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10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提要:

對於這個從天而降的懿旨,寶親王府上下都陷入了一場混亂中……堂堂的郡主居然要到軍中擔任要職,不知是喜還是憂?

BANNER-唐之初.jpg  

貞元六年 (西元790年) 辰時   龍延苑

一張足以迷惑天下女人的俊臉看著凌向荷,反倒是被看的人兒板著俏顏,不甚高興。 

「我真的覺得你很奇怪!有誤會不去解釋,居然還有心情在這裡跟我大眼瞪小眼?還瞪了整個晚上,你不累,我可是睏得很!」

「既然累了,那何不去睡?」月圓過後,杭子謙體內的餘毒似乎沒再發作的跡象,俊逸的臉龐稍露出血色。

凌向荷偷偷睞了眼杭子謙的表情,正要開口,就看見柯多陸神色緊張的前來。

「世子爺,奴才有一事稟告。」他的眼神移向凌向荷,盡是猶豫。

凌向荷很識趣地站了起來。「我知道,你們說吧!我先下去。」

一道極富磁性的好聽嗓音傳來,「誰準妳離開的?」

「什麼?!」不止是柯多陸,就連凌向荷也感到意外。

「柯總管,有話直說無妨。」

「是。」清了清嗓子,柯多陸說:「方才太后娘娘下了懿旨,說讓樂芙郡主到邊關擔任將軍一職,氣得王爺都快說不說話來,夫人擔憂不已,所以奴才趕忙來向您報告。」

「我的天……」向荷臉色一白。

杭子謙眉頭一皺,似乎在籌謀什麼。「好,我知道了,先下去吧!」

「是。」柯多陸低頭離去。

凌向荷見柯多陸一走,拉著裙襬想跟上。

一雙有力的臂膀卻拉住她。「我說了,沒我的命令,妳想去哪?」

「放開我,沒聽見柯總管說的嗎?」一提及好友,凝向荷再好的自制力也會崩解。「憐晴……我是說樂芙郡主要被派去邊關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你覺得我會放任這種事情不管?」

杭子謙眼眸透出了不可違抗的光芒,聲音極冷。「既然是太后懿旨,又豈是妳這般無知民女可以阻止的,再說,樂芙是我胞妹,即便有事,也該是我費神才是。」

「對,我知道你厲害,那你想得出什麼辦法?」

「懿旨,就只能遵從。」

凌向荷氣得破口大罵。「還以為你是個不惜一切疼愛妹妹的人,如今看來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算我眼瞎看錯人!好!你不救沒關係,我自己去總成,快放手!」

「不許妳胡來!」       

「我沒有要胡來,更沒蠢到要和皇命作對。我只是想同她一塊去,懿旨上頭應該沒說不能丫環隨伺,我自願跟隨郡主,這沒問題吧?」

俊美的面容透著陰霾。「若是我依舊不肯呢?」

「憑什麼?」

「妳就不怕在去邊關的路途中毒發身亡?那好,我自然不去阻攔。」杭子謙涼涼地說著。

「你,果真可惡!」凌向荷氣得咬牙切齒。

杭子謙看凌向荷的反應,心想,「樂芙一個就已經夠麻煩了,倘若連這女人也去的話,不知道又會惹出什麼風波?再者,凌向荷的底細尚未探出,不能這麼簡單的讓她離開我的視線……

 

