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醉劍〉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7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成化帝(深兒)對萬貞兒的深情,不只明朝人不明白,就連事隔五百多年的現代人面對轟動武林的「小鄭與莉莉」,也無法理解這種情感。如果愛能無遠弗屆,那麼,愛也就沒有對錯!

 

  朱祐樘從來到現代開始,一連串的衝突不斷發生,讓他都沒時間思考自己到底身在何處?面對張家輪番上陣「逼供」,差點讓他招架不住……

 

醉劍.jpg

畫枯井落空

劃一眠長冬

話零星悸動

自古水多情

天下雨難替

若問何處寄

與誰共焉悉

張家-客房

 

朱祐樘在經過張家人一整夜的輪番「偵訊」之後,疲憊不堪。

他擔心地想:「我是躲過了沒有萬貴妃追殺的紫禁城,但會不會又身陷另外一場爾虞我詐的屠殺呢?」

他想起了小時候的簡單快樂,想起了母后日日夜夜告訴他的故事,要他一輩子記得,有恩於他們母子的人……

 

 

 

昭德宮

成化六年(西元1470年)月,萬貴妃正在寢宮刺繡,成群的錦鯉在她的針法下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萬貴妃才繡完最後一隻小鯉魚,竟在收針時給扎到,她馬上將嬌嫩的手指放入口中止血;就在同時,鯉魚也瞬間染了紅,慢慢暈開。

她輕撫自己的刺繡,眼眶泛紅,喃喃道:「瞧你們活蹦亂跳的,真討人喜歡,但再怎麼跳,也跳不出這錦衣玉綢啊……」

「奴才叩見貴妃娘娘!」張敏進入昭德宮,向萬貴妃請安。

「平身吧!」

「啟稟娘娘,安樂堂宮女紀氏已將胎藥一飲而盡!」張敏向萬貴妃回報任務結果,並將「信物」遞上,「紫河車在此!」

「信物」裝在盤子裡,上頭蓋著一塊黃布,張敏恭恭敬敬地將它呈上,請萬貴妃過目

「行了行了!下去吧!」萬貴妃皺著眉、嬌弱地撇過頭,一手捂著口鼻、一手拽著絲帕,看也不看地就揮揮手示意張敏退下。

張敏帶著紫河車,準備退出昭德宮。

「皇上駕到――」

宮外太監來報,張敏隨即退居一旁,跪下迎駕。

成化帝看見一旁張敏手捧著黃布蓋著的盤裝物,好奇問道:「此物為何?」

萬貴妃向張敏使了個眼色。

「回皇上的話,此乃尚膳監為貴妃準備的滋陰補陽美容盛品!」張敏鎮定地回答

「朕瞧瞧……」成化帝伸手欲掀開黃布。

「涼了!皇上」萬貴妃立刻上前阻止,在刻意觸碰成化帝的同時喊著:「疼啊!」萬貴妃捂著手指。

「愛妃,怎麼了?」成化帝隨即將目光轉移到萬貴妃的小小指頭上。

「臣妾沒事,只是剛剛……給針扎的。」

萬貴妃領著成化帝遠離張敏,並悄悄示意他趕緊帶著紫河車退下。

「愛妃,什麼時候也興趣這玩意兒?繡工竟如此細緻,瞧牠們,都像要蹦出來似的。」成化帝注意到萬貴妃的刺繡。

「這沒什麼!」萬貴妃非常緊張地立刻將刺繡收起。

     「慢!貞兒,再讓朕多瞧幾眼。沒想到貞兒有如此雅興,這麼活靈活現,想必練了不少年吧!朕平時忙於朝政,都忽略了貞兒有如此才華。」成化帝看著萬貴妃的作品越看越喜歡。

「可是……為什麼每一隻鯉魚都是黑白相間的呢?鯉魚應該要色澤多樣才有價值啊!」成化帝不解。

「是啊!這點雕蟲小技搬不上檯面的。時候不早了,深兒該用膳了吧!」萬貴妃只想匆匆結束這個話題。

「皇上!皇上!不好了,柏賢妃她……不不不,是二皇子……落水了!」一名太監匆忙來報。

成化帝聽聞臉色大變,隨著太監倉促離開昭德宮!

「皇上擺駕!」

 

「急什麼呢!還沒將你排上我的玉綢呢!」萬貴妃捧起自己的巨作端詳著。

 

 

張家

 

朱祐樘於睡夢中以蛙式之姿,趴在床上游阿游地蠕動著。忽然,他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咳~咳~咳咳~我怎麼成鯉魚了!夢裡刺繡的女人是……?算了,不想了!」朱祐樘頓時爬起身,搔搔頭。

「口好渴啊……」隨即他下了床,搖搖晃晃在屋內四處走動。「咳~咳~哪兒有水啊?」

走著走著,他赫然發現一口井,彷彿在沙漠看到綠洲一樣,他馬上衝到井邊,用雙手捧起井裡的甘泉,一飲而盡;而後,又再多捧幾把水洗洗臉。

「痛快!」朱祐樘驚呼道。

只是……張家屋子裡怎麼會出現井呢?

 

「誰啊?」張家瑀睡眼惺忪地從浴缸裡爬出來,脫下睡褲,一屁股坐到馬桶上。

只是……馬桶怎麼會飄呢?

 

「啊─────」

張家瑀往下一看,她坐的是……朱祐樘的後腦杓!

她馬上彈跳起來,只顧著尖叫,卻忘了穿褲子!

