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9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提要:

皇宮還真是個龍潭虎穴的地方,光是想進宮一趟都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就在左憐晴和敏敏以為沒指望時,一個身分尊貴、模樣親切的老者出現了,在皇甫老將軍的協助之下,總算是和太后娘娘見到面……

BANNER-唐之初.jpg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翌日 皇甫王府內

皇甫傲軒風塵僕僕地趕回王府時,只看見那個一句話就讓他從邊疆拚命趕回來的「禍首」翹著二郎腿,悠閒地在泡老人茶。

他氣不住地破口大罵:「老頭,你就非得這麼無聊嗎?一道聖旨,把我從這麼遠的玉門關給召回來,但我一踏進家門的時候,只看到……」

「看到啥啊?」皇甫龍翹著二郎腿,一派悠閒。

皇甫傲軒深吸一口氣,鬆開的拳頭又忍不住握緊。「居然看到你悠哉地泡茶吃桂花糕,你……不覺得太超過了嗎?」

一口氣吐出累積已久的怒氣,皇甫傲軒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斜眼望他那個頑童般的親爹。

皇甫龍無辜地瞅著愛子一眼,「軒兒,爹知道天氣炎熱,性子難免會比較暴躁些,來!爹爹剛好泡了壺降火氣的清茶,保證清涼又退火。」

皇甫傲軒不想再跟自己過不去,憤憤地接過清茶,還順手拿了幾塊甜而不膩的桂花糕。

待他吃飽喝足後,這才慵懶地站起身來,卻在轉身之際被一旁的皇甫龍喚住了。「等等,你才剛回來,現在你又要溜去哪?」

嘖嘖!這孩子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翅膀長硬就想要往外飛,一點都不會顧及家中還有他這個老父,實在是……

皇甫傲軒斜睨了年邁的父親一眼,終究於心不忍,淡聲地開口,「還有事?」

太后娘娘要你一回京就隨我去面聖。」皇甫龍看了一眼滿臉疑惑的愛子,「別這樣看你爹啊!我可什麼都沒有做……」

皇甫傲軒摸了摸新生的髭鬚,英俊的臉越漸靠近他父親,「我又沒說什麼,緊張個啥勁,除非……」

皇甫龍嚥了嚥唾沫,大氣仍不敢多喘一下,眼神飄移無措,就是不敢迎上皇甫傲軒那雙過於敏銳的幽眸。「除……除非什麼?」

「除非有人亂嚼舌根,在皇太后面前亂答應些什麼?」忽地傳出拗動關節的「咯咯」聲響,表情陰沉地讓人止不住惶恐。

「我……」                                                                           

皇甫傲軒高大且壓迫的身軀一步步靠近皇甫龍,並狀似無意地露出一笑,「那種人要是被我給逮著了,我非整得他痛哭流涕不可,爹,您說是不是?」

皇甫龍迭不忙地心虛附和著,「那是!那是!」

「走吧!」皇甫傲軒斂下笑意,恢復成原先的表情。

一時還未從恐懼中完全脫身,這下又被愛子的話搞得一塌糊塗。「什麼?」

白了眼老父,他的情緒已經有著稍微的激動。「不是說要進宮晉見皇太后嗎?這不走,難不成還等人家過來請我們嗎?」

真搞不懂像娘那種集美貌和才華於一身的女子,怎麼會嫁給這麼愣頭呆腦的丈夫?」皇甫傲軒翻了個白眼,不住地咕噥。

可他卻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也是這位愣頭呆腦的兒子,如果上樑不正,他這個下樑又豈會好到哪去呢?

