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明彤看著外頭的天空。

隔著玻璃,窗外天色漸漸轉暗,悶熱充斥著空氣卻擠壓不出一絲水滴。

不過今天的客人意外地少,難不成天氣也會影響他們?明彤無聊地打了一個呵欠,轉過頭看著坐在老位置的老闆。老闆正興致勃勃地使用她帶來的電腦──那是她為了店內安全,以及這間店的存亡,才勉為其難讓給他使用的。

  本以為老闆這活化石應該是個電腦白癡,沒想到講解了操作方式和上網概念之後,老闆竟然立刻就上手,讓她只能欲哭無淚地,默默望著遠方發呆。

明彤又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天明出去處理店裡的事務,換班時間也還沒到,時間過得真慢……

這時,大門被推開,門鈴聲響起,一位黑色皮衣勁裝的女孩抱著一條狗走了進來。

正當明彤準備開口說「歡迎光臨」時,女孩甜膩的聲音像是迫不及待地搶先開口。

「伏羲大人!」

本來在吧台前玩電腦的老闆聽見她的聲音,彷彿被雷打中,身體僵得硬直,緩緩轉過頭。「孟婆,果然是妳。」

明彤心裡驚呼一聲。眼前這位裝著跟老闆差不多,簡直就像情侶裝的女孩竟然就是孟婆?

她小時候讀兒童讀物時看過這名字,求學中也聽老師講過孟婆的傳說,但她的樣貌和明彤想像的完全不一樣,看起來時黁年輕,根本與「婆」字輩沾不上邊。

「是呀!來向您請教一下!」孟婆對他拋了個柔情萬千的媚眼。說完,叫身旁的黑狗上了吧檯。

明彤暗自擔心大狗會將檯面上的物品翻倒,但礙於禮貌,她只偷偷地將比較靠近她的擺飾挪開。

黑狗長得跟路上的野狗差不多,全身黑毛,除了眼上的兩撮棕色小點,那讓牠看起來也似人一般有兩道眉毛。牠的雙耳下垂,尾巴向上半捲,體型如普通的台灣土狗,只是身型有點瘦弱。

黑狗看見她,不知為何份外親切,慢慢地踱向明彤。

明彤見她十分乖巧,輕輕地摸了牠的頭,才把注意力拉回孟婆與老闆身上。

老闆聽見孟婆的話,乾笑道:「會有什麼問題呢?」

「是這樣的。」孟婆非常大方地一屁股坐到老闆旁邊,嬌媚一笑,「牠喝下我的孟婆湯一點效果也沒有。」

「喝妳的孟婆湯沒效?」老闆無視她的示好,轉頭看向那隻狗靈。

黑狗正吐著舌頭,歪著頭回看他們。

「是的。」孟婆說,「我調整過好幾種藥方的比例,牠怎麼喝就是沒用。」

「妳的孟婆湯也有失效的時候?這可真神奇。然後呢?」

狗靈大概覺得不干牠的事,直接在明彤面前趴下休息。

明彤摸摸牠的頭,開始聽孟婆講述事情的始末。孟婆思索了下,省略了請示閻王的經過,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就是這樣。」孟婆興致高昂地說完原由,還不忘對老闆大送秋波。

「所以?」老闆聽不出來整件事情到底有跟他有什麼關係。

「難道您不感興趣嗎?」孟婆微微皺起眉頭,伏羲的反應並不如她所預料。

「興趣嗎?妳是指牠喝下妳的孟婆湯沒作用的事?」老闆看著明彤旁邊的狗靈,絲毫不覺自己與這件事有什麼關聯。

狗靈只是歪著頭,在吧台上趴著。

「難道您不想知道原因是出在哪兒嗎?」孟婆問。

「是因為妳的孟婆湯過期了嗎?」老闆撫著下巴思考。

「……」孟婆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以前那位英明睿智、風度翩翩的伏羲真人到哪去了?難道被某個智缺的白癡附身了嗎?

不過這大概是因為收掉事務所,改開簡餐店,每天都悶在這裡的問題吧?孟婆替伏羲找了個理由說服自己。

「我想應該不是孟婆湯的問題,我的孟婆湯很正常。」孟婆沒把他剛剛的白癡樣當一回事,「也許問題在牠身上。」

「……所以?」老闆極緩慢地調回視線。

「也許可以讓牠開口說話?」孟婆問得很認真。

「嗯……」老闆不置可否,慢慢闔上明彤的筆記型電腦。

「這應該對您不難吧?」孟婆期待地看著老闆,對他眨了眨眼睛。

「……本來就會的事,無所謂難或不難。」老闆頗具深意地看著狗靈,頓了一會兒才說。

「怎麼可能……」孟婆略為吃驚,「動物靈若毫無修為是不會講話的。」

「牠們的靈性天生就比其他動物高,我想牠生前聽得懂的人話也比其他動物多,只是礙於生理構造無法開口;不過死了以後,靈體就沒有這種束縛。」

明彤聽完老闆的話,相信他的話應該所言不假,她對著狗靈打了聲招呼:「哈囉?」

狗靈轉過頭,尾巴搖了兩下。

「我知道你聽得懂,現在的你是能說話的,試著說看看吧!」老闆鼓勵道。

「我……咦?」發出一個聲音,狗靈自己也嚇了一跳。那像是個小男孩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稚嫩,「真的耶?耶?」

狗靈說完「真的耶」這三字,才確定自己真的能說話,高興地吠了幾聲。

「怎麼會……?」孟婆有點無法置信。

「這種例外並不是沒發生過,就像人有天才白癡之分,動物當然也有。」老闆微笑。

「沒想到你真的會說話耶!」明彤第一次看到會說人話的狗,覺得不可思議,嘴角的弧度卻往上揚,像個小女孩發現了意外的禮物。

「原來我是天才……」狗靈聽完老闆的話,有點得意。

「不過,依你的樣子,生前過得不太好?」老闆補充。

「這倒是真的。」狗靈並不在意老闆揭露牠的過去,繼續說:「我生前是隻流浪狗,常被欺負。」

「真可憐。」明彤摸摸牠的頭,牠享受地瞇起眼睛。

「好吧,那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喝了孟婆湯,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嗎?」孟婆問道,狗靈能說話的事並不影響她的心情。

「對不起,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妳,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狗靈回答。要不是孟婆這麼一問,牠搞不好已經翻起肚子跟明彤撒嬌。

聽完牠的話,孟婆抱起手臂思考。

「你生前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事嗎?」老闆老神在在,隨口一問。

「印象深刻的事是沒有,不過有印象深刻的人。」狗靈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嗎?他對你做了什麼事?」老闆又問。

「他是沒對我做什麼事……他是我的……朋友。」狗靈的眼神哀傷起來。

孟婆抬起視線,看著牠。

「聽起來像是個故事。」老闆又對明彤說:「麻煩來杯可樂,謝謝。啊,也給她一杯吧!」他指坐在她身旁的孟婆。

明彤難得順從地照著他的吩咐做,從冰箱取出取出可樂,也為狗靈倒一碗牛奶。

 

灰沉沉的烏雲將天空壓得低低的,空氣裡的水氣鎖著悶熱,凝重而壓迫的氛圍籠罩著整座城市。

狗靈舔了幾口牛奶,慢慢說著生前的事。

那是一條狗與一名流浪漢相依為命的故事。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