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瓶中信〉第1集 第2集 第3集

「戲劇小說」之〈瓶中信〉

第4集

作者-睦月 弘

 

前情提要:

兩年前,藤田俊輔在千葉縣館山市的海邊潛水時,搭救了看似要投海自殺的木村玲奈,並且對她一見鍾情,兩人進而產生難分難捨的情愫。然而木村玲奈多次的不告而別、若即若離的態度,令藤田俊輔既擔心又生氣。心情混亂的木村玲奈終於在一次機緣下,對藤田俊輔說出自己已婚的事實……

 

BANNER.jpg

 

肆解: こま結び (死結) 

 

2008.11.25. 17:00  京都市  某科技公司迴廊

 

「俊輔,你還好嗎?看你這幾天精神不太好?」

「沒事的。」

「昨天下午,我在樓下大廳遇到木村老師,她還問起我,你最近好不好?」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都沒連絡啊?」

「忙!忙著趕你們Marketing要的東西,哪有時間想別的。對了!明天要不要一起去潛水?」

「冬天快到了還潛什麼水!準備一起去滑雪吧?」

「不想去就算了,我自個兒去吧!」

 

2008.11.26. 11:00  千葉縣館山市  海邊

 

藤田俊輔剛準備下水,視線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住了。

「妳,妳會潛水?」

「不會。」

「那妳現在是在做什麼?」

「我想知道潛水是什麼樣的感覺,所以準備來報名上課。」

「妳不是很怕水,為什麼還要嚐試?」

「因為我想知道你的感受!在海裡的。」

「為什麼想知道?」

……

藤田俊輔與木村玲奈一起走向海邊,兩人靜靜地看著遠方一群飛鳥經過。

「真想跟牠們一樣自由自在的。」木村玲奈感嘆地說著。

「當鳥不會比當人幸福吧?牠們每天需要飛那麼久,也是很累的。」

「是嗎?那你覺得幸福的定義是什麼?」

「像這個樣子。」藤田俊輔邊說、邊微笑地牽起木村玲奈的手。

「我也很想像這樣,一直握著你的手,可是……」木村玲奈無奈地望著藤田俊輔。

「可是什麼?」

「這樣對你不公平,我不應該這麼做,因為……

「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什麼都不要說,就像這樣跟我在一起,好嗎?」藤田俊輔打斷她的話。

木村玲奈抬起頭看著藤田俊輔深情的臉龐,她稍稍踮起了腳,親吻了藤田俊輔的嘴角。

「妳的意思是說『好』嗎?」

「俊輔,你相信有地獄嗎?」

「我以前不是跟妳說過,到哪裡我都會保護妳的,到哪裡我們都一起去。」

此時,兩人忘卻了海風的冰冷,緊緊地抱著對方相吻。

 

在走回停車場的路上,藤田俊輔對木村玲奈說:「跟妳在一起,真的很開心。妳不要有壓力,就算沒辦法見面,但只要通通電話,我就心滿意足了。」

「你真的這樣想?」木村玲奈露出懷疑的目光。

「是真的,至少現在是。我希望妳快樂就好!」   

木村玲奈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去抱住藤田俊輔,「還好那天你救了我,讓我可以永遠跟你在一起。」

藤田俊輔不知道木村玲奈所說的「永遠」的定義是什麼,不過他內心裡清楚知道,自己從來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像愛木村玲奈般瘋狂。自從上次在旅館她不告而別之後,他就完全失去了方向,工作也變得乏力,每天渾渾噩噩的;如果這不是愛她愛到癡狂,那又會是什麼原因呢?一向理智的他從未為了感情如此煩惱過;這是第一次,也會是他人生的最後一次。

 

2008.11.30. 10:00  京都  清水寺

 

