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4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提要:

杭子謙為了讓凌向荷乖乖摸著鼻子離開王府,居然讓管家柯多陸找人去刁難她!入府才第一個晚上,凌向荷就遭遇到睡柴房的命運!而壞運似乎還不止這樣,連一個小丫環都還囂張地要她去後山砍柴!去就去,她凌向荷可不是嬌滴滴的文弱女人,想她可是跆拳道黑段高手,這一點點的磨練,她才不放眼裡。

可問題來了,因為自己居然讓杭子謙這給眼屎沾到的男人誤以為是圖謀不軌的殺手!救命呀!這下誤會還挺大的了……

 

 

BANNER-唐之初.jpg

 

 

貞元六年(西元1226酉時  王府後山 

脖子一涼,凌向荷低頭一望,離大動穴就只差咫尺。「就算我說了,你還是不會相信!既然如此,那說與不說之間,又有何差別?」

杭子謙的刀尖偏了些,卻劃了過,鼻嗅間盡是血的氣味,威迫意味更甚。「一個尋常的女子不可能有這麼好的身手,再加上這件事情還扯上樂芙,我絕不可能坐視不管。」

「哈,笑話,我的身手不過是用來防身的,若你硬要拿此事威脅,就隨你吧!」

凌向荷很明白,在這裡,有些話是不能說,即便說了也可能會被當成妖言惑眾,蠱巫之術。輕則終身被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牢裡,重則活活被燒死。

「這可是妳自找的,怨不得人。」

杭子謙持著劍的手眼看就要揮下,突然俊顏一陣鐵青,汗水直下,劍身一歪沒入土中,頎長的身子踉蹌。

凌向荷摸了摸脖子,那一絲血跡淌下,輕按下傷處,向荷柳眉一皺。「這樣的傷口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還不知道會不會留下傷疤…」

俊臉抬頭望月,露出慘淡一笑。「這些日子以來為了找樂芙,居然都忘了,又是十五…莫怪我這毒又發作起來…」

「唔——」伴隨著一陣過一陣的顫慄,杭子謙彎著身,喘息。

大美人忍不住扮了個鬼臉,吐吐舌頭,「哼,你活該!」

反正我這也不算狠心,誰叫他先對我動手的,如果我真救了他,難保他一好不會對我再次下手,算了!別理他。」淩向荷心想。她看了散落一地的柴,轉身就走。

 

貞元六年(西元1226酉時  老樹盤根下 

夜色如醉,景緻迷人,蕭蕭的風呼嘯而過。

「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樣了……」淩向荷小嘴自喃,腦海閃過方才杭子謙痛苦喘息的模樣,腳步竟停了下來。

老榕樹下盤根錯亂,絕美的臉龐陷入沉思。

「可惡!同情心也不是這樣用的!只是……這樣就把他丟在這裡,萬一夜深人靜的,來個什麼跟剛才一樣的野豬、還是豺狼猛虎的,我不就成了間接害死他的兇手……」

煩躁讓淩向荷忍不住仰天大叫一番,這才無奈地輕靠在老榕樹樹下,雙臂抱著自己,諸多情緒衝急著她的頭腦。

「如果事情只牽扯我到一人,那倒還好解決,一走了之也沒什麼。」淩向荷抬首,無力感滿溢。「但看得出來那傢伙確實是把憐晴當成自己的妹妹。」思極此,內心更是複雜。

手輕輕地觸碰了下結實的樹根,隱約地也有了決定。

「畢竟是條人命,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也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不管了,再猶豫下去,怕是等我趕到,連屍體都給野獸吃了。」拉起那繁縟不慣的粉色唐裝,淩向荷小跑步地直奔著。

張著眼,淩向荷連眨都不敢眨,就怕會因此和杭子謙錯過。

「喂,世子爺,你在哪裡呀?」小手圈起,扯著嗓門,邊跑邊喊著。

陰涼的風掠過,令人不由得毛骨悚然,雞皮疙瘩掉滿地。

淩向荷跑了好一會兒,都不見杭子謙蹤影,香汗淋林。

「不就在這裡?奇怪了,剛看他一副快要不行的樣子,怎麼才沒多久時間……」

一旁的草叢傳來聲響,好奇心驅使下,淩向荷走了過去。

淩向荷摀著嘴巴,指尖還顫著,因為她看見了──

一具全身發著青紫的屍體倒在草叢裡。

「啊──」出於本性,淩向荷自然想掉頭走人,可誰知道左腳居然動也動不了。

雙手摀著耳朵,眼睛匆匆一瞥,一隻男人的大手正抓住自己的腳,直覺就要將那雙手給踢開。

「該死的女人……」喑啞的聲音聽來十分虛弱。

這個聲音,不就是那個囂張的男人……」淩向荷察覺。

「你怎麼了?別給我躺在地上裝死!」嘴裡雖這麼說,可淩向荷還是半彎著身體,仔細查看杭子謙的狀況。

唇緊抿成一條線,俊美的五官在月光的照射下更顯蒼白。

昏昏沉沉當中,杭子謙只感覺到一雙很溫柔的手將自己的身子給撐起來,儘管動作不快,但仍持續著。

「看起來這麼瘦,可沒想到你這男人居然這麼重。」一手穿過杭子謙的腋下,一手則是橫過他的肩膀,兩人上的身高體型差距,不免讓淩向荷十分吃力,走起路來搖搖晃晃。

轟隆一聲,閃電先行劃過,接著豆般大的雨點開始滴滴答答地下了起來。

 

