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來世好兄弟

   試閱1

         傳說中的地獄。

腥紅色的天空下,奈何橋已經不是過去的樣子。原本木製的拱橋變成華麗的石橋,而且拓寬了好幾百公尺。石橋的扶手上鑲嵌了許多不知是琉璃還玻璃的彩色碎片,在此處散發著微弱的繽紛光輝,頗有西方中世紀洛可可的風格。

  橋上的魂魄大排長龍,魂魄當中除了人以外還有各種動物。他們一臉呆滯,以緩慢的速度自橋首到橋末。

橋首有一棟平房矗立,在這幽暗不見天日的光景上看起來有點突兀。那裡原本只是個小攤位,現在卻變成一棟裝潢成店面模樣的平房,孟婆就在那一一遞出她所製的孟婆湯。

但平房門口,只見一群外貌年輕、各有姿色卻又化著一臉濃妝的女孩,穿著制服,正忙著把孟婆湯端出去,給排隊的魂魄取用。大概是孟婆雇來的員工。

以整個店面來說,前半部是送湯的櫃檯,後半部負責補給,最裡側還有女孩把空碗回收更新。全部的人員大約五十幾位,若非「意外」而停下動作的幾個員工,稱此一方平房內是座工廠也不為過。

橋首,孟婆抱起手臂,與一條狗四目相交。

她一身黑色皮外套皮褲,外套內是小露鎖骨的白衣,烏黑的長髮束起,斜披在右肩前,臉蛋與一身的酷炫搭不起來,是張清秀可愛的面容,而且完全沒有老化的痕跡。

孟婆是記憶的管理者,調製的孟婆湯可以讓人忘掉生前的事蹟。當然,若她願意,她也可以讓人只忘掉三分鐘內的事,三分鐘以前的所有還記得牢牢的;或是讓整段記憶像用橡皮擦擦掉般乾淨,更是易如反掌。

 不過,儘管如此……

「這是怎麼回事?」孟婆看著她的員工們,她很久沒在外拋頭露面了。

一般來說,有問題的,通常是那些魂魄知道孟婆湯的厲害而拒絕取用,可這種狀況是偶爾為之,幾百年來都沒再聽過。就算有,這裡的鬼差也不會讓這種事情平白無故發生,甚至鬧大,因此她已經甚少來前頭露臉了。

然而,這次卻是個罕見的情況──對孟婆湯毫無反應。

而且,還是隻的靈魂。

孟婆知道這類事情不是沒發生過,不過大都是發生在人身上,而且只消多灌幾碗就成了;這一次問題的製造者卻不是人,而是狗靈。據她的員工所述,牠已經喝下三碗,仍然沒有見效,反而精神奕奕地看著她們,要是平常的話,早就神智迷濛地跟著排隊轉世去了。

「拿碗來。」孟婆不信邪,自己又舀了一碗孟婆湯,放在地上。

那條黑狗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看著她。

「把它喝完。」孟婆冷言命令。

那狗靈低下頭去,嗅了嗅,才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過了四、五分鐘,黑狗把湯喝得涓滴不剩。

孟婆仔細觀察牠接下來的動作。

只見牠打了一個飽膈,然後老神在在地走向橋頭。

很好。孟婆心想。接下來應該會跟著去排隊。

可是牠卻在門外牆邊停了下來。

孟婆蛾眉緊皺。

黑狗抬起一隻腳,對著牆角撒尿。

「……」孟婆用手貼著額頭。

那狗完事後,滿意地向後掃了地板兩下,又跑回來,看著她。

「孟婆大人,請問該怎麼辦?」一旁的員工問道。

這還真是個好問題。把牠直接押去投胎?還是研究牠為什麼喝完一點反應也沒有?她是很想好好研究一番,不過按照程序,還是得先對第十殿的閻王報備才對,免得被責問。

她旋即又想:通常喝完還能保持清醒的靈不多,且都是勉為其難地支持住。那些大部份是對人間還有留戀卻誤闖地獄的鬼魂,極不願就此投胎轉世才會如此。不過……這時候再勸進一碗藥力便能發揮,昏沈沉地排隊去,為什麼這條狗……已經喝了四碗,卻沒有作用?