藤田俊輔穿著鐵藍色的和服,而木村玲奈則是穿著深紫色繡著小白花和服,頭上的髮髻還插了根粉色梅花簪,顯得高雅脫俗。

「要是讓公司的人知道我請假翹班來這裡約會,大家肯定會刮我一頓的。」

「那有什麼關係,今天可是你的生日。」木村玲奈露出鬼靈精的笑容,因為這一切都是她策劃的。

「是啊!沒想到妳還會在公司大樓前堵我。對了,妳怎麼知道我穿什麼SIZE的和服?我聽說,這必須要比看看後才會知道的。」

「沒辦法,誰叫我總是偷窺你,看久了就知道了。」

「謝謝妳。還有,玲奈,妳選的和服真的很好看。」

「壽星,你肚子餓了嗎?」

「嗯,被妳這一問,突然間覺得餓了。」

「那我們去名古屋吃味噌料理吧!」

「啊!名古屋?」

「新幹線四十分鐘就到了。」木村玲奈眨了眨眼。

「這樣的慶生未免太瘋狂了吧?」

「一起去吧!我想吃味噌湯麵,走吧?」

「真是受不了,到底誰才是壽星啊?」

「你啊!不過俊輔先生說過,到哪裡都會跟著我的!」木村玲奈咯咯地笑了起來。

兩人就這樣一拉一拖地朝著京都車站的方向,邁進。

 

2008.11.30. 21:00  名古屋車站前

 

藤田俊輔一整天穿著和服跟著木村玲奈遊山玩水,顯得有些疲憊。

「累了嗎?」

「不是累,是穿這身衣服很難活動。看看我腳下的木屐,都要變形了。」

「啊!對不起,我忘了讓你換成鞋子了。剛才我們去了名古屋城、白鳥庭園、犬山城,爬了那麼多階梯你都沒跌倒,那真是厲害。」

「妳還不是一樣穿著和服木屐走來走去的,不覺得累嗎?」

「我已經習慣了。」

木村玲奈的音量很小,周遭的車流量又多,藤田俊輔並沒有清楚聽見她說些什麼。

「玲奈,妳怎麼會對名古屋市這麼熟悉?小時候住過這裡嗎?」

「算是吧!」口氣聽起來並不是很願意對藤田俊輔解釋清楚似的。

「是嗎?我看時間也不早了,要搭車回京都了吧?」藤田俊輔抬頭看著前方寫著「名古屋JR」。

「俊輔,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

「什麼遊戲?」

「盲人過街。你閉上眼睛當盲人,然後我來當導引。」

「為什麼是我當盲人?」

「不要吵啦!快點閉上眼睛,要過馬路了。」

 

2008.11.30. 21:15  名古屋JR車站  車站上方的HOTEL  雙人房裡

 

木村玲奈輕輕地鎖上門鎖,說:「你可以張開眼睛了。」

「下次應該要把耳朵也摀上,那才會更刺激。」

「我也是這麼想。」木村玲奈笑著輕輕摸著藤田俊輔的臉頰。

「我臉上有長東西?」藤田俊輔幾乎可以聽見自己如戰鼓聲響般的心跳聲。

Happy Birthday!」

木村玲奈朝著藤田俊輔略揚的嘴唇上,貼上自己的微翹的雙唇,兩人火熱地擁吻的對方;當兩片唇相互碰觸的瞬間,隱隱約約可以聽見木村玲奈的嬌喘聲。

「這樣,真的可以嗎?妳不需要回家嗎?」藤田俊輔用著僅存的一絲理智詢問著木村玲奈。

木村玲奈假裝什麼也沒聽見般,緊緊貼著藤田俊輔的胸膛,纖細的手指遊走在他的背、腰、臀。

藤田俊輔意識到自己亢奮的程度,此時,他想看清木村玲奈的眼神,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意思……沒想到當他們四目相交時,換來的是再次的激吻。

 

躺在床上的木村玲奈勾著上方的藤田俊輔的脖子,「我不想回家。今晚,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可以嗎?」

這一刻,什麼道德觀念、傳統教條早已不存在於這兩人之間了。

肉體的結合訴說著愛的肢體語言,無盡無悔的愛讓他們渴望著彼此的身體。陣陣的呻吟聲,印證了這一切。

「玲奈,妳真得好美。」藤田俊輔的聲音仍有些喘。

木村玲奈害羞地把頭埋在藤田俊輔的胸前。

他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我愛妳。」

        木村玲奈把一隻手穿過藤田俊輔的身下,她側過身抱緊他。

        一絲不掛的兩人用著彼此的體溫為對方取暖,兩人互相玩著對方的手掌,就這樣藤田俊輔帶著無限的笑意進入了夢鄉。

  隔天早晨,藤田俊輔醒來後看不到木村玲奈,他怎麼也找不到她,打了手機也沒有人接聽;忽然,他看見桌上留了張字條。

 

