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9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朱祐樘因為擔心張家瑀,所以跟著她來到電視台;一路上對於「異國」這個地方,還是有許多存疑的地方,總是還來不及釐清,又掉到另一場漩渦裡。這回,他竟然被隔壁攝影棚的古裝劇組抓去當替身……

 

 醉劍.jpg

曾經

千瘡百孔的亂世

如今

千秋百世的太平

 

世界
之所以矛盾

是因為

絕對沒有

 

絕對

 

 

  

電視台,B攝影棚內

 

     「太子,跑!天塌下來的事,奴才都替您擋著!」一名太監拉著朱祐樘邊跑、邊說。

 

朱祐樘甩開太監的手,對太監吼道:「我能跑去哪?我躲到哪,她就追到哪!我還能躲去哪?」

 

太子,您是我們拼死保護、拼死效忠的大明命脈啊!大明朝的未來,不是您一個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也不是您尋死尋活,就可以讓那些保護您的人多喘上一口氣!您身上流著的……是他們換來的血!您只能好好活下去,您聽懂了沒有!」太監再抓著朱祐樘的手拼命地跑

 

「那就讓我來恭送這大明朝的命脈!」一名黑衣人從天而降,一劍就朝朱祐樘身上刺過去。

 

朱祐樘再次甩開太監的手,轉身面對黑衣人,聲嘶力竭地怒吼:「我說了!我要的是能安安穩穩地睡上一覺!我要的是像平凡人一樣!我從來就不要做什麼皇太子!做什麼皇帝……

 

朱祐樘說完,黑衣人煞不住的劍剛好刺破了他的右胸,鮮血順著太子服的皺褶緩緩流下。

 

「卡!」

 

黑衣人隨即把自己的黑面罩扯下,憤怒地朝朱祐樘破口大罵:「你為什麼跑到一半就轉身?為什麼不躲開我的劍?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想紅,也不是這樣硬幹!」

 

「哇!武術指導難得發這麼大的火……」攝影師歪出頭來,一探究竟。 

「你流血了,快拿去擦!」一名工作人員塞給朱祐樘醫藥箱。 

     朱祐樘被罵得莫名其妙,心裡碎唸著:「不是你要殺我的嗎?怎麼還叫我躲?」 

「這個替身怎麼脫稿演出啊?劇本是給他拿來墊便當的嗎?」場記在一旁端著劇本,搖搖頭嘆氣。 

「啪啪啪!」導演站起來拍手,「好啊!這小子不錯哦~演得跟真的一樣。收工!」

 

一名造型助理跑來拍拍朱祐樘,說道:「你厲害哦!導演這麼難搞,都可以被你以假亂真的演技說服。」但看著朱祐樘一身衣冠,不禁疑惑,「咦?這身太子服看起來不便宜吶!不像是這個窮困潦倒的劇組肯砸下的大手筆,何況你又只是個小小替身……」造型助理說完聳了聳肩後,離開。

 

剎那間,拍片現場一哄而散;這時,張家瑀走向朱祐樘。

 

「你會演戲?怎麼可能啊……你不是古代人嗎?看你那樣吼兩聲,你還真像是位太子呢!」張家瑀驚喜道。 

「我本來就是太子……」朱祐樘說完胸口開始疼痛,注意到手上的醫藥箱,說道:「我又不是大夫,給我這個幹麼呢?」

 

「我幫你!」張家瑀打開醫藥箱,替朱祐樘包紮。「我說你這個人會不會入戲太深啊?才誇你戲演得不錯,你就真以為自己是太子!」

 

?你們說……這一切,都是戲?」

 

朱祐樘回頭環顧四周的一切――這些像是自己家鄉的地方,到處纏著一堆黑繩子;剛才使用的圍牆、屋瓦也一一被人工拆卸下,隨即又換成「荒郊野外」;而那個追殺他的黑衣人竟然將頭套脫下,瞬間變成短髮,一邊搧涼、一邊跟剛剛那名保護他的小太監交頭接耳。

 

      「是啊!你在這邊演的戲,過幾天,在家裡的『電視』都會看得到!」張家瑀耐心地解釋著,並特別比畫出「電視」讓朱祐樘理解。

 

「欸欸欸,不會吧?他……他真的是古代人啊?連『電視』這麼普通的東西都要特地解釋?」單筱沁把張家瑀拉到一旁問。

 

張家瑀聳了聳肩後說:「我也不知道,不過他真的是無知得很離譜。而他看起來,又不像騙子……」

 

「怎麼可能啊?又不是在拍電影!」

 

「抱歉、抱歉!因為路上有隻烏龜,我為了救牠,所以遲到了。」一名穿明朝太子服的人手裡拿著兩大袋的咖啡來到片場

 

「來晚了,早收工了!哈哈,這年頭真奇怪,連替身都有替身代替。」掃地阿伯冷冷說道。

 

 

【奉仙殿】

 

成化二十三年(西元1487年)三月,萬貴妃走進了奉仙殿,雙手合十地跪於七代列祖列宗前,誠心叩首懺悔。對於這些年來她所做的一切,她不是沒有感覺,只是刻意壓抑心中的不安;這一趟,她遲早是要來的!

