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金色男人連載試閱 (3)

作者-妍情

金色男人封面.jpg  

第三章

「最近封霽耀常出現在公司裡耶!」蔡蕓霞喜上眉梢地拿著一杯飲料晃了進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他是我們公司旗下的模特兒,又是二少東,會出現在公司裡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吧?」倪筱優埋頭整理著文件,壓根不想搭理她。

「當然奇怪啊!我記得他的通告行程時常滿檔,就算我們在同一個公司裡,也不見得會常遇到他;但是我剛剛去茶水間時,卻看到他一個人坐在裡頭喝咖啡呢!」

「是嗎?」這可真難得,她還以為那位大少爺,對於像茶水間那種平民老百姓才會光顧的地方,一點興趣也沒有,沒想到他還有那等閒情逸致去那裡喝咖啡呀!

自從上回她英勇抗敵之後,那位封大少再也沒來找過她的麻煩。原本她還有些忌憚,擔心他真的來追查她的身家背景,看來是她多慮了,可惜好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居然又讓她聽到有關於他的消息,她得離茶水間遠一點。

「妳反應怎麼這麼冷淡啊?我聽說封霽耀上個月出車禍,車子似乎被一名醉漢撞得挺慘的,警察趕到現場時,那個醉漢還倒在地上呻吟耶!真想看看當時的戰況。」她一臉陶醉地喝了口飲料。

倪筱優有些心虛地低下頭,當時她趁著封霽耀報警,在一團混亂之中逃之夭夭,而封霽耀忙著做筆錄,根本沒空搭理她,這才讓她逃過一劫,誰知道這件事情就這麼傳了開來,大家都以為是封霽耀給了那醉漢一頓教訓,甚至還在網路上極力表揚他,殊不知真正的英雄另有其人。

反正她這人一向低調,英雄就讓別人去當吧。再說了,那位封大少一向高調,愛出名就讓他出去,她是一點也不介意的。

「對了,老總找妳。」像是想起了正事,蔡蕓霞猛地叫了出聲。

「找我?找我做什麼?」她納悶地抬起頭,不明白老總找她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剛才我在茶水間遇到凱婷,她說總經理有事找妳,說不定是要讓妳升官呢!」她打趣地說道。

「怎麼可能?每次升遷絕對不會有我們的份,說不定是什麼壞事。」

「猜什麼,反正妳去就知道了啦!」她催促著。

「好吧!」倪筱優百般無奈地站起身,將服儀整理好後,遇開步伐走出辦公室。

星鑽經紀公司裡,要遇到藝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公司將他們這些後勤單位的辦公室設在角落,而另一邊則是裝潢得富麗堂皇,想當然耳,就是那些藝人們活動的空間,所以封霽耀會出現在茶水間裡,真是一件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正當她陷入沉思之際,一道人影倏地從一旁竄出,她在猝不及防之下,硬生生地撞上對方,整個臉蛋用力撞在對方的胸膛上,那堅硬的觸感,讓她忍不住痛呼出聲。

「噢!好痛!」

「我也很痛。」對方冷淡的口吻,像極了某個人。

她惱怒的抬起眼,適巧迎上了一雙深邃幽暗的黑眸,那眸底沒有溫度的冷意,竟令她忍不住打起寒顫。

「抱歉。」她悄悄倒退一步,不想和他有過多的接觸。

原本還顯得心不在焉的封霽耀,一見到她那張熟悉的清秀臉龐,眼底的寒意斂去,取而代之的,是興奮的神情。

「是妳?」這段日子,他正苦惱著該如何找到她,沒想到她倒是自己投懷送抱來了。

封霽耀一想起她英勇抗敵的畫面,不禁對她刮目相看,不同於其他女人的柔弱無助,她的表現,更令他印象深刻,甚至是開始對她感興趣。

「封先生,你好。」她生疏有禮地打了個招呼,臉上平靜無波,和他的反應成了強烈的對比。

她的淡漠,令他不禁微惱,再怎麼說他們也不是全然不相識,但是她的態度,彷彿和他只是陌生人般,讓他火大。

「我們之間沒這麼陌生吧?」他劍眉微挑,不悅地看著她。

「我和你也不是很熟悉。」這只不過是他們第三次見面,她甚至不了解他。

「我以為經過那場車禍,我們之間的關係會變得好一點。」

「那場車禍只是一場意外,並不會改變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抱歉,我還有事,再見。」她不認為他們兩個有熟到可以閒聊的程度。

見她往另一旁走去,封霽耀想也不想地一把拉住她的手,儘管明知道兩人隸屬於同一間公司,但他始終不清楚她的來歷,既然上天安排他們三次相遇,豈不是代表他們兩個有緣分?

