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提要:

原來那個莫名出現的男人杭子謙居然會是個身分顯貴的世子爺!哎呀!俗話說,得罪誰都好,就是別得罪有權貴又心眼小的人!

不過為了好姊妹的安危,凌向荷眼見前方是龍潭虎穴,也要硬著頭皮去闖。然而這腳才踏近寶親王府,這小心眼的男人就讓一向住慣舒適生活的凌向荷住進了柴房!

哇!這要是讓搖身一變成了郡主的左憐晴知曉了,怕是又有了更混亂的場面……鏡頭轉來,接著看下去!

 

 

BANNER-唐之初.jpg

 

 

靈動的眼 美兮倩影 深深烙印

自我眼裡 心口 留下永難抹滅的痕跡

妳的美 妳的媚 妳的嬌 妳的柔

都將是我再也放不了手的 原因……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子時剛過  柴房 

這簡陋的柴房,別說張像樣的床,就連枕頭跟被子也都沒有;四處可見的,都是些乾草以及堆疊成一堆又一堆的薪柴。

「別以為這麼做,我就會屈服!想趕我走,是吧?就偏不如你意,氣死你最好!」凌向荷如星般明亮的眸子,閃著堅定目光。

說完,她搖著頭,屈身往那又小又硬的石床躺去。

漫漫的長夜,睡吧!也許明日,那個變態的世子爺又不知道會想出想麼法子來對付自己呢!她得好好養精蓄銳才行。

隨著睏意而逐漸睡著的凌向荷卻不知,一道黑影已將她熟睡的模樣盡收眼裡……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子時  龍延苑 

月光下,一襲銀白袍子將高大的杭子謙襯得更為儒雅俊然。

「回秉世子郡主一整個晚上都嚷嚷著要見向荷姑娘。不得已之下……」說到這裡,管家柯多陸不由得囁嚅了下。

「說!本世子在聽。」眉一攏,不悅。

「幾個丫環,再加上老奴,只好把郡主給打暈……」顫抖著身,柯多陸頭一垂。

陰沉的目光一晃,憶起方才探視的那抹身影――那女人雖美矣,但骨子卻倔強得很。

「罷了。」雲淡風輕地開口。

「您不責罰老奴?」柯多陸詫異地抬頭,卻在瞥見那雙犀利的黑眸,內心一顫,連忙又垂下頭顱。

「不,若要有罪,那人也絕對不會是你。本王說了,要讓那女人自動消失!」黑眸一瞇,習慣性地扳弄拇指上的玉戒。

「老奴能否斗膽一問?」

「說!」

「『那人』指的,可是向荷姑娘?」管家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就往柴房方向移去。

扳弄玉戒的動作一停,沉光一瞥。「那女的來歷確實讓人起疑……一個堂堂的大唐郡主,怎麼會離家後,性子就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除非是受人煽動。」

「可老奴怎麼看,也不覺得向荷姑娘有什麼壞心眼……

「多舌!」

「老奴不該妄加猜測,還請世子爺降罪……」咚地一跪,滿臉驚恐。

樂芙本是個知書達禮的姑娘家,誰知半個月前突然不捎隻字片語地就消失了?好不容易皇榜放出,尋回,卻變得和以往不同

雖然太醫回報說,可能是失憶留下的病根

「似乎小郡主變得十分依賴向荷姑娘……就算硬拆散她們倆,怕只怕會讓小郡主的病根更不易痊癒,這點不得不防。」

「所以才說,那女的手段高明。不過再怎麼高明,本世子都有辦法讓她乖乖露出馬腳。只有這樣,才能讓樂芙看清她的真面目。」雙手往後背交握,眸光一黯。

「需要老奴多派幾個眼力好的丫頭去盯向荷姑娘嗎?」

「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下去辦!我就不信,沒有辦法讓那個妖女乖乖露出狐狸尾巴……」敢利用樂芙失憶操控她,有他在,甭想!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翌日,卯時  柴房 

魚肚翻白,天才濛濛亮,一早,睡意還正濃,凌向荷卻讓人硬生生給吵了起來。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不起來做事!王府內可沒有義務養妳這種米蟲,還不給我起來呀妳!」

