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色男人》連載專區

白色男人連載試閱 (1)

作者-直樹

白色男人封面.jpg  

楔子

PM 10:01

「十一月二十七號星期五,現在是晚上的10點零一分,各位親愛的聽眾朋友們晚安,你們正在收聽的是《星光花園》,我是主持人Lian,今晚也要陪你們度過充實的一小時。

前陣子有一部很紅的電影叫做《美味關係》,可是落伍的我昨天才看完。真是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這部電影太棒了,太激勵人心了。其實我在最後感動到落淚,常聽我節目的聽眾朋友一定想:『哎呀,Lian淚腺這麼發達,看什麼都會哭!』可是我昨天真的是覺得內心深處有被Touch到,不管是茱莉亞在法國學廚藝的積極態度,還是茱莉雖然只是一個OL,卻在部落格找到了自己的新天地,這兩個故事都證明了一件事──有志者事竟成。如果你還有夢想沒有實現,不妨從明天起踏出第一步,只要還活著,都不算太晚。

我相信各行各業都會有如同《美味關係》那樣美妙的故事,如果你也熱愛你的工作的話。

今天節目中為大家邀請到的是一位職業有些特殊的男士。Eric晚安。」

「Lian晚安。」

「Eric的職業是現在很多人嚮往的哦!其實說職業不太正確,應該是工作的環境和方式,但是我們先暫時以「職業」稱呼好了。那到底是什麼呢?我先賣個關子,讓Eric自己來回答。

Eric,你的工作時間是白天還是晚上呢?」

「幾乎都是晚上,而且是深夜。」

「那……做這份工作會很耗體力嗎?」

「因人而異啦!但是我通常會喝一些提神飲料。」

「你是說蠻牛嗎?哈哈……」

「之類的。哈哈……」

「各位聽眾猜出來了嗎?我再問最後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做這份工作最重要的條件是什麼?」

「我覺得是自制力。」

「怎麼樣?心中有答案了嗎?我們的節目助理說是吸血鬼……拜託!別鬧了好不好?吸血鬼又不是職業。錄音師呢?卡車司機?錯!如果我不知道正確答案,我可能會猜牛郎。哈哈……」