「妳要去哪裡?」他劈頭就問,一點也不避諱其他人狐疑的目光。

感覺已經引起一陣輕微的騷動,倪筱優有些羞窘地欲抽回手,卻掙脫不開他的箝制。她擰著眉,悻悻然地瞪著他。

「請你放手。」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妳要去哪裡?」他倒也堅持。

「我去哪裡都不關你的事,請你放手。」她也不妥協。

只見兩人僵持著,誰也不讓誰,封霽耀凝視著她好強的表情,明白了她柔順的外表下,有著不服輸的個性,儘管對女人死纏爛打不是他的本性,偏偏對這妮子非得用這種方式不可,誰教她連理都不理他!

「原來妳叫倪筱優,很可愛的名字。」他的視線猛地直盯著她的胸,教她臉上浮起一陣熱氣。

該死,她忘了她身上還戴著識別證,這下可好,又多了一個和他糾纏不清的理由。

「既然名字你也知道了,那你可以放開我了嗎?」她無奈地問道。

「當然可以,不過還是剛剛那句話,妳要去哪裡?」他揚起笑容,俊雅的面容依舊迷人。

笑容滿分,儀態滿分,可惜這詭異的個性不太討人喜歡,再說了,她要去哪裡何必跟他交代?

「抱歉,我現在並不是在上綜藝節目,如果你想找人玩這個無聊的遊戲,很顯然你找錯人了。」她美眸微瞇,粉唇吐出冷淡的話語。

誰跟她在玩遊戲?他是很認真的在問她。從她一路滾到他身上之後,他們兩人之間的緣分就再也牽扯不清了,而他居然十分享受這樣的「偶遇」,這簡直是破天荒頭一遭。

「我只是單純想和妳交個朋友,這樣也不行?」他挑眉,對於她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感到些許不悅。

他低聲下氣的話,引來她的狐疑。她沒聽錯吧?這位紅透半邊天的當紅名模,居然說想要跟她交個朋友?不是嫌她高攀不上他嗎?怎麼這下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主動要跟她交朋友?

她睜著澄澈的雙眸,冷不防地欺近他,仔細審視著他的表情,連一丁點細微表情都沒遺漏。沒料到她會有此一舉,封霽耀平靜的心湖,猛地像被投進了一塊大石,瞬間泛起陣陣漣漪,那湖心蕩漾的感覺,竟讓他有些微閃神。

凝視著她白皙無瑕的肌膚,除了那雙漂亮的黑眸,她那粉嫩的朱唇,看來也極為可口,讓他腦中升起一親芳澤的念頭……

感覺到他異常灼熱的視線,眸中甚至還透露出詭異的光芒,她頓時意會到自己似乎靠他太近,忙不迭地想拉開距離,卻被一道渾厚有勁的大嗓門給嚇了一大跳,整個人往前一撲,順勢跌進他懷裡。

「霽耀,原來你在這裡,要不要去PUB喝一杯啊?」當紅演員姚儒爽朗的嗓音,大老遠就傳了過來。

軟玉溫香抱滿懷,封霽耀緊摟著她纖細的身子,感覺到她胸前的渾圓就這麼緊貼著他,讓他一時熱血沸騰,某個部位霎時有了明顯的反應。

「不用,你們去就好。」他沉著氣,淡淡的回道。

姚儒看著他懷中摟著一名長髮女子,饒富興味地挑起眉,封霽耀在圈內可是出了名的討厭女人,難得看他和女人打得火熱,他得看看這個女人究竟長得多麼傾國傾城,足以吸引這位王子的心。

「什麼時候交了女朋友也不介紹一下?」他徐徐晃到兩人身邊,眼光仍是停留在倪筱優身上。

驚覺到兩人這樣過於親密的姿勢,足以引起旁人的諸多揣測,倪筱優抬起頭,卻因為用力過猛不慎撞到他的下巴。只聽見一陣悶哼,她看著他皺著眉頭,強忍痛楚的模樣,心中不免泛起歉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剛才那一撞,力道還真不小,因為連她的頭都感到陣陣疼痛呢!

