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15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作者-睦月 弘

 

或許,這樣靜靜地待著,就是愛她最好的方式

 

前情提要:

董飛帶著Joy上北京遊玩,沒想到竟然在餐館,巧遇Andrew的家人與親戚。Andrew的父親當著眾人的面給Joy難堪時,在一旁的董飛出手搭救。

董飛也在混亂的車陣中,對心情低落的Joy表明自己的心意。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馬婆婆 :在中國陪伴在JOY身邊的慈祥老人,和容樂格格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關係。

董飛   :馬婆婆的孫姪兒,在馬婆婆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對於JOY似乎有種不

尋常的情感。

 

2011.07.12. 20:00 馬婆婆家 Joy的客房

 

Joy回到馬婆婆家發現家裡一個人也沒有。

 

她靜靜地走入佛堂,作完晚課後,安靜地吃著幫傭阿姨準備的晚餐。

 

然後再默默地回到房間打開手提電腦,花了大概半個小時,分別送出六封電子郵件,告訴美國的家人、朋友、同事、上司們,她計畫繼續留在中國,所以必須辭去現有的工作。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Joy心裡已經有個底,明天應該會有應付不完的電話與電子郵件。

 

她將手機關機,心頭思緒亂紛紛。

 

沒想到這世界真的這麼小,竟然會在北京遇到Andrew的家人。如果在這個時候回到美國,說不定三天兩頭地就會在路上碰見Andrew的妻子與兒子,那……

 

果然美國這地方回不去了……

 

不過,也不能一直賴在馬婆婆家不走,看來應該要在外頭想辦法租個地方住。

 

這時,樓下傳來的門鈴聲打斷Joy的思緒。

 

這麼晚了還會有誰?該不會是馬婆婆忘了帶鑰匙?」Joy趕緊奔下樓。

 

Joy先確認對講機上的影像,便打開了門。

 

原來是董飛

 

「小飛,你怎麼來了?馬婆婆不在家。」Joy驚訝地看著董飛。

 

「我是來找你的。」

 

Joy這才發現董飛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打了妳手機好多次,一直都沒接通,後來我改撥給姑奶奶,她跟我說她還朋友家聊天。所以我擔心妳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就這樣跑了過來。」

 

Joy感動地說:「謝謝你,我真的很幸運認識你這樣一個好朋友。」

 

董飛好像要開口說什麼,卻遲遲未語。

 

「對了,小飛,今天你送我回家的時候,跟我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

 

Joy果然沒有聽見我的告白」董飛在心裡頭自言自語。

 

「怎麼了?」Joy看董飛竟然沒有反應,又問了一句。

 

「沒有,我是問說,我們能當好朋友嗎?」

 

「嗯,這可是我的榮幸呢!」Joy認真地點了點頭。

 

董飛把手臂掛在Joy的肩上,用著「哥兒們」的口吻訓話:「既然是好朋友,以後有啥事就說出來,不許一個人傷心,明白嗎?」

 

Joy撇過頭望著董飛,傻傻地笑著。

 

董飛頭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與Joy對話,讓他站立難安。

 

他趕緊放下自己的手臂,往後退幾步,一邊繼續跟Joy瞎聊,一隻手急著四處摸索著大門的門把。

 

「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晚安。」董飛一股氣衝出大門,在街上狂跑但腦海裡卻一直想著Joy那兩片粉嫩微翹的雙唇。

 

董飛原以為自己早已對於情慾這種東西免疫,沒想到現在竟然如此地興奮激動。

 

與董飛交往過的那些女子們相比,Joy不是最美麗的。而過往與董飛玩樂過的那些女人比起來,Joy真的稱不上性感兩個字。

 

不過,對董飛來說,Joy非常、非常的特別,是一個讓他想擁有一輩子的女人。

 

當然,正在睡夢中的Joy,對於董飛對自己的感情,一點也不知情。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六月中 豫家總商舖

 

Joy在睡夢中,再次來到滿州國,而這次「迫降」的地點是豫王府設在市區內的總店舖。

 

「喀咚!」Joy的頭撞在店鋪的櫃台上。

 

「真是的,怎麼到現在還是學不會,看來回去得多活動筋骨,要不哪天真的會就這樣摔斷骨頭的。」Joy從客人群的夾縫中緩緩地站起來。

 

「豫家的店舖生意還真得很不錯,人來人往的,難怪五貝勒總是很忙碌。」

 

Joy在店舖外頭晃了晃,隨意地走進內屋的辦公室,看到五貝勒豫碩正認真地在桌前打著算盤。

 

自從小狗子離開王府後,容樂除了上課與做早晚課的時間以外,都與四貝勒豫敏在一起。

 

好幾次豫碩想找容樂聊天,但是看到容樂與四貝勒豫敏在一起開心的神情,便打住了念頭,獨自一人落寞地離開。

 

豫碩不斷地告訴自己,只要容樂開心,自己就開心。於是,這段日子以來,豫碩把重心完全放在工作上,但是偶爾想起容樂與豫敏在一起幸福的模樣,心裡頭如同點著把怒火,濃濃地起著煙。

 