唐之初0825(阿毛).JPG  

 

乾裂蒼白的雙唇動了下:「妳……不是走了?為什麼還要回來?就不怕我真殺了妳嗎?」

感覺到身上重量向下一滑,淩向荷連忙吃力地支撐著。「若怕了,我還會再折返回來嗎?」

「不要以為妳這麼做,我就會感激妳。」杭子謙虛弱地說著,接著又是幾度乾咳。

撇嘴,淩向荷沒好氣地停下步伐,乾脆把杭子謙放在路旁。

雙手交臂,美目凝望。「敢問世子爺到底是對小的有哪裡不滿?我這樣做也不對,那樣做也不對,你到底想要我怎樣?」

杭子謙沒回答,滿臉痛苦,這時,淩向荷終於忍不住問起他的狀況。

「你……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淩向荷凝了他一眼,開口。

杭子謙的氣息似乎恢復了不少,俊朗的臉望向一輪明月。「瞧見了沒有,只要一到十五月圓,我就會變成這副鬼模樣。」

十五月圓?淩向荷不禁想起以前在電影裡頭看過的劇情,美豔的臉龐頓時一白。

「除了這樣,你……會不會變成狼人?」警戒萬分的看著杭子謙。

「狼人,那是什麼?」

淩向荷仔細地盯著那張俊美的臉龐,兩人近得都聽得見彼此的心跳聲。

「看你也不像裝出來的,應該不會變身成狼人……」淩向荷吁了口氣,這才又開口:「那……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杭子謙看著淩向荷,眼神變得縹緲。

「那是在三個月前的一晚,我記得自己為了要找尋樂芙,在途中卻遇見自稱是『聖伊教』的神祕紅衣人。」

「聖伊教,那是什麼東西?」美目張著,滿是疑惑。

俊美的臉龐望向她,淡淡開口:「那是謠傳在江湖上一個神祕組織,據說教眾總穿著一身紅色斗篷,殺人無數,可始終沒有人知曉他們確實藏匿之地,聖伊教塵封多年未曾在武林中出沒,萬萬想不到居然會給我碰到……」

「你認為是他們綁架了樂芙郡主?」

「對,所以我帶著一群侍衛沿路追緝著他們。」

「然後呢?」

杭子謙眼神忽然變得陰冷許多。「兩敗俱傷,所有的侍衛就這麼一一被殺死,我跟那自稱是尊主的神秘人大打出手,結果對方身負重傷,下落不明,而我也中了他一掌,掌中帶毒,自此月圓後,就變成這個樣子。」

那是一種絞心一般的劇烈疼痛,彷彿體內有千萬隻蟻啃咬著,讓他縱使活下來也比死還要難受。

「天大地大,難道就沒有其他解藥?」這男人看來武功高超,絕非等閒之輩,能傷他的神祕人也不是簡單人物。

「解藥怕是只有那神秘人才有,可惜和他大打出手後,我也受了重傷,待我讓人救起時後,也斷了聖伊教蹤跡。」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讓王府內的人知道?」向荷不解。

冷峻的眼神歛下,薄唇掀起。「至今聖伊教的威脅仍未解除,多讓一個人知道,危險更大,我絕不可能讓邪教危及王府。」

就連在傷重後,杭子謙也不敢讓大夫查看自己的傷勢,就怕引起不必要的騷動和紛爭,至於那些帶出去的侍衛都是些他培育效忠自己的死士,既無親人牽絆,死後也沒人知曉。

所以到今日,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凌向荷這女人知道這件事情。

「為什麼跟我說這些?」淩向荷躊躇了下,仍開口。

「不知道。」杭子謙噙起一抹淡漠的笑,卻不免一陣劇咳。

「瞧……見了沒有,這條青黑色的毒液在我的脈裡流竄,也不知道還能撐得了多久,至少死前能把樂芙給尋回,即便現在讓我死,那也甘願。」

杭子謙捲起衣袖的手臂內側果然出現了條青黑交錯的奇異景象,向荷柳眉一皺。

「即便你這個人有千般萬般的惡劣,至少對自己的家人如此費心。但你這麼做,又能拖到什麼時候?」兩人雙雙靠在一旁的樹下,對望。

「妳這是在關心我?」杭子謙勾起抹魅惑人心的笑,似乎對她不再這麼防備。

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盯得不知所措,向荷不自在地撇開臉。「關心?這怎麼可能,我沒趁機落井下石就不錯了,少在那裡自以為了。」

