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果」小說

前情提要

信太郎去「開心果酒吧」找秋月

酒吧經理金本知道他和秋月的交情不錯,

打算讓信太郎在酒吧裡等秋月上班。

沒想到信太郎卻見到了勢利的麗華媽媽桑,只好先離開。

為此,媽媽桑還責備了金本。

 開心果  

 

        金本走進狹長的房間裡,環顧著四周;麗華媽媽桑的得力助手――美凰,也跟著走了進來。美凰是開心果資歷最深的小姐,她留著俏麗的短髮,眼尾上揚的眼睛增添了幾分妖媚的氣息,稍濃的妝容巧妙地蓋住了歲月在她臉上留下的痕跡。

       

「如何?很棒的房間吧!」美凰對坐到床上的金本誇耀似地說著:「媽媽說要讓秋月住在這裡。」

 

        金本環顧著稍嫌狹小的房間,思考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問道:「美凰,是不是麗華媽媽叫妳欺負秋月的?」

 

        美凰一聽,立刻一屁股在金本身邊坐了下來,嘟起嘴抱怨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這都是為了教育她嘛!」她扭著身體,彷彿受了無限委屈似地,「我也不是因為喜歡才這樣做的呀!」

 

金本沒有說話,露出了沉思的表情;美凰進一步地把身體貼近金本,呢喃著:「我可是站在老大您這邊的唷……」說著,她妖媚地把金本拉得和她一起躺倒在床上,纖細的手伸進金本的浴衣裡,誘惑地撫摸著他的胸口……

 

        「妳這是在幹麼!」金本一把推開美凰的手,嫌惡的表情就像是碰到了什麼骯髒不潔的東西似的。

 

※※※※※

 

        搖曳的燭光映亮了吧檯的角落,這是開心果的休息時間。一向十分講究打扮的麗華媽媽桑也放鬆了下來;她頭上捲著髮捲,頭髮在腦後隨意地紮了起來,鬢旁的散髮卻還是亂七八糟。她叼起一根煙,沒有拿打火機,湊上前去就著燭火點燃。平常在柔和光線下看來優雅從容的麗華媽媽桑,此刻在跳動閃爍的光線中,表情看起來卻顯得詭譎莫辨。

 

麗華媽媽桑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緩緩吐出白色的煙霧。她斜眼看看低著頭坐在吧檯旁的秋月秋月擁有細緻的五官、白皙的膚色和嬌小的身材,給人一種羞怯又無助的感覺,在開心果中,一直深受宅男等特殊族群歡迎。只是此刻,她臉色慘白,原本粉嫩的雙唇褪去血色,神經質地不停捏弄著自己的衣角,纖細的肩膀微微顫抖,無助的模樣讓人聯想起易碎的瓷人兒。

 

秋月妳可以讓客人覺得妳很柔弱、很聽話,讓人很想疼惜,這是妳專屬的特色;但妳不能假戲真作,不管客人對妳說什麼,妳就乖乖地聽什麼啊!」麗華媽媽桑親切地「勸導」著秋月,語氣雖然平和,但眼神裡的不耐和怒意卻顯而易見;秋月驚嚇地縮了縮身子,畏縮又驚慌的模樣就像是被槍口指住頭的小白兔,無處可逃,也無力逃跑。

 

        「對不起,媽媽……那……我應該怎麼做?」秋月低著頭,結結巴巴地問:「我應該要怎麼辦才好?媽媽……我真的不知道……」她顫抖而不連貫的語句就像麗華媽媽桑吐出的煙霧一樣,無力地消失空氣中;燭光微微地晃動了一下,又繼續平穩地燃燒著。

       

        麗華媽媽桑沒有再說話,冷冷的視線也從秋月身上移開了,自顧自地抽著煙;秋月侷促不安地動了動,眼看麗華媽媽桑似乎沒有打算再理會自己,於是她默默地站起身,向店外走去;這時美凰正巧推門而入,她的眼神裡盡是不懷好意,刻意地擋住了秋月的去路。秋月低著頭,想要從美凰身邊閃過……

 

        「妳給我等一下!」麗華媽媽桑厲聲叫住了秋月;美凰順勢一伸手,狠狠捏住秋月的下巴,逼她抬起頭來。看著秋月驚慌失措的恐懼表情,有那麼一瞬間,美凰彷彿在秋月的臉上看見了年輕時的自己……她皺起了精心描畫的眉毛,厭惡地將秋月一把推倒在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倒在地上的秋月本能地護住自己纏滿繃帶的手臂,大聲哭喊著;雖然美凰沒有開口責備她,但她認為必定是自己做錯事,才會惹得美凰那麼生氣;「這個月不足的業績,我會想辦法貼補的,真的很對不起!」聼到秋月的道歉,美凰不但沒有放過她,反而變本加厲地用腳上的高跟鞋碾踏著秋月瘦弱的身軀。

 

        「笨蛋!妳要怎麼貼補?難道要自己倒貼嗎?還是有客人願意帶妳出場了?我看,妳還沒有那種本事吧?」麗華媽媽桑嘲諷地說著。美凰忽然感覺自己身上痊癒已久的傷疤隱隱作痛――過去的幽靈一直不肯放過她,總是猝不及防地冒出來,纏擾不休。為了擺脫這種不愉快的感覺,美凰粗魯地加重了踩踏的力道,秋月哭喊得更大聲了。

 

        「對不起!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對不起!」美凰望向麗華媽媽桑,媽媽桑的表情殘酷而滿足,彷彿品嚐著什麼珍貴美味似地露出了笑意;美凰故意掐住秋月裹著繃帶的手臂,將趴跪在地上的秋月拉了起來,然後接過麗華媽媽桑已經抽了一半的煙,緩慢地按在秋月裸露的手臂上;眼看秋月細緻白皙的皮膚瞬間燒出了紫黑色的煙疤,在淒厲的哭叫聲中,美凰滿意地笑了。

 

※※※※※

 

        在開心果店外,茉莉子站在天井旁。由下往上延伸的淺色樓梯欄杆,環繞住這小小的空間,這是一個精緻的牢籠,沒有人能逃得出去

 

聽著秋月淒厲的哭喊道歉,還有美凰殘虐的笑聲,茉莉子忍不住用手緊緊摀住耳朵,想將這一切隔絕在外……

 

 

(待續)

 

面對媽媽桑和前輩的刁難和欺凌

秋月無助地承受著

另外,意識到自己身處牢籠的茉莉子,

該如何是好?

 

想快點知道「開心果」完整劇情的朋友們,

明天118

《開心果》電影要在台北文水藝文中心發表,

到時導演和演員也會親臨現場,

機會難得,趕緊把握!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