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_007小說封面_槍族定稿-宣傳用03       

        在無人知曉的神秘南方島嶼上,存在著一支非人非妖的特異種族;

        他們擁有人類的外表、淺灰色的髮眸、致命的強大攻擊力……人類稱他們為――槍族。

 

        在距離南方島嶼不遠的臺灣島上,人類上演著一幕幕詭譎莫辨的政治劇;

        清廉公平的競爭底下,是陰險惡毒的互相傾軋……這就是──臺北市長選舉。

 

        權力競爭下,異類盡出;熾熱選情中,妖魔橫行;誰會是這一場選戰中最大的贏家?

        讓我們慢慢揭開這個秘密――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作者序

 

     我寫作的高峰期,是在我的大學時代,當時的我時間充沛,腦子裡有太多關不住的創意,還有急欲對這個世界表達的想法,曾經有一天寫了兩萬字的記錄。 

     如今回頭看我當時出版過的數本小說,自己會覺得有些彆扭,畢竟相對於現在來說,那是還不夠成熟的寫作,可是,我很珍惜它們,過去的每一篇作品,都記錄或反映出當下的時空、見解與感觸。 

     而現在這本《槍族》,就是當時的其中一個結晶,但不同的是,《槍族》在這數年間,我仍陸陸續續對其進行打磨與翻寫,它有我高峰期的創意與架構,也有我後來的檢討與校準。 

更幸運的是,題材敏感的《槍族》,一直在各大出版社間碰壁,如今終於等到向上出版社的賞識,在編輯們的大力協助之下,每一個細節都被重新裝修,從外封到內頁到字裡行間,都煥然一新。 

因此我敢說,早在2007年誕生的《槍族》, 現在才是它最適合與各位見面的,最好的一刻。請享受它吧!在台灣歷史中穿針引線一個奇幻世界、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暗潮洶湧的一段故事……     

  

白色七號寫於 2014 台北市長選舉前  

 


 

「︰‥ˆ∵∵˛!」臉部線條剛毅的壯碩男人嘶聲大吼,拳上槍孔憤怒爆出火彈;他聽不見敵人的哀嚎,只有同伴瀕死的低鳴不停傳入耳內。傷心厚重地堆疊,像張撲天蓋地的大網緊緊包住了他。

不知道兒子怎麼樣了? 不知道待產的妻子是否安全? 現在的他只掛念這兩個問題,至於眼前敵人從何而來、為何而來,都已不在他的思考範疇之內。

霎時,前方左側竄出一批人馬,手中的奇異黑鐵轟出一串滾燙的鐵丸;壯碩男人緊急躍滾,躲到房舍圍籬後頭稍作喘息;片刻後,他猛然衝出,宛如負傷野獸般深入敵軍中心,飛快地一踢一掃,將兩名離自己最近的男人打倒在地,再急速後退半步,高舉拳臂,轟出兩發暴力的火彈,將三名敵人的頭顱與腹腔給穿了好幾個大洞;就在剩餘兩人企圖反擊之際,他又往前狂奔,像隻猴子似地攀上旁側木屋屋簷,返身祭出三發火彈,將那些傢伙變成血肉模糊的碳烤屍塊。

即便壯碩男人是如此驍勇善戰,卻依舊扭轉不了整體戰局。

 

      高據屋簷的他清楚看見整條街上布滿了同伴的屍體,只剩零星幾個接受過作戰訓練的勇士還能勉強抗爭。他接著往港口方向望去,赫然看見還有陸陸續續的橡皮艇正在登陸,源源不絕的敵人如潮汐般撲岸;最後,壯碩男人將視線隨著海上的橡皮艇往回搜尋,果然看見數艘戰艦停泊在遠海,戰艦兩側閘門像是水龍頭似地湧出敵軍。 

頓時間,壯碩男人曉得自己應該討伐的對象是誰了,就像治河得先對準源頭是一樣的道理。於是他如鷹般從屋簷一躍而下,沿街轟擊同伴所纏鬥的敵人,並且號召他們跟隨他去解決根源。

對於一盤散沙來說,一旦有人現身整合,往往能從逆境中蛻變成強大的敢死隊。

於是在以壯碩男人為首的節節反擊之下,他們血洗了通往港口的街,槍口齊一的威力幾乎橫掃所有四處游擊的敵方士兵;不消片刻,他們便勢如破竹地來到港口,搶了敵軍的橡皮艇便往戰艦方向推進。

