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A型女人連載試閱 (2)

作者-元邑

A型封面.jpg

 

童雄怔住,「報警?」他重複著李赫的話。

李赫的嘴角上揚,「沒錯,報、警。」他慢條斯理地說。

不會吧,硬碰硬?如果徐宣雨知道此事……童雄忽然全身一抖。

他看笑得很詭異的李赫一眼,再瞄向對面賣得正開心的女子,不樂觀地搖頭。

 

***

 

「啦啦啦……賣光光、賣光光……」徐宣雨心情愉快地整理攤位。

今天簡直是大豐收!並非賺很多錢、荷包滿滿,而是見到客人滿足的笑容,她也跟著開心。一開始她只是想氣氣李赫,沒想到會大受歡迎,真是意外的收穫。

不過……她這麼招搖地出擊,為何對面一點消息也沒有?不可能啊,照理說,李赫會想盡辦法挫挫她的銳氣才對;但這幾天下來卻是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徐宣雨越想越不對勁……

這時,突如其來的哨子聲響徹雲霄。

「發生搶劫囉?」她的耳朵瞬間一疼,一回過神,看到一名警察嘴裡含著哨子,一手指著自己。

「這裡不能擺地攤!」警察大喊,朝她衝過來。

「我、我嗎?」她嚇住。

「懷疑啊!就是妳!站在那裡不要動!」

什麼?徐宣雨愣了幾秒,立刻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原來,口哨是對她吹,警察是衝著她來……

「哇咧,真倒楣!」她低咒一聲,來不及收攤子,拔腿奔跑。

「喂,不要跑──」警察快速地衝上前,長腿一邁,急忙擋住徐宣雨的去路,「是怕別人不知道妳做錯事嗎?敢讓警察追著跑!」

徐宣雨咬唇,腳步往後退,「警察先生,這全是誤會,我怎麼可能勞煩你追我呢!」 

警察看她一眼,「小姐,我有眼睛。」她的行為不是落跑是什麼?

「那、那是我腳突然抽筋……想運動一下嘛……」徐宣雨冷汗直流,雙手擋在前面,「我真的沒有故意讓你追……警察先生、人民保母,請相信善良的市民……啊!」

豈料她一亂揮動,不小心拳頭失控,竟飛到警察的臉上。

「哇!我的臉!」警察捂面,痛得哇哇大叫。

「警察先生,你不要緊吧?」她自己也嚇了一跳,瞪了眼衝動的拳頭後急忙問。

「不要緊?本來只是開開罰單就好!現在,我看妳要跟我上警局了!」

警局?徐宣雨猛然搖頭,「不要這樣啦……」她差點沒跪下抱大腿。

「求也沒有用!」

「我、我不是故意的,為什麼要到警……」她來不及為自己辯解,巷口冒出兩名警察,分別來到她的兩側,直接架住她。

「有什麼話到警局再說。」

「我不要啦……」徐宣雨一邊被拖著走,一邊大聲哀嚎,眼睜睜見生財器具被拿走。

不可以……她、她、她不想上警局……仇都沒報,反而害到自己……忽然,她撇過臉,恰好見到一張熟悉的俊臉,瞬間頭皮發麻。

李赫站在Dream門口,臉上帶著燦爛無比的笑容,朝她揮了揮手。

「原、原來如此……」她太清楚那張可惡到極點的笑容的意思,剎那間,通通明白了。

「是他,都是他搞的鬼……」徐宣雨仰頭咆哮,表情扭曲。「你這臭小子,走著瞧!」

 

* * *

 

「妳有沒有在那裡擺地攤?」

「我說沒有,你相信嗎?」

警察搖頭,「不相信。」證據確鑿,賴也賴不掉。

「那還問我!」徐宣雨懶懶地回應,順便瞄了幾眼警局的環境。

很多警察來來往往的,忙著問訊、做筆錄,有時候還得勸架,看起來忙得不可開交。

「那裡不可以擺地攤,妳這麼做是違法。」警察強調。

「是、是、是!從頭到尾我都沒說我對!我確實犯了錯,不該亂擺地、阻礙交通,還麻煩忙到要暈頭的警察出馬。」她是個乖寶寶,立刻認罪,「更不該毆打……呃,是誤傷了警察,罪該萬死。」

