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作者-不帶劍

 

「小帥哥,你醒了嗎?」

我睜開惺忪的雙眼,尋著聲音看去──

我的媽,這不是算命仙嗎?

看到他神秘又欠扁的招牌笑容,我也不管是不是在做夢,就衝過去要給他一拳。

   「你這老頭!上次竟然偷我的錢!」

  「唉呦,那只是工本費啦!年輕人火氣不要這麼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算命仙側身一閃,做出投降的手勢。

「說什麼?要推銷我什麼『如來神掌秘笈』之類的嗎?」我沒好氣地說。

他沒搭理我,兀自清清喉嚨慎重地說:「時候到了,你迎接命運的時間到了。不用驚疑、也無須害怕,只要相信自己的英雄命運,眼前自然就會拓展出康莊大道。」他看著一頭霧水的我,帶有深意的眼神很邃遠。

安心上路!

他一說完,我的眼前忽然一片黑暗渾沌。

我睜開眼睛,總算從夢裡醒了過來。我扭扭脖頸,起身要看看現在幾點了。

Gosh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我昨天是睡在這嗎?

我的嘴巴張得比拳王阿里的拳頭還大,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

昏黃的燈……不對,這種色澤比較像是燭光。

  我打量著四周――右邊和後方都是牆壁,上頭掛著幾幅書法字畫;左邊則是一扇屏風,就是那種在古裝港片裡常看到的中國畫屏風。我沿著它,繞了出去。

雕欄建築,紙窗木門,紅燭黃光,木質澡盆――我像被丟到中國某個朝代一樣,百分百的古代廂房。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澡盆裡有個女人正在浸浴,白皙光澤近乎無瑕的背膚,長髮烏亮溼潤,盆內還有些許鮮紅花瓣,簡直令我看傻了眼。但,這也還不是重點!

真正的重點是……在少於兩秒的時間內,她突然起身,轉向我準備擦拭。

絕美!

我能用來描述的字彙大概就這麼多,眼前的美景簡直是集上帝造人藝術之大成。面對這般美麗,我的念頭只有「無邪」兩個字。

  可是,她卻顯然不這麼覺得。

「呀────!」她立刻躲回澡盆,濺起大片水花,隱沒了這朵最美麗的盛開蓓蕾。

這聲尖叫何止劃破了夜的寧靜,就連我的耳膜也要被震碎了。不過我可以體諒她的害怕,畢竟從自己背後忽然竄出陌生男子,驚嚇指數沒有四顆星也有三顆半,她這樣的驚聲尖叫只是剛剛好而已。

「小姐,妳不要害怕!我……呃,這個……」原本我打算要說「我可以解釋」,不過再想想,我還真的不知要怎麼解釋。

「轉過去!」

她大聲嬌叱,我才猛然驚覺我們還是處在一方穿著衣服、一方光著屁股的不平等狀態。

「抱歉、抱歉……」我急忙轉過去,還用雙手蒙住了臉。

門外突然傳來扣門聲。

「彤妹,妳還好嗎?」男子詢問的聲音聽起來滿是關切。

糟了糟了,這可不是牛郎偷看織女洗澡那麼浪漫的故事,看來我要被交出去當作癡漢處決了。我急忙睜開眼睛,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小路暗道可以開溜的。

「我很好,沒事。」

有點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但我剛剛聽到妳的尖叫聲……」

「喔,我看到一隻老鼠嚇到了。嘻,讓師兄見笑了。」

很老套的理由,很好聽的輕笑,銀鈴般。

「沒事就好。那我先告辭了。」

腳步聲遠,我感動地回頭想要致歉外加道謝。

突然,木製水瓢砸了過來,直接命中我的額頭。

「痛!」摀住腫起的包,我真是委屈,我哪知道她還沒穿好衣服啊~

不過這股清楚感受到的痛楚,看來,我真的不是在做夢。

過了一會,背後忽然傳來奇怪的聲音。我花了一秒半才想到這是什麼聲音――那是拔劍出鞘,武俠片才會聽到的聲音啊!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正妹要從背後砍我一劍洩恨!顧不得她衣服到底穿好沒,我急忙轉身想要抵禦。