一名年約十五、六,婢女裝扮的女孩,映入眼簾。「主子壞,就連身旁的丫環都這般撒潑,還真是夠了!」凌向荷心想。

雖不情願,凌向荷在伸展了四肢後,還是躍下石床。

「注意妳的言行舉止!難道就不怕我到世子爺跟前告上一狀?」珠花仗勢著杭子謙討厭凌向荷,口氣自然也沒好到哪裡。

「哎喲~我好害怕呢!」凌向荷故意露出欠扁的畏縮模樣。

這讓珠花更氣了,「妳!」

凌向荷掏掏耳朵,滿不在乎地開口:「好啦!那個小心眼的世子爺有什麼吩咐,就儘管放馬過來吧!我凌向荷從不是個白吃白喝的米蟲,做點事情,這還難不倒我。」

珠花邪邪一笑。「首先,王府的人本身就已經夠多了,現在又再加上妳一個,這柴水油鹽更是不夠。不如,妳先去林野砍些乾柴回來!」

「柴哪不夠?我瞧這裡還很多!」柴房遍地的薪柴四處可見,少唬人。

「就說,米蟲就是米蟲……

凌向荷美艷的小臉氣得七竅生煙,但仍努力克制。「行!不過是砍些柴而已!俗話說,多運動方可活絡筋骨,總比一些自恃著天生尊貴、只慣張嘴來差使他人要來得強。」

「能這麼想,很好。喏,這拿去。」掩嘴嘲弄,珠花這才將柴刀和竹簍等器具,塞到凌向荷的手裡。

僵著笑顏,凌向荷接過那沉甸甸的器具,就跟著丫環珠花的指示,來到府內近郊那兒的後山。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卯時 王府後山

一望無際,天依舊如此湛藍,但看著自己手頭上的器具,凌向荷不由得大嘆口氣。

「好了,我路也給妳帶到了。記住,天黑前若沒有把柴給砍足,就不許回來!明白嗎?」像是看好戲般,珠花勾起一笑。

「知道了。」把器具擱在旁,凌向荷在珠花轉身離去前,手一揮,叫:「等等──!

聞聲,珠花眉頭一皺,「又怎了?」

「那個憐晴…………我是說,樂芙郡主,還好吧?」對凌向荷而言,單純的左憐晴才更讓她操心。

「人家可是尊貴的郡主,從頭到腳,哪不是被人伺候得服服貼貼的。」噙起抹冷笑,珠花指著凌向荷,「該擔心的,是妳自個兒吧!」

「那就好。」

左憐晴沒事,就好……

「嘎?就這樣呀!」珠花有些狐疑。

「還有,告訴那個自恃甚高的世子爺,說我凌向荷天生就是韌性強,教他儘管放馬過來,本小姐沒再怕的。」

「這傻妞,不是氣瘋了吧……

轉過身,珠花差點沒讓凌向荷這番話給嚇傻。她牽著裙襬,大步離去。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辰時  星閣苑 

雙眼一睜,環視著美麗又陌生的寢室,但到處都搜尋不到凌向荷的身影,這下子,左憐晴可慌了手腳。

「喂,有人嗎?」情急,她大喊。

「郡主,怎麼了?」守在外頭的兩名小丫環,連忙衝了進來。

左憐晴抓住其中一名,問:「我問妳,向荷呢?」

「向荷姑娘……喔,她在別處幫忙打掃!昨兒夜晚,不是跟郡主您秉明了嗎?」小丫環面面相覷,口拗得編了幾句謊。

「就說了,她的手白嫩、又沒做過什麼家事,妳們幹麼非讓她去做?這絕對不可以!不行,要不我也去打掃!反正做家事,我比她還拿手。」說完,左憐晴就要下床。

「這怎麼能?郡主,您可是千金之軀,萬萬使不得呀!」綠衣丫環真兒阻止著,並對另一名丫環敏敏說:「還不快點去通報世子爺!這兒,我先攔著。」

「好,我這就去……

嗚嗚……小郡主怎麼回來後就變得這麼奇怪?她們這些丫環還是比較懷念以前那位柔柔靜靜、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郡主……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申時  廳堂

坐在主位的杭子謙表晴陰晴不定,喫了口茶後,猛地放下茶杯,力道甚大,半杯茶水因此滲出了不少。

「世子爺,請息怒!若不是攔不住郡主,奴婢也不敢跑來稟報。」小丫環敏敏哪見過這等氣勢,雙腿一軟。

「果真是個不容小覷的女人!」杭子謙眉峰一皺,喝:「管家!凌向荷這女人,現在到底在哪?」

「回世子爺,向荷姑娘人在後山。」柯多陸老實地回報。

杭子謙磨蹭著下巴,若有所思地問:「她在那裡做什麼?」

「您不是要老奴好生對付她?所以老奴就做了主,派珠花去刁難她,若天黑之前沒將柴給砍足,就不許回來。」

「是你讓人去刁難她?」俊臉陰晴難分,分不清當下想法。

「老奴……

「很好,待會兒重重有賞!」杭子謙習慣性地撫著拇指上的玉扳,聲輕落下。

管家柯多陸仍低著頭,不過心頭那塊石頭稍稍放下。「多謝世子爺。」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頓了下,杭子謙冷峻地開口。

「申時。」偏頭一想,柯多陸說。

「讓郡主好生等著!就說本世子在酉時之前,會將凌向荷帶到她面前。倘若她再鬧下去,就一輩子別想再看到凌向荷!一字一句都給我背好,回去說給樂芙郡主聽,明白吧!」

敏敏這一聽,忙不迭地點頭,而後直奔回小主子的寢室。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申時  星閣苑