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昨天,是我這生中最快樂的一天,如夢一般美好。只可惜,夢都是會醒的。你是一個很好的男人,相信會找到比我更合適的女人。

 

頓時,藤田俊輔彷彿從天堂掉入地獄一樣――原來,木村玲奈早就設計好跟他分手。

「可是,這個玩笑也開得太大了吧?難道她把我當作是個玩偶?我們之間的感情只是遊戲嗎?」他氣憤地想著。

直望著天花板的他,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2008.12.18. 23:30  京都市某科技公司外  雪花紛飛

 

「俊輔,你在哪裡?我們都等你好幾個小時了。」Richard在電話那頭,聽起來十分不高興。

「我不是說不要等我!我剛從辦公室下來,現在要回家。」

「公司?俊輔,你有必要那麼賣命嗎?你這一個月每天不是做到凌晨、就是上到半夜,你到底是在發什麼瘋?」Richard很擔心藤田俊輔的健康。

Richard,我累了,想回家。有事,明天再說好嗎?」

藤田俊輔這二十天日夜不眠的工作,就是想忘掉木村玲奈;他不允許自己有任何腦筋空白的時間,要不然,他真的會因為相思過度而身亡。

「今天怎麼這麼冷!」藤田俊輔拉緊身上的大衣走出公司大樓。

一陣冷風撲面而來,又讓他打了個冷顫。

「俊輔,藤田俊輔!」

「是玲奈的聲音?」藤田俊輔心裡想。

不過他並沒有停下來,他以為是自己的幻覺,所以仍是加快腳步往前走。

「藤田先生!」

後頭有個腳步聲緊跟著藤田俊輔,讓他不得不轉過身去。

「妳?在這裡做什麼?」

藤田俊輔看著站在路燈下、嘴唇發紫、身體也因太冷而不斷發抖的木村玲奈。

「跟我來。」他把她帶進自己公司的大廳,裡頭有暖氣,而且也可以擋風。

「找我有什麼事?」藤田俊輔也不清楚自己為何表現得如此冷淡,可是,他真得很生氣。

「對不起,那天我不告而別。」

「妳要說的就是這個嗎?」

木村玲奈臉朝地面點了點頭。

「我聽到了,妳可以離開了。」藤田俊輔把頭撇向另一邊,完全不理會木村玲奈。

過了兩三分鐘,藤田俊輔聽見木村玲奈離去的腳步聲與大廳門關上的聲音,他狠狠地踏了一下地板,轉過身,追了出去。

  雪勢漸大,路面也變得濕滑,藤田俊輔看著眼前歪歪倒倒的木村玲奈,心裡一緊,焦急地不停喊著她的名字,「玲奈,等等我!玲奈,不要跑了!玲奈,危險!」

藤田俊輔終於趕上她,並從背後緊緊抱住她,「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木村玲奈早已泣不成聲。

「就算是我求妳,再也不要丟下我獨自一人,不要再偷跑了,好嗎?」

憔悴萬分的木村玲奈邊哭邊點頭答應,藤田俊輔與她在公司的街角,忘情地擁吻。

「妳知道我有多想念妳嗎?」

「我也是。」

「玲奈,我從小到大都沒做過一件壞事,連撒謊作弊都沒有。可是現在,我竟然在公司前與已婚的妳接吻……就算我因此被逮捕,我也毫無怨言。這樣,妳能明白我對妳的感情了嗎?拜託妳,永遠留在我的身邊,好嗎?或許我不該這樣問……難道,妳不願意離婚、跟我在一起嗎?」

        「我想跟你在一起,現在的我,無能為力。對不起,我真的配不上你,你還是找其他女人好了。」木村玲奈失聲痛哭。

藤田俊輔雖然不清楚木村玲奈是因為什麼理由不願意離婚,不過他願意相信,她是真的有苦衷。

「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叫妳離婚。沒關係,這樣就好,像這樣就可以了。」藤田俊輔說。

