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5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作者-左皓

前集提要

  年紀輕輕的務相在展露強大野心的同時,也顯現出他不凡的才幹與智慧,重振巴氏在巴族中的威望。

  然而其他四姓長老們卻見不得巴氏日益強大,決心將五族合併起來,方便統治。

  這一場攸關巴族為來命運的大賽,由務相率先勝出,但其他四姓長老們卻不甘心落敗,他們將又會如何看待這場比賽的結果?

BANNER-道蒼.jpg  

人間武落鐘離山腳

  本來四姓的人都對自己領導者滿懷信心,就算沒贏,最遭的情況頂多是其他三姓的長老得勝。

  誰知會有如此變故,真是出人意料,四姓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四姓的人均不願意就這樣讓年輕的務相當上他們的首領。惟有巴氏的人瘋狂大叫,歡呼聲不絕於耳。

  「不行,這個領袖選拔可是攸關我們巴人一族的命運,豈可用蠻力就草率決定?」樊氏長老忽然大聲叫喊。

  「不錯,光有蠻力實在不足以接此大任,應該還要再用其他方法才是。」其他三個姓氏不甘輸給巴氏,也都紛紛附和

  「五族合併是你們提的,比賽方法是你們想的,說不公平的也是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了!」巴氏一方突然爆出不滿的抗議聲。

  「你們究竟想怎樣?只知道在一邊叫囂又沒本領,你們把話說清楚啊!」

  巴氏見四姓如此不公的判決,均是義憤填膺,齊聲辱罵,但務相卻制止了族人們無謂的叫囂

  「大家不用吵了,就由他們處置吧。」務相冷冷地說著。

  「長老,可是他們……」

  「沒關係的,他們沒什麼本領,比再多我也不怕。」

  務相知道己方勢單力薄,為今之計,也只有讓他們輸的心甘情願,巴族才能算是真正的團結

  於是他也不計較這些判決,對四姓長老冷然道:「那接下來要用麼方法?」

  樊氏、日潭氏相氏都知道務相的厲害,你望我,我望你,雖然很不服氣,但誰也不知要用麼方法才可以贏這位才智雙全的青年。

  「此事關係重大,不如由上天決定領導該由誰來當。」鄭氏長老忽然開口。

  「上天又要如何決定?」務相斜眼看去,口氣十分不悅他早就對這位狗眼看人低的長老十分不滿。

  「就比乘船吧。不過這所乘之船非同一般,是用做的。只要能成功渡河者,就是被上天選出來的人。

  「用土做的船如何在水中乘行?這真是欺負人啊!」巴氏人叫喊著,就連其他三個姓氏的人也覺得鄭氏長老這個方法實在詭異。

  「若是凡人乘土船,必然沉沒無疑,但若真是賢人,別說是土船,就算紙船也安然無恙。我們巴族人的命運,當然要交由這種人掌控,大家說是不?」鄭氏長老提出了他的說明。

  四姓的人們聽了,均覺這法子不錯,若這樣還讓務相得勝,這就只能說明上天早已安排好要務相統治巴族

  若真如此,其他人自也不敢違背天意

 

