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作者-不帶劍

 

「請保佑我再夢到跟昨天一樣的夢。」

  我拿著之前到鹿港天后宮求得的平安符,對著上頭媽祖的玉照拜了拜,衷心期盼能夠讀取我昨天晚上的存檔。

熄燈,手握著平安符,入睡。

  睡到一半,迷迷濛濛間被吵醒。

 

起床氣頓時飆漲起來,但嘴邊的三字經硬是被我懸崖勒馬,因為睜開惺忪的眼睛時,我看到我魂牽夢縈了整天的美麗。

  「妳……是妳……」

  興奮到結巴的我,表情應該是百分百的皓呆,而她則是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迷濛的黑暗裡,她的髮香顯得飄悠。「公子,已經過三更了。趁現在外頭沒人,我帶你出去。」

「啥?」才醒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一時間,還無法接受要和她分開的殘酷事實。

「噓──公子,走吧。」她牽著我的手,躡手躡腳地推開房門。

柔軟而溫嫩的觸感,稍稍撫慰了我的千百個不願意。此時,我發現我的另外一手握著一個東西,低頭瞄了眼,竟然是我睡前膜拜的媽祖護身符!

  悄悄走過深夜無人的走廊,繞過一座庭園假山,忽然出現了走動的人影,害我們嚇了一跳。這時,她俏皮地對我吐了吐舌頭,我則搥搥心臟,表示沒問題。

我們小心翼翼地來到後院的小門,她緩緩地開了個縫,「公子,從這裡出去就是東市口了。今晚夜巡的門丁似乎還沒歇息,你恐怕不能久留。公子,請珍重小心。」她話說得含蓄,但那雙明亮的眸子卻滿溢著關切。

「我……我等你。」她低著頭細聲說道。

含苞待放的美麗在月色的映照下,宛若天上的禮讚,我不由得看得痴了。

闔上門,卻闔不上我的依依眷戀。

走在空無一人的巷弄,兩旁古式建築透著夜色,給人一種進入定格的武俠電影中的錯覺。

我看著手中的護身符,翻過來、翻過去,猛地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於是我轉身,大步走回後院的小門,悄悄地推開木門,再悄悄地潛入。

  在深夜的長廊東轉西繞,憑著剛剛的印象,總算讓我走過假山,來到了她的……呃,應該是她的房前吧!

沒辦法,這裡每一間廂房都長得像團團圓圓──一模一樣,我只好硬著頭皮輕敲門。

「誰?」門裡的輕聲詢問。

這口軟語肯定是她,心下暗喜,「是我。」

門開了半縫,月光也半照著她的光華。

「公子,你怎麼又回來了?」她的聲音帶著七分驚喜、三分擔憂,「你獨自在府內行走,要是被撞著了,那可是會出亂子的!」

我進到房內,闔上門,正色道:「因為,我忘了件很重要的事。」

「什麼事?」

「我忘了問妳的名字。」我看著她的雙眼,凝視著瞳裡的一雙自己。

        原來你是回來問這個。說的也是,我們都還不知道對方名字,還不知道名字就……就……」她呆了會兒失笑道,臉一紅,像瞬起的彩霞,「我叫房小彤,大小的小,彤雲的彤。」

  「小彤妳好,我叫古天行,替天行道的天行。」我微笑。

我們有默契地相視一笑,交換姓名竟像託付什麼一般,慎重而踏實。

  「對了,還有件事。」我拿出媽祖的護身符給她,「呃,這個其實不能算是定情之物啦!但就是讓妳帶在身邊,可以保平安。看到它,也許可以想想我之類的,哈哈……」

「這是媽祖娘娘耶!怎麼會在這張……這張紙上?」她拿在手裡瞧了瞧,對於上頭的媽祖玉照很好奇。

我能夠理解古代人看到照片的驚訝,所以設身處地為她開始瞎掰,「喔,這是我家鄉有名的畫家所繪製的。他的畫術出神入化,畫筆下的人物都栩栩如生!」

        「真的!這尊媽祖娘娘畫得跟真的一樣。」她的眼睛張得很大。

「嗯嗯,希望妳能夠常常帶在身邊囉!」我張望了窗外,隱隱透著微光,「好,那就先這樣吧。天好像快亮了,我得走了!」

送我到後院木門外,半掩門後的房小彤顯得相當依依不捨。

「好囉,快回去吧。」我微微笑,揚揚手,轉頭離去。

一步,二步,三步……

突然,有股莫名的氣息催促著我回頭。

房小彤奔了出來。

「古哥哥……」

聽到這聲軟綿似糖的暱稱,我堂堂一八一公分的虎軀還是免不了一震。

她仰起頭,眼眶似乎閃著淚光。

「嗯,請你……請你一定要保重!」

此時此刻面對著眼前這朵動人而嬌楚的盛開,我腦中唯一可供選擇的字彙是──衝動。

我低下頭,肢體放慢了所有動作,唇與唇互相敘說了世界上最迷人的語言――只是輕觸,卻讓整個世界都跟著靜止。

靜止,停格的畫面銜接彼此的心跳,彷彿清楚地聽到對方心房傳來的溫柔話語。

那一瞬間,綿密的情意像劈面而來的海風,瞬逝,徒留下滿身海的氣息。

此刻,我微顫地呼吸著,嗅到了房小彤髮梢的幽香。

     「等我。」

離去,我這次是真的離去了。

劇烈的心跳奪去我回頭的勇氣,我沒有力量再去看她一眼,否則整個天地都將失去平衡。

        離去,我知道我也該要離去了,因為英雄已經在剛剛許下了最堅定的承諾。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9點公開!!

敬請鎖定!!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