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作者-不帶劍

 

等我再次睜開眼時、或者說傻眼時,她已幫我把布簾垂了下來,而且坐回凳子上了。

我狠狠打了邪惡的自己一巴掌,這可是個戀戀純情的夢啊!

「姑娘,這怎麼好意思。」我掀開布簾起身,「還是妳到床上歇息吧,我坐著就好。」

她搖搖頭,低聲道:「不,公子你……」

 

她話還沒說完,我已環手將她抱起;她的身子輕得像紙片一樣,淡淡的香氣很是芬芳。美麗的臉龐上稍稍劃過驚訝神色,但更多的是嬌嫩的紅暈。

我將她放在床上,蓋好棉被,「聽話,乖乖。」

我微笑,替她拉上布簾。

漫夜無聲,萬籟同時為我們寂靜。

除了她的心弦無端撥弄之外。

原本試圖在腦中整理一下今天所面臨的奇遇,但伴隨她漸漸勻稱的鼻息,坐著啜茶的我,眼皮也跟著重了起來。

糟糕,這樣會不會一覺到天亮?

我最後的意識就停留在這個問句,等我再次睜開眼時,腦袋卻只剩下髒話。

 

刺眼的陽光普照,很好,天已經亮到不行了。

而我也不出乎意料地醒在熟悉的被窩裡──我自己的房間;旁邊的鬧鐘安靜地停在七點四十一分。

沒有古代廂房,沒有說要嫁給我的古典美女,而且更棒的驚喜是,我完全錯過了早自習。

春夢了無痕──我為自己下了一個最適合的心情註解。

沒多久功夫,我繞過還呈大字形、倒在樓梯旁的老爸,咬著麵包,往學校奔去。

 

                   

 

陳乃兆那個糟糕的嘴臉就不多做介紹了,他一看到我就像藝人看到偷拍狗仔似的,激動得歪七扭八,「古天行,你很行啊!我告訴你,這次不把你弄個大過,我就不姓陳!」

「喔。」我逕自走向座位,沒多看他一眼,「那改姓『戴』好了。戴乃兆,不錯不錯。」

不管全班的哄堂大笑,還有「戴乃兆」那個發紅的番茄臉,我戴上MP3耳機,開始看起『射鵰英雄傳』。

  旁邊的東東轉過頭來,朝我露出善意的微笑,把昨天後來我沒上的課的筆記給我,「昨天數學課教的三角函數有點難,你看一下,有問題再問我。」

「喔,謝啦。」我燦爛地笑著。

現在開始有校史上功課最屌的東東罩著,看來,我不用靠戴乃兆那些傢伙也可以安心考上大學了。

「天行,昨天真謝謝你啊!今天大屁他們都沒有再來騷擾我了。」東東邊喝著手中的ZERO可樂邊說。

我們靠在合作社前的欄杆,午後陽光迤邐的長廊。

「唉,舉手之勞,何需掛齒?」才說完我就有點愣住,怎麼自己講話還帶著昨天夢到的武俠口吻?

   「老實說,要不是我不想給爸媽添麻煩,我早就採取法律訴訟,跟他們槓上了!」東東的眼睛燃有火光,可樂瓶被握得痛苦扭曲,「唉……我爸媽工作已經很辛苦了,我怎麼能再造成他們的困擾?想當初我國中志願卡填錯,一度萬念俱灰、自暴自棄,但他們一再鼓勵我……我沒有失敗的理由了,我一定要考上台大法律系!」他仰起頭,迎著陽光。

「法律系?你未來想要幹麼啊?」我咬著雪糕問。

「當檢察官!我要成為一個有正義感的檢察官,好好懲治像大屁那樣的社會敗類!」一字一句,他的堅定彷彿是刻鏤在石上一般。

「喔,好酷喔!」我的眼睛也跟著發光,「我知道、我知道,就是木村拓哉演的《Hero嘛!夏日秋霜,超帥的啦!」

  「你呢?你未來想幹麼?」東東笑笑,反問我。

我含著最後一口雪糕思索著,「我要當大俠!」

「啥?」

「像郭靖那樣的大俠。」我怕東東聽不懂,繼續解說:「就是『射鵰英雄傳』的男主角啊!俠之大者,郭大俠啊!其實我的理想跟你差不多,也是要處罰那些敗類,只不過你用法律制裁他們,而我可能用降龍十八掌、或九陽神功之類的,算是殊途同歸啊!」

  「喔……」他的表情像看到火星人一樣,但還是勉強地回說:「嗯嗯,很好啊,那我們一起加油吧!」

我們相視大笑,在陽光和煦的午後。

「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現的價值。」這是我很喜歡的作家九把刀說的。

剛滿十八歲的我,現在也開始有了這樣的體認。

 

