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金色男人連載試閱 (1)

作者-妍情

金色男人封面.jpg  

第四章

「恭喜升官,不請我去吃頓飯嗎?」封霽耀像個橡皮糖似的在她身旁繞著。

倪筱優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她還沒從震撼中回過神來,這傢伙就像背後靈般地從她背後冒了出來。她記得他應該通告滿檔,不該有這種閒時間在她身邊跟進跟出的吧?

「我升官為什麼要請你去吃飯?」要請也是請王經理,而不是他。

「因為妳分到我的好運,否則以我哥那種石頭腦袋,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升妳官?」他大言不慚地說道。

一聽到他這番話,她猛然停下腳步,跟在她身後的封霽耀,一時不察狠狠撞了上去,突如其來的撞擊,令她重心不穩的往前撲跌,而緊貼在她身後的封霽耀,也跟著跌在她身上。

整個人趴跌在地已經夠難堪的了,若再加上一個龐然大物壓在她身上,她只差沒斷了氣。

「天啊……我快被你壓死了……」她氣若遊絲的呻吟。

她虛弱地呻吟,讓封霽耀忙不迭地撐起身子,將她的身子翻向正面,看著她漲紅的雙頰,氤氳的水眸泛著淚光,飽滿的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她柔弱的模樣,竟意外牽引著他的心。

明明就是個貌不驚人的女人,除了嘴上功夫足以和他匹敵之外,一丁點女人味也沒有,會纏著她,不過是興之所致的無聊消遣,若說他會為她心動,那壓根是不可能的事!

「妳路不好好走,就是要把自己撞得鼻青臉腫才甘願嗎?」他板起臉,忽略內心的騷動,大聲地指責她。

倪筱優睜著水眸,看著他趴跪在她的正上方,俊臉上有著一抹關心的意味存在;原本想反駁的話語,全數都給嚥了下肚。她還以為這男人除了會落井下石之外,其他一無長處,沒想到他還會關心她的安危。

儘管他還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但她卻意外地聽出他的弦外之音。

心頭注入一絲暖流,對於他的厭惡感似乎又消退了些,其實他也不算太糟糕嘛!或許她得重新評估他的為人了。

「如果你不要撞上我,我就不會跌倒。」她語氣和緩地陳述事實。

「如果妳不要突然停住,我就不會撞上妳。」他眉頭微挑,擺明了錯不在他。

他的話,令她平息的怒火,再次升了上來,虧她還沉浸在感動之中,沒想到他的一句話就徹底破壞了她的感動,這男人難道就不會保留一點神秘感嗎?

「那是因為你說了那種令人嗤之以鼻的話來!」她才不相信她的好運,真的是分了他的福氣。

「我是在陳述事實,妳在我哥底下工作這麼久,難道還不了解他?」他瞇起眼,不滿她對他的指控。

「就是因為我在總經理底下工作這麼久,更了解他的為人,他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封霽光的鐵面無私,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絕對不相信有好運之說。

一聽到她對大哥的高評價,他就不禁怒火中燒,封霽光的石頭腦袋讓她讚不絕口,而他的真誠就是滿嘴胡言,這差別待遇未免也太大了吧?莫非她喜歡的男人就像是大哥那一類型的?

思及此,他猛地想起她的男朋友,那種土到爆的打扮,還有一點也不溫柔體貼的性格,和他大哥的確有幾分相像,更何況,封霽光的長相絕對是比那個土包子好上百倍。

「妳該不會喜歡像我大哥那樣的男人吧?」還來不及思考,他毫不猶豫地將內心的疑問說出來。

「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她喜歡總經理?這件事怎麼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妳這樣為他極力辯護的模樣,讓我不由得有所懷疑。」他擰著眉,一本正經地凝視她。

「封霽耀,你有這種猜疑未免好笑,就算我喜歡總經理,似乎也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吧?再說總經理是你大哥,我在你面前稱讚他,你應該要為他感到開心才是,怎麼反而惱羞成怒起來了?」她真是猜不透他的心思。

她的質疑,讓他心生煩悶。雖然封霽光的硬式作風令他不以為然,但他還是相當尊敬他這個兄長,別人稱讚他,身為弟弟,他也感到與有榮焉,偏偏倪筱優對於封霽光的稱讚,令他覺得格外刺耳。

這種異樣的情緒,讓他心裡沒來由有了一絲驚慌,他厭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尤其在面對她時,這種感覺越發明顯,讓他不得不往另一個方向猜想。

見他眉頭緊蹙,沉默不語,她頓時意識到自己還躺在地上,幸好這裡是通往內勤辦公室的走廊上,現在又是午休時間,沒什麼人進出,她可不想成為年度話題人物。

「喂,麻煩你讓開,我要起來了。」她輕喚回他的神智,不讓他繼續神遊太虛。

「妳真的那麼欣賞我大哥嗎?」他文風不動地低頭問道。

「這個答案很重要嗎?」哪有人這樣頻頻追問她欣不欣賞某個人的啊?