 

「啊─────」

朱祐樘方才經過「泰山壓頂」之後,抬起頭,驚見張家瑀的……「私房菜」

醉劍007-72.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姑娘,我只是喝妳幾口水,犯不著以身相許吧!」朱祐樘驚慌失措。

「你、你、你……你在這幹麼?你……你都看到什麼了?」張家瑀迅速穿上褲子。

「姑娘,妳又在池子裡幹麼呢?我……我什麼都看到了!」

「我警告你……不准跟任何人講這件事!尤其是……我媽!」張家瑀步步朝朱祐樘逼近,害他跌坐在馬桶上。

話說完,張家瑀便轉身準備離去。

「姑娘……」朱祐樘站起來,一把帥氣地抓住張家瑀的右手,神色凝重地說:「女子的身家清白是一輩子的事……我們成親吧!

     「好!」張媽媽從頭到尾都在門邊,聽到朱祐樘這麼深情的告白,忍不住替女兒回答。

     「媽!妳怎麼在這?妳又看到什麼了?」張家瑀甩開朱祐樘的手,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我……什麼都沒看到!我、我……我想說,每次妳只要失戀,妳都會在三更半夜時亂走、亂睡一通,所以才……才想來浴缸……找……找看妳在不在這裡啊!」張媽媽莫名的結巴。

「媽!說重點!妳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出現在門邊了?」

「從妳說……開始……」張媽媽越講越小聲。

「蛤?從我說什麼開始?」

「從妳說……『誰啊?』就開始收看Live!」張媽媽講完這句話後,便興奮地迅速奔離現場。「突然想到來福還沒餵……我先去忙了嘿!」

「我們家又沒養狗,哪裡來的來福啊――!」張家瑀翻了個大白眼。

突然她立正站直,「靠!那老媽不就什麼都看到了……」換她整個人跌坐在馬桶上。

「姑娘,妳還好嗎?坐在井邊,小心別摔了!」

「沒事,忍過一陣子就解脫了!前提是……得忍過一陣子!」張家瑀若有所思,講完隨即離開廁所。

「她口中的解脫是?姑娘該不會想不開吧……」

     朱祐樘心裡擔心著張家瑀一個大閨女被看光了身子,不曉得今後要怎麼活,於是他馬上快步跟在張家瑀身後。

張家瑀經過哥哥房門口。

「張家瑀,唷~私房菜終於端出來了哦!哈哈哈!」張士堂嘲笑妹妹。

「厚~我就知道!」張家瑀臉越來越黑。

張家瑀走到客廳,電視正播著<私房這道菜>節目,張媽媽在客廳角落裡偷偷摸摸地忙著講電話。

「別看她平常大白天沒事的樣子,半夜根本就在鬼哭神號,還會到處亂睡!今天睡陽台,明天就睡天台,再不然就是睡神桌!今天啊,我是在浴缸找到她的啦~哈哈哈……每次她只要她吼一吼、再端出私房菜,那就表示失戀好一半了啦!哈哈哈哈……好啦、好啦~別跟家瑀說我來過電話嘿!」

張媽媽掛完電話起身,看到張家瑀整個人倒抽一大口氣……

!」張家瑀的臉大概這輩子都白不回來了。

 

張爸爸不知什麼時候到客廳來,迅速地轉到新聞台。

知名兩性作家單筱沁,疑似被爆閃電離婚……」主播報著新聞。

張家瑀只聽到前面幾個字就腦筋一片空白。

此時,電視畫面播放的是,單筱沁臭著臉不願回應媒體……

     張家瑀內心交戰著,「這是真的嗎?是因為我嗎?該去找她嗎?還是應該要裝作不知道?」

「敢問……這又是何物? 」朱祐樘看著電視發楞。

「在我們這……那叫『電視』!」張媽媽耐心地解釋。

「怎麼進不去啊?」

朱祐樘衝到電視機前東翻西找,還用頭撞電視,想直接進入電視裡的世界。

     張爸爸見狀衝上前,拉住朱祐樘說:「這是哪裡冒出來的長髮怪人啊?想把我的『小老婆』砸壞啊?」張爸爸拼死地護著電視。

     「這怪人可不就是你『老婆』嘛!我還不是你老婆『偷的臭男人』~」張媽媽拿上回張爸爸的醉話來酸他。

「蛤?怎麼到處都是我老婆?」張爸爸一句也聽不懂。

張媽媽自言自語,喃喃道:「死老頭!只會對著電視叫小老婆,對著美酒叫大老婆,什麼時候才輪得到我當老婆!」

「伯父您好,朱祐樘這廂有禮了!」朱祐樘拱手作揖。

「姓朱啊……這小子說話可真像我!」張爸爸心裡想著。

隨即他唱起了黃梅調,「姓朱名德正,家住北京城,二十歲,還沒定過親……

朱祐樘沒等張爸爸唱完,又飄到電視機旁研究去了!

「原來……又是一個不懂得欣賞我才華的人……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張爸爸不知從哪弄出來一瓶酒,又開始自乾了起來。

     「伯父也懂李白的詩?改日再和他討教討教,現下我只想查清楚這『電視』是什麼樣寶物!」朱祐樘直盯著電視看,「到底這裡有多少這麼奇奇怪怪的寶物?為什麼都沒向朝廷進貢呢?難道,朝廷都不知道?」

     他再看看眼前張家這幾個人,心想:「話說回來,這家子的談吐、衣衫也太奇怪了點,根本就不像是城裡的老百姓啊!難不成我是身處異國敵陣?可是,我又怎麼會從奉仙殿跑來這呢?不行!既然在這,就一定得知道為何而來。既然沒死,就一定得知道為什麼活著!」

     朱祐樘又陷入了苦思,越想越沒有答案,越想越頭痛。

  

下集預告:

 

朱祐樘接觸越多,就越對這裡所謂的「老百姓」產生懷疑。從電視作為起點,這整個就像一場虛擬的「人生遊戲」,此刻才要開始。

是抽到機會?還是命運?是超前幾步?還是退回原點?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30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