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向上版品購買方式:各大書局、網路書局、電子書閱讀平台、或來信詢問info@musicup.com.tw

 

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醉劍〉第1集  第2集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3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張家瑀許久不見的好姐妹單筱沁要結婚了,兩個人在結婚前夕開心之際,跑到荒郊野外的民宿度假去,卻差點趕不上婚禮!

白色教堂,是男朋友王中蔚對張家瑀的承諾,卻萬萬沒想到,這也是男朋友對另一個女人的承諾,而那個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好姐妹,也是這場婚禮的新娘…… 

 

醉劍.jpg  

城外的月光冷冷清清湖中影


良人的眼淚幽幽靜靜為誰哭泣


悲歡離合的故事還在播映



有時候愛情撲朔迷離看不清


有時候孤寂忽遠忽近就快窒息


我不懂的事情就交給沉默翻譯

 

 

  

        廣播裡播著阿福的<良人>。

原本張家瑀以為把一切紊亂的情緒交給音樂,就能暫時隔離狼狽,卻不小心又陷入了失戀的迴圈裡,回憶起不想回憶的過往……

 

王中蔚即興彈著自己改編的創作曲,張家瑀則輕柔地靠在王中蔚背上,鋼琴旋律裊裊環繞著兩個人,張家瑀嘴裡哼著曲子,手邊便立即寫下每一個從耳邊飄過的音符。

「教我彈鋼琴好不好?」張家瑀坐到王中蔚身邊並輕聲地對他央求著。

王中蔚在彈奏的空檔中,立刻拉起張家瑀的雙手放在鋼琴上,而自己的手再滑到她的手上,張家瑀滿是感動地直盯著身邊這個男人。

 

為什麼想要等待最後選擇放棄,難道說愛情裡等不到個結局,良人淚滴我也跟著哭泣……

張家瑀聽著<良人>想起伊人,兩眼無神,邊唱著廣播裡的歌曲;厲害的是,竟沒有一個音在音準上……而臉上,也沒有任何一滴眼淚在床上裹著棉被翻滾,躺得歪七扭八

 

「出發囉!」張媽媽戴著大墨鏡及大草帽,花枝招展地衝進張家瑀的房間。

看到現場的慘狀差點沒跌了個大跤。

「我的媽呀,張家瑀,妳!!!」張媽媽剛擦好、漂漂亮亮的紅色腳趾甲硬生生地插在張家瑀昨天沒吃完的便當裡,瞬間腦充血,用尖銳的聲音嘶吼著。

「幹……麼……」張家瑀趴著從凌亂的被窩裡竄了出來;一向重視儀容的她這時候卻披頭散髮、蓬頭垢面,臉上還帶著……三顆飯粒。

張媽媽脫下墨鏡看見女兒這麼狼狽不堪,不忍苛責,因而硬是吞下踩到隔夜飯的震怒,隨即堆上溫馨媽媽的笑臉,輕聲細語說道:「呵呵呵,我的乖女兒,不可以浪費食物哦!尤其是……雞腿便當,很貴!呵呵呵」

「喔……」張家瑀的頭撞回棉被裡,繼續頹廢。

「該出發了啦!」張媽媽用陽光般的語氣喊著。

但,張家瑀依然不動如山。

張媽媽見狀,索性把草帽拋出門外,捲起袖子,把女兒拖出房門外,在房門口拉起封鎖線。

「去哪?」張家瑀趴在地上問。

        「談戀愛就像是吃辦桌,再高級的美食都會有保存期限!如果眼前這盤紅燒豬頭臭酸掉了,妳把它挪開不就得了?妳手邊還有紅燒牛腩、紅燒獅子頭、紅燒豆腐、涼拌青木瓜,吃吃素也可以啊!要是再也不敢吃辦桌了,別忘了永遠坐在妳身邊的是家人跟朋友哪!」張媽媽實在看不下去女兒因為失戀而對人生如此消沉。

說完,她立即幫趴在地上的張家瑀刷牙、洗頭髮、綁頭髮、換衣服。

        母親的話回盪在耳裡,張家瑀斗大的淚水終於不再隱忍、不再倔強、不聽使喚嘩啦嘩啦地流下,但依然不見絲毫啜泣。

 

 

【郵輪上】

 

        風和日麗,太陽正在炫耀它的溫暖,海風跟著海浪胡攪蠻纏,滾滾滔天,而大海中央的郵輪卻一動也不動,佇立在原地。

 

Congratulations寶貝女兒,享受吧!大口大口的呼吸,在這凡夫俗子都要上班打拼的平常日,我們母女倆正在海上享受這黃金打造的空氣,一生難得幾回醉喲!」張媽媽穿著泳衣,趴在泳池邊,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手舞足蹈地向張家瑀推薦這一切美好。