「你在人世,還有什麼讓你留戀的事情嗎?」孟婆問道。

狗靈只是歪著頭看著她,然後搖頭。牠聽得懂她的話。

那倒奇怪了。孟婆瞧牠應該沒什麼修為可以抵禦得住藥力,何以喝下她的湯卻沒作用?這讓她感興趣了。

於是孟婆命人將牠架到屋子後面,餵了牠好幾碗特別調製的孟婆湯,但沒有效就是沒有效。這個結果並沒有打擊到她,她反而越挫越勇,前後熬出了數十種孟婆湯等著牠喝。

孟婆湯其實有酸、甜、苦、辣、鹹共五味,每一味都有它的效果。比方說,酸味較重的是消除人世辛酸的記憶、甜味是消除甜蜜的回憶、苦味是消除悲苦的回憶、辣味是消除憤怒的回憶,而鹹味則是消除哀傷的回憶。

一般亡靈喝的是已經調製好比例、喝起來五味均現的孟婆湯,只是出現的次序前後不一,全憑在世時的回憶哪一種比較深刻,哪一味就先浮現,以此類推。不過孟婆為牠調的比例有稍作調整,有的只現甜味,有的苦鹹齊出,沒有其他味道。這讓狗靈喝得叫苦連天,卻沒有任何變化。

狗靈的尾巴宛如失去知覺地垂下,對眼前的孟婆湯越來越敬謝不敏。

「嗯……不行,我得找出問題所在。」孟婆拿著她的調製手冊凝思,喃喃自語。

一神一靈待在熬湯的房間,狗靈打量四周,周圍的每個桶子都快一個人高,直徑大概有一公尺,而裡頭那汩汩冒泡的孟婆湯,令牠十分不安。

不知想了多久,孟婆依舊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她不覺得困擾,直當有趣。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狀況,總算在這綿綿不絕的灰色光陰裡,為她添了點趣味的色彩。

而且還有一個傢伙可以找他幫忙。想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孟婆的臉紅了起來。

反正現在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不如現在去找他吧?她很開心地打消繼續研究的念頭。不過在去之前,要先向專司轉世的十殿閻王報備。

「你留在這裡,等我回來。」孟婆對著牠說完,便消失了。

 

寬廣遼闊的大地,地面盡是死灰般的泥土,無草無木,毫無生命可循。

這裡的月光不若人世般皎潔明亮,反而有些殷紅黯淡。一名男子在這無垠大地上伏案工作的畫面,便顯得異常突兀。

男人邊抽著雪茄邊工作,四周煙霧彌漫,讓人瞧不清他的身影,更別說他生得如何。從矇矓的煙霧裡,只能隱約看見他正低著頭,一手拿著筆,一手叼著菸,而拿菸的手不時送入口中,同時吐著煙,讓本來要散開來的白雲,又重新聚集成一團濃霧。

「閻王大人,我想向您稟報一件事。」孟婆的聲音才說完,俏麗身影同時也出現在他桌前。

「怎麼了?」短短三個字,那男人發出的語調便有三種不同的嗓音。時而像稚兒的輕嫩、時而像老人的沙啞、時而又如中年男子的爽朗。

「有隻狗靈,喝了我的湯,但沒有作用……」孟婆的表情貌似有些為難。

「怪怪的?是喝了記憶還在嗎?」閻王邊工作邊問。

「是的。」

「有這種事?」閻王停下批閱的大手,抬起頭,用力抽著他那怎麼抽都不會抽完的菸,再徐徐地吐了出來。新吐出的煙霧愈發厚重,幾乎將他的面容阻擋在白幕之後。

「是呀!您說,這樣該怎麼處理呢?」孟婆抱著手臂看著他。

「像往常一樣,睜隻眼閉隻眼讓他投胎不就行了?」閻王隨口丟了一個答案。

「我的確曾經想這麼做,不過我怕日後會發生同樣的情況,故而想先抓來研究一番。」孟婆正色道,「況且……近百年來,人世越來越有末日的徵兆,這時出現的麻煩,能處理一件是一件不是比較好?」

「嗯。」閻王應聲,又低下頭,「照妳意思吧!」

「卑職告退。」忍住笑意,孟婆微微欠身,在笑意擴大到被發現以前,趕緊落跑。

看著孟婆消失,閻王深深吸一口煙,又重重吐出來,四周的煙霧復加濃厚。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