貞元六年 (西元790年)    辰時  龍延苑外長廊

柳刀飛形色慌張,低頭碎念,這一幕正巧讓走出龍延苑的杭子謙看見。

「糟!我怎偏偏走到這裡?萬一讓表哥看出端倪,樂芙不殺了我才怪!當務之急,走為上策,快溜!」就怪寶親王府之大,自己又想事想得出神,這才走錯路。

杭子謙略展輕功,將想逃跑的柳刀飛攔下。「怎麼一見我就想走?若不是有鬼,就是你有事情瞞我!」

10-唐之初1006.jpg  

「其實也沒什麼,我無聊走走,抱歉,借過……」他打算裝蒜到底。

柳刀飛突然覺得脖子一涼,一把鋒利無比的長劍架在他的頸上,「人說刀劍無眼,表哥有必要這樣嚇表弟我嗎?」

「正因為是我表弟,你現在才有機會站在這,和我說這些風涼話不是嗎?」杭子謙挑了下眉,輕諷著。

「有話好說呀!表哥來,咱們先把刀劍給放下來……」扯著笑,柳刀飛緊張地勸著。

「說是不說?」稍使力些,那劍鋒刺進柳刀飛的脖子,細微的血滲出。

「好,我說……」發出殺豬般的哀嚎,這才招了。「樂芙之所以會進皇宮求懿旨,是因為她不想嫁入宇文家!我本來是替她想別的法子,誰知道走著走著就……」

「樂芙居然……」

對不住了表妹,表哥我還未娶妻生子,大好的人生還在等著我,若是這麼死了,不就太冤枉了……所以猶豫再三,不得不犧牲妳了。」柳刀飛心想。

「表哥、表……咦?沒反應,好,那我先告辭。」

陷入沉思的杭子謙也沒理會柳刀飛的拔腿離去,過了半晌,他決定先回龍延苑一趟。

因為一切的關鍵……就是凌向荷

 

貞元六年 (西元790年) 巳時   龍延苑門外

懷著雀躍心情的左憐晴和敏敏便直奔龍延苑,打算把這個消息告訴好友。

「郡主,待小的通報世子爺,您稍等。」小丫環一見來者,恭敬地說著。

「放肆,郡主找世子爺,哪還要通報?」敏敏見憐晴臉色一變,搶先喝叱。

「無妨,讓郡主直接進來。」門內的杭子謙早就聽見外頭吵鬧的聲響,眼神落在凌向荷身上。

她緊咬著唇,那雙似水的眼瞳就要冒出火來。

「聽見沒有?還不快開門!」敏敏仰著頭,一見丫環門一開,便跟在主子後頭走了進去。

「向荷……」一望許久不見的好友,憐晴眼眶泛紅直奔向她。

「妳這傢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好端端的會進皇宮,還……讓太后下懿旨,妳當軍中是什麼地方?」凌向荷拳頭握得死緊,即便眼眶也是一紅,可還是忍不住激動起來。

「我……」左憐晴的頭一垂,委屈地嘟起嘴。

看著已經淚流滿面的憐晴,凌向荷展開雙臂,拍著她的背脊。

「對不起,是我太過激動,口氣才會兇了些……」憐晴和她都在一場意外穿越到這個陌生地方,人事物皆非,唯一能依靠的就剩彼此。

杭子謙則是用一種戒備的神情將一切盡收眼底。

這中間定有問題……

「向荷,明天一早就要出發,我來就是要告訴妳這些。」知道好友只是顧及她的安危,淚漸停,紅通通的雙眼仍揪著對方。「妳會跟我一起去吧?」

「恐怕要讓妳失望了。」低醇的男聲傳來,只見俊美的杭子謙邁著長腿,走向二人。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憐晴不解地開口。

一雙大手有力的硬是將兩人分開,還霸道地攬過凌向荷的腰。「這樣還不夠明顯嗎?」

可惡!

 

雙大手有力的硬是將兩人分開,還霸道地攬過凌向荷的腰肢一起去吧!凌向荷即使恨不得宰了杭子謙這個該死的男人,但無奈身受劇毒,以目前情勢,她唯有先拿到解藥才能跟著憐情遠走高飛。

紅唇微啟,憐晴猜測著兩人的關係。「你們兩人是什麼時候的事……」

「憐晴,我……其實……」凌向荷正要解釋,但環在腰上的大手卻在這時加重力道,痛得她無法開口。

「我的好妹妹,世間上有太多解釋不了的事情。那日我和向荷在後山這般親密後,她就是我的人了。」說著,杭子謙還曖昧地湊近,俊顏眼見就要貼上向荷……

「你們居然……」雖然在文明的二十一世紀來說,婚前性行為是很普遍的,但在觀念仍舊保守的憐晴聽來,還是不免訝異。

「所以說,我是不會讓我的女人離開我的視線,這事就這麼定了。」杭子謙又霸氣接著說:「至於妳這小丫頭,別以為我不知道妳那小腦袋瓜在想些什麼,府裡的耳目很多,妳不想嫁給宇文家做媳婦,居然還膽大妄為地把腦筋動到皇奶奶那兒?」

「你……」憐晴嘴巴張得大大的,心想,「他是怎麼知道的?

