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瓶中信〉

第6集-第一季完結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睦月 弘

前情提要:

藤田俊輔下定決心與木村玲奈長相廝守,於是兩人在名古屋的「愛的小屋」同居。另一方面,木村旬為了挽救與木村玲奈的婚姻,特地把木村玲奈旅居在美國的阿姨大老遠請來當說客,這讓木村玲奈的內心更感無奈。

而在現實生活裡,藤田YUI幫忙安田健一警官翻譯日記,她要求安田健一請她吃法國料理當作晚餐的回禮……

  

BANNER.jpg

 

陸解: 不倫の定義 外遇的定義 

 

2010.10.12. 23:15  千葉縣館山市  拉麵店前

「喂前面的安田警官!你要帶我去哪裡啊?這樣跟在你背後繞了一個多小時,腳都走到痛死了!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吃飯?」

安田健一停下腳步,轉身看著離他大約三百米的藤田YUI,「對不起,我急著找法國料理餐廳,完全沒注意到妳穿的是高跟鞋……」

這時藤田YUI累得彎下身子,滿腹的怨氣。「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哪間法國料理餐廳還會營業?我餓昏了,就吃這間吧!」她順手指著右手邊亮著燈的店鋪。

「這是拉麵店,不是法國料理耶!」安田健一認真地解釋著。

Jesus!」藤田YUI不理會安田健一,大搖大擺地走進拉麵店,馬上點了一盤煎餃、一碗加大碗拉麵、一杯生啤酒和三碟小菜,然後找了位子坐下來,立即把服務生送來的冰開水一飲而盡。

安田健一默默地坐在藤田YUI的對面,「沒想到妳這麼渴。」

藤田YUI哼一聲,瞪了安田健一一眼,「那是當然的啊!跟你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簡直跟競走沒兩樣,沒停下來喘口氣,也沒喝過一口水!況且我今天一整天只吃過一份麥當勞早餐,還有喝了兩杯茶而已。你把我當成什麼啊?警察魔鬼培訓班啊!」

安田健一回想起今天藤田YUI為了協助辦案連午餐也沒吃,一直陪他忙到晚上十點;加上自己一心一意為了尋找一家法國餐廳來滿足藤田YUI的要求,竟然忘記顧及藤田YUI的裝扮和感受。

他十分自責地說:「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不是。」

原本怒氣沖沖的藤田YUI看見高大的安田健一低下頭,誠懇道歉的模樣,一下子怒氣全消,不禁笑了出來,「小心你的大頭!不要撞破人家店裡的碗了。」

安田健一抬起頭看見藤田YUI的笑顏,心裡壓力頓時少了許多。他拿起筷子夾麵,並大口吸著拉麵。「對了,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紅酒專賣店,裡頭有附設酒吧,既然吃不到法國料理,那要不要吃完飯後,我們一起去喝一杯?」

藤田YUI很感動,安田健一竟把她隨口說說的要求如此當真,「謝謝你!可惜我不喝紅酒跟白酒,因為我們家的人都對葡萄過敏。」

「啊那妳哥哥俊輔先生,也不喝紅酒?」

「不是不喝,是不能喝!」

「這樣一來,我在海邊撿到的酒瓶,就不是俊輔先生留下來的囉……」安田健一拿著筷子自言自語地說著。

「你說什麼?」

「沒什麼……那俊輔先生平常都喝什麼酒?」

安田健一並不想透露太多辦案的細節給藤田YUI知道,畢竟她的立場有些曖昧,更何況她對案情知道得越少,對她越是一種保護。

「我哥哥並不喜歡酒精類的飲料,最多就喝瓶啤酒什麼的。這跟案情有關嗎?」

「哈哈!不是,是我隨口問的。」安田健一尷尬地抓了抓頭。

「唉!老實說,現在我真的搞不清楚我哥哥到底是怎樣一個人?或許我心裡所想的他實際上的他,很不一樣吧!」

「不一樣又如何?妳哥哥跟妳之間的手足之愛還是存在的,不是嗎?」

這句話讓藤田YUI想起了藤田俊輔在日記上提過自己的事情,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藤田小姐,妳也累了,待會兒我送妳回旅館休息,明天早上等妳醒來,再給我電話。」

「我不累!等一下回旅館再繼續翻譯日記,可以嗎?」

安田健一感動地點了點頭。

 

2009.02.20. 19:00 京都市市區  高檔日本料理店 包廂

「阿姨,謝謝您為了我跟玲奈的事情,大老遠從美國趕來。」木村旬端坐在榻榻米上,彎下腰,恭敬地向木村玲奈的阿姨Kathy White行禮。

「阿旬,你瘦了好多。為了玲奈這孩子……

「阿姨,千萬別這麼說,都是我沒照顧好玲奈,她才會離家出走的。真是對不起!我真是沒臉面對岳父大人。從今天起,我一定會好好對待玲奈,不再讓她受到委屈。」然後他轉頭面向木村玲奈,「玲奈,請妳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們重新來過!」