他漸漸發現自己對於木村玲奈的要求越來越多,原本只是希望與她一起聊天、吃飯、出遊,然而現在的他想完全擁有她;這樣的想法,讓他自己感到不安。

「對不起。」木村玲奈又再度道歉。

「再也不要跟我道歉,並且再也不要離開我!」藤田俊輔用盡身上所有的能量,抱緊眼前冰冷的木村玲奈。

這一夜,京都下了場大雪,腳底下的雪泥提醒著大家,寒冷的冬天已經降臨了。

 

2008.12.21. 10:30  大阪關西國際機場

 

藤田俊輔站在出境門口講手機:「玲奈,妳人到機場了嗎?我馬上就要登機了。」

「對不起,俊輔,我臨時有事來不及去送機。剛剛打了好多次電話給你,可是訊號都不通。」

「是嗎?妳沒辦法來?……我沒辦法跟妳一起過耶誕節,對不起!不過,我會買禮物給妳。妳想要什麼禮物?」

「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語畢,木村玲奈對著手機的麥克風孔親了一下。

I will miss you, baby。」

I already miss you. Have a safe trip.

兩人依依不捨地掛上電話。

還沒走到登機門,藤田俊輔看見前頭有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雖然他不太確定,但仍然決定過去打招呼。

Brian?你是西田旬Brian,對吧?」

「哈哈!我剛才也在想,這個人怎麼這麼眼熟。俊輔,好久不見!我們快二十年沒見過面了吧?沒想到還能記得彼此。」

「從10年級下學期你搬回日本,我就再也沒見過你了。沒想到會在這遇到,真是太好了。不過,你不是福岡人嗎?」

「我在這裡工作。那俊輔,你是來玩的?」

藤田俊輔搖搖頭,從口袋裡拿出名片夾;同時,Brian也從皮夾裡取出名片,跟藤田俊輔交換。

木村旬?你怎麼換姓了?和服名門『木陣屋』的社長?真是太厲害了!」

「我只是個入贅的女婿,承接老丈人的家業而已。」

「這麼多年沒見,Brian你還是充滿了活力。」

「你看起來也是一樣啊!一副模範生的模樣。能在世界出名的IT公司當主管,肯定有兩把刷子。真不好意思,我的飛機要起飛了,回到日本時,我再打電話給你。」

 

  等候飛機時,藤田俊輔看著木村旬的名片,想起當時10年級下學期,Brian的父親因病過世,身為獨生子的他,背負著巨額的債務,被迫跟著母親回到日本;今天他能有這樣的成就,真令人高興;只是他當了入贅女婿,是藤田俊輔萬萬沒有想到的!

「志氣高昂、脾氣倔強的他,怎麼會答應放棄自己的姓氏?難道木村家的小姐如此迷人?下次我得好好問一下Brian。」他心想。

 

2008.12.24. 21:00  韓國漢城  某家飯店

 

「哪位?」

三天緊密的出差,早把藤田俊輔搞得烏煙瘴氣的;此刻平躺在飯店彈簧床上的他,有氣無力地回應了由外頭傳來的敲門聲。

「包裹快遞!」有些古怪的聲音。

藤田俊輔不情願地站起來,從內孔鏡朝外看,他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重大包裹:木村玲奈」的牌子,正對著他的眼睛。

        他趕緊開了門,快速地把門外的木村玲奈與行李一同拉了進來。兩個人靠在門後火熱地接吻愛撫,撒落滿地的衣物;在床第間,他們一次又一次地慰藉著彼此這幾天來的思念。

藤田俊輔完全忘卻了出差的辛勞,濃情蜜意地看著枕在他手臂上的木村玲奈說:「妳怎麼會來?」

「來拿我的聖誕禮物啊!」木村玲奈一邊摸著藤田俊輔下巴的鬍渣、一邊說。。

「可是我還沒買,怎麼辦?」藤田俊輔很不好意思地說。

木村玲奈吻了他一下,「你忘記了啊!『你』就是我的禮物。」

「妳這個小色鬼,看我等一下怎麼整妳。」藤田俊輔不停地發出搔癢攻勢。

「等一下!別鬧了,我有禮物要送給你。」木村玲奈從皮包裡取出一把鑰匙跟一張地圖。

「這是什麼?名古屋市區?」

「是我的秘密基地。在婚前,我阿姨送我的房子,沒有人知道,除了我跟你以外。以後,那裡就是我們的家。」

藤田俊輔認真地看著她,有些欲言又止的神情,「是嗎?那太好了。」

他嘴裡雖然如此回答,心裡卻有種複雜的感受。

 