「都八回了,每次失戀就帶我來這……」張家瑀坐在躺椅上,駝背撐著頭,碎碎唸著。

「寶貝女兒,盡情地打獵吧!在這艘奢華、浪漫的郵輪上,盡情地搜尋我的……澳不!是妳的金龜,然後瞄準妳的獵物……砰砰!」張媽媽舉起手做拿槍射擊動作。

「我要去睡覺了!」張家瑀轉身離開。

「欸欸欸,女兒啊!等一下嘛,這次不一樣啦~」張媽媽趕緊從泳池裡爬起來,追著張家瑀,卻不忘順手從經過的服務生手上拿起一杯飲料。

 

「又有什麼不一樣啦?妳又跑去彭鳳仙那裡算命了是吧!」張家瑀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繼續快步走著。

張媽媽衝到張家瑀面前用雙手將她擋下說:「Bingo,就是這個!彭鳳仙說我們兩個此行一定……」隨即從胸口掏出一張濕濕的符,向張家瑀獻寶。

「招財又招桃花?老梗!」張家瑀搶了張媽媽的話,想繼續走,卻被張媽媽檔下。

「妳怎麼知道?」張媽媽驚訝狀。

        「妳都來這裡招八次了!招魂都沒妳這麼勤奮!」張家瑀硬生生潑了媽媽冷水。

「諾,妳看,3點鐘方向有個青春肉體走過來了。相信能來這個地方的,應該是條鑲金的漢子,砰砰!」張媽媽又擺出舉槍手勢,等待獵物上門。

張家瑀瞄了那男子一眼,哇!是個ABC,還真的往媽媽的方向走來。這小子真是看不出來口味吃這麼重。

 

「妳好!這位風韻猶存、音容宛在的小姐。」男子紳士地向張媽媽打招呼。

張媽媽聽到差點沒一屁股跌坐在地,卻意外讓張家瑀笑彎了腰。

「痾…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看在他是條鑲金漢子的份上,張媽不跟他計較。

張媽媽換了姿勢後,再撥了撥頭髮。

「事情是這樣子的,妳手上那杯飲料,還沒付錢……不過那位先生已經幫妳付了他託我邀請妳共進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男子將手勢比向背後的一位白髮老人。

  張媽媽嬌羞地向男子比的方向看過去,與白髮老人四目相交白髮老人很紳士地舉了舉手。

「我的媽呀!都這把年紀了還想幼齒。」張媽媽在心裡啐著。不過她還是禮貌地向男子說:「不好意思,我結婚了,而且老公很兇的!這就失陪了哦。」說完,便快步離去。

 

「這時候就想起老公了哦!」張家瑀見狀快步跟上張媽媽。

「少囉嗦!我只是突然想起我還深愛著妳爸。」張媽隨即躲進女賓止步的淋浴間洗澡。

        張家瑀噗嗤地笑了笑,竟沒注意到張媽媽走進的是男人的洗澡間

隨即,她轉往甲板上吹吹海風,把憂鬱暫時寄放在這樣一個優閒的黃昏。

突然間,她想起了單筱沁,想起了那天對她說的話:「單筱沁,要幸福喔,知道嗎?」

那天不該這麼衝動的,好姐妹一生一次的婚禮,就這麼被我搞砸了。不知道她現在,過得……還好嗎?」張家瑀在心裡後悔著。

 

「哇!有流星!」

        聽見路人驚呼,張家瑀猛然抬頭一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沒想到自己在這麼倒楣的當下,老天居然會好心送我一個願望?」

張家瑀立刻閉著眼、雙手交扣許願:「我希望單筱沁能夠……幸福……」下意識許的願,不知怎麼,滿臉卻是無盡的落寞。

不過,天上的流星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大到好像朝著這艘遊輪砸過來!

「啊!!」

        遊艇上的遊客四處倉皇逃竄,拼了命地拔腿就跑,尖叫聲四起,而張家瑀則是雙眼緊閉、雙手抱住頭蹲下吶喊著。

不料,「流星」正中遊輪上泳池旁的淋浴間,而一整排男賓的淋浴間瞬間倒塌,現場雖是灰煙冉冉,滿目瘡痍,卻多出了好幾條洗澡洗到一半的裸體傻站在原地。萬綠叢中一點紅,滿街裸體之中,卻只有張媽媽一位女性裸體……而張媽媽身上剛好壓著一位衣衫不整、傷痕累累的胴體在現場蠕動著

「啊~~~~~~~~~」張媽媽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快刺破在場每一位遊客的耳膜。

