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戲劇小說」之〈紐約沒有鹽酥雞的啦!〉

第4集

作者-野狗阿徹

 

前情提要:

住在大伯家沒有門的地下室、使用沒有鎖的極小廁所、不習慣又不好吃的美國人早餐、被美式的暴力籃球打到流鼻血。

這才是來美國的第二天,我真的不覺得哪裡有比台灣好……

 

BANNER-呆2.jpg   

 

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來美國的第三天)早上,紐約,大伯家 

「你帶妹妹去公園玩吧~」老爸忽然用他父親的身分命令我。

「為什麼要我去?你和馬麻帶妹妹去不就好了。」我想把責任推回去。

「今天我跟你老媽要和姑姑去辦事,沒空啦!照顧妹妹的事就拜託你了,乖~」老爸軟硬兼施。

「我昨天打籃球打到流鼻血破相,不想出去……」我試著找理由拒絕。

「這點小傷算啥~你本來就不帥,不用擔心破相啦!」老爸一點也Care我的理由。「而且你如果不照顧妹妹的話,我們都會被警察抓走喔!」

「真的還假的……」我滿腹懷疑。

     「當然真的!美國的法律是,如果家裡只有小孩子、沒大人,就會把全家都抓走!」老爸威脅我說。

      因此他就命令我當個無薪褓姆,把妹妹丟給我後,他們就出門去了。

 

同日上午,紐約,公園 

「潘大星,我要玩鞦韆~」妹妹吵著我。

妹妹小我八歲,在台灣才上完小一就來美國了。

「你自己去玩啦!你老哥現在要坐在板凳上沉思我的未來。」我不耐煩地說。

「厚~我要和馬麻講,你都不陪我玩,你只會欺負我。」妹妹拿出告狀的必殺技威脅我。

「別講別講,妹妹大人,我陪妳玩就是了。」

在台灣的時候,我把欺負妹妹當作家常便飯,但在美國我可就不敢了,因為聽說在美國打小孩,罪很重。

What's thatChink?」白人小孩A大叫。

Mommy, I don't want them close to me!」白人小孩B也跟著起鬨

Me too. HoneyLet's go, we have to leave here, play other side.」白人媽媽安撫著她的兩個小孩說。

奇怪了,當我帶著妹妹走向鞦韆時,原來在玩的白人小孩及媽媽一看到我們過來,馬上就閃了。

紐約-4-72.jpg  

我原以為他們只是玩膩了,所以去玩別的遊樂設施,但接下來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此生難忘……

「潘大星,我不想玩盪鞦韆了,我想玩溜滑梯,帶我去玩~」妹妹又開始吵著。

「是是是~妳小心一點,不要摔到狗吃屎。」這次我無可奈何了,只能一口答應。

Come onDon't follow me. Leave me alone Chink!」白人小孩A又大叫。

Mommy, I hate them, they are bothering me.」白人小孩B又跟著起鬨。

HoneyLet's go, we can't stay in the sick place.白人媽媽仍然用她獨特的教育方式安撫著她的兩個小孩說。

我和妹妹才走近溜滑梯,剛剛從玩鞦韆換去玩溜滑梯的白人小孩及媽媽,好像看到鬼似地急著跑走,瞬間就離開了這座公園。

「有其他小朋友來了~」我對妹妹說。

WowChineseRun!」

哇哩咧,這是怎麼回事?其他白人小孩看到我和妹妹也是落跑了!

「跑什麼啊?這些白人小鬼?」

「潘大星,一定是你臉太兇,嚇跑其他小朋友了。」

妹妹這麼糗我,我也開始懷疑起自己這張臉了……老實說,我家的鏡子就是因為長期與我四目相交,所以常破、常換。

     「潘大星~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公園好空喔!只有我們兩個人耶~」天真到沒想那麼多的妹妹突然跟我這麼說。

「妳講得好恐怖,好像這裡會有鬼似的……」膽小怕狗咬的我看看四周。

整座公園空盪盪的,真的感覺挺陰森的……

 

同日晚上,紐約,姑姑家

「事情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晚上到姑姑家吃飯時,我跟來美國二十年的姑姑講起早上在公園裡遇到的事。

「哈哈~見怪不怪!在美國,白人有時真的就會這樣排斥黃種人,習慣就好了。」姑姑一點也不訝異地說。

「哇塞!也用不著看到就躲吧?當我和妹妹是瘟神、細菌或病毒,必須隔離嗎?」

這是來美國第一次遇到種族歧視,十四歲的我,心裡真不是滋味,我無法接受、也不想要習慣這款代誌。

「爸,那我們還待在美國幹麼?留在這裡被歧視喔?」我生氣地問老爸。

「兒呀~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人在逆境中求生存才是王道,所以我們更要留在美國!」老爸也用他獨特的教育方式安撫著我。

「逆境中求生存」──聽起來是很有男子漢的fu沒錯啦!但是十四歲的我又不是大人,有必要讓我經歷這麼滄桑的青少年時期嗎?

     「那麼,爸~究竟我該如何『活』呢?麻煩給我一條指引吧!」我假裝把老爸當作上帝向他請求指示。

「就多和白人交朋友啊!」老爸還真以為他是神仙地說。

「啊?為什麼?」

「就是想辦法打入他們白人的圈子啊!和他們同化了,你不但不會被歧視,還可以藉機學好英文呢!此乃一石兩鳥之計,老爸聰明唄!」

「你要我與敵人交朋友喔?爸~你這招太高深了,我做不到。」

「做不到,才更要學啊!」

OOXX……什麼我反而要和歧視我、而我也不喜歡的人打交道?十四歲的我,自尊心不容許自己就這樣向敵人低頭!

「我還是想和台灣人交朋友啦!我們團結一點,槍口一致對外不就好了。」我試圖想改正我那神仙老爸的歪理。

「你這小孩太天真啦!沒用的啦!在美國和台灣人、中國人、任何黃種人交朋友,都是沒用的啦!」老爸口氣加重地說。

「爸,為什麼你會知道沒用?那和黑人交朋友呢?」我也不甘示弱地再度向他反擊。

「黑人長年被白人歧視得像賤民一樣,跟他們交朋友,更是浪費時間!不准你再問為什麼了!聽阿爸的話,跟著社會趨勢走,不然你會被淘汰的。」老爸看來想用父親的憤怒來強迫小孩聽他的話。

老爸把黑人講成賤民,其實我認為我們也不錯賤,平時說美國好得不得了的老爸,現在竟然要我在美國學習委屈求全、忍辱負重……這樣的美國,哪裡好啊?

「唉……爸~到底我們來美國的原因是什麼?我怎麼感覺我們是有家歸不得、要在美國歹活著呢?」小孩子終究無法講爸,於是最後我嘆氣地說。

 

下集預告:

離開台灣太久、長年住在美國的移民人,或是從來沒住在台灣的移民第二代,是如何看待我們這群剛從台灣到美國的菜鳥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29 晚間八點「播出」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