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醉劍〉第1集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2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成化二十三年(西元一四八七年)皇太子朱祐樘遭到黑衣人追殺,在懷恩與唐威率領的錦衣衛保護之下,暫時逃至供奉前七代祖先的奉先殿避難。不料,朱祐樘卻誤觸了殿內的機關,掉進了一間密室。

他雖貴為皇太子,卻受夠了長期以來宮廷內的爾虞我詐,於是在盛怒之中砸爛了密室內典藏的文物、酒罈、兵器。最後舉起密室內發了光的寶劍,刺穿自己的身體……

 

 

醉劍.jpg  

搶了鮮紅的綠葉

誰在乎各司其職

 

玷了汙的清澈

何苦為難自己

 

潑了墨的白絹

如何物歸原主

 

忘了時間的鐘

我懂

它的失魂落魄

 

 

  

【台灣  某郊外民宿】

 

        每一場婚禮,代表著一個男人對女人的承諾;每一件白紗,代表著一個女人對未來的寄託。

 

「單筱沁,妳快點,婚禮要遲到了!」張家瑀一邊幫單筱沁戴頭紗、一邊忙著整理自己的儀容,還要遞新娘鞋、拿捧花、搬行李,兩個人匆匆忙忙正在跟時間打仗。

 

接著,張家瑀拉著新娘白裙就往外衝。

 

「張家瑀!妳給我站住!」單筱沁怒斥。

 

「幹什麼啦?」張家瑀緊急煞車,差點往大門撞上去。

 

  「我的婚紗還沒穿啦!妳要我穿著睡衣去宴客?妳抓著我的婚紗準備要跑到哪裡去?是我要結婚?還是妳要結婚啊?」單筱沁翻了個大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啊!哈哈哈哈哈,我以為妳穿上了才抓著妳跑嘛!妳也知道,時間是不等人的呀!」張家瑀吐了吐舌頭,躡手躡腳、心虛地倒退步,走回單筱沁身邊撒嬌。

 

  「張女士,這幾年下來,妳的糊裡糊塗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單筱沁往張家瑀的腦袋敲了一記。

 

牆上時鐘掛著八點一十七分

 

  「單筱沁,很痛耶!趕快啦,九點之前要到會場,否則妳媽媽非把妳殺了不可。」

 

張家瑀驚覺,快速幫單筱沁著裝完畢,兩個人衝向大馬路。

 

「禮車勒?該不會還沒到吧!這個阿良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單筱沁左顧右盼。

 

  「什麼禮車啊?妳昨天不是說這是單身告別之夜,叫任何人都不要來這荒郊野外吵我們嗎?」張家瑀疑惑地說。

 

「張家瑀,我一生的幸福真的會毀在妳手裡!我是說,昨天不要人吵我,不是今天好嗎!我今天結婚……居然……沒有禮車!」單筱沁咬牙切齒地說道。

 

  「好好好,我對不起我的新娘子!妳不要慌,我這就攔計程車。」張家瑀安撫著單筱沁。

 

「荒郊野外哪裡來的計程車啊……我昨天是不是被雷打到啊?說什麼告別單身之夜要遠離都市塵囂,享受短暫叢林間鳥叫蟲鳴的快活……」單筱沁蹲在路邊,呈現放棄狀態。

 

  張家瑀使出渾身解數在馬路上招車,露大腿、露香肩、擠所剩無幾的事業線,通通讓經過的車子加速逃逸!

 

最後使出大絕招……身穿白色小禮服橫躺在大馬路上……攔公車,單筱沁衝上前去阻止張家瑀瘋狂的行徑,但公車卻毫不留情地急速駛來……

 

「啊--」兩個女人高亢的驚聲尖叫。

 

公車緊急煞車,張家瑀跟單筱沁兩個人趕緊狼狽地擠上公車。

 

「兩位美麗的小姐,酷哦……逃婚哦!」公車司機嚼著檳榔、操著原住民口音說道。

 

全車上下的目光全都停留在這兩個人身上,竊竊私語著。兩人尷尬地一一向所有乘客點點頭致意,最後相視捧腹大笑!

 

「哈哈哈,妳這新娘子,怎麼這麼狼狽!不過……我們好久沒這樣一起搭公車了耶!突然覺得我們年輕了十歲。」張家瑀想起了青澀的從前。

 

  「張家瑀,我真是受不了妳的脫線,但又敬佩妳的勇氣耶!到底是哪裡來的靈感,這樣攔截公車啊!」單筱沁像是鬆了一口氣。

 

「沒辦法啊!一切都是為了我的新娘子囉!」

 

「少在那邊甜言蜜語,我又不是嫁給妳!」

 

  「對喔,我們這麼久沒聯絡,妳居然還記得我們當初的約定吶!」張家瑀感動著。

 

  「那當然囉!說好的,誰先結婚,另一個就要當伴娘呀!多謝承讓囉,我搶先一步當新娘子了。」單筱沁吐吐舌頭。

 

「哈哈,話說回來,是哪位大善人肯收留妳這隻花蝴蝶啊?」

 

「妳說王維喔?雖然我跟他才認識半年,但我已經確定他是我心目中的Perfect!不過,我也搞不懂他怎麼敢娶我,哈哈哈。」

 

  「我還李白勒王維~等下我就要看他是方的、還是圓的。如果連我這關都過不了,休想娶我們家單筱沁!我看男人的眼光就像照妖鏡一樣,一照下去,就原形畢露。」

 

「算了吧妳,妳的照妖鏡哪比得上我這Pro級的顯微鏡!」

 