封霽耀一手撫著下巴,表情猙獰地睨著她,看著他如此有趣的表情,她忍俊不禁地輕笑出聲,明知道這種時候不宜取笑別人,但他滑稽的表情,可是千金難買啊!

「很好笑?」他惡狠狠地怒道。

「沒有,沒有,我沒有在笑。」她連忙搖頭,趕緊澄清。

瞧她唇角上揚的弧度越來越大,瞎子才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若不是看在她難得柔順地對他投懷送抱,而且他此時此刻還享受著她的暖玉溫香,否則他絕對不會認為下巴受創是件值得喝采的好事。

說起來,他還真得要感謝姚儒。

「我不認為妳是在清喉嚨。」他沒忘了她上回對他搪塞的爛藉口。

「……」面對於他的揶揄,她選擇沉默以對。

是啦,她承認她的理由太過薄弱,不足以信服,但誰教他每次都要做出讓人會心一笑的事情來啊?明明就一副風度翩翩,玉樹臨風的模樣,卻老是發生這種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怪誰啊?

兩人「濃情蜜意」的模樣,未免也太刺眼了吧!姚儒趁機打量著倪筱優,和封霽耀歷任的婔聞女友一比,的確是貌不驚人,勉強算得上是個清秀佳人,但應該也構不上封霽耀的標準吧!什麼時候他的品味降低,改吃這種清粥小菜了?

「二位,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雖然他實在不想打擾他們兩人甜蜜,但招呼總是要打的。

「沒有沒有,你沒有來得不是時候,這一切全是誤會。」倪筱優忙不迭地澄清,她可不想成為封霽耀花名冊中的其中一員啊!

「咳!小姐,妳別害臊了,雖然我對於霽耀的品味有點質疑,不過並沒有不贊同你們兩人交往的意思,請繼續,就當我不存在。」他好心地離開,不打擾兩人親密。

看著姚儒離去的背影,倪筱優這下才有了強烈的危機意識,感覺到自己還倚在封霽耀的懷中,她漲紅臉,雙手平貼在他精壯的胸膛上,用力推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放手,我們這樣會被人家誤會的!」她板著臉,義正嚴辭地警告他。

「妳很擔心被人家誤會?」他都不擔心了,她在擔心什麼?

「你在說笑嗎?我既不是你的女朋友,更不是你的妻子,別人看到我們兩個人抱在一起,會做何感想?再說你是個公眾人物,言行舉止都必須要更為謹慎,別造成其他人的困擾。」她柳眉一蹙,開始對他諄諄教誨。

身為公眾人物,他當然知道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會讓媒體拿來大作文章,不過他倒是挺期待和她一塊傳緋聞,他倒想看看,那時,她還會不會如此正經八百地和他講道理?

「筱優,妳這麼說可就有失公正,分明是妳主動對我投懷送抱的,我可沒有做出任何逾矩的舉動喔!」他揚唇,維護自己的清白。

瞧他唇畔那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她早該猜到這傢伙絕非泛泛之輩,兩人之間的孽緣只怕是越來越牽扯不清了。

她老大不客氣地用手捏住他擱在她腰側的手背,只見封霽耀眉頭一皺,手掌的力道絲毫沒有減輕的現象,反而摟得更緊了。意識到他的舉動,倪筱優面色不佳地狠瞪著他,火氣也不免跟著上來。

「封先生,我必須跟你做出幾點聲明:第一,我和你一點也不熟,請不要捨棄我的姓氏直接呼喚我的名字。第二,你現在對我摟摟抱抱的舉動,這樣就叫做逾矩,請你自重。」

她有條不紊地分析,再次讓他大開眼界,敢情她是玩理論分析玩上癮了,三不五時就對他曉以大義,真當他智商低能,連這麼基本的常識都不懂嗎?

儘管得面對她的冷言相向,但他仍是樂此不疲,只因為他對她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反正最近也沒什麼通告,不找點樂子未免也太無聊了些。

「財會部的人,都像妳這麼能言善道嗎?我想讓妳埋沒在財會部著實是委屈妳了,不如當我的經紀人,妳說如何?」他提議。

話聲一落,她俏臉頓時刷白,一想到要成天跟在他身邊,替他處理生活大小事,還得任由他呼來喚去,就讓她望而生畏,打死她都不要當他的專屬保母。

「封霽耀,我對於當藝人的經紀人一點興趣也沒有,再說我想你也不缺經紀人吧?」身為星鑽大老闆的兒子,最不缺的就是傭人。

「有才能的人永遠不嫌多。對了,上回妳男友載著那堆破銅爛鐵回去後,你們兩個還有聯絡嗎?」他猛地想起上回放她鴿子的男人。

倪筱優微瞇起眼,若不是礙於這裡是公共場合,又是他的地盤,她肯定會動手掐死他!