                   

 

  雖然台下同學躺成一片,但地理老師仍然英勇地在講台上口沫橫飛地說著。

  我一點也沒辦法集中精神,手中原子筆轉來轉去,腦中滿是昨晚的那個夢──那雙柔軟的手、那般絕倫的俏麗、那股貼近的幽香。明明是那麼地真實,真實到我在夢裡都還能清楚地感受到痛覺。

「等我!我一定會很快學會武功,成為高手、成為人中龍鳳回來找妳的!」這句話此刻在我的耳旁重複播送著。

學武功?去哪裡學啊?難不成要加入柔道社?還是有什麼懦夫救星可以教我中國古拳法?

  不行!摔來摔去的柔道還不夠看,在樓梯上滾來滾去的無敵風火輪也不夠威,至少要像臥虎藏龍那樣飛簷走壁的級數才行。

想著想著,一堂課又過去了。看著翻都沒翻開的課本,只好明天再跟東東借筆記了!

回到家裡,地板因為剛拖完而閃閃發亮,客廳的桌椅排得整整齊齊,連還在昏醉中的老爸都被換了一套衣服、刮了鬍子,看來,是被洗了個澡,乖乖地坐在沙發上不醒人事。

不用多猜,一定是我們家的女神──梅雪阿姨駕到了。

  剛踏進廚房就聞到蠔油的香味,圍著廚兜的梅雪阿姨笑著,「天行,你回來了?阿姨今天比較早下班,所以就先過來了。你可以先去洗澡,待會兒就開飯了!」她熟練地炒著菜。

梅雪阿姨兩天沒來,我也就吃了兩天的泡麵加蛋。一想到等一下能夠吃到熱騰騰的晚餐,外加她可媲美中華一番特級廚師的手藝,我的男兒淚就不爭氣地在眼眶打轉。

我點點頭,噙著淚水去洗澡。

 

                   

 

「天啊!這麼好吃的菜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我吃了口蝦仁蒸蛋,感動地說。

  餐桌上滿滿的菜餚,梅雪阿姨邊餵著還沒全醒的老爸吃稀飯,邊笑著說:「你這小鬼嘴巴這麼甜!不用擔心,阿姨公司的工作就要進入淡季了,我每天都會來煮晚餐喔!」

「呵呵!」老爸忽然睜開眼、咧嘴笑了聲,口角還垂著一絲口水。

活像個白痴!

「天行,不能這樣說你爸爸!」梅雪阿姨皺眉,拿面紙幫他擦拭。

我心裡一驚,剛剛明明就是OS怎麼會被她聽到?看來八成是表情語言出賣了我自己。

「喔,好吧。」

「對了,我今天回來時接到陳老師的電話,他把你打架的事情都跟我說了。」

「阿姨,妳真的不用理他,他都是在放……」我停下剛夾起爌肉的筷子說。

  「我知道。」雪梅阿姨打斷我,害我把「屁」字吞了回去。

  「我還不瞭解你嗎?他在鬼扯蛋,我聽得出來。」她溫和地說。

我趕緊將爌肉放進嘴裡,換成滿口油香。

  「但他是老師,你還得上學,不是嗎?我已經跟他道歉了。不過他說你滿口的藉口、態度惡劣,還是會對你做出適當的懲處。」

我不屑地從鼻子哼了口氣,卻不慎把飯粒給吸進鼻腔,嗆得厲害。

  「天行,你就忍一忍,讓讓他吧,至少要順利畢業才能考大學啊!」梅雪阿姨拍著我的背說著。

  「孰可忍,孰不可忍!男子漢大丈夫,忍什麼?」老爸又忽然醒來,開始中猴,大聲叫道:「老爸我明天幫你去找……去找他算帳!看我一拳把他打到……打到……」講到一半,他突然像被關掉電源一樣,整個人趴倒在桌上。

老爸,雖然你大腦裡99%是酒精和啤酒泡沫,但這個想法,我倒是挺認同的。

大口呼氣,總算把飯粒從鼻孔噴出,我像出了口惡氣般的舒暢。

這時,另一頭忙著攙扶老爸的梅雪阿姨也沒再說什麼了。

 

                    

 

「請保佑我再夢到跟昨天一樣的夢。」

  我拿著之前到鹿港天后宮求得的平安符,對著上頭媽祖的玉照拜了拜,衷心期盼能夠讀取我昨天晚上的存檔。

熄燈,手握著平安符,入睡。

 

睡到一半,迷迷濛濛間被吵醒。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9點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