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向上版品購買方式:各大書局、網路書局、電子書閱讀平台、或來信詢問info@musicup.com.tw

 

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醉劍〉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6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張家人與古代人朱祐樘第一次親密的接觸,出現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衝突,張家人因此決定要試探試探這位「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醉劍.jpg  

拂袖長揚
是清風

揮劍難斷
是柔情

兩袖清風
無聚無散

雙劍塵紅
相隨相伴

兩袖本兩難
雙劍圖患難

是難得有情
還是難得糊塗
 

 

 

【乾清宮】

 

成化二十三年(西元1487年)三月,成化帝朱見深躺在龍榻上,三兩太監隨侍在側。成化帝長年患有疝氣病,每天都需要靠按摩紓解身體的不適,才能安然就寢;一名太監正在替成化帝按摩。

 

「愛妃呢?」成化帝閉著眼問。

萬貴妃宮後苑賞月呢!」太監邊按摩邊回答。(作者註:明朝稱為「宮後苑」,在清朝則改稱「御花園」。

一不留神,這名太監忘了手勁的拿捏,弄痛了成化帝。

「唉……下去吧!」成化帝皺著眉頭發出一個長嘆,揮揮手示意太監跪安。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太監立刻跪下,趴在地上不停地顫抖著。

沒完成萬貴妃交代下來的事情,鐵定會惹惱她,那腦袋哪裡還掛得住?橫豎是一死,不如試著向眼前這位鮮少動怒的萬歲爺求饒吧!「奉萬貴妃之命,奴才一定得按足兩個時辰。現在還不到一個時辰哪!請萬歲爺讓奴才完成使命吧!」

 

「什麼天塌下來的事,讓我們萬歲爺如此愁容不展呢?」萬貴妃微笑、並嬌媚地端著成化帝最愛喝的銀耳蓮子湯走進乾清宮。她轉頭向所有太監示意,「都退下。」

太監們隨即離去。

     「愛妃,妳來得正好!國不可一日無君,朕不可一日無妳啊!」

     成化帝一見萬貴妃,龍心大悅,隨即推開萬貴妃手上的銀耳蓮子湯,不顧甜湯灑了一地,將她深深擁入懷中。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三十餘年了,深兒對待貞兒的深情依然如昔。貞兒無以為報,唯有一生相伴深兒左右,以謝龍恩。」萬貴妃依偎在成化帝懷裡,教聲說著。

當今世上,也只有萬貴妃夠資格直呼成化帝的名諱;兩人感情數十年如一日,如膠似漆,摯情不渝。

「只要有妳在,朕就心安。要不是當年貞兒的不離不棄,朕早就……」成化帝緊緊擁著萬貴妃,感慨地說著。

 

「皇上,皇上!不好了,出大事兒了!」宦官汪直慌慌張張地闖進乾清宮。

「放肆!膽敢在此如此大聲,若驚擾了愛妃,朕摘了你的腦袋!」成化帝罕見的震怒。

只見萬貴妃絲毫不受影響,優雅地起身,從成化帝懷裡繞到身旁,替他按摩。

「太子……太子……」汪直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太子怎麼了?還不快說!」成化帝顯得不耐煩了。

「太子……失蹤了……」汪直講完,便跪趴在地。

「你們這幫奴才,到底是幹什麼吃的!連皇太子這麼大的人都可以弄丟?朕要你們有何用!通通砍了!」成化帝怒不可遏。

     「萬歲爺息怒!氣壞了身子,將來還有誰給我遮風擋雨呢?再說了,太子這麼大個人兒了,要上哪兒去,哪裡是奴才們攔得住的?若要說失蹤,就更不可能了。在這小小紫禁城內,誰又膽敢在萬歲爺眼皮底下動太子一根寒毛?興許只是出宮透透氣罷了,不一會兒就回家了。沒事兒!」萬貴妃輕聲細語地在成化帝耳邊分析著。

「什麼!出宮?荒唐!難道他忘了自己的身分?眼裡到底還有沒有朕這個父皇!朕看他這個儲君的位置是坐膩了!」

     「太子年紀尚小,貪玩是難免的。萬歲爺,您就不要大動肝火了,身子要緊啊!」萬貴妃安撫著成化帝。

「年紀小?貪玩?朕在他這個年紀,早就平反奪門之變、平定兩廣叛亂斷騰峽之役!哪裡還有得玩?朕要廢了他!」

成化帝此話一出,萬貴妃在一旁暗自竊喜――她的目的達到了,就算找不到朱祐樘的人,又如何?再說,就算找到了,也只是一名廢太子。

 

「太子萬萬不可再廢啊!難道萬歲忘了兩年前因廢太子導致東宮不穩,驚擾了天庭,以致發生了那場泰山地震了嗎?」突然乾清宮闖入一名拄著仗的太監,對著成化帝說。

懷恩?他不是死了嗎?」萬貴妃心裡想著,皺著眉頭、摸不著頭緒。

「懷恩?朕不是兩年前貶你去中都鳳陽守靈了嗎?怎麼……」成化帝詫異。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貴妃千歲千歲千千歲!」懷恩行禮。