「長、長官! 對方捨守為攻,約莫二十名擁有成熟武力的『槍族』正往我方靠近!」

「我知道,我看見了。」老將軍根本無須拿起望遠鏡,便能看見那支敢死隊全速破浪而來。但老將軍卻未像通報的年輕軍官那般慌張,反而只是沉著臉詢問:「島上如何了?」

聞言,年輕軍官立即以對講機與島上負責突擊的隊長取得聯繫,然後在充滿沙沙雜訊的隻字片語中抽出資訊。

「報告長官,由於這二十名『槍族』離開戰圈,島上情勢已取得控制,成年的婦女與老者已清除泰半。」

「嗯……」聽見下屬報告,老將軍的表情與露出憂困神情的吳姓航海士形成對比;他綻開一抹老謀深算的微笑,「換句話說,只要解決這二十名『槍族』,這場戰役也就差不多可以落幕了。」

「但是長官,當初因為明白『槍族』沒有海戰的能力,所以我們戰艦上並不多人留守,人力幾乎都搭橡皮艇去進行陸攻了……」年輕軍官神色緊張地說著:「萬一這批『槍族』真的避開迫擊炮的攻擊、並且攻上戰艦的話……」

「迫擊炮? 面對兩三艘橡皮艇,用不著那種東西。」老將軍老神在在打斷年輕軍官的悲觀臆測,「也正好是時候測試一下『那傢伙』的實用性……」

「『那傢伙』?」吳姓航海士與年輕軍官面面相覷。

吳姓航海士突然想起,這次征途出航之際,老將軍祕密派遣了一批人馬,將一只巨大的鐵皮箱子塞進船艙底座,並且吩咐兩名特別士兵,不論軍令如何,均須在一旁駐守。

「呵呵呵……」老將軍嘴角勾起滿布皺紋的陰森微笑,拿起牆上的艦內通訊儀器下達指令:「是我,你們可以放『那傢伙』出海了。」

在掛上電話後,他自信地對吳姓航海士與年輕軍官說道:「去甲板看看吧,這可是政府的最高機密之一吶!」

下一秒,他們赫然聽見一股撼動地板的獸吼從底層傳來。

 

「∵˛‥!:˛︙‥ˆ∵˛?」

破浪前進的橡皮艇上,一名眼尖的槍族勇士高聲大呼,順著他驚喊的方向望去,他們看見巨大鐵皮箱子從戰艦側邊閘門被推入海中,激起湛白浪花。

接著,箱子的外層鐵皮開始逐漸剝落,露出一個正方立體的鐵柵欄,柵欄上滿布書寫著龍飛鳳舞字跡的黃色符條;當黃色符條隨著海水浸濕而逐漸化去,眾人才真正清楚望見鐵柵欄中到底關了什麼東西。 

「嘎──!」

身如大蟒、生有四足、膚覆鱗甲的奇異海獸放聲尖嘯,凶暴的牠力大無窮,兩爪便將鐵柵欄如同紙糊玩具般撕裂,似魚入水般流暢地躍入海中,轉眼間便朝槍族勇士們所乘坐的橡皮艇破浪而來!

  「‥ˆ、︙‥ˆ?:˛︙∵!」即便是槍族勇士們,見狀亦是大駭,士氣甚至一度潰散。眼見那頭海獸從海中暴起,大爪就要揮下,帶頭的壯碩男人趕緊挺身而出,毫不畏懼地轟出火彈,將海獸鱗甲燒出鮮紅血洞,這才逼退牠的致命撲擊。

而這舉動也再度激起眾人士氣,他們領悟己方擁有抗衡傷害的力量;下一刻,大夥接連張開槍孔,向這頭海裡海上亂竄的大獸猛攻,剎那間星火燎海,水火衝天。

不過,雖是以寡敵眾,海獸仍是佔了地利。只見牠流利往深海一鑽,又猛然竄出,便毫不費勁地將其中一艘橡皮艇掀倒,待槍族勇士們紛紛落水後,牠立即張著大爪與利牙撕開他們身軀,或踩壓在水中讓其溺斃,肆虐著牠渾然天成的凶殘。