「不關你的事!麻煩你放開我,我還有事,沒時間和你鬼扯。」她拒絕回答這些和他無關的事情。

「妳有什麼事?」他依舊沒有放人的打算。

「總經理有事情找我,我想在和你鬼扯的過程中,他八成已經在辦公室裡對我心生不滿了。」如果她因此而被開除,她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原來是大哥找妳,沒關係,有我在,他不會對妳怎樣的。」他給了她保證。

「如果你不要纏著我,我想我此時已經和總經理談完,回到工作崗位上去了。」對於他的承諾,她一點也不感激。

她不以為然的態度,令他心生不快,平時他可是不隨便做出承諾的,若不是欣賞她,怎麼可能會打包票確保她的安全?這女人究竟明不明白她有多幸運?

他倏地鬆開擱在她腰間的手,轉而一把握住她的手,倪筱優還來不及意會他的舉動,只見他邁開步伐,拉著她往長廊的另一端走去。看著他高大的背影,那完美的身材比例,竟令她有些微閃神。

從指尖傳來的熱度,一抹紅暈悄然攀上了她的臉。望著兩人交握的手,心頭傳來的陣陣騷動,讓她不由得呼吸一窒,猛烈搖頭試圖甩去腦中那異樣的感覺。

封霽耀和她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沒事在心慌意亂個什麼勁呀?再說這男人全身上下沒一處優點,她會對他心動才有鬼。

「喂!你拉著我要去哪裡?」他的步伐太大,害她在他身後還得小跑步才能跟上他。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帶妳去找總經理。」他回眸,朝她露出個顛倒眾生的迷人笑容。

霎那間,彷彿風雲變色,她愣愣地凝望著他俊雅的笑容,心臟不爭氣的開始猛烈跳動起來。平時見慣了他冷嘲熱諷的一面,像這樣對她露出迷人的笑容,還是頭一遭。

可是,明明只是一個笑容而已,為什麼她會有種淪陷的感覺?

她猛地回神,有些倉皇地別開視線,該死的,就算眼前的男人有多麼秀色可餐,她都得沉住氣,絕對不能讓敵人所迷惑!

###

「霽耀,我記得我找的人是倪小姐,而不是你。」封霽光揚起眸,嚴肅的俊容上,沒有絲毫表情。

身為星鑽經紀公司的總經理,封霽光一向不苟言笑,行事作風快狠準,不拖泥帶水。在他的帶領下,公司的營運呈現穩定成長,但他不近人情的形象,也讓許多員工對他懷抱著既尊敬又恐懼的心態。

不過對於同為封家人的封霽耀來說,封霽光的死人臉他老早就見怪不怪了。只見他恍若未聞地緊握著倪筱優的手,俊臉上還噙著一抹微笑。

「沒錯,你是沒找我,不過因為剛才她和我在一起,我就順便『替你』把她帶來了。」他理所當然地說。

他曖昧的說法,令倪筱優一時六神無主,俏顏上一片慘綠。總經理一向公私分明,在談論公事時,就不該涉及私人的事務,封霽耀拉著她一同出現簡直是犯了總經理的大忌,現在又在這裡胡言亂語,分明是存心陷害她!

「你和她?」封霽光顯然難以置信。

他這個弟弟本來就沒有固定的交往對象,對於形形色色的各大美女,皆是一副意興闌珊的態度。縱使他在時尚界具有極高的知名度,感情世界卻一向神秘;沒想到他喜歡的女人,會是像倪筱優這樣的清秀佳人?

這簡直是足以跌破眾人眼鏡的大消息。

「報告總經理,我剛才在走廊上遇到封先生,只是碰巧而已。」她忙不迭地和他劃清界限。

「大哥,你找筱優有什麼事?」不理會她,封霽耀自顧自地詢問著。

「這應該不關你的事吧?」倪筱優額角青筋微凸,平時找她麻煩也就算了,就連這種非常時期他也不放過她,他是要害她回家吃自己嗎?