「對吼,我都忘了妳是赫赫有名的兩性專家,久仰久仰。」

 

 

 

【婚禮現場】

 

「這個死丫頭,該不會又在這個節骨眼逃婚吧!要不是她爸爸走得這麼早,哪由得了她這麼胡作非為……我的老天爺,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阿門阿門,祖宗保佑喔!」單媽媽臉色發白,嘴裡一邊念念有詞,一邊招呼眾賓客。

 

「媽,不用擔心啦!筱沁說會嫁給我,就一定會來的。」新郎安撫著丈母娘。

 

  「阿客人都來了嗎?你趕快再招呼一下。快點,去拖一點時間!」單媽媽忐忑不安地說道。

 

「來不及了!新郎新娘先就定位吧!新娘子呢?」婚禮主持衝過來說道。

新郎及單媽媽尷尬地看著新娘顧問,仿佛事不關己地搖了搖頭。

  「來了來了!新娘子來了!大家先各就各位吧!新娘跟伴娘在門口等著進場,然後新郎就先在場內等待,接下來一切按照流程來進行就可以了。」婚禮顧問忙前忙後地指揮著。

 

  門外,單筱沁與張家瑀才剛跑完百米趕來會場,汗流浹背,兩人瘋狂用手替自己搧風解熱,大呼喘氣。

 

「哇!是白教堂耶~每個女人都夢想著有一天能在這種地方承諾自己的一輩子……」張家瑀想起了男朋友曾經說過:「總有一天,我會讓妳在白教堂裡對著我說:我願意!」不禁靦腆地喜上眉梢。 

 

「其實我倒是沒什麼想法耶,我都是聽他的安排,我只要負責結婚就好。」單筱沁還氣喘吁吁,但瞬間覺得自己很幸福,有老公用心安排這一切。

 

「單筱沁!」張家瑀突然認真了起來。

 

「幹嘛?」單筱沁還喘不上一口氣,拼命地搧風。

 

「要幸福喔,知道嗎?」

 

張家瑀突然驚覺身邊這個高中同窗好友兼死黨,以前還是個黃毛小丫頭,現在居然要嫁人了!頓時間,久久不能自己。

 

「我會的。」單筱沁瞬間停下手邊所有的動作,滿是熱淚盈眶,緩緩地點點頭。

 

  場內鋼琴伴奏響起,張家瑀拉著單筱沁的白紗裙,慢慢地走入會場,心裡滿滿的感動,偷偷哽咽,偷偷啜泣。

 

  新郎彈奏的鋼琴聲,認真中帶點沉穩又不失精湛,而新娘則是低著頭,緩緩地步入禮堂,不時與新郎對望相視微笑,感動在場的每一位賓客。

 

  新郎彈奏完,走下台階,準備走上前牽起最美麗的新娘。

 

     張家瑀眼看鼻涕就要流下來,於是深吸一口氣,往前方看去……

 

眼前這位新郎……

 

  張家瑀愣住,扯著新娘裙子站在原地,單筱沁跨了一步,卻踏不出去,回頭瞪了張家瑀。

 

「張家瑀,妳又怎麼了?」單筱沁刻意壓低聲音怒斥。

 

「王中蔚!」張家瑀赫然大叫。

 

「我還前鋒勒中衛~張家瑀,妳可不可以不要再鬧了!」單筱沁把聲音壓得更低,試圖耐著性子與張家瑀在這關鍵時刻「溝通」。

 

「為什麼在這裡?」張家瑀哽咽地說。

 

「我結婚我不在這裡,要在哪裡?張家瑀,妳是不是中邪啦?」單筱沁開始不耐煩。

 

「看著我,我問你,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張家瑀完全不理會單筱沁的問題,眼睛直視著新郎,眼角硬是撐住沉重的淚水,倔強地禁止它滑落,呆立在原地等待這場愛情的宣判。

 

「家瑀,我……我不是……」新郎啞口無言,完全沒料到張家瑀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這複雜的場面,錯綜的關係,新郎心裡正盤算著該如何收拾。

 

單筱沁這下更糊塗了,家瑀跟王維認識嗎?這怎麼可能!

 

「你們,認識嗎?」單筱沁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

 

「瑀,我……我……我們分手吧!」瞬間,新郎就譜出一套作戰策略,準備完美切割新歡與舊愛。

 

「我男朋友,是我好姐妹的老公?你們結婚……現在在結婚典禮上,你要跟我談分手?」張家瑀冷笑了一聲,止不住的淚水瞞不住她的心痛。

 

「祝你們幸福!」

 

張家瑀丟下了這句話,倒退了幾步,隨即衝出會場。

 

「家瑀!」單筱沁追了兩步停下,傻愣著看張家瑀逃出會場的背影。

 

  單筱沁不懂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敢揣測是怎麼一回事。回頭看著新郎,想衝上前問個清楚,卻害怕面對真實;內心想去理清一切來龍去脈,卻腦筋一片空白;神情間,充滿著疑惑、委屈與憤怒。呆愣在原地之後,倒退了兩步,最後,淚灑奔出場外。

 

「完了完了,又逃婚了!」單媽媽昏倒在會場中……

 

 醉劍002.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下集預告:

張家瑀的第8次失戀,雖然可以說是經驗老道,但每一次莫名奇妙的分手,都還是給她帶來不小的打擊。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女兒都失戀8次了,張媽媽當然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應付自如。最愛拿女兒的失戀當藉口,來一場貴婦之旅;不過在這次旅途中,卻遭到古代人非禮?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怎麼可能出現古代人,一定是在角色扮演,只是,Camera在哪裡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話將於 5/26 晚間八點「播出」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