說客!他就是要騙我回去,讓我相親!說什麼女人長大了就要趕快找個長期飯票,那才是女人一輩子的事業……當初我從哈佛畢業時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事業成功!所以我不斷的努力,從時尚文化界開始跑龍套當小助理,到進修美容服裝資訊,直到我找妳一起合資開獨立服裝品牌,這些點點滴滴妳比誰都清楚。眼下我都還沒真正成功,所以對『嫁人』這檔事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懂……但也許伯父只是太想妳了,希望妳能回去看看他老人家而已。」左憐晴拍拍好友的肩膀,打氣。

「好啦!改天有空我會回去啦!」凌向荷對著左憐晴說。

「真的嗎?那我看看我的行程…下個星期六以前,我可以先把訂單都處理好。幸好目前樣式稿也畫得差不多了,那就請師傅加快腳步縫製,如果順利的話,我們就一起回台南一趟。」

「好啊!妳也很久沒回家看妳爸了吧?趁這個機會,我們倆都盡點孝道吧!」凌向荷說完這事,突然想到了什麼,叫了一聲,「對了!妳不是說要去古董店把那幅<美人祈月>的畫卷買回來嗎?畫卷呢?」

提及此,左憐晴的眉頭頓時一皺,「唉,別提了。」

「所以……價碼沒有談攏?」

「若是這樣就好,至少對方願意出個價錢,那就有希望……

「不會吧……」眼睛張大,有些不可置信,「開店不就是要賺錢?既然我們肯多出些,幹麼還不賣?又不是笨蛋。」

「老闆說那是他們的鎮店之寶,意思不就很明顯……」左憐晴又是一嘆,失望。

「晴兒……」看著好友難過的表情,當下她也有了決定。「妳別這麼快就放棄,我一定會讓老闆答應賣給我們的。」

錢固然不一定會讓老闆心動,但誠意或許能扭轉形勢。

「謝謝妳,向荷。」左憐晴感激地說著。

這晚,兩人度過了漫漫長夜。

 

2011  台北市內 

隔天。

週日的早晨,天空升起了一股奇怪的異相――陽光先是被烏雲給籠罩住,接下來閃電四起,卻無半點雷聲,更別提下雨了。

兩人走著走著,正要走近古董店門口時,發現門邊掉了一幅畫卷,居然就是她們朝思暮想的那卷。

那幅畫足足有一尺之高,筆觸下的人物皆栩栩如生――美人眉黛、舉手投足、一顰一笑,無不讓人深深著迷。

「天啊!這不是老闆的鎮店之寶?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左憐晴驚叫。

……如果我們把這個拿去還給他,不知道他會不會一高興就改變心意?」凌向荷摸著下巴,猜測。

「不管老闆會不會,我們還是快點把東西還給他吧。這麼貴重的東西萬一真的不見了,那就糟糕。」

兩人點點頭,正準備拾起那幅美人畫卷時,突然畫心多出了一個神祕的洞口,一道詭異的青光打在她門兩人身上。

「唔?什麼?都看不清了……

話才出口,兩人的手在視線不清的情況下,碰到了下那幅美人畫卷,接著她們便讓畫裡的洞口給吸捲了進去。

「哇,好黑,啊────」

洞口在一陣天旋地轉後,逐漸消失,一切又回到了原狀。

 

「真怪,這幅畫怎麼會在這裡?」古董店老闆一開門看到畫,詫異地說。

他趕緊把美人畫卷撿起來,邊收邊卷;隨著老闆卷畫的動作,畫裡的天仙美人的姿態和樣貌,也詭異地出現了變化……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某間民房中

刺眼的閃電過後,凌向荷左憐晴再次睜開雙眼時,被眼前陌生的地方給震懾住。

繚繞在她們鼻息間的,是一股濃得化不開的中藥草味兒,而她們倆分別躺在不同的床榻上,四周還圍著人群。

一名看來四十來歲的婦道人家,見著她們兩人就笑得合不攏嘴。「哎喲,我的好姑奶奶們,妳們終於醒了!這些日子,可沒把大夥兒嚇死。」

「是呀!有什麼天大的事情沒辦法解決,非要尋死不可呢?」八股伯半駝著身,來回地踱步。

「可憐的孩子,差點就掉了性命,而且一次還是兩個……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直到發現她們兩人神情呆滯、且一副狀況外的模樣,這才一驚。

「難道妳們……不記得先前發生的事情?」梅大嬸半掩著嘴,大膽猜測。

凌向荷和左憐晴很有默契地點了點頭,齊道:「對,完全不記得。」

「這些人怎麼都這麼奇怪?樣子怪、說話也怪,就連服裝也都怪得不得了。難不成,他們是在拍什麼古裝劇?」左憐晴猛由床上起身,扯著凌向荷的衣袖,小聲說著。

「瞧,別說他們了,妳現在穿的衣服也很怪!我看我們的衣服可能在來這裡的時候,讓人給換去了。」也跟著起身,凌向荷說。

「所以……他們是趁我們昏迷時,偷偷替我們換好的?但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搔著頭顱,左憐晴困惑。

