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女人》連載專區

A型女人連載試閱 (3)

作者-元邑

 

A型封面.jpg

「為什麼不肯加入Dream?」他問過很多遍,但始終得不到滿意的答案。

以前她總是敷衍他,不願意正面答覆,可是這次,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因為,我討厭你!」

第二章

 

警察局裡,李赫和徐宣雨互瞪彼此,氣氛詭異。

「為什麼不想到Dream工作?我不會虧待妳的。」李赫鐵青著臉發出疑問。

徐宣雨咬一下唇,深吸口氣,然後抬起下顎,扯開喉嚨大喊:「就算Dream再好,我也不會去!原因是,我討厭你,不想跟你一起工作!就是討厭你、討厭你……聽懂了沒?」

她氣急敗壞,根本沒注意到李赫眼底即閃而過的落寞和傷痛。

他沉默許久,緩緩地說:「確實是出乎意料的答案。但是,身為糕點師傅不該為這種原因放棄機會,太沒出息了。妳來Dream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即使討厭我也要忍,這樣妳才可以在這塊領域盡情發揮才華。」

徐宣雨不得不承認他說得沒錯,可惜她無法控制情緒,沒辦法不在乎他。

「不管你怎麼罵我,反正我不會改變心意。你死了這條心吧!」

「放棄,從不是我的選擇。」李赫直視著她,傲氣地說。

她握拳,一時說不出話。

「下次會聽到什麼關於妳的流言呢?我開始好奇了。」他揚眉,嘴邊噙著一抹笑意。

徐宣雨可沒心情笑呵呵,深吸一口氣,拼命壓抑快衝出頭頂的怒火。

「如果想要我永遠消失在你面前,你就繼續這麼做!」

乾脆連朋友都別當了。

李赫一聽,臉色一沉,「妳最好打消這個念頭。」他的語氣再認真不過,「不論妳逃到哪裡,即使是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妳。」

她第一次見到他如此嚴肅,有點不知所措和惱怒。

「你瘋了!」實在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形容李赫目前的狀況。

沒一會兒,李赫就恢復了以往的悠哉,滿不在乎地聳肩,「我本來就是瘋子。」他爽快承認。

徐宣雨被他氣到渾身顫抖。

「跟你談話簡直是浪費時間!要怎麼做隨便你,我不管了。」如果他堅持己見,她也無話可說。「還有,把慕斯拿走,我不需要你的東西,快拿走!」她大喊,隨手一揮,直接碰到桌上的盒子。

局裡的警察們看到盒子以高速往下墜,「啪!」地一聲,裝在裡頭的巧克力慕斯被摔成爛泥。

「徐宣雨,妳徹底惹火我了!」李赫皺眉頭,臉色更加鐵青。

剛才她所說的一堆蠢話他都能忍,可現在忍無可忍,不能縱容!

本來徐宣雨心中存有愧疚,但這一瞬間,通通消失。

「喂,我比你更生氣,好嗎?何況我又不是故意摔它,有必要說這種話嗎?」他的態度令她不爽。

「對一個特地送食物來的人,妳不但不感激,說話還這麼不客氣,我真是幹了蠢事。」李赫蹙額顰眉,氣急攻心。

「夠了沒?一個慕斯也值得你氣成這樣?」

對上他的眼睛,徐宣雨不禁地縮一縮肩膀。他好像真的很火大……

「一個慕斯?」李赫瞇起眼,冷冷地說:「徐宣雨,妳果然是笨蛋。」

笨蛋?她是笨蛋?她挺起身子,氣勢不能輸。

「李赫,你別太過分,憑什麼罵人?說了不是故意的,為什麼得理不饒人?是想跟我打架嗎?」

他簡直不可理喻!她完全失去冷靜,伸出拳頭,直接往他臉上攻擊。

李赫的大手及時包住她的拳頭,「還是老樣子,說不過我就動手,妳的脾氣得改一改。」

「放手……」徐宣雨氣惱地瞪他,被包覆的手掙扎著。

原先忙著處理其他案件的警察一看到這情景,發覺情況不對,趕緊到他們身邊。

「怎麼吵起來了?把這裡當成哪裡啦?這裡是警局,冷靜下來!」警察連忙勸架,卻拉不開正在氣頭上的兩人。

徐宣雨聽不進任何勸告,「如果你不來招惹我,我會這樣嗎?拜託,不要再來管我的事了!」

「妳不惹事,我也不用費心管妳。」

「別把我說得像到處闖禍似的,明明就是你的錯!」

「妳這樣子還說不是惹事精?」李赫冷笑。

她倒抽一口氣,「你想跟我打架是不是?好啊,我奉陪!」

徐宣雨叫囂,擺出姿勢,一副隨時衝上去咬他幾口的樣子。

「好男不跟惡女鬥。」他慵懶地回應。

「你――過來!」徐宣雨張牙五爪地大吼大叫,此刻的她,根本看不清周圍的人。

她手肘用力一撞,忽地聽見哀號聲。

「哎呦,痛死我啦……」

悽慘的叫聲令所有人都暫停了手邊的事情,包括引起這場騷動的李赫、徐宣雨。

勸架的警察倒坐在地上,一手掩著鼻子,「哦,鼻子好痛……這、這血、血啊……」他摸到濕黏的液體,原來是鼻血。

徐宣雨瞪著鼻孔流出兩條鮮血的警察,驚愕地微張小嘴,「警、警察、警察先生……」她結結巴巴,終於意識到一時衝動鑄下了大錯。

李赫默默無語,搖頭嘆氣。

「不用叫!」流鼻血的警察臉色難看地回答。

他的心情實在糟透了,平白無故受到波及,還被打到流鼻血,實在倒楣!他深吸一口氣,對眼前的情況感到荒繆――這兩個傢伙太可惡了,竟敢在警察局幹起架,分明不把他放在眼裡,儼然是挑釁的行為。