木村玲奈低著頭不吭一聲,完全不理會木村旬跪在跟前。

「玲奈,像阿旬這樣重情重義的丈夫,妳要去哪裡找?為人妻子,妳也應該說聲抱歉。做了這樣荒唐的事情,阿旬一點也不計較,妳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木村玲奈忍著淚水抬起頭,「為什麼你讓阿姨來?我們之間的事情為什麼要讓阿姨來說!」

此時,Kathy忍不住地賞了木村玲奈一巴掌,「妳這孩子,什麼時候變成這樣蠻橫不講理?做錯事的是妳,還耍脾氣!」

木村玲奈咬著嘴唇,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

木村旬重重地把頭往地板上磕下去,「玲奈,請妳相信我的真心。」

木村玲奈摀著臉,拉開廂房門,衝出餐廳。她怎麼也沒想到木村旬竟會聯合跟自己最親近的阿姨來逼她乖乖就範!無助又傷透心的她拿起手機,想要撥給藤田俊輔,不過猶豫了幾秒鐘後,她還是掛上電話,獨自一人漫步在人潮擁擠的鬧區街道上。

 

2009.02.21. 11:00  京都市  木村家

「小姐,您的電話,是小田哲文少爺打來的,說有急事找您。」木村家的老管家敲著書房的房門,輕聲地喊著房裡的木村玲奈。

「知道了,請把電話接進來。」木村玲奈回應著管家。「喂,哲文表哥您好,有什麼事嗎?」一夜未眠的木村玲奈聲音顯得有些沙啞。

「玲奈小姐,現在有個女子在公司大吵大鬧,說什麼都一定要見到社長,可是社長外出開會了,這該怎麼辦才好?保安都已經趕她好幾次了……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一趟。」

木村玲奈換了套外出服,上了點淡粧,正準備到車庫開車。

「玲奈!妳要上哪去?」

「阿姨,我到公司處理一下事情,晚一點回來陪您一起用餐。」木村玲奈邊說邊發動車子,一眨眼功夫,紅色跑車便已在馬路上奔馳。

 

2009.02.21. 11:45  木陣屋總公司

「玲奈小姐,您總算來了。」

木村玲奈的表哥,小田哲文,年紀比她長十二歲,可是總是唯唯諾諾地稱呼她為小姐。

「哲文表哥,跟您說過多少次了,叫我玲奈就好了。」木村玲奈邊說邊與小田哲文一起,朝著一間隱閉的會客室走去。

「在公司裡,不能這樣稱呼您的。」小田哲文一邊用手扶正歪掉的鏡框,一邊小聲地說著。

「表哥,爺爺跟爸爸已經不在了,木陣屋是屬於我們大家的!請您不要再存有主僕觀念了,好嗎?」木村玲奈突然停下腳步誠懇地說。

「是的,我會注意的。」

木村玲奈報以微笑,看著為了木陣屋盡心盡力的總經理表哥小田哲文,她打從心裡感激這位總是在背後默默付出的兄長。

「來鬧事的女子就在裡頭?」木村玲奈指著眼前的門問道。

「是的。」

小田哲文輕輕打開門,門後站了兩名女保安與一位似曾相識的女子。

「您好,讓您久等了。」木村玲奈在門口行個九十度的大禮。

「妳這不要臉的女人,來這做什麼!誰說我要見妳?快點叫木村旬來!快點讓他來見我!」

「這位小姐,妳說話客氣一點!這位可是我們木陣屋的女主人,木村玲奈小姐。」

「管她是木村也好,農村也好,我只要阿旬!阿旬阿旬」女子歇斯底里瘋狂哭叫。

「哲文表哥,您們先回去上班,這裡留我就可以了。」木村玲奈的表情非常嚴肅。

「可是……

「沒關係的。」

等大家退出去後,木村玲奈關上房門,會客室僅剩下她與那名不停哭泣的女子。

「請問您叫什麼名字?」

「小牧智美。」

「您是九州人士?」

其實木村玲奈上回在咖啡廳前被她甩巴掌時,就聽出眼前的女子並非京都人。

「您好像喝了不少酒,要不要喝杯水潤潤喉?」木村玲奈親自端了杯茶到她的面前。

「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我只求妳放過木村旬,我一輩子燒香念佛都會感激妳的。」

「木村旬愛妳嗎?」

眼前的女子突然停止哭泣,似乎在想什麼似的,之後她不悅地說:「當然愛!只是妳不願意放過他!妳只把他當成玩偶!」

木村玲奈冷笑了兩聲,「是嗎?他是這樣跟妳說的嗎?」

「笑什麼?妳憑什麼這樣取笑阿旬?妳跟別的男人亂搞,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就可以這樣嗎?」