「很重要。」他一臉堅持。

看他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她著實沒有多餘的時間陪他乾耗,眼下只能想辦法先打發他,先遠離是非之地比較妥當。

「對,沒錯,我承認我很欣賞總經理,像他那樣有才能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所以我相信總經理是看重我的能力,而不是因為你的好運說。」

她的坦承不諱,讓他心頭感到一陣窒悶,明明他的外在條件遠遠比他大哥優秀。論才能,兩人領域不同,壓根無從比較起,難道她就不懂得欣賞他的優點嗎?

「那我呢?」他突兀的問道。

「啊?」他跳躍似的問題,讓她一時無法理解。

「既然妳這麼欣賞我哥,那我呢?妳對於我的評價又是如何?」他突然很在意她的想法。

他突如其來的問題,令她頓時語塞,其實她對於封霽光真的沒有絲毫感想,方才的話不過是推托之詞,但顯然他很在意,甚至更在意她對他的看法。

明明是個眼高於頂的當紅名模,沒事就跟在她身邊對她冷嘲熱諷一番,現在又在意起她對他的看法,這不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嗎?

「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她睜著圓亮的水眸,直直的望著他。

她澄澈的黑眸,有如天上繁星般明亮,讓他一時看傻了眼,一向不輕易悸動的心,此時正漸漸失速地狂跳起來,尤其她那粉嫩般的菱唇,彷彿在對他做出無聲的邀請般,讓他心猿意馬。

「當然是真話。」他要聽假話做什麼?

「那你可能要做好心理準備了。」不要到時一時激動,動手掐死她才好。

「什麼意思?」他俊眸微瞇,顯然有些不悅。

「意思就是,你很自以為是,完全不顧別人的想法,一意孤行,這樣可以嗎?」

「這是妳對我的看法?」他揚眉,一股怒氣在胸腔聚集。

「是,沒錯。」她沒留意到他的異狀,一心一意只想站起身,離他離得遠遠的。

「所以換句話說,妳很討厭我?」被一個女人如此不留餘地的批評,這還是頭一遭。

討厭他?她承認她是對他很厭煩,不過也不至於到十分厭惡的程度,只要他不要三不五時死纏著她不放,不再對她做人身攻擊,其實她是很有慈悲心腸的,不會和他一般見識。

「是沒到很討厭的程度,不過如果你再不起來,我可能會修正我的想法。」她柳眉微挑,開口警告著。

「妳……」他眉頭緊鎖,恨不得伸手掐死她。

猛地一陣巨烈搖晃,令兩人錯愕的凝視著彼此。

倪筱優感受到晃動越來越大,心中的恐懼感不禁油然而生,自從經歷過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她對於地震,總有一種強烈的恐懼。

「該死的,是地震。」封霽耀低咒了聲,下意識的俯下身子保護著她,一雙纖細的手臂驀地繞上他的頸項,一道女性的馨香瞬間沁入他的口鼻。

那不同於人工香味的淡淡馨香,撩撥著他潛在的男性慾望,感覺下腹凝聚著一股熱流,他還來不及壓抑這股莫名的衝動,倪筱優整個人緊緊的摟抱著他,兩人之間,連一道空隙也沒有。

她軟馥的女性嬌軀,有如上好的蜜糖般,讓他興起一親芳澤的念頭,只是懷中那顫抖的身子,又讓他的男性慾望,硬生生的給縮了回去,姑且不論他為什麼會對她產生慾望,現在的情況,不是談情說愛的好時機。

「好恐怖……什麼時候才會停?」她破碎的嗓音,引來他的不捨。

「別怕,有我在。」他安撫著她的情緒,等待這一波的震度停止。

「不要……我要回家,我不要在這裡……」想起那恐怖的回憶,她一臉驚慌,淚水不禁滑落。

那個一向好強的倪筱優,居然會因為一場地震而落淚?若是平時,他絕對會逮著機會好好調侃她一番,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可以感受到她眼中強烈的恐懼,彷彿她曾經經歷過什麼重大的事故一樣。