結果恰恰相反,她的動作看起來竟然像是要自刎。

  「喂!」我一個箭步撲了上去,將那把閃閃發光的劍扯掉。

「多想兩分鐘,世界更美好啊!」我漂亮地引出聖嚴法師這句權威名言,料她應該無法反駁。

她跌坐在地,清澈的雙眼卻滿是幽怨。這時的她已穿上一襲粉紅睡衣,樣式也是武俠片常見的亮縷絲綢,利用這一瞬間,我仔細地欣賞一下她的無倫美麗。

巴掌大小的臉上抹著柔柔蛾眉,長長睫毛,小巧櫻唇;雪白透紅的肌膚,外加剛剛不小心被我看到的好身材,這個級數在表特版肯定是被M文推爆的清流女神啊!

「你、你對我做了這麼過分的事……」說著說著,她哽咽了起來。

雙眼漾紅,很是楚楚可憐,是任何阿宅看了都會憐惜心痛的美麗。

    「好,你不讓我自殺……」她拾起身旁的劍,緩緩站了起來。

「那……我只好殺了你!」她一字字地說,那雙美麗眼睛瞬間變得銳利。

「啥?不對吧?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應該還不至於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她沒有說話,只是一步步向我逼近。

「一定有個兩全其美的折衷方法。妳不要這麼衝動啊!」

她越靠越近,劍光不停閃耀著。

「妳家人知道妳在這裡幹麼嗎?喂,有事好商量啊!」

她停下腳步,提起了劍。

我沒再說話了,因為劍光已經向我劈來。

我聞到她的髮香飄逸,同時也聞到劍的鋒利味道,清楚而貼近血腥的味道。

快想想辦法,古天行!

我娶妳!」我大聲且清楚地說。

劍停在我頸前右上角三十公分處,一個鄉民的距離(誤)

她的動作整個僵住定格,只剩下水亮的眼睛彷彿有話要說。

我則順勢跪了下來,高舉右手。

「我現在對天發誓娶妳為妻,愛妳疼妳,此生不渝。如違此誓,願受天打雷劈……」我側頭想了想,狠心來個加碼,「生生世世,否則砍掉重練。」

字字句句,被我講得鏗鏘有力,簡直比歐巴馬的就職演講還要令人動容。

  拜託!管他做夢還是真實,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比起一劍嗝屁,可以娶這樣的完美女神回家,我當然是義不容辭。

  「你……你要娶我?」

  她手中的劍慢慢垂下,一邊低喃,一邊用著「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個方法」的困惑表情看著我,我則是傻傻地猛點頭。

  「不行,不行!」

  看到她搖頭,我的心又跟著震盪起來,眼睛直盯著那把劍,生怕它再次高高揚起。

「爹爹不會答應的。他說過,他的女婿一定要是萬中選一的人中龍鳳……」她皺眉說著,我卻是露出一抹自信微笑。

「姑娘。」為了配合他們這裡的穿著陳設,入境隨俗,我也用了很武俠的稱呼。

好歹我也看完了「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四部金庸,外加七部「哈哈哈哈哈哈哈」JK羅琳的暢銷大作,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我發現自己已經開始Enjoy眼前的這場荒繆。

「實不相瞞,在下一身橫練的筋骨,其實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如果有一天讓在下打通任督二脈,肯定是飛天啦!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在下計畫未來要接下懲惡除奸、維持天下太平的艱鉅任務,相信是相當符合姑娘的擇偶條件。」我把算命仙的廣告詞隨便改編一下,果真把這個古典傻正妹唬得一愣一愣。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很有自信,這可是花一張藍色小朋友才得到的開示耶。