名叫小牧智美的女人一個揮手,打破了木村玲奈手上的杯子,杯裡的熱茶瞬間噴灑在木村玲奈的手上。

「好燙!」木村玲奈一陣驚叫。

此時,剛好開門的木村旬目睹了一切。「玲奈,妳沒事吧?」他趕緊舉起木村玲奈的雙手猛吹氣,完全忽略了坐在屋裡的小牧智美。

「阿旬,不需要為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心疼!跟我回家好嗎?」

木村旬感覺到小牧智美正在後頭拉扯著他的手臂,他不耐煩地轉過頭,「小牧小姐,拜託妳,就算我求妳,不要再鬧了!妳只是個酒店小姐,我跟妳之間就只是客人與主顧的關係!」

小牧智美整個人愣在原地,「什麼意思?這是什麼意思?」

「妳要我說多少次才明白?我不愛妳,只是跟妳玩玩而已!」

「那她呢?」小牧智美顫抖的手指指向木村玲奈。

「玲奈是我的妻子,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木村旬毫不忌諱地坦白。

「你騙人!這個賤女人背著你偷人,你怎麼可能還愛她?這一切一定都是為了木陣屋的財產!」

「我沒有騙妳!從頭到尾我都沒說過『我愛妳』,更何況我的女友也不只妳一個!」木村旬被小牧智美激得語無倫次。

「妳――!都是妳的錯!要是沒有妳,阿旬不會這樣對我!」

突然,小牧智美從口袋裡取出一把水果刀,往木村玲奈的胸前衝過去。

「啊!」木村旬想都沒想地就用手臂當了盾牌,水果刀刺進木村旬的左上臂,鮮血從傷口滲了出來。

小牧智美大喊了一聲「不要!」後,便衝出了會客室。

木村玲奈拿起電話正要撥給警察時,木村旬阻止了她,「不要把事情鬧大,我自己去醫院就好了。」

木村玲奈頓了一下後說:「好,我開車送你去。」

 

2009.02.21. 14:00  京都市  醫院

木村玲奈的阿姨Kathy White聽到木村旬受傷的消息,趕來醫院。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Kathy擔憂地質問了木村旬與身旁的木村玲奈。

木村旬一五一十地道出自從木村玲奈的父親過世後,他時常流連於酒店溫柔鄉,這次會被刺殺是因為情婦爭風吃醋所造成的。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阿旬,男人應酬是難免的!但對玲奈,你絕不可以隨便應付!」

        「阿姨,這個我很清楚。我曾對岳父大人發過誓,一輩子都會疼愛玲奈,如有虛言,肯定不得好死。」

「很好,那玲奈就拜託你了。阿姨今晚必須趕回舊金山處理公事,不能留在日本。而你啊,必須趕快養好傷,別荒廢了公事才好。」

木村玲奈仍然忘不了剛才在公司發生的狀況,心情一直無法平復。

「玲奈,跟我出來一下。」

木村玲奈跟Kathy站在病房外頭,Kathy抱了抱木村玲奈說:「傻孩子,妳是為了阿旬常常上酒家,才嘔氣出去找樂子的?相信阿姨絕對不會看錯人,木村旬是個好男人,是個可以依靠終身的男人!妳不要再耍性子了,好好跟他一起過日子。」

「阿姨!」木村玲奈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的親阿姨會這樣說。

「日本的社會就是這個樣子。妳父親不也常去應酬嗎?但他心裡卻從沒有忘記過妳母親啊!妳父親這輩子最疼愛的人就是妳,如果他不信任木村旬,怎麼會把妳交給他。」

「我不知道。」

「玲奈,聽阿姨的話,忘了那個男人吧!跟阿旬好好過日子,替木陣屋生個繼承人。還有,今天發生的事情千萬別讓公司跟外頭的人知道,尤其是妳那個討厭的表哥。他們小田家沒一個好東西,得防著點。」

「哲文表哥不是壞人,何況木陣屋也是姑姑的娘家啊!」

「玲奈!怎麼越大越不懂事!阿姨說什麼妳都要插嘴,是嗎?」

木村玲奈無奈地閉上嘴,低著頭默默不語。

「玲奈寶貝,妳知道阿姨的脾氣,可是阿姨是真心愛妳的,希望妳能理解。」

Kathy給了木村玲奈一個擁抱後離開醫院。

之後,木村玲奈送木村旬回到木村家,可是她並沒有跟著進去。

「玲奈,妳還是不願意回家來嗎?」木村旬的眼神十分哀傷。

「旬哥哥,我需要時間想清楚。」

「躲在名古屋跟俊輔一起生活,就叫作想清楚?」

「你為什麼要這樣監視我們?」

「我是關心妳。」

「唉~旬哥哥,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說的是真?還是假?現在的我,真的無法相信你……」