「真的嗎?我像嗎?」

「各位聽眾朋友是看不到Eric本人,所以不明白我現在的心情。哎,說真的,你會不會長得太好看了一點啊?」

「哈哈,謝謝妳,我很開心聽到妳這樣說。」

「……眼睛超會放電的啊。錄音室的空調好像不夠強耶!好熱哦……」

「哈哈哈……」

「好啦好啦,不能再鬧下去了,工作人員都在瞪我了。哇!都快進廣告了我還沒公布正確答案,Eric你自己說吧!你的身分是?」

「我是SOHO族,業務內容主要是網頁設計。」

「結果大家都猜錯了。也許聽眾朋友有答對的也說不一定哦!今天的主題就是要和Eric一起探討SOHO族的工作特質,因為這個的工作型態實在太吸引人了啊!」

「可是就像我剛剛說的,需要很高的自制力。」

「怎麼說呢?」

「因為沒有硬性規定的上班時間,所以都要靠自己分配。而且有時候反而一般人在放假,我卻在趕工。」

「那真的很不容易耶!我應該沒有辦法當SOHO族,連節目前的會議我都常常忘記,說到這裡就要感謝我們辛苦的節目助理,每天當我的人肉鬧鐘,愛妳哦~」

「哈哈……」

「Eric,我們來聊聊你成為SOHO族的過程好了。」

「嗯,好!我在美國唸完研究,所以其實有先在那邊就業……」

「等一下,你在美國唸研究所?」

「是啊。」

「那你當SOHO族會不會有點……不好意思哦!因為就我所知SOHO族的收入應該不是那麼穩定。」

「沒關係,但是我比較注重的是生活的自由度,收入的部分倒是其次。」

「這應該也是SOHO族一個很大的特質,對不對?」

「嗯,我想應該是。」

「那你剛剛說唸完研究所以後有先在美國工作?」

「對啊,我有在美國的企業實習過一年左右的時間,後來還是選擇回到台灣,然後就很自然的開始了SOHO族的生涯。」

「你今年幾歲呢?」

「剛滿三十。」

「你看起來不到三十啊!」

「謝謝。可是我的作息都是顛倒的,照理說應該老得很快。」

「對了,SOHO族是不是得常常熬夜啊?還是這只是我的刻板印象?」

「嗯……就我自己來說,因為晚上比較有靈感,而且比較安靜,所以都習慣利用晚上工作。」

「真的還滿像吸血鬼的,哈哈。」

「是啊,晝伏夜出。哈哈……」

「好,我們先聽首歌、進個廣告,回來之後再跟Eric聊更多SOHO族的大小事哦~~你現在所聽到的是西洋歌壇上一位全新創作歌手季小薇Zee Avi的第一張同名專輯的主打歌-《Bitter Heart》-心都涼了。輕快的曲風希望正在開車或是發呆的你會喜歡!」

 

 

沒錯,這一切就是從那首用尤克里里琴伴奏的《Bitter Heart》開始的。

一個荒謬又令人措手不及的愛情故事,發生在這個沒有喘息空間的大都市裡;

在這個單身男女即使一起從紐約搭飛機到上海也不會擦出任何火花的星球上;

在即將邁入寒冬的亞熱帶島嶼上……

 

第一章

 

猜猜看,什麼樣的畫面是單身女子最不願見到的?

選項一:當一個大帥哥在花店裡買紅玫瑰,但小卡片上的名字不是自己的──是有點想嘆氣。

選項二:當女人看到一個大帥哥開著跑車停在公寓樓下等人,但自己卻不住在那棟公寓裡──這的確很可恨。

但其實最叫女人心碎的,是當一個大帥哥站在婦產科的育嬰室前,用一雙深邃的雙眼深情款款地望著裡頭──那才叫做「史上最令人難受的景象」。

邱曉白穿著他一百零一件的白襯衫,卻一點也不像是個正經八百的上班族,反而像是某個歐洲皇室的貴族,這也許跟他高挺的鼻樑和白皙的膚色有關。只是現下他所在的地點不是富麗堂皇的宴會大廳,是一間以粉紅色為裝潢基調的婦產科,這醒目的畫面即使是看慣了各種怪事的台北人都會想多看上兩眼。

剛出生的新生兒被放在透明的「盒子」裡,用粉紅色的毛巾裹得緊緊的,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條條不時蠕動的小蟲,整齊又有秩序地排列著……以上的想法解讀自邱曉白的腦中。

他一隻手貼在玻璃上,高挺的鼻子差點就要碰到自己的倒影,雙眼不停來回掃射。

到底,「哪一條」才是他女兒?

剛才護士把他剛出世不到幾小時的女兒抱到玻璃前讓他看,可是也沒讓他看太久,就放回那個透明的小床中;沒想到,邱曉白才一眨眼,女兒就消失在茫茫嬰海中。

他是個不愛戴眼鏡的近視患者,除非要工作,不然他很享受兩百多度的近視帶給他的朦朧美感;不過,此時此刻他很想跟站在他隔壁的先生借一下眼鏡。

不過就因為他看不清楚只好瞇著雙眼,在別人眼中看起來,整個兒就是充滿了溫柔、憂鬱與知性,活像是瓊瑤筆下的男主角。

「誰是他孩子的媽?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幸運的女人?」周遭的女性無一不這麼想著。

正當他苦惱著要不要擔著可能會被護士嘲笑的風險,請她再一次「指」出他的女兒時,一隻女性的手攀上了他的肩。

邱曉白轉頭一看,眉間的皺紋紓緩了,安心的微笑浮現臉上。

那女子一頭烏黑的長髮束在腦後,鵝蛋臉白淨姣好,雙眼散發著母親特有的溫柔光輝。

「辛苦了,嚇壞了吧?」她拍拍邱曉白的背說。

「雖然我這樣說可能很糟糕,可是晏晏意外的冷靜,甚至還安慰我……明明辛苦的人是她。」到了緊要關頭他就亂了套。找不倒車鑰匙是小事,發動車子以後居然把油門當煞車,差點沒把即將臨盆的老婆嚇得當場把孩子給生了出來。

看著邱曉白自責的表情,身為他的二姊這時應該要好好安慰他,但邱曉虹的嘴角卻很老實地上揚著。

忍著笑意,邱曉虹以過來人的身分說道:

「第一胎難免啦!你姐夫當初也是緊張到語無倫次,男人對於生孩子這件事很難有心理準備的。不過……弟妹真的辛苦了。」她知道她這個弟弟慌亂起來可以無厘頭到什麼程度。

真怪,那個穿著內褲吃著麥芽棒棒糖的小男生居然當爸爸了。玩躲貓貓時大家故意忘記他,結果到了晚上他哭著回家的那一幕,還清楚地印在邱曉虹的腦海中,怎麼時間會過得這麼的快?