「平身吧!說吧,你怎麼會在這?」

「奴才是奉命回宮……保護太子!」

「奉命?奉誰之命?為什麼要保護太子?」

「奴才是奉太后之命回宮!太子絕不是貪玩出宮,而是……逃了!至於為什麼而逃?這就要問汪公公了。」懷恩意有所指。

     在這紫禁城內,誰不知道汪直是萬貴妃身邊的紅人,而這一棒,恰恰打在萬貴妃頭頂上了。

「母后?你們把朕給弄糊塗了……一會說太子是貪玩出宮了,一會又說他是逃命去了?」成化帝忽然有了頭緒,隨即起身。「好!朕倒要看看,是誰在搞鬼!懷恩聽旨……」

「奴才在!」懷恩跪下,接聖上口諭。

「朕命你戴罪立功!就算天下之大,也要在一個月內把太子給朕找回來。朕要弄清楚,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否則……朕就把太子給廢了!而你,朕就治你一個欺君,摘了你的腦袋!統統跪安吧,朕累了。」成化帝躺回龍榻上,閉目養神。

懷恩、汪直,紛紛退出乾清宮。

這時候,怎麼殺出了個懷恩?這扎眼的東西,本宮非把你連根拔起不可!」萬貴妃內心琢磨著,並繼續替成化帝按摩。

     「貞兒啊!朕知道妳都在幹些什麼……朕到底要保妳保到什麼時候?朕知道當年龍子夭折給妳帶來不小的打擊,朕也一樣痛心啊!仇恨,並不能為妳帶來快樂,也不能為妳要回龍子……仇恨,妳只會讓妳不斷地恨、不斷地抑鬱寡歡……朕捨不得妳活得這麼苦啊!朕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妳的下半輩子過得快快樂樂的啊!」成化帝試圖感化他這一生最寵愛的女人。

「深兒……」萬貴妃聽君一席話,趴在成化帝身上啜泣。

「貞兒,朕都知道,一直以來,朕為什麼都沒有子嗣……朕不怪妳,就當朕是賠償妳的……但是祐樘……妳就放過他,好嗎?唉……」成化帝再一次深深一個長嘆。

     萬貞兒,驚恐地看著身邊這個男人。她不敢相信,原來自己的所作所為,其實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我這個醜陋的女人……在午夜夢迴時,連我自己都討厭自己,為什麼他一點都不嫌棄我呢?」萬貞兒深深、深深地被感動了。

是成化帝以一個深情男人的身分教會了她,什麼是「饒恕」……從不示弱的她,竟在這個時候潰堤了。

她輕輕地點點頭,應了成化帝的請求。

 

 

【張家公寓-客廳】民國100年(西元2011年)三月

 

     張媽媽、張士堂、張家瑀三個人,準備審問朱祐樘。

     首先,他們讓朱祐樘坐在椅子上,前面放著一張小木桌,再拿一盞小檯燈照著他,活像個偵訊室

 

醉劍006-72.jpg  

 

張家瑀宣布遊戲規則,「這是快問快答,只要答慢了三秒,彈額頭一下!務必句句屬實,若說謊,彈額頭一下!只要被彈超過5下,就不得繼續住在張家。負責執行的是,張家長子,張士堂。而我是裁判,媽媽是上了年紀的法官。」

張媽媽踹了張家瑀一下。

於是張家瑀立刻改口:「媽媽是年輕貌美的法官。預備預備~開始!」

張媽媽這次點頭默許。

     首先,張媽媽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一隻腳站立、另一隻腳踏在椅子上,一隻手扠腰、另一隻手拿著法官槌敲了偵訊桌一下,「說!你今年貴庚?」

「過完七月,一十八。」朱祐樘戰戰兢兢地回答。

「哇靠!未成年?有女朋友嗎?」張媽媽接著問。

女朋友是……?」朱祐樘疑惑。

「厚~慢了三秒,彈額頭!」

張士堂興奮地彈了朱祐樘額頭。

「痛啊!爾等怎麼能胡亂動用私刑啊?」朱祐樘怒。

     「媽,請妳問重點!他『幾歲』、『交女朋友了沒』,這是重點嗎?媽,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我再說一次,我不缺男人!」張家瑀受不了張媽媽的八卦。