「知道就好。」他清一清喉嚨,「最近還真多事,前幾天還接到自殺案。」

「什麼自殺案?」

「沒看報紙嗎?捷運自殺案啊!」

她想了想,立刻拍掌,「我知道,當時我也在場,好可怕喔~」

「真的?快跟我說,妳看到什麼!」

「喔,好。」

徐宣雨滔滔不絕地提供線索。

警察點著頭,驚喜連連。

「耶,事發至今也有五天了,妳還記得這麼清楚?而且提供好多新線索。」

「呵呵,那是因為我記性好,又細心啊!」她燦爛一笑。

不過隨即又垮下了臉──就因為記性太好,有些事想忘都忘不掉……她苦笑。

徐宣雨疲憊地打著哈欠,又說:「資料填完、罪也認,我哪時候才能回家?」

「請家人過來帶妳。」

她為難地皺眉,「我父母都在國外,姐姐去中部出差,他們沒辦法過來。」

「總有朋友吧?」

徐宣雨點一點頭,趕緊打電話給唯一的好朋友夏允靜,卻沒人接聽。

「跑去哪裡了,怎麼不接?」她咕噥抱怨,然後看著警察,「可不可以直接放我走?」她笑得諂媚。

「還是得請家人或朋友過來保妳。」

「現在找不到人嘛~」她哭喪著臉。

「哎,總會有人願意過來。」

她嘟唇,查著電話簿,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名字是……李赫。她皺起眉頭,神情複雜。

該打給他……?不!這念頭很快就被她否決。開什麼玩笑!瘋了才會打給他。會進警察局都是那傢伙害的,怎麼可能低頭向他求救?光想像就覺得可怕。

「找到沒?」警察抬起頭問道。

「好嘛~我人緣很差,找不到人啦!」她嘆口氣,自哀自憐。

警察聳肩,一臉遺憾,「這我也沒辦法,就請徐小姐乖乖待在警局。」他告知她這晴天霹靂的消息。

徐宣雨的心頭湧上無力感,只好認命。

「可是警察先生……我肚子好餓哦~」她摸著平坦的小腹,語氣可憐兮兮。

早上只吃生菜沙拉,中午也沒時間吃飯,現在晚上九點,她卻被困在警察局哪裡都不能去……好餓啊!

「肚子餓?」警察一愣,隨即開口:「我叫人買便當過來。」

她抬起臉,急忙擺手,「不要便當。」她想吃的不是便當。

「不是肚子餓?」警察疑惑。

「我想吃……」她吞吞口水,「巧克力慕斯。」她眼神發亮地說。

「巧克力慕斯?」警察挑眉,「妳沒說錯吧?」

「當然啦,我只要肚子餓就想吃巧克力慕斯。哎,你都不知道巧克力慕斯多好吃……」她一邊想像口感,一邊繼續說:「不管多疲憊,只要一吃巧克力,我的精神馬上就變好了。神奇吧?」

警察的嘴角抽蓄,一手拍著桌子,「妳把警察局當哪裡?給妳吃的就不錯了,還要求巧克力慕斯?小姐,妳故意找碴啊?」

「說實話而已,哪有故意找碴?肚子餓都餓扁了還冤枉我……不給就不給,幹麼這麼兇?」她碎碎唸,趴在桌上生悶氣。

突然,有人點了她的肩膀一下。

「誰呀?」

她的臉換個方向趴,見到桌上出現一個盒子……湊近一看,竟然是肖想很久的巧克力慕斯。

徐宣雨用力眨眼,巧克力慕斯仍然在面前。不是幻覺也不是做夢,是貨真價實的巧克力慕斯!