心猛然抽緊,他心疼她的脆弱,忍不住低頭吻去她臉上的淚痕,薄唇抵在她的唇瓣,吐出一句句足以安撫人心的低沉話語。

「筱優,我不會離開妳,妳別怕。」

處在恐懼中的倪筱優,一聽到他醇厚的嗓音,心中的恐懼似乎減輕不少,她淚眼婆娑地望著眼前一臉溫柔的封霽耀,感覺他溫熱的吐息吹拂在她唇上。她情生意動,用力攀住他的身子,輕輕地吻住他誘人的薄唇。

她的主動,殺得他措手不及,感覺她生澀地啄吻著他的唇,縱使技巧笨拙,卻輕易地撩撥起他內心的慾望。強烈的電流迅速在兩人的四肢百骸間竄流著,溫熱的吐息吞沒在彼此嘴裡。

她誘人的唇瓣果然一如他想像中的甜美可口,他不由自主地加深這個吻,炙熱的舌描繪著她軟嫩的唇瓣,引來她的輕喘嬌吟。他滑溜的舌順勢攻佔她的芬芳,汲取著她的蜜津,挑逗著她敏感的舌尖,喚醒她的味蕾。

兩人早已忘記稍早前的針鋒相對,倪筱優更忘了那場令她恐慌的地震,此時她彷彿被抽離了意識,就像個貪歡的女人,沉浸在這場曖昧的遊戲中,久久無法自拔,原本的情不自禁,更莫名地勾出她內心最深層的情感。

她的香甜,輕易地挑起他的熱情,男人本來就不是能輕易克制自己慾望的動物,更何況又是面對自己有興趣的對象,有如火山爆發般地難以收拾。他黑眸微幽,熱燙的吻一下又一下地啄吻著她粉嫩的臉蛋。

倪筱優睜著有些迷濛的水眸,雙頰上明顯的緋紅,更加襯托出她的美麗。平時和她鬥嘴鬥慣了,他卻忘了其實她並不如他想像中的那般毫不起眼,相反的,他竟覺得此時躺在他身下的她,是那樣的耀眼迷人!

感覺內心的騷動越發明顯,心臟跳動的頻律,隨著她而漸漸增加,他輕撫著她滑嫩的粉頰,俊臉上難得有著幾近溫柔的笑容。

「你也會有笑得如此溫柔的時候?」看著他難得一見的笑,她直覺地問出內心的疑問。

驀地,圍繞在兩人之間的曖昧氛圍,就像氣球遇到針,霎那間爆破開來,驚醒了陷在粉紅色氣泡裡的男女,撇去那讓人容易沉迷的詭異氣氛,兩人親暱抱在一起的舉止,怎麼說都不合宜。

「你……放開我!」她面紅耳赤地一把推開他,臉上熱辣的觸感,讓她恨不得挖個地洞跳進去。

天啊!她怎麼會如此厚顏無恥,主動對他投懷送抱,甚至是主動獻吻。

全怪這場地震,害她一時失去判斷能力,才會錯把敵人當恩人。

被她狠狠地用力一推,封霽耀不穩地跌坐在一旁,俊臉上有著狼狽的神情,剛才是怎麼回事?感覺到內心強烈的悸動,他爬梳著一頭短髮,煩躁地擰著眉。

他居然會和這個女人在這裡擁吻,這事若傳出去,豈不是會降低他的格調?但腦子一想起方才品嚐她的甜美滋味,竟是那麼讓他留連忘返,為此,他的心情感到更加地惡劣!

「剛才全是誤會,妳不要以為我對妳有意思。」他口氣不佳的澄清。

「你才不要誤會,我對你也沒有半點意思!」她忙不迭地跟著做出聲明。

只見兩人劍拔弩張地相視著,倪筱優輕哼了聲,決定不和他在這裡大眼瞪小眼。幸好午休時間,大家幾乎都不在辦公室,否則剛才的情形若被其他人瞧見,他們兩人之間的孽緣,只怕不會有終止的一天。

她當機立斷地站起身子,有些倉促的轉身離開。看著她離去的身影,封霽耀老大不高興地一躍而起,一向是女人追逐對象的他,被一個平凡女人給忽略……好啦!他承認她並不如他所想的那樣平凡,但她的視而不見,徹底惹惱了他。

