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紐約沒有鹽酥雞的啦!〉

第12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作者-野狗阿徹

前情提要:

台灣的女朋友家榕被慶仔說得好像一定會劈腿似的,美國的女主角大眼秋又是個看低台灣的大陸妹。 

唯恐天下不亂的讀者,如果你們正期待著笑話潘大星愚蠢的戀愛經歷,那就千萬不能轉台

 

 

 

BANNER-呆2.jpg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中旬,紐約,學校食堂 

「你們台灣人真的很沒有水準、很沒有文化耶大眼秋批評著台灣人。

「喂妳說這是什麼話我們台灣人是這樣給妳汙辱的嗎我忍妳很久了」聽完大眼秋的話,氣憤的台灣人拍桌子反擊。

「哼美國有言論自由,況且我說得都是事實,你能拿我怎麼樣你們台灣人早就該被我們中國統一,好好地管一管、教一教了你看你到現在還是這副史前人猿的樣兒,要有自覺進化了,你知不知道」大眼秋仍然不住口。

「哇靠我有沒聽錯被你們大陸管教台灣不就會像你們大陸一樣上廁所沒有門、大小便被看光光了嗎你們這些位於水深火熱的大陸人,才需要我們台灣救命吧」我也開始說大陸的壞話。

「少胡說毛主席說你們台灣才是窮到沒褲子穿的受難地方,等著我們中國解放呢

我有胡說嗎我們台灣「蔣阿公」都是這樣形容大陸的,不是嗎

大眼秋說我們台灣窮到沒褲子穿才是歐北共,大陸「毛老伯」根本就是在亂洗腦他們的人民,故意毀壞我們台灣的國家形象嘛

「解你個大頭鬼啦你們這群把大陸領土偷走的共匪」我才不管大眼秋是不是女生,反正我火大了,我指著大眼秋就罵。

「你……你講我們是共……我們中國還當你們台灣人是同胞,才願意解放你們的!你這台巴子識相點」大眼秋當然也潑婦罵街,還抓起桌上的牛奶罐要扔我。

「同胞捅妳個膿包啦我們台灣人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哪來什麼同胞」我也不甘示弱地準備掀桌子。

「喂潘大星你說夠了沒我們的林秋秋是這樣給你欺負的嗎一個坐在大眼秋旁邊的男同學忽然站起來,而且握起拳頭。

「對嘛連『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這種口無遮攔的蠢話都說得出口,實在把我給氣到了。」旁邊旁邊的男生,也摩拳擦掌。

「是呀這種數典忘祖、忘了根兒的敗類,真是我們炎黃子孫的恥辱旁邊旁邊再旁邊的男生,也跟著依樣畫葫蘆。

哇塞一對三我才不怕我這打籃球的台灣大塊頭會怕這些打兵乓的溫州矮個頭溫州屬於大陸南方人,南方人普遍比北方人嬌小。

「大星,別打架啊別忘了你車禍受傷啊」看到情況不對的Lee趕緊跑過來勸架。

「別攔我我叫你別攔著我我嘴裡說著「別攔我」,其實根本就沒有人攔,我只是想先裝腔作勢。

「阿Lee學長就讓大星去被打一頓吧誰叫他把我的把妹計劃搞砸了。大星快上啊我看破你的手腳和嘴炮了!裝腔作勢,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瞎起鬨的,果然非慶仔莫屬。

「各位,你們都先冷靜聽我這學長的話你們要鬥,就和白人黑人鬥!華人與華人鬥,會讓其他族裔看笑話的。我們華人就是因為不團結、搞分裂,在美國才會被欺負至今。」Lee學長說。

我發覺阿Lee學長說得似乎有理,因為我看了看旁邊桌的其他族裔,好像真的是在取笑我們。

「算了算了~下回說話小心點!否則別怪我們以多欺少。」眼看這架是沒法打了,三個大陸男生坐下,跟我打起嘴炮來。

「哎喲?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們才叫僥倖地逃脫一劫呢!我告訴你們大陸人,台灣男人都有兩把槍,長短不一樣,長的專打共匪,短的專打……