「四腳獸!天啊!」三三兩兩的遊客竊竊私語著。

「哇賽,還老少配!光天化日之下耶,也太誇張了吧!」


「一定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才把流星丟下來!」

「怎麼穿著古裝? Cosplay角色扮演

「天啊!這位太太的癖好真是時尚的先驅……年輕人真是汗顏啊!」

遊客紛紛圍過來,鼓噪聲越來越大。

 

張家瑀從人群中殺入重圍,把壓在張媽媽身上的那顆「流星」撥開。

「什麼?!是個男人?媽~~~妳沒事吧?!」趕緊拿浴巾幫媽媽裹上。

「我……沒事……等等!這裡是哪裡?難道……這裡是陰間?」男子頭昏腦脹地扶著腦袋爬起來

「你是誰啊?為什麼壓在我媽媽身上?」張家瑀怒斥。

「在下是皇……不……在下朱祐樘,敢問諸位是?」朱祐有禮貌地說道。

「管你姓黃姓朱!家瑀,高跟鞋拿來!」張媽媽氣憤。

「要幹麼?」張家瑀邊脫邊問。

「夭壽死囝仔,不學好,不學好,敢吃老娘豆腐!」張媽媽搶了高跟鞋隨即朝朱祐樘快步走去。

「家務事啦,家務事!沒事沒事!」張家瑀尷尬地面對眾人解釋著。

遊客漸漸散去,而張家瑀擔心媽媽被陌生男子欺負,隨即往他們的方向追去。

 

「沒穿衣服的……孟婆?」朱祐樘疑惑地看著張媽媽。

只見張媽媽身上只裹著一條大浴巾,朝他走來。

「你把我的謀生武器整個都壓扁了!壓扁了!」張媽媽氣得猛打朱祐樘。

「孟婆,妳怎麼打人啊?」朱祐樘雙手拼命阻擋,拉扯張媽媽手上的高跟鞋。

        「哈哈!我打人?怎麼會呢?」張媽媽突然放掉高跟鞋,溫柔地幫朱祐樘整理整理領子。

「護駕!護駕!」朱祐樘大叫,雙手緊抓著自己的衣領,大口大口地吞著口水,深怕被「孟婆」非禮。

「信不信我把你……」張媽媽手上沒有武器,順手高舉旁邊的紅酒準備砸下去

這時,張家瑀遠遠地呼喊著「媽!」

張媽媽聞聲一個轉身,卻來不及收手,酒瓶就這樣K到前面的柱子,瞬間,酒嘩啦嘩啦地流到朱祐樘身上。

朱祐樘腦袋突然又一陣劇痛,昏倒在現場。

 

張家瑀趕到現場一看,「媽――――!你打死人啦?!」

 

醉劍003.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下集預告:

  大明朝的皇太子居然就這麼消失了?是誰有這通天本領能在萬貴妃眼皮底下藏匿她要的人?十八年前的那場「失誤」是她至此揮之不去的陰霾,怎麼可能眼睜睜再讓歷史重演一次?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否則就算再搭上百條人命,她也在所不惜!

  朱祐樘在「暗室」中清醒,已經是五天後的事了。面對周遭的陌生,他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明朝的皇太子-朱祐樘,陰錯陽差地來到二十一世紀,面對這高科技環伺的時代,他該如何適應?面對張家瑀一家人,他該怎麼相處?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2 晚間八點「播出」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野狗阿徹
  • 頭香~

    我覺得鄧福如的聲音 和 魏如萱 、 卡奇社樂團有同樣的味道
    好像用同樣的位置發生。

    "天啊!這位太太的癖好真是時尚的先驅……年輕人真是汗顏啊"
    我笑了,我最尬意黃黃的搞笑風呢!

    朱祐樘太有禮貌了啦 一點也沒有皇上的fu 哈哈哈
  • 可能因為他還是太子吧!^^

    向上出版 於 2011/05/27 09:58 回覆

  • Wenchen
  • 又是一個雞飛狗跳^^

    這樣勁爆又前衛的老媽還真是少見

    不過我最喜歡那句: "談戀愛就像是吃辦桌,再高級的美食都會有保存期限!"
    看來劇中的老媽可是經驗老道.
  • 小編好喜歡「張媽媽」哦!
    一邊校稿一邊哈哈大笑~

    向上出版 於 2011/05/27 09:57 回覆

  • 野狗阿徹
  • 張媽媽要是有台灣國語就更酷了
  • Wenchen
  • 我也想過張媽媽應該有怎樣的口音.....
    後來我覺得配上香港的廣東國語腔
    或者是"正港"的四川口腔應該會很不錯
  • 風信子
  • 才幾天沒看,這劇情轉折也太大了吧!@@

    張媽媽應該找 "我們這一家" 的花媽來配,挺合適的 ^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