她眉開眼笑,「哎,警察先生明明人很好,剛剛幹麼裝兇?是要給我驚喜嗎?」坐正身子,撒嬌地說。

「不是我。」坐在對面的警察搖頭,順手指了指站在她身邊的男人,「是那位先生給的。」

「那位先生?」她一臉困惑,低下頭先見到一雙黑得發亮的皮鞋。

好眼熟的鞋子……

眼睛往上,修長的雙腿包裹在西裝褲下,再往上,她看見他穿著深藍底、金色線條的西裝,喉結、下顎,猛一瞧,對上他的臉。

他的頭髮濃密整齊,五官深刻俊美,眼眸藏著不知名的光采,彷彿打著鬼主意,嘴角勾了勾,形成似笑非笑的弧度。

碰──!四目相交擦出火花,這火花不小,已成熊熊大火。

天啊,他怎麼會在這兒?

徐宣雨掛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張大嘴巴。這該死的傢伙,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二話不說,她咻地站起身,伸出手往他的頭揮去,打算狠狠敲上一記。「李赫!你欠揍──」

獵物自己送上門啦!

李赫瞇起眼眸,抓住她亂揮的拳頭,「用這種方式歡迎特地來保妳的朋友,還真是特別。」

「怎麼樣?我開口求你來嗎?別隨便把自己捧這麼高,我一點也不希罕!還有,我跟你才不是朋友,是死對頭,死對頭!聽見沒?」她奮力地甩開他的手,用力戳戳他的胸膛。

他一出現,她的火氣全上來。

「死對頭才不會過來保妳。」他拉一拉被扯亂的西裝,又說:「若不是把妳當朋友,大可不管妳,可是我沒有。看在這個份上,口氣不能好點嗎?」

徐宣雨傻眼地看他,這種話他也說得出口?

「我會在警察局是誰害的?來保我是應該的!」她拔高音調。

「別忘了,是妳惹出來的事情。」他聳肩,一臉認真,「我是守法的好公民,看到違規的事情自當檢舉,我不認為做錯什麼……啊,錯就錯在身為妳的好朋友,我沒有好好監督,害妳誤入歧途。」

她表情扭曲,指著他的手微微抖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犯了什麼滔天大罪……這男人的話果然不能信!

「下次絕對不要做犯法的事情,知道嗎?雨兒。」他輕拍她的臉頰,淡淡地說。

聽見他親暱地喊著她的名,身子不自覺地一抖。

她撇開他的手,咬牙切齒地說:「要不是你,我會做這種事情?只要你不來干涉我的生活,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妳若願意答應,什麼事也不會發生。」

「我說了很多次,我、不、願、意!」她斬釘截鐵地說。

想起他們爭執許久的理由,她實在無言以對。

徐宣雨跟李赫從國中就認識,直到高中畢業後,他到國外唸書,兩人才斷了聯絡。當他們再次相遇時已過了十年,當時他回到台灣成立Dream,而她也成為糕點師傅。和許久不見的朋友重逢她當然高興,但這興奮沒持續太久,不到幾個月,才發現李赫成為她的噩夢。

李赫害她被五間店Fire……

噩夢開始的原因是,她拒絕了李赫邀請她到Dream工作的請求,隔沒幾天,就出現奇怪的謠言,謠言精彩的程度連她都忍不住要拍手叫好。

說什麼來著……起初是愛遲到、工作態度差,再來是她突然未婚懷孕,接著她拋棄幼子與別人家的老公大搞婚外情……依照最新得到的消息,這回是跟三個男人玩劈腿。

徐宣雨不曉得原來自己這麼受男人歡迎──天知道,她的腿根本沒伸過半次!

這些流言蜚語讓徐宣雨的生活忙碌極了,兩個月就得找一次工作,成為流浪糕點師傅;而造就她悲慘人生的始作俑者,就是李赫。

這一年,只要徐宣雨失業,李赫就會出現,問她是否要到Dream工作。她拒絕五次,同時也被Fire了五次。

她滿腹的怨和怒,當然全數要發洩在李赫身上──砸店砸三次,拆Dream 的招牌一次……看在他努力散播一次比一次精彩的流言的份上,這次她換新的策略,直接搶起生意。

李赫一而再、再而三地毀謗她,才會導致她做出偏差的行為;既然是他引起的戰火,就必須承受她的反擊。

「為什麼不肯加入Dream?」他問過很多遍,但始終得不到滿意的答案。

以前她總是敷衍他,不願意正面答覆,可是這次,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因為,我討厭你!」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