2008.12.26. 20:00  京都市區  酒吧

 

Brian,真沒想到會在我們公司樓下見到你。」

「我剛好在附近辦點事,走著走著,就到了你的公司。」

這時有名女子走過來,靠著Brian身邊坐下來。

「她是?」

「俊輔,跟你介紹一下,她叫茉莉,是我的女朋友。」

藤田俊輔的眼珠子快瞪到掉下來了,「Brian不是結婚了嗎?怎麼會有女朋友?」他心想。

「木村老闆,這樣說不對啦!我是你其中一位女朋友。」

「還是茉莉懂事,不會爭風吃醋。」

Brian無視藤田俊輔的存在,把手伸進茉莉的胸衣裡,亂摸一把。

Brian,你忙吧!我先走了。」藤田俊輔實在看不下去。

茉莉趕緊靠過去拉住藤田俊輔,「不要走嘛!我讓其他姊妹來陪你,大家一起玩。」

「茉莉小姐,對不起,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說完,藤田俊輔推開茉莉的手,頭也不回地走出酒吧。

 

2008.12.27. 17:00  京都市區   咖啡廳門外

 

木村玲奈與藤田俊輔喝完咖啡後,走出咖啡廳。

「沒想到你今天這麼早就可以下班了。要不要一起去名古屋看房子?」木村玲奈問。

「嗯……要不,我們去看場電影?」藤田俊輔建議。

不知為什麼,他並不是很喜歡名古屋秘密小屋的想法,總覺得那樣很像在跟有夫之婦搞外遇一樣;當然,現在的他的確是在當第三者,這讓他感到很矛盾……

「木村太太?木村太太?」有個女子朝著他們亂喊亂叫。

「妳是木村玲奈吧!」怒目赤臉如同瘋婆子一般的女人,衝向木村玲奈。

「是的,有什麼事嗎?」

「求求妳了,把他讓給我!妳都不再愛他,有了別的男人,為什麼還不願放手?」

「這位小姐,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木村玲奈顯得有些不耐煩。

「快點簽字,把他讓給我!要多少錢,我都會叫他給妳的。」眼前的女人不斷地胡言亂語。

「我不知道妳在說些什麼?請妳讓開一點,我們在趕時間。」

眼前的紅眼女子突然甩了木村玲奈一巴掌,「自己跟別的男人鬼混,還不願意離婚?真是不要臉!難道就是巴著木村家的財產?」

藤田俊輔把摀著臉的木村玲奈擋在身後,「小姐,妳喝多了,而且可能也有些誤會……

「什麼誤會?徵信社的人不會騙人的!」

 

瓶中信-4-72.jpg  

木村玲奈從藤田俊輔的背後走出來,語重心長地說:「小姐,妳不是第一個來找我的女人。我只想告訴妳一件事,妳找的徵信社確實不可靠。因為他沒搞清楚,我是木村小姐,而不是木村太太!」

說完,木村玲奈忍著氣憤,快步走到停車場。

「對不起,俊輔,讓你看笑話了。」

「這不是第一次?妳是說,妳先生是時常性外遇?」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好吧!等妳心情平復了,我們再好好談談。」

 

2008.12.28.  京都市區  BRITISH PUB

 

Jeff,沒想到你會來找我。」藤田俊輔開心地迎接遠從美國來的朋友。

「俊輔,等一下Brian也會一起來。我們三兄弟很久沒見面了。」

Brian? 你知道他在這裡?」

「是啊,四年前我陪老婆回京都娘家時,就在這裡遇到他。他連續好幾天都跟我混在一起,而且每次都帶著不同的女朋友,這小子還真會玩。」

「可是,他已經結婚了。」

「真的假的?看來他還滿融入日本文化的,在外頭『打滾』得很厲害嘛!他老婆還真得很不錯,要是我家那隻母老虎Tina,連我跟鄰居的年輕妹妹多講幾句話,她就不准我吃早餐了。」