在一旁服侍的小路子,心忖著,但他也沒膽說出來,就怕自己會成為無辜的羔羊,讓正在氣頭上的主子海削一頓。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太后寢宮

皇太后雍容不迫地要嬤嬤們下去準備茶點,並要皇甫傲軒坐著說話。「皇甫將軍,哀家突然將你召來,你才剛回京,想必你都還沒好好休息,身子挺的住嗎?」

「回皇太后的話,臣不累!」他拱手回答,不卑不亢的態度讓人折服。

她慈祥地笑了笑,「哀家今日會召你過來,是有一事請求,不知你可願意幫哀家一個小忙?」

「您別這麼說,只要您吩咐一聲,不管要皇甫傲軒做什麼,微臣都會竭力完成。」皇甫傲軒眼神變得謹慎,想必能讓皇太后親自開口請求,絕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作為臣子,有責任也有義務完成,他皇甫傲軒必會全力以赴。

「既然是這樣,那哀家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就切入正題了。」鳳眼輕輕地凝視他,像是在思考著該怎麼開口。「哀家希望,你能夠帶一個女子回邊疆。」

這荒謬的話讓皇太后說得尷尬極了,不斷地用眼神向一旁的皇甫龍求救。

「喔喔!」接收到皇太后的求救眼神,一旁的皇甫龍也幫腔。「是這樣子的,娘娘希望你能夠帶寶親王府的小郡主到邊疆體驗一下軍中生活,小姑娘從小就很喜歡習武,軒兒,你就帶她去吧!」

皇甫傲軒的神情也由一臉困惑變成不可置信……

「去邊疆是要帶兵打仗的,帶……個女子去那,要做什麼?」

皇太后和皇甫龍對看一眼,兩人一時語塞。

「反正你帶郡主去邊疆就對了,其他……就別問這麼多。」皇甫龍尷尬乾咳幾聲,粗聲地對著皇甫傲軒說。

「這太荒謬了,一個女子到軍中恐怕不太適宜,更何況又是位郡主,千金之軀豈能有所傷?」冒著違逆聖命的可能,皇甫傲軒往地上一跪。「恕臣無法答應!」

什麼事情都可以商量,但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去,別說帶兵了,就連做起事也會顯得綁手綁腳。

他皇甫傲軒身為軍中最高統帥,有責任保護國家和每一個追隨他的部下,任何會危害這兩件事情的事,他都會竭力阻止的。

這一聲拒絕讓皇太后的臉色微變,態度轉為堅硬。「既然傲軒將軍不肯幫哀家的忙,那哀家也有哀家的方法。」

「娘娘……」深怕愛子會惹惱皇太后,護子心切的皇甫龍連忙跪地求饒。

她本不是個愛搬出勢力的人,一切只是為了樂芙丫頭。

鳳眼一沉,「宣哀家口喻。」

寶親王郡主杭樂芙即日上任為玉門關口駐守將軍一職,原大將軍皇甫傲軒降為副史輔佐在側。

眾人聽完後,渾身一僵,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受到打擊最大的,莫過於一向自負的皇甫傲軒。

他臉上泛著讓人釐不清的表情,陰冷的面容罩上一層寒霜,性感的薄唇緊抿成一條線,眼底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

「臣遵旨!」訕訕地丟下一句話,皇甫傲軒毫不留情地轉身離去,也不去理會在他身後拚命叫喚他的父親。

「軒兒,皇甫傲軒……」

皇太后皺起眉,不住地發出輕嘆,「哀家只是希望芙ㄚ頭能開心,哀家……沒有想到事情會弄到這般田地啊!」

「娘娘……」事以至此,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各懷心事,卻不知道今日這一決定,竟會讓皇甫傲軒和左憐晴兩人往後造成莫大的牽連──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卯時   寶親王府

「瞧瞧,這丫頭居然一聲不響地跑到皇宮去,她以為皇宮隨隨便便想去就能去的嗎?」杭庸氣得吹鬍子瞪眼。

「母后是一片好意,還派王公公前來通報,樂芙這麼大的人,我想她自有分寸的,王爺你也就別氣了。」李凝看了丈夫一眼,只得軟語相勸。

謙兒也真是的,自己的妹妹都一天一夜未歸,也不知道要關心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王府外傳來了一陣騷動。

「王爺,好像是王公公的聲音,莫非是樂芙回來?」李凝心一驚,說道。

一家人都還沒有說上半句話,就見幾名公公帶來了皇太后的懿旨

「寶親王,太后娘娘懿旨到,還不快來接旨?」紅唇齒白的太監們,扯著尖銳的嗓子開口。

一行人連忙來到廳前,跪地準備迎旨。

王公公將皇太后的口喻大聲宣讀,寶親王杭庸一臉驚愕。

9-唐之初0929.jpg  

而李凝淚流滿面地看著丈夫。「王爺,母后要樂芙去邊……關,這下該怎麼辦?」

從小到大,別說邊關,樂芙連王府外都很少踏出去過,瞧她那副弱不禁風的身子,為娘的哪捨得她的心肝到這麼遠又蠻荒的地方呢?

