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12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摘要:

左憐晴一行人甫上旅程,豈料就遇到山賊來打劫!一旁的大內高手見狀欲出手時,卻已經有蒙面高手暗自搭救。

當這名蒙面男子脫下面罩,居然就是皇甫傲軒!因為放心不下所以又偷偷折回來,卻無意中救了左憐晴一行人,也開始了他們在軍中的奇妙生活…… 

BANNER-唐之初.jpg  

貞元六年 (西元790)  卯時 軍營內

「你們說皇甫將軍……喔,不是,是皇甫副史才是,不會對女人家動粗吧!」

一聽到副史這個稱號,英俊的面容更形難看,嚇得眾人不敢多言。

眾人的抽氣聲音讓皇甫傲軒的理智回神,這一回神就看到左憐晴忘神地對著自己傻笑。

「原來這個年代的軍人是長這副模樣……嘻嘻。」摀著嘴巴,左憐晴想笑又不敢大笑。

「該死!」一看到眾人緊瞅著左憐晴猛打量時,皇甫傲軒心中的怒火有如天般的高漲。

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時,他就粗聲地朝著眾人大吼:「看什麼看呀!全都吃飽沒事做啊?太閒的話,就去築城牆,聽見了沒?」

聽到皇甫傲軒面色陰寒的宣布此事後,眾士兵哪敢再多逗留,連忙夾了尾巴逃命去。

「看來這男人的脾氣不太好,我還是手腳快些,趕緊跟著逃……」左憐晴趁他轉身之際,準備跟著逃之夭夭時,一道低沉的男子喝聲卻傳了出來。

「我有說妳可以走了嗎?」皇甫傲軒兩道火樣的幽眸一掃,讓左憐晴皮皮挫,緊咬著下唇,在心中大喊不妙。

「真倒楣。」她心不甘情不願地跺了一下腳,嘟嘴凝視皇甫傲軒;當瞥到那道冷冽的目光後,原本那顆比老鼠還大不了多大的膽子又縮了回去。

左憐晴根本忘了自己名義上還是個將軍,邊疆地帶的人全都要服從她的命令,此時卻像個可憐兮兮的小媳婦,水眸不停地轉呀轉。

她小小聲地開口:「請問……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瞧瞧妳這個樣子,哪像個將軍,一點架勢都沒有!」皇甫傲軒嫌惡地從頭到腳打量著她,還露出瞧不起的目光。

「我是不知道啊!」纖纖的玉指朝他比了個一字。「因為本將軍是第一天上任,所以……難免會不太清楚。」

「這個男人好看是好看,只不過脾氣怎麼這麼差勁啊!還動不動對著人大吼大叫的,真是個小鼻子、小眼睛又小氣巴拉的男人。只不過他的雙眼還真是吸引人唷!令人別不開視線……」左憐晴心想。

皇甫傲軒也在心裡吼:「該死的!又是這樣子看我,這個傻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恥』二字怎麼寫?」

見她又陷入了著迷的模樣,皇甫傲軒一陣莫名的怒火又湧上心頭,屈起食指用關節敲敲她戴上鋼盔的小腦袋。「老天!妳到底在看什麼,有什麼東西這麼好看?」

「你的眼睛亮亮的,好……漂亮喔!」陷入沉思的左憐晴傻傻地對著他猛笑。

被她這麼一說,皇甫傲軒不自在地乾咳幾聲。「咳咳!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我姓皇甫名傲軒,是妳的副將。以後若碰上大事,請儘管來找我,在下一定盡力而為。」

一說完這句話時,俊臉更是異常通紅,皇甫傲軒懊惱地低吟一聲,表情顯得很不自在。

「我犯得著如此雞婆……」皇甫傲軒低聲輕語,忍不住又被她那雙全然信任的雙眸給吸引。

「你是我的副將?」左憐晴張著嘴,指著皇甫傲軒大叫。

他、他的膽子未勉也太……大了些,居然敢跟她這個「正」牌的將軍沒大沒小,還敢跟她頂嘴,是嫌命太長了是嗎?