嘴炮,我還會輸他們嗎?超有梗的我,腦子裡立刻浮現一首台灣有名的軍中歪歌

「夠了啦!大星惦惦!你這樣『唱秋』會把我也扯下水,我們都會成為學校女生的拒絕往來戶的啦!不要連同我的青春跟你的一塊埋葬,算我求你了……知道我會唱什麼碗糕的慶仔,緊張地叫我馬上住口。

「好啦好啦~我也覺得我受到你的影響,講話變……

 

同日晚上,我住的大伯家 

「爸~今天我在學校差一點點就做出了光榮耀祖的事~」我開心地和老爸說。

喲?一定不是好事,但還是讓我聽聽~」老爸期待著我會說出啥。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我差點就踏出了反共復國大業的第一小步啊!」我說。

「天啊!你又給我惹事生非!不過聽起來……倒是蠻爽的!這戰沒打下去還真是可惜,你是應該果斷地給他們幾拳,這樣,我就能驕傲地和鄉親父老說:『我兒子打倒了萬惡共匪,確實地實踐了國父、先總統沒做到的理想,這是多麼難得,多麼讓我引以為傲的兒子啊!嗚~這兒子,我果然沒有白養~』」老爸拍手叫好。

「喂!喂!你在教大星什麼跟什麼啊?你們父子倆這些錯誤的觀念要糾正才行!大星,我先問你,你是哪裡人?」來大伯家做客的姑姑指責我和老爸。

「我當然是台灣人囉!」我毫不猶豫、理所當然地說。

「唉……你這台獨思想要改改!你怎麼會是台灣人呢?你是中國人,我們全都是中國人。」姑姑搖搖頭對我說。

「姑姑,妳在說笑吧?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妳和老爸也都是在台灣出生長大,保護我們的政府也是台灣政府,我們才不是中國人,是台灣人!」我捍衛著我台灣人的正名與身分。

「什麼『台灣』政府?是『中華民國』政府!」姑姑糾正我。

對厚!我都快忘了台灣還有另一個、幾乎都沒在用的名字叫「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還不就是台灣?我說我們是台灣人,沒錯啊!」

「中華民國簡稱中國,中華民國建立於大陸,你爺爺奶奶當年又是從山東移居台灣的,所以你是中國人,台灣『省』的外省人。」

好複雜!聽姑姑這麼一說,我腦袋也好混亂,我究竟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

「不對!不對!姑姑,妳不要誤導我!我媽媽是台灣人,我阿公阿嬤可都是在台灣出生長大,以台語為首要語言、國語都不大會說的正宗台灣人,所以我身上怎麼樣也流著一半台灣人的血液啊!」

「你又錯了!你阿公阿嬤說的不是台語,是閩南語!他們的祖先也都是從福建到台灣的,所以你身上流著百分之百全是中國人的血!切記,只有台灣的原住民才能叫作正宗台灣人。」

完了!我的信心開始動搖了……好像我真的不是台灣人耶!

「其實台灣原住民現在也都是混種,很少有純的了,所以台灣裡的台灣人要絕跡了。現在是中國人的天下,你不得不承認!」姑姑再補一槍。

「那麼……對岸的共匪呢?與他們暗通款曲、混為一談,早前可是殺頭之罪啊!」眼看這場辯論會我快要輸了,但我依然在做垂死的掙扎。

「你也別再叫他們共匪了!都什麼時代了,反攻大陸是不可能成的。台灣就這麼兩千萬人的一個小島,打得過十幾億人、這麼大領土的大陸嗎?萬一哪天台灣被大陸占據了,我們國軍也全會變成共軍,不會再有什麼共匪、國民匪黨。你們大家都是中國人,要好好相處才是上上之策。」姑姑打出最後一擊,使我完全斃命。

所以說,國軍共軍一家親、台灣趕快跟大陸投降才是生存之道?至於台獨,便是找死囉?