 

唐之初-1-72.jpg  

 

「看來,我們讓那副美人畫卷給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也許是在來的途中,我們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了,所以才會昏昏噩噩的,沒了知覺。現在體力恢復了,神志才清晰……

「等等,有些事情我們必須搞清楚。」凌向荷深吸了口氣,轉眼對上梅大嬸的視線。「請問,現在是哪一年啊?」

梅大嬸和幾位村民,同聲:「貞元六年啊!」

「貞觀年間?那應該是唐朝……換算下來,就是西元1226……」凌向荷推算著說。

左憐晴身子一歪,「天啊,是唐朝!怎麼會這樣子……哇!我的胸部……

心情大受影響,凌向荷拍額呻吟,「妳又怎麼了?」

泫然欲泣,左憐晴沮喪地指著自己的胸前,「妳看!我的胸部本來就夠小了,現在連胸罩都沒有了!我還加了水袋的魔術胸罩沒了,怎麼辦……我還要不要見人?」

青筋閃動,美豔的臉上極度隱忍,但凌向荷仍「保持」好口氣回答:「妳不要擔心,胸罩沒了就沒了!其實妳現在這件水色肚兜還滿好看的。再說這裡大家都沒胸罩穿,每個人的胸部都不會大到哪裡去的。」

「也是啦!」情緒立刻轉折,左憐晴馬上探頭往梅大嬸身上看過去,「對耶!果真是胸前一片平坦!哈哈,我這小胸部就夠小了,居然還有飛機場的,不錯。」

梅大嬸皺眉,一副狀況外。

「那怎麼辦?凌荷,我們會不會回不去了……」三秒過後,左憐晴又喳喳呼呼起來。

「也許我們只是在做夢……晴兒,妳用力捏一下自己的大腿看看!」凌向荷偏頭,思忖著。

「好,我試試。」說完,左憐晴猛然朝大腿一擰,接著鼻頭一紅,不住哀叫:「天呀!會痛!而且超極痛!」

「那結論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不是在做夢,我們穿越了!」兩人對看,表情僵硬,異口同聲。

眾村民這一聽,議論紛紛起。

「她們,該不會是失憶了吧?」老伯也跟著插話。

「是呀!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了,沒死就很幸運了。現在變成白癡、或是智能退化,也是有可能。」梅大嬸也跟著附和。

推了推左憐晴,凌向荷說:「晴兒,人家是在說妳呢!」

「我?」指了指自己鼻頭,她小嘴一嘟,「你們不要亂說!我的頭腦雖然沒有很好,但也沒有到那種地步,少瞧不起人了,可惡!」

「那您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嗎?」梅大嬸又是一問。

左憐晴這一聽,不禁笑咧了,「當然,我又不是白癡,我當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聽好了,小姐我姓,名憐晴。」

眾人喧嘩,紛紛投來憐憫的目光。

「還說沒失憶,這不就記不得自己的名字了。可憐的孩子……

左憐晴正要開口反駁,卻被凌向荷給阻止。

「既然如此,那我們兩人到底叫什麼名字?」扯著一抹笑靨,凌向荷虛心地問。

梅大嬸指了指左憐晴,先道:「那位姑娘是寶親王府樂芙郡主。哎喲!不是老娘自誇,咱幾個還真出運,救了這麼一個高貴的郡主。等郡主的身體恢復些,我們就等著去打賞。」

「我是郡主?」左憐晴一愣。

「那是自然!皇榜上頭有畫卷,能假得了嗎?」八股伯搶著又說:「皇親貴族就是不同凡響,連妳們倆受傷前的衣裳都是那麼……奇特。」

梅大嬸一嘆,有些歉意地表示,「小郡主,關於妳倆的衣裳……可真不是我們給弄壞的,是因為救妳們的時候,不小心勾到樹枝,所以……

「區區一件衣服罷了,不重要啦!」善良的左憐晴如此說著。

「不愧是小郡主!您太有肚量了。」

「我們的命還是你們救的,大家就別這麼謙虛了,哈――」左憐晴被吹捧聲捧得飄飄然,恍惚間,居然也認為自己真是他們口中的「郡主」。

「郡主,那您不會忘了我們幾個對您的救命之恩吧?」擠眉弄眼,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

「當~然~不~會。」尾音拉得又高又長,那止不住的笑意,非常明顯。

 

下集精彩預告:

俊帥少年,亦正亦邪,一個上前,居然就抱住了左憐晴!人家是天外飛來橫禍,她……是天外飛來豔遇了嗎?

蝦米?對凌向荷來說,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實在是非常惡劣!想她可是風靡二十一世紀的超級發電機,怎麼……居然在古代不管用了?操她、欺壓她,很好!沒關係,她帳單全都收,就不信「籌碼」在手的她,會沒辦法反敗為勝!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