邱曉白的耳朵裡彷彿還迴繞著李晏在產房裡嘶吼的聲音,真是讓他心有餘悸。

「她真的好偉大,媽媽都好偉大……」這大概是他今年講過最誠懇的一句話,肺腑之言也不過如此。

邱曉虹微笑地看著弟弟,突然想起了什麼,趕緊問道:「弟妹現在一個人在病房嗎?」

「她弟弟陪著她。」

「秘書還是大學生?」邱曉虹的反應是直接的。

邱曉白的臉上多了一分無奈,「二姊,妳一定要跟大姊一樣這樣叫他們嗎?他們有名字的……李卓跟李卬都在。」

「哎呀!你大姊洗腦的功力有多深厚,你也不是不知道。」邱曉虹略帶歉意地打著哈哈。「弟妹有人陪就好,我待會也要去看看她。對了!我姪女是哪一個啊?」邱曉虹轉身貼在玻璃前興奮地問著。

哦……尷尬的問題來了。

「呃……其實我也在找……」他心虛地答道。

「什麼叫做『你也在找』?」她沒聽錯吧?

邱曉白用講故事的方式把他「跟丟」女兒蹤跡的前因後果講給邱曉虹聽,他自認鋪陳得不錯,但只見邱曉虹的臉色是愈來愈鐵青,他的聲音也愈來愈小。

「我確定你的外表年齡跟心智年齡至少差了有十八歲,可是這是我們的錯。」是她們太保護這個獨子了,才讓他一直都沒有什麼責任感。所以真的要感謝李晏的包容與愛,邱曉虹有種罪惡感。

「要說教等一下,既然妳來了,就趕快幫我看看哪一個名牌上寫著我老婆的名字。」邱曉白沒好氣地說著。

邱曉虹望了一會兒,驚喜地叫了出來:「天啊!好可愛哦~~」

「妳找到了嗎?是哪一個?」他也趴在玻璃上東張西望。

但她像是沒聽到弟弟的問句,自顧自開心地說著:「天公有保佑,比較像李晏。」

「二姊!妳現在是要逼我回家拿眼鏡,對吧?」他二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邪惡的?真的是被大姊洗腦了嗎?

「就第二排右邊數過來第三個啊!」她用手指在玻璃上點啊點的,這下邱曉白又開始瞇著雙眼往裡瞧了。

兩人爭論著孩子像誰好一陣子,突然邱曉虹隨口提起地問了一句:

「你們想好女兒的名字了沒?」

「沒,不急啊。」他打算等李晏恢復元氣以後再和她慢慢討論,這是一件多快樂的事啊?

邱曉虹卻對這個答覆不以為意。

「不急?你確定?這個小女娃可是我們邱家的長孫,你覺得媽會放棄由她親自命名的機會嗎?大姊的飛機馬上就要降落了,我想她一定帶了好幾個「好名字」要讓你們挑……」

他頓時刷白了一張臉。「哦,不……」

邱曉白對母親取名字的喜好真的不敢恭維,拿他們三姊弟的名字來說──邱曉凰、邱曉虹、邱曉白,感覺像是從當天吃到的水果顏色去命名的,簡直是在開玩笑!但他們的母親卻很自豪自己所取的名字好聽又好記,甚至連邱曉虹生孩子的時候都想幫忙取名字,還好這種大事必須要尊重男方,才沒讓他的姪女變成什麼小綠小藍的。

而就如邱曉虹所言,他是獨子,這個寶貝又是長孫,他母親怎麼可能放棄這大好的機會?

他用手抵著太陽穴,做出每次他只要心煩就會擺出的表情。「不行!我一定要在大姊來宣讀『懿旨』前想好我女兒的名字。」這絕對算得上是紅色警報!