再怎麼說,他剛才可是安撫了她的恐懼,甚至還獻出他寶貴的熱吻,她連一句謝謝也沒有,未免也太現實了點。

「倪筱優,妳欠我一句謝謝吧?」他長腿一邁,輕而易舉地追上她纖細的身影。

「我不記得你做出什麼值得讓我道謝的事來。」她頭也不回地說著,深怕自己臉上未褪的紅潮會讓他給瞧見。

剛才她的主動,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以她保守的個性,壓根不可能主動對男人投懷送抱兼主動獻吻,八成是地震讓她失去判斷能力,才會造成這種失誤。

儘管一顆芳心仍為剛才的親吻而悸動著,但被她歸究為因為緊張所造成的心律不整,絕對不是因為其他因素所造成的。

「妳想過河拆橋?」他俊眸微瞇,顯然不贊同她的行為。

「過什麼河……」她正想反駁,一陣天搖地動,再次讓她俏臉刷白,全身忍不住顫抖著。

看著她瞬間僵硬的嬌軀,他挑著眉,絲毫不為所動,會怕了吧?利用完他就把他踢一邊,這回他說什麼也不會幫她。

「天啊……」一陣強烈的噁心感,讓她頻頻乾嘔,身子不自主的打著寒顫,她扶著牆,步履蹣跚地打算走回辦公室。

她的反常,令他眉心微攏,這女人還真好強,如果真的害怕,大不了拉下臉來向他求援,他也不是那麼不盡人情,看她寧可逞強獨自隱忍著恐懼,讓他心生不滿,她就不能學著依賴一下他嗎?

「倪筱優,妳如果害怕,我不介意出借我的胸膛。」他挑眉說道。

聞言,她轉過身子,蒼白的面容上毫無血色,彷彿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用不著你多事。」她捂著唇,腦中片段的回憶都讓她感到力不從心。

「妳這女人怎麼這麼逞強……」正想數落她一番之際,她身旁的檔案櫃猛地應聲而倒。

倪筱優一臉錯愕的看著眼前朝她直撲而來的檔案櫃,上頭滿滿的檔案夾,若是這麼砸下來,鐵定也會把她砸昏吧!更甭論那個木頭做的檔案櫃了。

她直覺的縮起身子,閉上雙眼,等著預期中的疼痛降臨,電光石火間,她感覺到自己被納入一道溫暖的懷抱中,她猛地睜開雙眸,就見到那張足以令她臉紅心跳的俊逸臉龐。

「這種時候,千萬不要呆呆的站著,要想辦法閃……」話未竟,看著他身後迎面倒來的櫃子,她杏眸圓睜,還來不及呼救之餘,瞬間失去意識。

###

「媽的,叫你輕一點是怎樣?聽不懂人話嗎?」封霽耀火氣忒大地朝一旁替他上藥的小助理咆哮著。

救人救到兩個人一起被砸暈,若不是有人聽到櫃子倒塌的聲音,趕緊跑來一探究竟,只怕他們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被發現。

剛才那場地震震度起碼有四級,再加上餘震不斷,不過幸好沒有引起重大的傷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封霽耀後腦勺腫了一個大包,整個背部痛得要命,重點是身上有多處掛彩,而被他護在身下的倪筱優,則是一點傷也沒有,若說有的話,也是因為被他壓在身下,身體有些痠痛罷了。

「他幫你上藥已經夠倒楣了,你還兇他做什麼?」她忍不住替倒楣的助理說話。

只見小助理對她露出感激的眼神,看得封霽耀火氣更大,他平白無故替她擋住這場無妄之災,她連聲謝謝也沒對他說,反而為了一個小助理對他大小聲,那他沒事去替她擋來這身傷做什麼?

「妳還敢說?我是為了救妳才變成這副德行的,妳不感激我也就算了,還敢替他說話?」他眉頭緊皺,俊臉上泛著寒意。

他的惡言相向,反倒讓她噗哧一笑,回想起他奮不顧身地替她擋下那個少說也有幾十公斤重的櫃子,她至今仍感到震撼不已。地震的恐懼讓她失去了判斷能力,否則她絕對不會呆呆地站在那裡,任由自己曝露在危險之中。

只是他們兩個不是死對頭嗎?他又為什麼會不顧一切的救她,甚至為她受傷?讓她平靜的心湖,受到不小的衝擊。

「我來吧,你先出去。」實在看不下去小助理瑟縮著身子,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她接下擦藥的工作,讓他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怎麼?良心發現了?」他冷哼了聲。

「謝謝你。」她朱唇微啟,道謝的話語令他一時怔愣。

他耳朵沒問題吧?她居然開口跟他道謝?莫非是剛才的地震讓她腦子一時出了問題,她才會有如此反常的舉動吧?