「怎麼?懷疑啊!」皇甫傲軒對她一副「怎麼可能」的藐視眼神給惹得眉頭緊蹙。「妳走吧!」

「你當真讓我走?」左憐晴語氣帶著不確定,她怯怯地看向皇甫傲軒。

而皇甫傲軒的唇角竟露出冷笑。「將軍若不想走也行……我這兒的地方夠大,就算多個人,也不是什麼問題。」

反應慢的左憐晴,在乍聽之下還傻傻地聽不出來;過了須臾,這才驚覺不對,一旋身,迎上的竟是一雙染笑的眼。

氣得她當場扭頭就走,「可惡!居然還敢調戲我,以為我是什麼樣子的女人,我又不是給人暖床的。」

就在左憐晴轉身離去時,皇甫傲軒竟站在營門口,調侃地衝著她笑。「嘖嘖!真沒想到我們的大將軍居然這麼開不起玩笑,這樣就生氣了,一點度量都沒有。」

吸氣、吐氣,她強忍住想要發脾氣的衝動,擠出一抹難看的笑靨,「誰說本將軍生氣了?將軍我只是時差還沒有調適過來,人有些疲倦,想……回去小歇一下。」

「既然如此,那末將就不送了,慢走!」皇甫傲軒涼涼地丟下話。

「等等……」原本想離去的左憐晴又折了回來,仰起頭來盯著皇甫傲軒,鼓著腮幫子道:「本將軍初來此地,對這兒的軍事民情都不甚了解……皇甫副、史不覺得有必要好好地帶將、軍我四處晃晃,細細說明嗎?」

俊朗的五官微變,但他還是努力的克制下來,希望自己別情緒失控,當場劈昏眼前這個名義上是他頂頭上司的女人。

「末將是很想陪您去,但……」皇甫傲軒濃眉糾結,嘴角微微抽動。

該死的!妳這個嬌嬌郡主到底知不知道這裡的日子有多麼忙碌,別說陪妳去晃東晃西了,連就寢時間都不夠用,哪還有空陪妳去瞎攪和?

嬌美的臉蛋因他這句未完的話而稍稍吃驚,噘起紅唇,開始她的必殺「盧」功。「我不管你要或不要,在這兒我最大,要是你不乖乖聽話,本將軍就、就……處……處罰你。」

皇甫傲軒眸裡閃過一絲光芒,臉上看起來倒十分平靜,「處罰?末將還真怕,請問咱們這位偉大仁慈的將軍,要如何處置末將呢?」

左憐晴眼眶一陣紅濕,那絕艷的小臉兒如今更顯蒼白。「你……」

一看到左憐晴含淚欲泣的可憐模樣,這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皇甫傲軒也不禁舉白旗投降了。

雙肩一垮,他幽幽長嘆,「算我怕妳了,看妳想去哪,我……都奉陪。」

「嘻嘻……真的?」眼見計謀得逞,左憐晴漾著一抹滿足的笑,身子緊緊挨著皇甫傲軒。

皇甫傲軒雖然是臉掛三條線,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安安靜靜地任眼前嬌小的人兒拉著自己東奔西走。

艷陽還是這般刺眼奪目,兩人的距離卻好像越拉越近……

 

貞元六年 (西元790)  辰時  皇宮

唐德宗手持幾本奏摺,臉上表情不怒而威。「東北和江南這些年分別發生天災和旱災,百姓叫苦連天,為什麼至今仍未解決?」

「這……」滿朝文武百官面面相覷。

首遭責難的兩位地方官,面露異色,紛紛把視線移向太師宇文鷹

這一切自然也看在寶親王父子和皇上的眼裡。

只見宇文鷹不疾不徐抱拳,單膝一跪。「天災人禍乃國殃前兆呀,皇上!」

「這事朕自有定論。」唐德宗繃著下顎,臉色一沉。「湖北又傳缺糧,這是怎麼回事?」

「微臣……微臣已在著手處理。」急著滿頭大汗,身穿官服的男子「咚」地一跪,眼角餘光也瞄向宇文鷹。

「這事情還請皇上給微臣一個機會,微臣必會給皇上一個交代。」接收到求救眼神,宇文鷹同唐德宗說。

「好了!朕累了,無事退朝吧!」唐德宗疲倦地揮了揮手。

杭庸偕同杭子謙正準備離去時,李公公帶著笑朝他倆走來。

「這不是李公公嗎?」杭庸摸了摸鬍鬚說道。

「王爺、世子爺,皇上有請兩位到御書房一趟。」

「那有請公公帶路了。」杭子謙比了個請,和杭庸一同前往。

 