 

幾天後,早上,家附近的公車站 

「咦?林秋秋?妳也住在Little Neck啊?」

「潘大星?對啊!我就住在這附近。」

早上在等公車上學的時候,我發現大眼秋也在等公車;原來大眼秋也跟我一樣,住在「小頸鎮」。

「潘大星~我前幾天……

「怎麼?還要吵架喔?」

「厚~不是啦!我是覺得前幾天我太兇了,實在對你不好意思……

我沒聽錯吧?大眼秋竟然和我道歉?

「哎喲~沒事啦~我也覺得我們都來到美國了,還為兩岸關係吵架,真的是很無聊說。就如阿Lee學長所說,我們華人應該要團結起來,槍口一致對外,這樣,別的族裔的人才不敢來欺負我們華人。」我笑嘻嘻地說。

「其實,我覺得……你是一個勇敢的人,你很有種,為了堅持理念,跟一群異己的人吵架都沒在怕的,我很欣賞你喔~」大眼秋跟我眨眼睛,真的有夠可愛,我相信任何正常男人都會小鹿亂撞。

哇靠!要是慶仔聽到大眼秋這麼誇我,一定又嫉妒死了。

抱歉啊~慶仔~ 你喜歡的大眼秋好像開始喜歡我了……怎麼辦?我真的不是有意讓大眼秋對我情竇初開的,莫怪我……

「咻──碰!」(石頭飛來聲)才正要陷入陶醉,卻忽然有石頭朝我這兒丟過來。

X的!小說難看,觀眾不滿意,砸番茄就好啦!幹麼丟石頭?很危險耶!」我狂罵。

HAHAYou see that? It's so funny yo!

我往石頭飛來的方向一看,是一對和我年紀差不多的白人男女在對我和大眼秋丟石頭。

「潘大星,保護我~」大眼秋躲到我背後。

「放心!這裡交給我了,我找他們理論去!」身為男人的我,這時肯定要挺身而出。

可是,當我與他們面對面的時候,我卻……

You you you... why why why... stone... fly coming?糟糕!我不會說英文,我要怎麼跟他們理論?

HAHAHAYou don't know how to speak English, why you stay in America, Ugly Chink ?然後白人男女就捧著肚子大笑,我也不知他們在笑、在說些什麼。

「潘大星,打他們啊!」大眼秋說。

是呀! 我有想過狠狠扁他們,可是我……

HAHAYou see this chink guy is shivering because afraid us?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雙腳開始發抖個不停,這對白人男女長得比我小隻,而我卻不敢出拳打他們。

我是怎麼了我?我和林秋秋現在被他們欺負耶!身為男人不出頭討回公道,也太丟臉了吧!

該不會是出車禍時,被撞我的白人無理吼罵後,所造成的「白人恐懼症」吧?

 

紐約-12-72.jpg  

 

「算了~我們走吧!別理他們,我們上課快遲到了~」我和大眼秋說。

「我才不管遲不遲到呢!你是怎麼了?被欺負就要還手啊!你這樣算什麼英雄好漢?連男人都不算是!」大眼秋生氣了。

「你不懂啦!我今天狀況不佳……公車來了,此地不宜久留,快閃吧!」 

      但正當我揮手要招公車停下來時,白人男女卻一直在妨礙我揮手招公車的手勢,然後公車司機可能認為我們在胡鬧,就沒把公車停下來。

「我們去下一站搭吧!」

我拉著大眼秋到下一站搭公車,不過白人男女還是硬跟著我們,並且邊跟邊撿石頭砸我們。

最後呢,我和大眼秋總算順利搭上了公車,那是因為白人男女也惡作劇到累了,而且人行道上的石頭也都被他們丟光了。

「潘大星,我看錯你了!原來你只敢對自家華人兇,對白人卻是個孬種!你沒有尊嚴可言!走開啦!離我遠點!」

……我又做了一次俗辣,我被大眼秋罵得無話可說,就隨她罵吧!

 

下集預告:

學校食堂裡,大家聊著聊著,聊到了大家來美國的原因。

但輪到我講的時候,我卻講不出來,因為我發現我竟然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才來美國。

回到家後問了奶奶,奶奶便偷偷跟我爆料,當初我們家在來美國前的驚人內幕……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紐約沒有鹽酥雞的啦!〉將於每週三晚間八點「播出」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