她明亮的眼睛凝視著我,我用不知道哪裡來的信心勇敢地回應。

一秒、二秒,在這短暫的沉默裡,我們之間彷彿有什麼正在迅速滋長。這時候,沉默卻遠遠勝過千言萬語。

慢慢的,從她烏亮水靈的眼瞳中看見了我的形影。幾經她百轉千迴的思索,那是個漸漸暈糊而溫柔的呈相,而她的答案也越來越明朗。

好扯,但也好爽。我想全世界的阿宅此時應該都忙著振臂歡呼:「阿宅不死,更不會凋零!」

「好吧,我等你。」她低下了頭,輕咬著櫻唇,用蚊子般的細語說著:「等你真的成為人中龍鳳……等你回來,回來……」

很輕很細,「回來」之後的字眼,我即便豎起櫻木花道的大耳朵也聽不清楚。

只看到她雙頰泛起嫣紅,那是我畢生見過最美的晚霞。

天啊!難怪阿宅是現代的產物,古時候的人真的都是第一次把妹就上手啊!「人人有妹把」──國父所說的大同世界,原來就是在這裡!

「好,那我先告辭了!妳等我。」看看現在的氣氛,我覺得應該轉頭走人比較帥氣,於是我學電影裡的大俠抱一抱拳準備離去,雖然我不知道出口在哪。

「公子留步。」

公子?我深吸一口氣,憋住笑意。

「現在外頭只怕還有門丁在夜巡,撞見就麻煩了。可能要等到三更過後再走,比較安全。」此時她看著我的眼神滿是關切,還有一點羞赧的逃避目光。

「也好。」

漫漫長夜有正妹相伴,何樂不為?

 

                   

 

燭光跳動,人影珊珊。

她斟了一杯茶水給我,「公子哪裡人?」

相對坐下,我啜了一口熱茶,不紅不綠不奶,有點烏龍。

「桃園人。」

「桃園?是在天京嗎?」她有點疑惑。

我也皺眉。不管是北京、南京、東京還是旗津都好,就是沒聽過什麼天京。

「呃,差不多。」

「那公子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房內呢?」

好問題!我必須在零點幾秒的時間內想到合理的回答。

「姑娘,恕在下現在無法相告。」鬼才想得出來,只好硬著頭皮打打迷糊仗。

沒想到她挺吃這一套,驚訝地摀著嘴巴低聲說:「難道公子是在追查天道教?」

配合演出的我故作神秘地看看左右,壓低聲音,「正是。」

看見她眼中湧出無比的傾慕,說謊不打草稿的我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繼續從容說謊,「那幫惡徒東躲西藏,以致我誤闖姑娘閨房。唉!慚愧慚愧。」

看來這個什麼天道教,八成就是類似佛地魔之類的厲害反派角色,我的吹牛總算有了個方向。說真的,「豪洨這玩意可是阿宅的拿手好戲啊!

「哪裡的話,公子為武林追查敗類惡徒,何來慚塊?不過公子要多加留意,天道教惡徒心狠手辣,武功高強,公子現下不會武功,萬事還是小心為上。」

不會一滴滴武功、卻空口說大話的我,聽完後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低頭偷瞄了她一眼,她俏麗的臉龐就只有真摯的關心神色,毫無取笑之意。瞬間,這樣的反差讓我一股激動湧了上來,脫口而出:「等我!我一定很快學會武功,成為高手、成為人中龍鳳回來找妳的!」

我激動到抓著她的手──很柔、很軟的小手,稍稍顫動卻沒有反抗的小手。

燭火照耀,她的紅霞錯落在我的眼底。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外頭傳來敲鑼的聲音。

「兩更了!已經這麼晚了。公子,我要熄燈了,不然會起人疑心的。」說著,她把燭火吹滅,房內陷入一片漆黑。

「那姑娘,請先就寢吧!我等三更過後就走。」我摸黑啜了口茶,帥氣地說,雖然我依舊不知道出口在哪。

「嗯,現在也不方便談天,還是先請公子到床上安歇吧。」她刻意壓低聲音。

聽到這句話的我,大腦充血應該也是很合理的,感覺滿腦子都是鄉民的鼓譟聲響。

昏昏的我被她引到床上……沒錯,就是古裝戲裡那種有布簾的木床,背後躺著的床褥稍硬,但卻瀰漫著少女的獨特香氣。

「公子,晚安。」

我閉上眼,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山雨欲來。

一種寧靜,一種悸動,一種很喧囂的沉默等待,我用心跳倒數。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9點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