見同伴因海獸殘殺而喪命,尚在橡皮艇上的勇士們怒氣翻騰,舉起拳臂拼命射擊。

起先,此舉的確有效制止海獸的踐踏,不過海獸畢竟是熟悉海戰的狩獵者,只見牠大尾猛甩翻浪,便叫橡皮艇上的勇士們失去重心,光是穩住船筏即耗費大半心力,更別提起身瞄準。在歷經大浪翻湧以及無人幫忙牽制的情況下,那些落海的勇士們竟遭海獸全數殲滅。

   「天啊! 那是什麼怪物?」 

戰艦甲板上,年輕軍官臉色發白,一旁的吳姓航海士亦是滿臉驚詫,惟獨老將軍神情得意地望著這幕戰局。

「正是怪物,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妖怪。」老將軍緩緩說著,愜意地拿出煙斗點燃,「這種妖怪名為爪蛟,相傳是龍族的分支之一,平常以海草為食。」 

「吃素的? 怎麼吃素的會這麼凶狠?」年輕軍官微微顫抖地發問。

「呵呵……」老將軍吐了一口白煙,白煙迅速被海風吹散,「因為後來以人工的方式強迫牠改吃葷的,經過調教之後便這麼凶狠了。」

「政府? 政府居然馴服妖怪?」吳姓航海士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老將軍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冰山一角罷了。」

 

同時,海上的激烈戰況也進行到白熱化的階段。

繼一艘橡皮艇翻覆全滅後,又一艘橡皮艇遭到荼毒;目前只剩壯碩男人所領航的橡皮艇勉強孤立,但船底卻在纏鬥過程中破洞進水,距離沉沒只差沒多少時間……死亡,也在船上勇士們的心中成了定局

「嘎──!」這時爪蛟再度猛撲而來,壯碩男人立即示意眾人放手一搏,於是就在橡皮艇被爪蛟撕裂的剎那,所有勇士也縱身躍至牠的身軀上,張開槍孔全力猛轟。

頓時間爪蛟劇烈吃痛,扭曲著身子用力鑽入海中,在海底礁石間橫衝直撞,瞬間將數名勇士砸成海底冤魂,但自己也因傷口而付出了極大代價。這時,只剩攀在爪蛟下顎處的壯碩男人性命猶存。

在一片弄不清方位的深藍中,他腦海中浮現了妻子的溫柔手心、兒子的小小身影,以及那未出世的孩子……

「∴‥ˆ︙,∵ ︙‥˛!」壯碩男人用盡最後氧氣大力呼喊,奔湧的氣泡從嘴中溢出,他將槍孔紮實抵於爪蛟鱗甲上頭,準備給牠最後一擊。

但就在燃燒火彈於體內深處匯集成形之際,數隻冰冷利爪也在同時間刺穿他壯碩結實的身軀。他感覺到自己被迅速拉離水面,等他再度睜開眼睛,感受到陽光的溫度時,眼前便是爪蛟的醜陋面容。

「∵‥ˆ……」壯碩男人清楚明白自己瀕臨死亡,拳頭上的槍孔卻未因此收閉;他企圖趁呲牙咧嘴的爪蛟發動攻擊瞬間,將這發火彈送入牠的喉頭深處;可就在視線晃動之際,他瞥見了爪蛟腦袋後頭的戰艦……

壯碩男人下了決定。

   「嘎─ ─!」爪蛟張開大嘴發動攻擊。

「∵‥ˆ︰∵˛!」男人暴吼,舉臂擊出最後一發火彈。

下一剎那,男人的身軀被參差不齊地截去大半,鮮血臟器飛濺;而那發火彈筆直朝戰艦方向飛去,不偏不倚轟炸在船體上,撼動了沉默的艦隊。

雖然這一擊並未擊中甲板上的三人,卻也讓他們當下變了臉色;只是當他們發現並不涉及安危之時,又恢復成故作鎮定的表情。 

「結、結束了。」老將軍試著做出微笑,安撫自己適才的驚嚇;年輕軍官則是臉色慘白,雙膝發顫,同時他身上的對講器也傳來島上情勢完全控制的捷報。

至於吳姓航海士,驚慌的表情中居然隱隱帶著憤怒。

「為什麼?」他雙眼如炬地望向老將軍,「即便是擁有這般威力的『槍族』都會被一頭妖怪輕易殲滅,為什麼政府還是要出動艦隊向『槍族』進行這樣的屠殺與俘虜?」 

然而老將軍並沒有立即回答,只是猛吸了好幾口煙斗,緩緩將白煙從口鼻內吐出。他別過頭望向這座無名的島嶼。

「你懂什麼? 只有一種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