人間鐘離山腳河畔

  整個巴族來到河畔,五姓的人各別就地取協助自家的長老們做土船,待完成後,五位領導者紛紛乘上去。

  用土做的船易吸水,加重船的重量,四姓長老都趁著船還沒有完全沉沒,都趕緊逃離至岸邊,只有務相仍站立船上,任由船一吋吋的往下沉

  四姓長老離開土船,當然是輸了,但他們不悲反喜,四人心中都想著一樣的念頭。

  「務相啊務相,你輸就輸在你太過自大,待會你將連同你的破船一起沉在中,屆時就是神仙降臨,也救不你。」

5-道蒼1107.jpg  

  務相知道其他四姓內心的想法,他只是自信地笑著,完全不在乎土船往下沉。

  「一群庸人,若巴族真讓你們其中一人統治,不滅族才怪!」

  眼見務相那艘土船就要沉沒,忽然卻止住不沉了。

  原來務相在弄土船時,選飽和度較高的土壤當做材料,因此土船吸收微薄的水量,土船飽和度就達到頂點,使得土船變得比原先更加堅固。

  其民智未開,眾人均看得訝異無比

  這時巴氏突然有一人大叫:「長老的船沒沉,代表他是上天選中的人。我們不能違背天意,一定要選他當我們的領袖。」

  「是啊!咱們巴氏的長老是上天選中的,只有順從他,我們巴族才能真正強大起來。」其他巴氏的人也都紛紛歡呼著。

  「鄭長老,現在該怎麼辦?」相氏看著鄭氏,急著從他口中得到方向。

  儘管鄭氏不服,也束手無策,他灰頭喪臉,嘆道:「連老天都幫務相,看來我們不能和他爭了。」

  巴族一向很崇巫師信仰,見務相乘船未沉,只道他真是上天選中的人。這時連長老們都屈服,不敢再違背天意,只好承認務相當他們的領袖。

  於是,務相就這樣順利當上巴族領導者,並且改號廩君,決心重振巴族。

 

  然而就在廩君成為巴族五姓領導老不久後,整個神州大陸的突然出現異常的變化。

  寧靜的平原,出現洪水的氾濫森林的深窟,出現了風的侵擾。

  兇猛的野獸無家可歸,紛紛攻擊居住赤黑兩穴的巴族,想要奪取洞窟的居住權。在天災、猛獸雙重侵略下,整個巴族頓時面臨了嚴峻的考驗。

  於是,巴族五姓不得不緊急召開長老會議,商討對策。

 

長老會議(上元太初歷六百一十九年.西元前二千零八十一年)

  面對天災猛獸侵擾下,巴族糧食頓時略減,為了能平安生活下去,四位長老都出不同的計策。

  鄭氏建議刪減糧食,相氏認為可以到深入山境獵取野獸,樊氏認為捕抓魚量的限制將要解除,議論許久,究竟要用誰的方案遲遲沒有定論。

  正僵持不下,廩君忽然發表出爆炸性的提議。

  「不如就遷徙吧。據傳西方新大陸土地豐腴,魚鹽充足,如果我們能順地抵達,就能解決現下的情況。」  

  巴族自從安居武落後,經過幾世代的演變都一直在此生息,對他們而言,這裡不僅是他們的家鄉,更是他們族人的象徵。

  而廩君竟然要他們丟下家鄉,前往一個連去都沒去過的神祕大陸,自然是引起四姓長老極大的反彈。

  「我族世代安居鐘離山,經歷過無數災難也安然度過。而現在不過遇到一場小小災難,竟要我們丟下自己的家鄉,你這樣做對的起我們祖先嗎?」鄭氏劈頭就罵。

  「咱們眼下面臨的災難已經非同小可了,如果再不遷徙,屆時面臨滅族之災,那我們不僅對不起祖先,也對不起全族的期盼。」廩君對鄭氏的言論立刻予以反擊。

  「西方誰也沒去過,誰都不知道那裡的環境會不會跟我們這裡一樣糟糕。說不定我們還會迷路,或著遇到兇猛的野獸,在途中就遭受攻擊,那該如何是好?」日潭氏說道。

  「就因為誰也沒去過,我們才要孤注一擲。不去,等待死亡,去了,或許還有希望,既然如此,為何我們不前往新的大陸?」

  廩君言詞激昂,目光炯炯,掃射在座的四姓長老。每一個長老和他目光一恰,都不禁為他氣勢所懾,不敢再說什麼,惟有相氏仍出言說:

  「你的話雖然有道理,我們也算是同意了。可咱們世居此地以久,族人們也都認定這裡,你突然說要遷徙,恐怕眾人不會同意吧。」

  「這你放心,我會勸服大家同意我的意見,一切後果也全由我一人負責。不過前提是你們必須要支持我。」

  四姓長老你望我,我望你,有的搖頭,有的點頭,誰也不知該怎麼辦。

  「你們都認為我說的有道理,那為何還不快決定?我聽說行動猶豫不決的人,就不會搞出名堂,辦事猶豫不決的人,就不會成功。

  「況且超出常人的行為,本來就會被世俗非議;有獨道見解的人,一定會被一般人嘲笑。因此,聖人只要能夠使國家強盛,就不必沿用舊的成法;只要能夠利於百姓,就不必遵循舊的禮制。」