貞元六年 (西元790)  巳時  御書房

李公公帶著杭庸和杭子謙來到御書房門口,才朝門內一喊。「皇上,寶親王父子帶到。」

「讓他們進來。」

「是。」李公公笑臉盈盈地看著兩人。「王爺、世子,皇上在裡頭等著呢,老奴就不奉陪了。」

「多謝李公公。」

一進御書房,就看見皇上面露凝重。「朕有件事需要你們二人調查一番。」

「皇上您說。」

「宇文太師的舉動朕不是不知道,這結黨勾結的事情也絕非一朝一夕,但事情已牽扯到百姓福祉,朕就不能坐視不理。」龍顏一凝,對著兩人說。

「皇上……」杭庸愕然。

「宇文太師一家,從祖父輩來就一直效忠朝廷,即便司馬昭之心,仍是妄加臆測。在沒蒐集到有力證據前,切勿打草驚蛇,明白朕所言嗎?」

「臣明白。」

「那好,朕就把這事情交給你二人去處理。」

「遵旨。」

 

貞元六年 (西元790)  午時  寶親王府

一整個早上,都沒見到杭子謙那個大煞星,凌向荷真是鬆了好大一口氣。

「姑娘,午膳都給您送進屋了,要現在用嗎?」林大媽恭敬地說著。

「先放著,我等一下再吃。」凌向荷客套地露出笑容,朝林大媽點點頭。

望著湛藍的天空,美麗的臉龐染上幾抹憂愁。「不知道憐晴過得好嗎?」

突然,有個火紅的身影由王府牆外閃過,凌向荷瞇起雙眼。

由地上撿起顆石子,她深吸口氣,往目標一擲。「什麼人?」

一道呻吟聲,雖不是很明顯,但飄逸的紅衣身影卻再次出現,而且迅速消逝。

「那就是武俠小說所說的輕功吧!」

「妳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什麼?」身著白色袍子的杭子謙朝著凌向荷走來。

「我剛剛……」紅唇掀起卻突然停口。

「妳剛剛怎麼了,怎麼不說了?」皺眉,杭子謙不是很滿意。

要說嗎?紅衣人會不會是杭子謙一直在找的聖依教?但…

「剛剛正在想該怎麼對付你,你這惡霸就出現啦!」凌向荷擺出一副嫌惡的模樣。

還是等到確定後再跟他說好了,再說過幾天又是十五月圓,至少撐過那時……

「妳這女人…還真是不識好歹。」

「哼!我又不是憐…我是說那個傻呼呼的樂芙郡主!」她真的好想憐晴。

 

貞元六年 (西元790)  未時  邊關

塞雲多斷續,邊日少光輝。(編案:「塞雲多斷續,邊日少光輝。」這是節自唐朝杜甫的〈秦州雜詩〉詩句。)

沙漠又熱又乾,這讓從小生長在台灣的左憐晴差點無法適應。

12-唐之初1020.jpg    

看著左憐晴被曬得暈紅的小臉,皇甫傲軒頓下步伐,由腰際拿起平日慣用的葫蘆,遞至她的面前。

「這是?」左連晴沒想到皇甫傲軒居然也有如此體貼的舉動,正猶豫該不該收下。

皇甫傲軒神情依舊,酷酷地望著她。「放心,我沒下毒,喝了也不會拉肚子,安心拿去喝吧!」

左憐晴俏臉一紅,抗議的嘟囔。「喂!我又沒那個意思。」

「我也沒說妳有。」皇甫傲軒的俊臉漾著無辜,「是妳自個兒愛往這邊想的好嗎?」

「可惡!」她不優雅地奪過葫蘆,咕嚕咕嚕飲下大半。

這賭氣似的狂飲讓皇甫傲軒的眉頭不禁一攏,大手握住葫蘆,不贊同地開口說:「當心點,嗆著可不好受喔!」

「要……你多……」話還未說完,左憐晴小手一鬆,葫蘆掉落,雙手兒緊攀住頸子,激烈地咳著。

就在此時,一雙溫熱的大手有一下沒一下拍著她的背脊,漸漸的,咳聲停住了,曖昧的氣氛卻籠罩他們倆。

默契似地垂下頭,尤其是左憐晴,更是一路由耳根子紅到腳指頭,摀著到現在還怦怦跳動的胸口。

「其實,留在唐朝的感覺好像……也沒有想像中的差……」

低沈的男聲傳來,「妳說什麼?」

「我說,頭暈、心臟一直跳,你呢?」

「也是。」

 

唐朝壯麗富強,兩隊人馬的戀情和旅程才正要展開──

 

〈唐之初〉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欲知〈唐之初〉精彩完結,別忘了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

下週四晚間八點請繼續鎖定向上部落格,接檔好戲-〈樂樂〉淒美上映。

 

一只古董銀鐲,一句古經箴言

一位和中國傳統文化完全搭不上邊的華裔ABC

這三個點如何連結成一段淒美故事的面?

前世今生,哪個是夢,哪個又是現實?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