     「預備預備~開始!」遊戲再次開始。

「那……是處男嗎?」張媽媽滿腦子都是這些。

「噗……哈哈哈」張士堂大笑。

處男?」朱祐樘又聽不懂了。

張士堂馬上衝上前,又彈了額頭一下。

「痛啊!如此人間煉獄,信不信我抄你們的家?」朱祐樘痛到吼了出來。

「停――!媽,換我來問,妳去當裁判。」張家瑀翻了個大白眼。

「不要嘛!人家想問……」張媽媽無辜狀。

「妳乖,去當裁判!」張家瑀搶了媽媽的法官槌。

「預備……開始~」張媽媽的興趣被剝奪,變得有氣無力。

「我們的總統是誰?」張家瑀簡潔有力。

總統?」朱祐樘又不懂了,但他立馬摀住額頭

     「嘿嘿嘿,沒有用的!俺在執法的時候,是任何人都擋不住滴~」張士堂改彈他耳朵

     「痛啊!你們眼裡到底有沒有王法?你們都講一些我聽不懂的,要我怎麼答啊?你們老百姓都這樣說話的嗎?」朱祐樘換搓揉自己的耳朵。

「那好,改填充題!馬英九是我們的……」張家瑀拿槌子指著朱祐樘。

……嗎?」朱祐樘雙手捏著自己的雙耳

     「哈哈哈,認命吧!」張士堂再彈。

     朱祐樘額頭整片紅通通,臉上的表情活像被凌虐一般。

「今年是哪個年份?」張家瑀又問。

成化二十三年!」朱祐樘這次答得飛快。他一手摸摸額頭、一手揉著耳朵,驕傲地說:「嘿嘿嘿~這次彈不到了吧!」

張媽媽、張家瑀、張士堂同時對看,異口同聲說:「成化二十三年?」

     張士堂興奮得準備再彈。

     朱祐樘拼了命地阻擋,「憑什麼彈我?我明明就說對了!」

「成化二十三年,是什麼鬼年份?我只聽過建元開皇貞觀康熙雍正乾隆……」張媽媽碎碎唸。

張家瑀制止張士堂,「哥!再觀察看看吧……讓我來!」

「現在,什麼朝代?」張家瑀問。

我朝大明!」朱祐樘一邊快速回答、一邊深怕張士堂衝過來彈他,雙手高舉。

「喲~原來是明朝啊~」張媽媽插嘴。

「那……當今聖上是誰?」張家瑀再問。

無禮!竟不識當今聖上!待本太子回宮面聖,誅你們九族!

換朱祐樘彈張家瑀額頭。

「痛啊!這處罰怎麼這麼沒人性!」張家瑀摀著額頭說。

     「哈哈,這謊編得比扯鈴還扯,太子?你是太子的話,我不就是烏魚子!」張士堂鐵齒得很。

「這麼說……你是明朝人囉?」張媽媽眼睛睜得明亮。

     「笑話!你們不也是明朝人嗎?」朱祐樘冷笑了兩聲。

     他實在不知道「現在老百姓」在想什麼。

「明朝人……這妳也信?」張士堂驚訝得看著張媽媽。

 

 

下集預告:

 

朱祐樘雖然與「老百姓」有代溝,但暫時總算是有了棲身之地。他對於自己為何會來到此地,還是充滿著疑惑。

不過朱祐樘覺得,在這裡展開嶄新的生活,至少……比那個「紫禁城」――他從小生長的家,還要好!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23 晚間八點「播出」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小嗲
  • 前段跟後段的情緒轉折真大~

    如果皇上知道自己的兒子正在被「老百姓」彈額頭不知會有啥反應

    這集還是讓我爆笑好幾次

    期待下集 等不及啦~
  • 野狗阿徹
  • 哈 一開頭就笑死我了
    疝氣按摩 是按哪裡啊


    下半段
    我好同情朱祐樘
    遇到21世紀的搞怪家庭
  • Wenchen
  • 我跟阿徹有同像的問題,疝氣按摩是按哪裡?

    彈耳朵應該會讓太子印象深刻吧!
    張家人真的太爆笑了...

  • 弦音
  • 大家好我是作者
    這是我的新名子~哈

    謝謝小嗲的支持啦!
    你給我很大的鼓舞

    是我手卡上面寫疝氣病的
    我寫的時候沒想這麼多耶~~~哈哈
    疝氣按摩
    應該有其他穴道或是筋脈相通的地方吧
    一定是正常部位
    不然明憲宗怎麼受得了太監幫他按
    哈哈哈哈
    我還想說奇怪
    開頭我很正經阿
    何來爆笑之有XD
  • 野狗阿徹
  • 弦音兄(姊)~

    你能在不經意的情況下
    寫出好笑的東西
    這才叫厲害啦! 哈哈

    我以為太監真的素在帶著氣憤的心情捏著明憲宗的那裡(因為他沒有)...
    想說 怎麼醉劍變成人版了?
  • 風信子
  •  
    對堂堂明太子彈額頭和耳朶

    敢情這家人都不想活啦 XD~~


    不過這集真的太爆笑了,我喜歡 ^^

  • 風信子,你叫人家「明太子」好像也......
    滿爆笑的!XD

    向上出版 於 2011/06/17 14:40 回覆

  • 小林喵
  • 可是真的是明太子啊~~XDDD
    所以張家大哥對"烏魚子"也不為過,很妙XD
    還好他沒有講鱈魚子~~XDD(明太子好像就是鱈魚子的一種??)
  • 風信子

  • 呃......一時手快

    歹勢 笑笑就好,笑笑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