而,豫碩做起事情來,果斷俐落,不喜歡把事情拖著。這種勉強式的「今日事,今日畢」的態度,時常被福晉解讀為辦起事來風風火火,不詳細考慮後果,害得身邊的人也毛毛躁躁的。

 

「叩!叩!叩!」門外傳來敲門聲。

 

「別敲門了,有事兒就快進來說。」豫碩對著門外的人大喊,眼睛仍盯著桌上密密麻麻的帳本。

 

站在外頭的人,輕輕把門打開,悄悄地走到豫碩的前面。豫碩仍埋頭一手撥弄著算珠,不耐煩地說:「有什麼事快點說,這樣不聲不響地待著做什麼?」

 

「看你工作唄!」接著女子們嚶嚶的笑聲傳遍了整間屋子。

 

豫碩聽出來是容樂小紅的笑聲,急忙放下手上的工作,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不知二位小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多包涵。」

 

這可是容樂頭一回來到總店,完全沒有心裡準備的豫碩,確實嚇了一大跳。

 

容樂從未看過豫碩如此嚴肅的表情,有點害怕地說:「五哥哥,真是對不起,我們不該在你工作時來找你,我們還是先回去好了。」

 

「呵呵!要是讓妳們就這樣回去,那我以後可不是要被你們整慘了。其實,工作早就忙完了,我正要準備回家。所以,不如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喝喝茶?再一起回王府?

 

豫碩立即把帳本蓋起來,露出以往傻裡傻氣的笑容。

 

小紅難得陪容樂出來逛逛,聽到豫碩的邀約可是樂壞了,在旁不停地聳恿著容樂。

 

「格格,您不是今天正想出來逛逛街,既然五貝勒爺要請喝茶,那正好不過了。我們喝杯茶再一起回去?五貝勒爺也能順便幫我們講些有趣的故事?」

 

容樂看了疲憊的豫碩一眼:「可是……」

 

「樂兒,你上次不是說想吃法國式的奶油麵包。我知道這附近有間法國夫婦開的CAFÉ,正在賣這兒玩意,我們一起去嚐嚐好嗎?」

 

「格格,走吧?格格~」

 

容樂格格終於點頭答應,於是三人開心地踏出總店舖,來到法式咖啡廳。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六月中 法式西餐廳

 

豫碩幫容樂與小紅各點了一杯咖啡與奶油烤麵包。自己則點了杯紅酒,坐在兩位少女的對面。

 

「五哥哥,昨天我收到小狗子發來的電報,說他們已經平安到達,馮老闆一家對他們也很好。我那天沒能去送行,心裡一直覺得很抱歉。」

 

「要不是四貝勒突然來找格格……」

 

「小紅!」容樂示意小紅別多嘴。

 

「過去的事情就別想太多,我答應小狗子將來若有機會,一定會去探望他們,到時後再找師傅拍照給妳看。」

 

「我也要去。」容樂開口要求著。

 

「好,有機會,肯定帶妳一起去。」

 

這時,CAFÉ竟然放起了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音樂,這樣的音樂旋律,讓容樂更加思念小狗子一家人。

 

豫碩看情形不太妙,便提早結了帳,帶著容樂與小紅走出CAFÉ。

 

「小紅,妳先回去府裡稟報,說格格跟我會晚一點回去用晚餐。」

 

豫碩向滿臉愁容的容樂提議說:「我們上商品街逛逛後,再回家吃晚飯,好嗎?」

 

小紅離開以後,豫碩與容樂肩並肩,走在市區的鬧街上。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六月中 市區鬧街

 

「樂兒妳看,那兒在賣糖炒栗子!等我一下。」

 

豫碩趕緊跑到馬路對面,提回一包熱騰騰的栗子遞給容樂。

 

容樂特別喜歡吃栗子,每逢心情不佳時,府裡的大人們都會特地買包栗子哄她開心,老福晉常說,因為容樂原籍在天津,所以格外地喜愛吃糖炒栗子。

 

老福晉的一句玩笑話,在容樂的心裡莫名地成為一種真理。

 

但現在容樂看著手裡那包的栗子,莫名地問了豫碩一句:「五哥哥,有時我都懷疑我是真的喜歡吃栗子,還是因為我是天津人所以我認為我喜歡吃栗子?」

 

「妳說呢?」

 

容樂咬著嘴唇,一語不發,每次只要提到「天津」兩個字,她的心頭便隱隱地作痛。

 

豫碩實在不忍心每次容樂都把心事壓在心裡頭不說,其實在他眼裡,容樂是位外表看起來溫柔婉約,但是內心卻格外堅強的女孩。

 

而這樣的她反而讓豫碩更擔心。

 

豫碩嚴肅地分析著:「樂兒,我覺得不是所有的天津人都喜歡吃栗子的,但是妳是個喜歡吃栗子的天津人。」

 

「在我的記憶裡姑爹就不喜歡吃栗子,但是姑媽喜歡吃,所以妳喜歡吃栗子這個部份是隨著姑媽的,然而姑媽可是我們老豫王府家的人,大婚前一次也沒去過天津呢。」

 