 

2009.03.15. 15:00  名古屋市  愛的小屋

「木村小姐,有您的掛號信。」郵差對著大門的對講機說著。

木村玲奈從郵差手上接過了一封信,她馬上認出這是木村旬的字跡。

她拿著信走進屋裡,然後小心翼翼地把封口拆開,裡頭掉出來一張信紙還有兩張機票。

木村玲奈讀著信的內容:

「愛してる」って千回書けば、

あなたに会えるでしょうか。

「お願い」って万回言えば、

昔に戻れますか。

もう一度でもいい

一分でもいいし、

あなたの手を繋いたい

二人で、

同じ微笑で、

未来の道へ歩こう  (1)

瓶中信-6-72.jpg  

這是木村旬自己寫的一首詩,在詩的後頭,他寫到:「親愛的玲奈,後天就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我訂了去那霸的機位,讓我們一起到南方的天堂重新來過,好嗎?」

木村玲奈把機票與信件一同放在書房的抽屜裡;當天晚上,她並沒有對藤田俊輔提起這件事。整個夜晚,她都顯得相當沉默,甚至沒等藤田俊輔就自行熄燈就寢;在書房加班的藤田俊輔雖然感到木村玲奈有些不對勁,可是他什麼也沒有多問。

 

2010.10.13. 08:00  千葉縣  旅館 和室套房

「叮咚――叮咚――」門外傳來陣陣的按鈴聲。

安田健一勉強睜開眼睛、起床,打開旅館的房門。

Sorry!對不起,對不起。」一名男士看到高大的安田健一前來應門,連忙道歉。

        安田健一打了個哈欠,倒頭又睡了下去。過了五分鐘,門外又傳來敲門聲,安田健一十分不情願地站了起來,再次打開門,他人還沒站穩,就被外頭的人重重揮了一拳。

「做什麼!」安田健一重新站穩後,抓住了眼前的男人。

YUIYUI!你對我的YUI做了什麼事?」

安田健一瞬間想起藤田YUI手上的鑽戒,難道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

趁安田健一鬆開手,眼前的男子又對他補了一拳一。

Stop! Paul!你這是在做什麼?」這時,藤田YUI從臥室裡跑了出來。「安田警官,你還好吧?」

「我沒事。」

Paul,你怎麼亂打人?」

「亂打人?這個男的一大早出現在我未婚妻的房裡,我當然要打他。」

Paul,快點跟人家道歉。他可是千葉縣的警官。」

「我沒問他是誰!我問的是,他為什麼在妳房裡?」

「這位先生,您先別生氣!藤田小姐只是協助我辦案,我們沒有怎樣。」

但才說完,安田健一立刻覺得自己好像越描越黑。

「你們日本的刑警,都是辦案辦到床上的嗎!」

Paul,你到底在說什麼?安田警官都說,我們只是在辦案!我不想、也不需要跟你解釋!如果你一直像現在這樣無法理性思考的話……」

「我不是不相信妳,只是這兩三天,妳都不接我的電話!」

Paul!俊輔剛剛出事,我哥哥死了!你還想要我怎樣?」

Sorry! Baby.」這個叫作Paul的男子終於安靜下來。

「藤田小姐,我先告退了。日記我自己搬回去慢慢看,謝謝妳昨天的協助。」安田健一不想繼續留在這裡當導火線。

「你不需要走!日記沒看完怎麼查案子?」藤田YUI擋住房門,不讓安田健一離開。

「可是……

YUI,妳為什麼需要幫他?辦案是他們警察的事情!」

「因為死的是我哥哥!我有權利跟義務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Paul,拜託你,快點回去寫論文,不要來這裡吵鬧。」

「不行!如果這個鬼警察留下來,那我也要一直住在這裡!」

Fine!」

藤田YUI大吼了一聲,把他們推出去,然後房門「砰」一聲關上,把這兩個男士留在旅館的走道上。

 

下集預告:

    木村玲奈該如何回應丈夫木村旬的深情呼喚?又該如何面對藤田俊輔的溫柔相伴?兩者之間,她該做出怎樣的選擇?

另外,藤田YUI要如何讓未婚夫Paul相信自己與安田健一警官間的清白?而安田建一與藤田YUI之間會不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完全的信任」在愛情中,真的存在過嗎?

 

 

 〈瓶中信〉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下週五晚間八點請鎖定向上部落格,另一齣接檔好戲-〈天劫〉壯烈上映!

欲知〈瓶中信〉完結,請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

 

1: 中文翻譯:

 

如果我寫一千遍「我愛妳」

能夠見到妳嗎?

如果我說一萬次「拜託」

可以回到從前嗎?

再一次就好

或者只要一分鐘就足夠

讓我可以握著妳的手

一同微笑

走向未來的道路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週五晚間八點,將播出〈天劫〉第一集,一定要來看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