「怎麼樣?世……我哥哥怎說的?」左憐晴圓滾滾的大眼眨動著,渴切地看著剛從杭子謙那頭回來的小丫環,敏敏

敏敏還喘著氣,小聲說:「回郡主,世子爺說了……讓您好生等著,不許再胡鬧,否則……

心一驚,左憐晴緊張問:「否則怎樣?」

「否則讓您永遠都見不到向荷姑娘。」看著受到打擊的左憐晴,敏敏也是不忍心。

「不!」一想到再也見不到凌向荷,左憐晴急得眼淚都要奪眶而出。「絕對不可以!怎麼辦、怎麼辦……妳們說,他會不會把向荷給殺了,嗚……

兩個小丫環臉帶三條線,被左憐晴的想像力給打敗了。

「您……別淨往壞處想!世子爺雖然嚴厲,但絕對不會隨便草菅人命的。這點,還請郡主放寬心。」綠衣丫環真兒說。

「是呀!世子爺也說了,只要您乖乖不胡鬧,絕對不會動向荷姑娘的。」一旁的敏敏也哄著。

「好,我聽妳們倆的。」手背一抹眼眶,左憐晴擦乾眼淚。

 

貞元六年(西元1226年)  酉時,斗星群起  王府後山

一手拿著火炬、一手緊握著長劍,杭子謙一行人快步地來到後山。

「凌向荷,妳這該死的女人,還不出來!」冷著聲,杭子謙對著山谷喊著。

儘管他再討厭這女人,可也沒要鬧出人命的意思,最多就是讓幾個下人去刁難她,讓那女人知難而退而已。

畢竟若真鬧出人命,依樂芙現在的性子,他還真不敢想像呢!

包含柯多陸等幾名王府護衛也跟著找尋。「向荷姑娘、向荷姑娘──

「這該死的女人!究竟跑到哪裡去?」

索性將火炬交給一旁的護衛,杭子謙劍貼身,施展輕功,搜尋。

疊巒高山,夜幕拉起,夜風徐徐打在身上;天越是黑,伸手越是不見五指。

忽然間,耳邊傳來狀似獸鳴的聲響,一聲過一聲,一股不好的預感升起;杭子謙急速落下,果不其然,發現不遠處似有騷動。循著地上的蹄印子,他跟了上去。

一抹纖細的身影淩空,一記漂亮的迴旋踢,硬是將體型比她高大不知幾倍的野豬給踢退了好幾步,此時,野豬發出野獸般痛苦的呻吟。

「本來只是想砍些柴回去的,誰叫這臭傢伙,偏偏讓我想起那個可惡的男人!還吼什麼勁!嘖嘖,豬八戒,納命來!」

 

唐之初-3-72.jpg  

 

兩道彎彎柳眉不減其氣勢,一襲粉色袍子的美麗身影趁勝追擊地撿了顆石子,目光一鎖,就在她要往野豬身上擲去時,後方的聲響干擾了她。

「好傢伙,原來妳會武功!」

低沉的男性聲音讓淩向荷分散了注意,手上的石子一滑,野豬似乎受到驚嚇而兇猛地朝她奔來。

「什麼,居然是你!」淩向荷表晴一愣,分心之下,沒注意到後方出現的危機。

杭子謙眼明手快、氣聚凝神地移至凌向荷身旁,大手猛將她往安全處一推,「當心!」

未設防的淩向荷整個人被杭子謙推到一旁的草叢中,吃了一整身黃土不打緊,她的手肘也因衝撞力過大而磨出了輕傷,紅腫一片。

「喂!我說你這男人,當心點……」本想扯破喉嚨好好開罵一番,可眼前驚悚危急的人獸大戰,卻讓她噤聲,不自覺地替他擔憂起來。

野豬後腿猛力地踢蹬著,黃土飛揚,而手持長劍、噙著冷笑的杭子謙,刀光劍影,突然在她的眼前沒了人影,只聽到耳邊刷刷的揮劍聲。霎時,滿天血花撒落黃土中,一抹銀白色的儒雅身影總算現形,長劍透著月光的折射閃爍,劍入土三分,側顏冷峻。

血灑落地,哪還有張牙舞爪的獸影,動也不動,似是沒氣了。

淩向荷纖細的身影上前一探,「死了?」

杭子謙有力的手一把扼住她的手,目光深沉,「脈象四平八穩,並無多大異處……

接著,他試圖查看淩向荷的四通八脈,卻更疑惑。

好端端的身體讓人翻來翻去,淩向荷也惱了,長腿一抬,招呼過去。「可惡的色胚!居然連我淩向荷的豆腐也敢吃!當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輕鬆地轉了身,一手握著那天外飛來的一腳,杭子謙說:「神清氣足,架式也不錯,但就是太過急躁!學武之人,該不急不躁才是。」

「你拉住我的腳做什麼?快放開我!」凌向荷大叫。

杭子謙淩厲的炬光一凝,聲冷。「說!妳到底是什麼來歷?」

 

下集預告:

拔劍,刀光劍影,一男一女對峙!

緊張的氣氛壟罩,即便有著「跆拳道黑帶冠軍」頭銜的凌向荷在赤手空拳下,如何能抵擋得住握有名家利劍、且身懷絕技的杭子謙?

跨時空的大戰,鹿死誰手?

到底凌向荷會不會因此戰敗,Game Over,消失呢?

敬請期待!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