  廩君這一番強力且激昂的演說,證明他的言論並沒有錯。

  最後終於說服了四姓長老,也說服了巴族整群。

  廩君率眾卜卦問天,選出一個黃辰吉日,準備啟程。

 

  由於鐘離山三面環水,五峰並立,地形險要,深深隔絕了巴人與外界聯絡的通道,也造就他們一成不變保守觀念,這一次的遷徙,可說是自後照定居巴地以來的第一次。

  整個巴族在廩君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往西方前進。

  未曾去過的地方,總是帶給人無限的嚮往卻又夾雜著徬徨驚恐的思緒,他們不知道目的地有多遠,他們不知道一路上安危如何他們沒有坐騎可以乘坐惟一有的,僅是與生俱來的雙手雙足。

  他們帶自以為充足的水分和糧食,然和長途的遷徙比起來,簡直是微不足道,隨著時光一一的流逝,他們身上補給品也漸漸不足,眼見只剩三天的食量,兼之一路上辛苦的煎熬,令不少族人都私下埋怨:

  「為了廩君的一廂情願,害我們大家陪他受罪。」

  「在這樣下去,不用等天災滅了我族,我族就會先給廩君害死。」

  「當初廩君話說得好聽,原來全是騙咱們。我寧願在家鄉餓死,也不要在異地累死。」

  面對眾人的壓力,廩君仍是不發一語,默默的率領族人前往新大陸。

  在他們西進的第七天,終於有了不一樣的發現。

  「大家快看前面,那有一條河,好長好長的河……」走在人群前面的一個男子,突然興奮得大喊大叫著。

  眼前是一條汪洋的巨河,水勢平緩的流溢著。空氣中散發出朦朧的霧氣,使人無法看透河水的盡頭。偶爾雲氣裂開,隱隱透出遠方一抹青色,微微搖曳。

  這條河名為夷水,佔地甚廣,在武落根本沒有這等級的河域,使第一次看到如此龐大河水的巴族人都為之瞿然。

  廩君相信,新大陸就在這條河流的另一端,只要渡過這些河流,這些日子來的付出也就值得了。

  「弟兄們,只要渡過這條河流,咱們就可以抵達目的地。再撐一下就可以了。」

  面對廩君的鼓勵,使原些喪失鬥志的巴族一下子都恢復精神,本來行進十分緩慢,但這時大伙卻迅速的想要渡河。

  他們就地取材,砍木削竹,製造千艘的小舟,而更驚人的不只如此,千艘小舟,他們只花了四天的時間就趕工好,足見巴族之團結。

  小舟既成,輕易的就渡河而行,終於來到新的大陸。

 

人間鹽陽(上元太初歷六百一十九年.西元前二千零八十一年)

  廩君剛踏上新大陸的第一步,就立刻意識到這裡的環境和他們原先居住地的不同。

  這裡土壤豐腴,水質清澈,魚鹽充足,而且還有他們前所未見的寬闊的平原,高大森山,跟數不盡禽鳥野獸。

  其他族人震驚地面對新大陸的富饒,這一刻,他們終於明白廩君為麼如此執著率領族人遷徙的決心。

  然而這麼美好的大地,卻早一步被人先行佔領。

  對方是鹽水部落,母系社會,跟父系社會為主的巴人生活截然不同,而兩族最大的差異,就是勢範圍。

  鹽水部落人口約莫七千,而廩君當初所帶領的巴,不過三千,經過遷徙上的流失,現在連三千都不到,面對如此龐大的族群,巴人簡直是微弱到不行。

  但在廩君的眼中,他根本沒有把對方放在眼裡。

  他現在一心所想的,只是要如何讓族人過上更安定的生活……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