可是,要取什麼名字好呢?邱曉白的思緒往前回溯著他與李晏的共同回憶,忽然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情景,還有那首聽過一次就很難忘記的《Bitter Heart》………

 

※                               ※                              ※

 

~九個多月前~

 

好吧!她必須承認,他真的很帥,而且好死不死剛好是她最無法抵擋的「王子型」,甚至比她訪問過的幾個偶像明星、少女殺手都還要對她的胃口。但她可是節目的主持人啊!總不能在節目中公然地表現她的花痴,那太不專業!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把焦點放在今天的主題上,而雙眼則是沒離開過手中的稿子。剛才應該沒有太脫軌的演出吧?李晏心神不寧地反省著。

耳機裡正流洩出節奏輕快的歌曲,唱歌的女聲有點沙啞、低沈卻又俏皮。密閉的窄小錄音室因為一首歌,忽然明亮了些許。

邱曉白很自然地用腳輕輕打著節拍。他想跟這個初次見面,卻必須像朋友一樣對談的女人說句話,排解掉一些尷尬,可是只見她低頭不語,和剛才節目撥送中的那個活潑模樣大不相同。

「很好聽……」他盡量自然地開口。

李晏聽見他說話的聲音,猛然抬頭看著他。「什麼?」

這男人的眼睛會笑。李晏在心裡吶喊著。

「我說,這首歌很好聽。」

「哦!對啊!真的……」什麼歌?她現在根本只聽得見自己的血液震動耳膜的聲音,心未免跳得太快了點。

三十二──這是今年二月二十號站立在李晏生日蛋糕上的數字。照道理說,她應該早就過了對心儀的男性臉紅心跳的時期,事實上她確實也很久不曾有心動的感覺了。

四年了吧……距離上一次的小鹿亂撞,上一回的那條小鹿可是死狀淒慘;難道睽違四年,那頭小鹿又投胎來報到了嗎?

邱曉白聽了她言不及義的回答,再看看被她捏得皺皺的Rundown,雖然不知她為什麼緊張,但從小生長在女人堆中的他,倒是很懂得如何討她們的歡心。

「我以為你們都是穿得很隨便在錄廣播,反正聽眾也看不見,沒想到還要化妝。」他的頭輕輕往左一偏,雙眼還是盯著李晏不放。

「看個人囉!我們公司沒有規定主持人一定要穿得很正式或是化全妝,但我自己是不化妝不肯出門的,沒辦法,年紀也到了。」她苦笑著。

邱曉白把椅子往前移了一點,「雖然女生化妝起來的確是很漂亮……」他的句子中並沒有明指是在說誰,但李晏卻不由自主地雀躍了一下。

「但如果是妳,應該不會差別很大吧?」

這小子,嘴巴也太甜了。不過偏偏她就吃這一套!李晏的臉馬上漾開發自內心的笑容,兩個酒渦鑲在她紅潤的雙頰,像對鑽石般地吸引著邱曉白的視線,這下換他閃了神。

一定是因為背景音樂太過輕快,眼前的女人忽然變成了女孩,連她眨眼的瞬間都像有配樂般地,讓他也跟著愉悅了起來。

驀地,兩人身周的空氣似乎瀰漫著一種微妙的氣味,但只有他兩人才聞得到。

距離回到節目還有一分鐘,李晏不知是哪來的勇氣,或是被自己世界裡的粉紅泡泡給迷惑了,她開口問:「待會節目結束,我們幾個同事要去喝一杯,你要不要一起來?」

這個邀約很直接,她的心意絲毫不差地遞到邱曉白的面前。

李晏吞了口口水。

「其實小陳已經約我了,我也答應他下了節目要跟你們一起去。」小陳是他朋友的朋友,也是這次邀他來上節目的牽線人。

李晏看著自己在他眼中的倒影,卻感到有些窘。早知道這樣,她就不用主動邀約了,這下變成她太積極,有違李晏給自己定的規矩。

她本來不是一個愛計較誰先開口的女人,但多年的戀愛經驗告訴她,通常一男一女認識以後,誰先主動就代表著在這段關係中處於劣勢。當然這不是準則,只是她的個人心得。不過女人的確有些時候會陷在自己莫名的規則而無法脫身。

邱曉白一開始是因為人情債才被逼著來當廣播節目的來賓,但此刻他已經開始覺得,也許這並不全然是一件壞事。

他一手托著下巴,興味富饒地看著李晏。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