「別急,我想妳應該也很好奇我大哥找妳有什麼事吧?」事實上,是他自己很好奇。

「霽耀,我們要談公事,你可以先迴避一下嗎?」封霽光眉頭微挑,一雙黑眸靜靜地看著他。

「什麼事需要這麼神秘?」他輕倚著桌沿,慵懶的神情極為迷人。

「總之和你沒關係,請你出去。」倪筱優沉下臉,對他下達逐客令。

敢這麼明目張膽地要他離開,她還是第一人,再說她愈要他離開,他就愈想留下來,聽聽他們究竟要談什麼事。

反正他一向我行我素,對於兄長的權威從來沒看在眼裡。總之,他就是和這妮子槓上了。

只見他充耳不聞地走向一旁的酒櫃裡,從裡頭挑了瓶紅酒,將鮮紅的酒液注入到高腳杯裡。紅色的液體,在杯中更顯鮮豔。

「你們談你們的,我在這裡品酒。」他漫不經心地舉起酒杯,朝她綻放一朵笑靨。

可惡!這男人究竟懂不懂得什麼叫做羞恥心啊?陰魂不散地跟著她,讓她受盡一肚子鳥氣卻無從宣洩。原本以為封霽光會對他大聲駁斥,沒想到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隨即將視線放在她身上,彷彿當封霽耀不存在。

「倪小姐,妳在星鑽服務多久了?」封霽光沉聲問道。

「回總經理,已經三年了。」從大學畢業那年進公司服務至今,不知不覺也三年了。

「王經理對妳的表現讚譽有加,就連他現在調到行銷企劃部,還頻頻稱讚妳的工作能力。」他雙手合十,犀利的眸光有著讚許。

王經理是提攜倪筱優的主管,當初她進財會部時,多虧他的幫忙,她才能駕輕就熟。後來他被調到行銷企劃部去後,兩人就鮮少在工作上有交集了,沒想到他還沒忘了她,真讓她受寵若驚。

「那是王經理太客氣了。」她謙虛道。

「倪小姐妳太謙虛了,我對於表現良好的員工,一向不吝於給予鼓勵,這次行銷企劃部的林副理要到國外分公司任職,我決定聽從王經理的意見,擢升妳為行銷企劃部的副理,希望妳未來的表現能達到我的標準。」

倪筱優錯愕地瞪大雙眸,嘴巴也不顧形象張得老大。她耳朵沒問題吧?總經理說要升她官,而且還一次升那麼大的官?她是走了什麼好運啊?

「原來是升官啊!這有什麼好迴避的?」坐在一旁默不吭聲的封霽耀,忍不住開口笑道。

「總經理,可是我對於行銷企劃這一塊完全不熟,這樣貿然將我升為副理,我怕自己的能力無法勝任。」儘管內心有些喜悅,但她還是保持鎮定,不讓內心的情緒顯露出來。

「妳放心,我當然不會平白無故升妳官的,我會給妳三個月的時間,足夠讓妳上手所有的事務,到那時,我會來驗收成果,希望妳不會令我失望。」封霽光淡然開口,臉上始終波瀾不興。

「是,我會努力的。」明白總經理說一是一的個性,她除了咬牙接受,想不到理由拒絕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那就這樣吧!人事公告過幾天會貼出來,希望妳和王經理的默契依舊如昔,我靜候佳音。」

「是。」她頷首,隨即轉身離開。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封霽耀一手搖晃著酒杯,氣定神閒地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俊雅的面容上,又恢復一貫性的冷淡。

「你對她有興趣?」封霽光打破沉默,直言道。

「算是吧。」比起其他女人,他對她的興趣的確是多了一點。

「她和那些生活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裡的女人不同,我不希望你只是基於這種理由接近她。」對於自己的員工,他有保護的義務。

「大哥,你未免多慮了些。」他將空酒杯輕放在桌子上,一手插在口袋裡,搶眼的外貌令人別不開眼。

「但願如此。」他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而後決定保持沉默。

「不過你確定要升她官?」那妮子看來那麼年輕,一點主管架子也沒有,真能勝任副理一職嗎?

封霽光眉頭微挑,對於他的疑問決定保持緘默,公司的決策一向是他說了就算,他不需要對任何人交代他的理由,包括他的親人。

「爸的生日要到了,記得回家一趟。」他轉移話題,語氣淡漠地說。

原本還一派悠哉的封霽耀,瞬間笑容一斂,俊容覆上一層寒冰,他恍若未聞地離開辦公室,當作沒聽到他的話。

  封霽光輕嘆了口氣,這麼多年了,他對於父親的恨意還是沒有任何消減嗎?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