只見他板起俊容,一把扣住她的手,審視著她身上每一吋肌膚,他灼熱專注的視線,看得她一陣赧然,臉頰泛起醉人的紅暈,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思佔她便宜,是嫌傷還不夠重嗎?

「你幹什麼?不是很痛嗎?」她甩開他的手,將手中沾了藥膏的棉花棒,用力的往他手臂上的傷口擦去。

「該死的,妳是故意的嗎?」他忍不住驚跳起身,齜牙咧嘴的咆哮。

「既然受了傷,就安分一點,沒事盯著我瞧做啥?」還是那種引人遐思的眼神。

「我是在看妳腦子有沒有被撞傻,否則妳怎麼可能會跟我道謝?」為了避免她繼續對他施暴,他索性搶過她手上的藥膏,自力更生起來了。

「你說話就不能好聽一點嗎?」她沉下臉,對他的冷嘲熱諷早已見怪不怪。

「我這人不會說好聽話,我只會陳述事實。」他看著手臂上的傷處,濃眉始終緊蹙著。

瞧他身上青青紫紫的大小傷痕,全是為了救她而造成的,方才聽助理小弟說,下星期在巴黎有一場時裝秀,指名要封霽耀做主秀,看他現在身上的慘況,只怕這場秀也要取消了。

「你幹麼要衝過來救我?」她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問。

她永遠不會忘記,當她心生絕望之際,他那溫暖的懷抱,帶給了她一絲曙光,還有無限的希望。

她的疑問,也正巧是他的疑問,明明打定主意不會再幫她,天知道一見到那張櫃子朝她迎面倒下,他的心臟就彷彿停止跳動般,本能地衝上前去護著她,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對此,他也是滿腹疑問。

「我高興。」他別開臉,不想對上她探究的目光。

「什麼叫做你高興?你知不知道幸好那個櫃子有些偏移,不然真的會把你砸死的,做事情也不用點大腦,如果你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你的家人會有多難過。」她忍不住說起教來。

她的指責,令他怒火中燒,在她質問他的同時,有沒有先想想自己的立場?居然還敢指責他!

「那妳呢?如果我不替妳擋下來,依妳嬌弱的身子,受的傷絕對會比我還嚴重,難道妳的家人就不會擔心?」他瞇眼,忍不住反唇相譏。

雖然他的口氣兇惡,但他語氣中的關懷,讓她不免有些動容,經過這場事故,她頓時看清了他的為人,明白他是個外冷內熱的男人,並不如他外表所呈現出來的那般冷漠。

「……那你也不需要替我擋。」她深吸了一口氣,眼神有些飄忽不定。

聽出她的態度有些軟化,封霽耀從椅子上站起,雙手緊緊握住她的雙肩。這女人老是喜歡和他作對,難得有如此柔和的一面,他得好好的把握機會對她說教才行。

「我不想看到一個被地震嚇昏頭的笨蛋,獨自逞強也不願意依賴我,再說男人保護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事,下次如果遇到這種情形,儘管大聲呼救就是了,還有,記得反應快一點,閃遠一點!」他板著臉,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

「可是,我記得有人也是閃不快,硬是被砸暈了啊……」她唇角微揚,不忘揶揄他。

只見封霽耀難得的紅了臉,俊朗的面容上有著明顯的不自在。他哪知道自己英雄救美還反被人救,想起來還真是不光采,尤其是被他營救的對象取笑,更讓他大為光火。

「閉嘴,這件事不准再提,回去工作!」他開始趕人。

「不用我陪你嗎?」之前不是一直纏著她,這次居然願意放人了?

「不、需、要。」他睨了她一眼,而後癱坐在沙發裡,閉目養神。

看著他高大的身軀陷入沙發裡,俊雅的面容有絲疲態,卻仍掩蓋不住他與生俱來的男性魅力。

她別有深意的凝視了他一眼,而後轉身離開休息室,封霽耀睜開雙眸,漆黑的眸裡,跳動著兩簇火光。

  事情……似乎有點超出他所預期的。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