「刀飛的嘴,妳以為夠牢嗎?」

「柳刀飛,我要把他大卸八塊!」

說著,左憐晴便怒氣沖沖地奔了出去,而深怕主子在一怒之下會做出什麼事來,敏敏也緊張地跟著。

「郡主,等等我呀!」

兩人一前一後離去,凌向荷才不甘願地用力推開杭子謙。

「世子爺,這下滿意了吧!」

 

貞元六年 (西元790年) 午時  皇甫王府內

皇甫傲軒決定早一步啟程,事以至此,他就算再怎麼氣惱也是沒有用。還好皇太后明鑒,派人將帥印交付給他。

皇太后身邊貼身的太監王公公,手裡拿著帥印和皇上親筆手諭前來。

「皇甫將軍,太后和皇上要您多擔待些,這才派老奴前來。」王公公笑說著。

接過帥印和皇上親筆手諭,皇甫傲軒恭敬地單膝一跪。「臣遵旨。」

「好了,那就不打擾將軍了,老奴這還得回宮向皇上和太后娘娘稟報。」王公公說完,一行人這才離開。

「原來是娘娘寵小郡主,為了要完成她那『愚蠢』的抱負,這才讓我帶她去邊疆體驗軍中生活。」看來樂芙郡主雖封為將軍,但實質也只是個掛名將軍,她並沒有決策權力。

正和理親王下棋結束,回府的皇甫龍在自己府前看見王公公一行人離去的隊伍。

「這可怎麼一回事?」皇甫龍皺眉,將皮帽脫下後交給下人,便走進廳裡。

「老頭,你還記得要回來呀?」皇甫傲軒抬頭,不客氣地說道。

「你這孩子……」皇甫龍嘴裡才想訓兒幾句,這才想起要事,急改口。「方才是宮裡人來著?」

「是王公公。」

「王公公是太后的心腹,莫非又是為了小郡主要從軍的事情……」啃了一口瓜子,皇甫龍突然說道。

「太后派人把帥印交給我,還要我答應一件事情。」皇甫傲軒啜了一口茶,「讓小郡主隨軍生活一個月。在那段期間,要我好好的照顧她,盡量哄她開心,千萬別這麼快讓她回來。」

皇甫龍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這又是為什麼?」

「你想,小郡主親自體驗過軍中嚴謹的生活後,就會知明白從軍不是件簡單輕鬆的事情,日後就不會再有從軍帶兵的念頭。」他白了老父一眼。

「一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要一個小姑娘待上這麼段日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高招,實在是高呀!」皇甫龍恍然大悟,撚鬚笑著說。

「小郡主以為從軍是孩童玩的辦家家酒嗎?」皇甫傲軒臉一沉。「從軍換而言之就是要準備打仗,隨時都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她到底明不明白?」

「這……」皇甫龍老臉一僵。

「算了!跟那種什麼都不知道的嬌嬌千金計較這麼多幹什麼?反正只要她不犯我,彼此儘量別太有交集,這樣就萬在了。」搖著頭,皇甫傲軒一口飲盡碧螺春,頓時開懷不少。

「軒兒,那你打算何時出發?」皇甫龍問著,看有沒有機會讓這兩人多認識些。

「我打算早她一天出發,免得拖得越久,對軍中的弟兄也不好交代;再說外患未平,怕留在那邊駐守的弟兄應付不來。」

「早一天……那不就是今天?這……」皇甫龍見兒子起身也跟著起身,看著皇甫傲軒讓人備好包袱,老臉呆滯無神。

「老頭還有事?」皇甫傲軒回頭對著老父說。

「沒……爹只是想同你說聲,路上一切小心……」看來湊姻緣這事兒還要想想別的辦法。

「嗯。」皇甫傲軒輕喏了聲。「小路子,小路子啊——」

守在門外的小路子一聽到主子的叫喚,連忙放下手邊的事情,以旋風般的速度進入。「將軍,您……有事?」

點了下頭,算是默應了。「準備一下,待會兒我們就啟程回關。」

「您……確定?」小路子看著主子,在心中默禱告,但願惡耗別降臨。

冷眼一瞥,嚇得小路子『皮皮剉』,連個屁都不敢放。「懷疑啊!本將軍何時說話不算話?要你準備就準備,你囉唆個啥呀!」

「您饒命,小路子不囉唆了。」小路子在嘴前比了個噤聲的動作,匆忙地將東西衣物準備好,然後拉著主子就往門外跑。

看到小路子沒頭沒腦的舉止,皇甫傲軒真想仰天長嘯,但願那個嬌嬌小郡主可別這麼『白目』就好……

 

下集預告:

殺、殺、殺呀!左憐晴一行人才踏上從軍腳步,軍營都還未抵達,馬車隊伍就遭到山賊來搶劫,一群只知道炒菜刺繡的杭府女眷和只懂得花拳繡腿的侍衛,是否能應付得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