容樂看著豫碩認真說話的神情,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來:「五哥哥,你說了一大串話,可我完全聽不明白,我還是吃栗子吧?」

 

豫碩摸著後腦勺,也跟著大笑。

 

於是,兩人就這樣邊走邊逛,一路上說說笑笑。

 

容樂看到幾乎所有的服飾店都在推銷日本夏季的浴衣,而且廣告是一家打得比一家熱烈,她正納悶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店鋪怎麼都賣起日式和服?」

 

「樂兒,這是浴衣,夏天時穿的一種和服。」

 

「原來和服還有分別的。」

 

「七月七日當天,這裡將要舉辦花火祭,這可是日本人頭一回在這兒舉辦這個活動,所以這些商家們也相繼地推銷起浴衣,想增加些收入。」

 

「原來如此。」容樂理解似地點著頭。

 

走過幾家店鋪後,容樂的腳步停了下來。

 

她凝視著櫥窗內擺設的一套青綠色繡著一朵朵彩色扇型貝殼的浴衣,還自言自語道:「這件衣服真美。」

 

「進去看看唄?」

 

「不用了,我們回家吧!大家還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

 

豫碩暗自記下擺設這套浴衣的店名後,回府用過晚餐後,立即趕回剛才的店鋪訂下那套青綠色的和服,再回總店鋪處理公事。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六月底  店鋪

 

接下來的幾天,豫碩仍然繼續過著早出晚歸的生活。

 

雖然豫碩很忙,但是只要他一有空檔,便會幻想著容樂穿上那件浴衣的美麗動人的模樣,想到這兒,他恨不得那件手工訂作的浴衣能早一日完工。

 

一個星期過後,豫碩接到店舖的通知,立即趕過去。

 

「您是豫王府的貝勒爺吧?老闆剛外出不在,特別交代我把這個交給您。」年輕的小夥計把包裝好的浴衣,恭敬地遞給豫碩。

 

豫碩迫不及待地拿著這套衣服,直奔王府。一路上盡想著容樂要是看見這件衣服該有多高興。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六月底 豫王府容樂的屋子

 

滿心歡喜的豫碩還沒走到容樂的屋前,遠遠就聽見這屋裡頭熱熱鬧鬧的。

 

容樂屋裡的門是敞開的,豫碩剛踏進門,還來不及喊人,就看到容樂正試穿著那件青綠色的日本浴衣,房裡還站著四貝勒豫敏、小紅還有其他幾個當家丫鬟們。

 

這一刻,豫碩整個人都傻了。「這新買的浴衣明明還在我手裡,樂兒身上的這件衣服究竟是打從哪兒來的?

 

心涼了一大截的豫碩默默低下頭,正轉身準備離開時,恰好被小紅瞧見。

 

小紅高分貝地喊了兩聲「五貝勒爺」,已無退路的豫碩只好勉強地打起精神,把手上的禮物藏在身後。

 

「五貝勒爺,您看格格像不像仙女下凡?」小紅樂得像隻活碰亂跳的兔子,在容樂身邊轉呀轉得。

 

「當然!美若天仙!這套衣服簡直就像是專為樂兒設計的一樣。」

 

穿上和服的容樂,豫碩已經想了一個星期,現在證明他猜測的一點都沒錯,這件衣服的剪裁與色彩,更加呈現出容樂那沉魚落雁的容貌。

 15-樂樂-0209.jpg  

容樂靦腆地笑著,卻沒忘了問一句:「五哥哥,你背後拿著什麼啊?」

 

豫碩的手仍放在後頭,「沒什麼,是幫朋友買的東西,正要給他送去。」

 

「格格,您該不會以為五貝勒也給您買了禮物吧?真是貪心啊!」情緒高過頭的小紅,竟然失言。

 

「小紅,妳膽子愈來愈大了,竟然開起主子玩笑了。」容樂沉著臉,不開心地斥責著。

 

從小在王府裡長大的小紅是知曉王室最注重的就是主僕長幼的關係,而且知書達禮的容樂一向對於她底下的人管教嚴格,小紅剛才在大眾面前亂說話就是犯了錯。

 

頓時,屋裡呈現一片死寂。

 

「好了,沒事的人,就下出去吧!五貝勒跟我也有要事要辦,現在就得走。小紅,妳小心伺候格格更衣,把這浴衣給收好了,格格可是要穿它去參加花火祭的。」

 

豫敏的命令打破了沉默。

 

離開容樂的房間以後,豫敏與豫碩各懷心事,默默地走在長廊上。

 

豫敏突然開口說:「五弟,你手上的禮物是要送給樂兒的吧?和服店的老闆跟我說你也訂了件同一樣式的浴衣。」

 

豫碩並沒有回應,仍然靜靜地朝著長廊的那端走去,進了自己的房裡後,一直到隔天早上才出來。

 

下集預告:

容樂與貝勒爺們一同參加花火祭,又將遇到什麼樣的情況呢?現實生活裡的Joy與董飛之間又將有什麼進展?董飛真的能把Joy只當作好朋友嗎?

〈樂樂〉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欲知〈樂樂〉精彩完結,別忘了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

因應101年全新的連載計畫,請各位粉絲繼續鎖定向上出版!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