「不管怎麼樣,今日之事我希望妳能替我保密,女人,妳能做到吧!」抬頭看著月圓隱去,烏雲高照,體內那股疼痛自然減退不少。

「知道啦!」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卻出現了橘火般的火炬子。隊伍為首的是管家科多祿,其餘的護衛們則是緊緊跟隨,四處探望。

「世子爺,向荷姑娘,你們在哪?」

一抹熟悉的嬌小身影也夾在人群之中,小臉也因來回奔波而變得紅通通,左憐晴牽著裙襬,跟著喊著。

「向荷,妳在哪?」

淩向荷一聽,頭一抬,詫異。「天呀!是憐晴,我要去找她…」

虛弱的杭子謙不知是打哪來的力氣,強撐起身體,大手猛不其然摀住淩向荷的嘴。

「先別出聲,乖乖的,要不然我殺了妳!」杭子謙望了望淩向荷,見她在無奈之下點過頭,這才騰出一手擲起身旁的石子,往兩人反方向扔去。

一群人,包含左憐晴,紛紛往聲音去探去。

只見柯多陸大手一揮,吆喝:「那邊似乎有動靜,咱們過去看看。」

「唔──」淩向荷絕美的小臉漾著苦楚,她拼了命地搥打著杭子謙的手臂,胡亂舞著,也沒去留意,一個使勁竟然擊中他的胸口。

「該死的……」

血花染上整片胸膛,窒息的痛楚拉扯著杭子謙的心扉,鼻翼噴張,他瞪著身下的小女人,迫使她不許恣意妄為。

「可惡!我與你既無冤、更無仇,有必要這麼對我嗎?」咽喉被人給扼住,凌向荷只能憤憤就範,但雖如此,她還是不會讓他也太好過。

「現在不是個解釋的好時機,但妳儘管放心,只要妳乖乖配合,我……絕對不會傷害妳的。」杭子謙眼皮逐漸厚重,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支撐不了多久。

在這之前,他必須為自己謀得一個活下去的機會才行,而當下唯一能夠讓他生存下來的籌碼就是眼前這個女人……

他受傷之事,萬萬不能讓府內太多人知道。

要不然傳了出去,人心惶惶,後果可不堪……

「那你是要我怎樣……」看著杭子謙面露出痛苦模樣,淩向荷低頭望著自己那雙手,愧疚著。

「到妳那裡去。」體內翻騰難受的抽痛,讓杭子謙痛苦喘息。

淩向荷瞠著眼。「我那、那可是柴房,地方又小,況且你這麼尊貴,那種舊破不堪的地方,不太適合吧!」

「少囉嗦,我讓妳帶我去,妳就去。」冷冷地開口,深邃的眼眸沒有一絲溫度。

一再地被他激怒,恐懼逐漸消退,淩向荷美麗的小臉被氣得快要冒煙。「都已經做到這樣了,你還想我怎樣?!」

「不要以為我真的不敢殺妳。」

「笑話,瞧你都成這副模樣,別說殺我,就連隻雞,我看你也動牠不得。」不悅說著,思忖著該如何一把將其擒拿,功成身退。

但有人卻更快!

只見杭子謙由腰間拿出顆透白的藥丸給塞在嘴裡,下一刻卻摟注凌向荷的腰。

淩向荷未設防下,訝然地張口。

杭子謙趁虛,俯下身,讓那藥丸藉著彼此的唇齒之間傳入她的嘴裡。

淩向荷張著圓滾滾美麗的大眼,氣極地瞪視著這個可惡又可恨的男人,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唔……」那刺鼻苦澀的藥丸混著股純陽剛男人的氣息在唇舌中揮散不去,淩向荷嗆了下,狼狽地劇咳著。「咳咳……」

一張水麗的眼睛透著惶恐的目光迎上那人的眼。

杭子謙粗魯地勾起她的下顎,語氣依舊很冷:「想不想知道方才妳吃下去的是什麼?」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又急又慌,她止不住恐慌的心態,出聲問著。

杭子謙冷哼出笑,性感的唇掀起,「毒藥!」

「什麼……」淩向荷愕然地瞠著眼,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居然如此歹毒。

「我說了,只要妳幫我,我……絕對不會傷害妳的,若不然,那麼即便我死了,妳也拿不著解藥。」他說著,氣息更為虛弱。

 

下集預告:

不會吧……她凌向荷到底是倒了什麼楣?穿越就已經夠她頭大了,現在還要她保守秘密,又得要照顧這個殺千刀的男人……

白玉書生該是一派風度翩翩,可這個自稱是樂芙表哥的柳刀飛簡直是來亂的,不但通風報信,還害左憐晴被責罰,甚至還多了個未婚夫!

「我的媽呀!來人,快把柳刀飛拖下去,宰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