「警察先生,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罪魁禍首小小聲地辯解。

「這是第二次了!管妳是不是故意,錯誤已經造成了。」受傷的警察站起身,一手指著李赫和徐宣雨,怒喊:「把這兩個人通通關進去!」

 

* *  *

 

明亮的房間裡,一對男女背對著彼此。

從李赫和徐宣雨踏進被稱為「反省室」的房間後,氣氛就令人窒息。

終於李赫先開口,打破這股令人難以忍受的安靜,「連警察都敢打,越來越了不起。」

徐宣雨轉頭瞪著坐在接近門口的他,「說這種風涼話,不怕嘴歪掉?」這男人開口準沒好話,幹麼不乖乖地閉上嘴巴。

「這是實話!」他沒好氣地反駁:「好心換來的代價是被關?不知道我幹麼來這邊保妳。」

「我求你了嗎?」

李赫臉色難看地睨她一眼,「難道真想在警局待上一晚?」

徐宣雨嘟唇,「說了還不是得待?說來說去都是你的錯,不要碎碎唸了!」

此時,咕嚕咕嚕的聲音傳遍室內,她尷尬地壓著腹部,低下頭不敢看他。

「吃吧。」李赫嘆氣,坐到她的身旁,將盒子移到她腳邊。

她抬起頭,一臉疑惑。

「雖然被摔得稀巴爛,」他瞪了她一眼,「有盒子裝著,還是可以吃。」

「不用。」她撇過臉,倔強地說。

「不要跟自己的肚子過不去~吃飽了才有力氣跟我吵架。」

他打開盒子,拿起湯匙挖一口慕斯,湊近她嘴邊。

徐宣雨默默看他,不得不承認他說的對――餓都餓昏了,還維持什麼狗屁尊嚴。

「張嘴!」他說。

「我沒有想找你吵架,是你一直挑釁我。」她先辯解,「我自己來。」

她想接過湯匙,他卻收手。

「張嘴。」他再次強調。

她呼出口氣,對他霸道的行為感到不滿。「又不是小孩子,不用你……」

話說一半,她的嘴裡就被塞滿了慕斯,最後只能無言抗議。

他再挖一勺,「還要嗎?」

「我自己來。」徐宣雨直接搶過去,不喜歡他待她像孩子一樣。「唉,難怪你要找糕點師傅,這慕斯的味道……」她搖頭。

「話不要說一半!味道怎樣?」他皺眉,急切地問道。

「很普通,不算好吃、也不算難吃。這樣Dream怎麼留得住客人?主廚該檢討了。」她實話實說,不怕傷到他的心。

李赫的眼底閃過一絲光芒,緩緩地說:「我又沒說是從Dream帶來的。」他聳肩。

「要不然呢?不帶自家的甜點,難道帶別家的?你是怎麼當老闆的?」她不敢置信。

「誰規定老闆得帶自家的東西?」他挑眉,「有什麼吃什麼,管我帶哪家的慕斯。」

「好奇嘛!」連這個也不給問,小氣鬼!「你不吃嗎?肚子也該餓了。」她動手挖一口慕斯,移到他嘴邊。

李赫神情複雜地看著她,「妳忘了我不吃巧克力……」他的語氣沒有任何起伏。

徐宣雨皺起眉頭說:「剛才心情有點亂,思緒也沒整理好,才會一時忘記,並不是故意忘掉。」

「何必解釋一大堆?聽起來很心虛。」他緩和臉上的線條,淡淡地說。

「哼,誰叫你的表情這麼難看!」她咬唇說:「『忘記』好像是犯了滔天大罪……老實說,這麼多年不見,忘記又怎樣?」

李赫擺出一副她對不起他的樣子,看起來怪可怕的。

「我以為妳永遠不會忘記……

徐宣雨對上他的眼,心跳忽然加速,急急忙忙低下頭。「這慕斯味道真奇怪……」她轉移話題,拼命吃著巧克力慕斯。

「不喜歡就別吃!」

「也沒說不喜歡,肚子餓嘛……」她尷尬地笑一笑,隨即別開臉。

「我以為妳永遠不會忘記……──這句話聽來霸道又荒唐,但的確是事實,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不吃巧克力。

因為,這是他們相識、成為朋友的原因。所有的一切,就從這點開啟……

 

 

〈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血型女人》免費試閱連載,每週六 晚間七點 公開!!

敬請鎖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