看到公公們都還在現場,杭庸也只能細聲安慰妻子。「夫人別擔心,或許從軍沒像我們想的那麼危險,妳就別再瞎操心了。」

儘管咧嘴欲笑,但怕家人起疑,左憐晴仍裝成柔弱地說:「這一切恐怕都是上天注定的,娘,您就別擔憂了。」

沒半晌,公公們先行回宮,畢竟讓女人家去從軍也不是件好事,還是讓他們一家子好好團聚。

等到公公一走,寶親王這才板著臉直望著愛女。「芙兒,怎麼才去一趟皇宮,事情就變成這個樣子?」

方才皇宮內的人在,所以他才憋住不講,現在人走了,也就沒有顧忌。

「我只是想皇奶奶而已,所以才藉著外出時進宮,誰知皇奶奶一開心就留我在宮中,還問我有沒有意願去軍中當將軍……」憐晴在回來途中,反覆思考被抓包時的藉口。

藉口都是人掰的,隨她說囉。

「王爺,要不我去和皇兄說上一聲,雖不是同母所生,好歹我也是堂堂公主,皇上的妹妹,若是我去說上幾句,也許能有轉機也說不準……」李凝急著如此說。

「夫人可別衝動,雖妳和皇上感情好,可也得顧慮皇上的心情,畢竟好不容易尋回太后,若此事鬧大,妳願讓皇上陷入兩難?」

「難不成我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說著,李凝又是一愁。

憐晴心虛地斂下眼,一旁機伶的敏敏連忙代主子回答。「稟王爺,這件事說來,郡主也是受害人之一,您想想,有哪個閨女會想和一些臭男人共事,要不是這道懿旨,郡主她也不用……」

這一聽,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又淌下,李凝激動地衝出丈夫的懷抱,緊緊地抱住愛女。「我可憐的寶貝啊!」

「娘……」有模有樣地靠在李凝的肩上,肩動上動下,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哭得有多麼傷心呢。

其實她是想笑又怕會讓人識破,這過度壓抑之下,肩膀才會不住地抖動。

陷入悲傷的李凝哪還有心思察覺此事有異,可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寶親王杭庸,怎會不知事有蹊蹺?

皇太后可不至於會昏庸成這般,不準就是這丫頭同太后娘娘說了些什麼……」杭庸想著,不由得把視線移向愛女。

看著李凝和樂芙郡主哭成淚人兒,杭府上下護衛也於心不忍。「王爺,還是讓奴才們代替郡主去邊疆吧!」

再者就算真是芙丫頭搞得鬼,如今懿旨下了,他即使把事情拆穿問白了,也只是增添感慨。

寶親王厲聲地開口:「你們誰也不許胡來,這事就這麼說定了,打明兒個一早,樂芙就去邊關上任,本王也會派些照料的奴僕前去。」

「王爺……」李凝圓眼微瞠,驚慌地看著丈夫。

不說一句話,寶親王就拉過妻子,一把帶回房裡。

而杭府護衛們也怕多說會讓郡主更難受,要左憐晴別擔心,還為她打氣,這才依依不捨地各自離去。

兩主僕見眾人都走光,這才露出勝利的手勢。       

太好了!她終於可去邊關當威風凜凜的大將軍,受萬民的景仰,還會被多少人當作英雄一樣歌誦,思及此,臉上的笑容也就更大了。

「總算是可以擺脫那個未婚夫……」等等還得去跟向荷說這好消息

英雄啊!她左憐晴盼了這麼多年了,終於要當英雄了……

 

下集預告:

面對好姊妹憐晴,即便離情依依,但有苦不能言的向荷仍不能透露出事實,就怕得知真相的好友會走不開。飽受劇毒威嚇之下,向荷即便再不願意也只能乖乖聽令於杭子謙…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