 醉劍009-72改.jpg  

萬貴妃從卯時跪拜至巳時,由宮女攙扶起身,但因久跪突然起身,有些站不穩,便往供桌倒去,導致三兩牌位位移;牌位下壓著一個凸起的木鈕,萬貴妃先是疑惑,然後湊上前把木鈕壓下去,隱藏在奉仙殿地底的密室驟然打開。

 

「這兒……怎麼會藏有此密室?」萬貴妃一驚,大步後退,「進去看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啟秉貴妃娘娘,密室裡有酒罈兵器文物數百。不過酒罈皆碎裂,而且兵器文物散落一地……那實在太多了,奴才無從搬運……」一名太監空手來報。

 

「東西都散落一地?顯然是有人來過……」萬貴妃內心琢磨著。 

 

「啟秉貴妃娘娘,奴才在密室裡發現此劍!這寶劍的劍鞘仍供奉在密室的正中央,但劍卻已讓人隨手扔擲在地。」汪直將寶劍呈上。

 

「劍?」萬貴妃接過汪直手中的劍,仔仔細細端詳著。

 

「我記得……」萬貴妃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猛然抬頭,「你們都退下!汪直,隨我來。」

 

「本宮問你,最後見到太子是何時?」

 

「二月十八,寅時,奉命行刺的那晚。

 

「那晚最後看見太子的時候,是被逼到這兒?」

 

「正是!」

 

「依你看,太子的消失跟這把寶劍有無關聯?」

 

「哎呀!又失敗了,我是要到明朝怡紅院嚐嚐鮮,怎麼跑來紫禁城?」突如其來的中年男子聲音,打斷了萬貴妃跟太監汪直的密談。

 

      「誰!」萬貴妃著實嚇著了,隨即命汪直,「本宮命你立刻把他給揪出來!就算把整座宮殿掀了也在所不惜!」

 

 

【公車】

 

公車上擠得水洩不通,朱祐樘看了,害怕得倒退幾步,轉身不準備上車了。

 

「不上車,你就回不了家啦!」

 

張家瑀瞪了朱祐樘一眼後,硬把朱祐樘推進公車裡,再把自己的身體塞進去,「Safe!」她還留了個縫隙讓公車剛好可以關上門;她滿意地笑了笑,對著外面擠不進公車的乘客揮了揮手,「拜拜!」

 

「姑娘,這馬車不但沒有馬,而且還擠成這樣……」朱祐樘用他僅存的一口氣問道。

 

張家瑀對朱祐樘扮了扮鬼臉,不打算理會他的問題。

 

「小姐,『妳』過去一點好不好?」

 

「小姐,『妳』擋到我了!」

 

「小姐,『妳』踩到我的腳了!」

 

朱祐樘周圍的乘客對著他抱怨著;張家瑀見狀趕緊擠過來,替朱祐樘跟大家一一抱歉,同時湊近朱祐樘耳邊說:「瞧你這一頭長髮,他們都把你當女的啦!」

 

「啊?」朱祐樘驚訝狀,開始環顧四周,的確每個男子都留著一頭乾淨俐落又清涼的短髮,「這倒是……姑娘家鄉的男子跟我真有那麼一點格格不入。」

 

「小姐!」一名男子大聲對朱祐樘喊道。

 

「又怎麼啦?」張家瑀不耐煩地對著那名男子問。

 

「『妳』,好美!」那男子害羞地對著朱祐樘傻笑。

 

「噗……哈哈哈哈哈!」張家瑀忍不著大笑,拍拍朱祐樘的肩,「『妳』好美!哈哈哈哈!」

 

朱祐樘一臉鐵青,「真的這麼像『小姐』嗎?」

 

公車靠站停,許多乘客陸續下車;此時,一名男子趁亂移到朱祐樘背後……

 

朱祐樘轉頭,有禮貌地跟男子說:「這位爺,麻煩您往後挪挪,您後頭有很大的空可以站。」說完,他回頭又繼續發揮他的好奇心問張家瑀,「一直想問,妳家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怎麼窩藏那麼多寶物,居然都不用向朝廷進貢?難道不怕觸犯王法嗎?要是我上報朝廷,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張家瑀也正想問朱祐樘是從哪冒出來的古代人,不過才想要開口,就看到朱祐樘背後那名男子對他上下其手,張家瑀見狀,邊拿包包用力砸向男子、邊對朱祐樘說道:「你也真夠扯的!有人非禮你都不知道?」

 

「什麼?膽敢非禮我!世風日下,好色之徒竟如此囂張!」

 

於是朱祐樘也補他兩腳。

 

「你瞎了嗎?當我透明的?竟敢只非禮『她』而忽略我?老娘都失戀了,還要被你這人渣給羞辱!」張家瑀死命抓著包包窮追猛打。

 

公車一到站,男子落荒而逃,留下全車上下的掌聲與激賞,張家瑀拍了拍手,得意地擺出了個Ending Pose

 

這時,朱祐樘跟她提出了一個請求,「姑娘,幫我削髮吧!就跟妳家鄉的男子一樣,我不要再被人當成『小姐』了!」

 

 

下集預告:

 

朱祐樘對於現代的好奇,遠遠超過自己所預期的。當他看見自己出現在電視上的時候,他才瞬間了解『電視』這玩意兒是怎麼一回事!也因為電視,帶給了他一場前所未有的衝擊,這衝擊遠遠超過他自己所能承受的……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醉劍〉將於每週四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