「哈哈哈哈!有這樣的老婆還真是幸福。」Brian的聲音從後頭傳來,他的身旁帶了一名新的小女朋友。

藤田俊輔打從內心看不慣他這樣的態度,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

「俊輔,你呢?上次不是說你有女朋友?是怎樣的人?怎麼不介紹給我們認識?」

Brian,你消息怎麼這麼靈通?我們三劍客僅存的單身貴族的心,到底是被哪位幸運的女子給擄走了?該不會跟我一樣,喜歡上京都小姐吧?」

藤田俊輔非常想跟大家分享關於木村玲奈的一切……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封口。

幾杯酒下肚後,Jeff的大嗓門開始出現了,「俊輔,你還算不算是朋友啊?以前交女友都會跟我們說,現在連張照片都不願給我們看,究竟是什麼了不起的女人?」

「該不會是有夫之婦吧!」Brian幽幽地說,同時從嘴裡吐出一團團的白煙霧。

BrianBrian啊!你喝多了啦!我們是在說藤田俊輔耶!標準的模範生。小時候我們偷看女生的內褲胸罩,他還把我們臭罵一頓!我們不爽還海扁了他,你忘記了嗎?俊輔是外星人啦!當第三者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藤田俊輔低頭喝著桌上的冰啤酒,默默不語。

Brian很有深意地拍了一下藤田俊輔的肩膀,「世事難料,對吧?」

三人散會前,BRIAN給了他們一人一張邀請函,是參加京都老字招牌和服名家「木陣屋」的年終晚會;會場就在這個酒吧的附近。Brian還特地拜託他們務必攜伴參加,因為Brian的太太也將會出席。

 

2008.12.29. 17:00  京都市區  高級酒店的會場

 

「俊輔,請等一下。」

JeffTina!」

「俊輔,好久不見,你越來越帥氣了。聽說你交了女朋友,今天怎麼沒一起來?」

「喔!今天她剛好有事。」

Jeff的太太失望地說:「怎麼會這麼巧?我還真期待遇見她呢!」

「不是還有Brian的夫人嗎?聽說也是位京都人。」藤田俊輔找機會換個話題。

「聽說是位大家閨秀。我連照片都沒看過,超想見面的。」

Tina,妳還是像中學時代一樣熱情可愛。」

「喔~俊輔,還是你最好!我都三十五歲、是三個孩子的媽了,還可愛咧!」

Tina說完,就被Jeff摟著,笑成一團。

 

三人完成簽到手續後,一起走入會場。

優雅的古典樂聲中,Brian遠遠看到他們三人,便立刻轉身,牽了一位身穿橘紅色鑲金火鶴和服的女子,緩緩地走向入口。

「你們來真準時!」Brian笑著說。

「跟你們介紹一下,『木陣屋』的女主人,木村玲奈小姐,我親愛的妻子。」

JeffTina兩人興奮不已,「哇!根本就是仙女嘛!好美喔~」

Tina,妳也是一樣啊,跟以前一樣可愛。」Brian替沉默的老婆大人接話。

「對不起,我……」木村玲奈無力地說。

她慌張地往後退了幾步想離開,不過手卻被身旁的丈夫木村旬Brian)握得緊緊的。

「玲奈,這位是我的死黨Jeff跟俊輔,還有我們的女王頭Tina,他們都是我在美國東岸時的死黨。」

「很高興認識你們!」木村玲奈幾乎是含著淚水,好不容易從嘴裡迸出這一句話。

「俊輔,你的女朋友呢?今天沒一起來嗎?玲奈跟我都很想見她一面呢!我想JeffTina也一樣。」

Jeff看看身旁的藤田俊輔久久沒有反應,於是代答了一句,「他女朋友今天有事,沒辦法過來了。」

Brian輕聲對身旁的木村玲奈說道:「玲奈,真的好可惜,對吧?」

木村玲奈朝大家鞠了個躬,一句話都沒說,低著頭離開了。

Tina緊張地問:「你太太還好嗎?是不是我們不懂禮貌啊?」

Brian大笑了兩聲,「沒關係的,她這兩天身體不太舒服。」

Jeff拍了拍Brian的胸膛,「看你笑的,該不會是要當爹了!」

Tina咧著嘴笑說:「對耶!我當初懷孕時也是這樣,情緒不太穩定。」

藤田俊輔頓時感到天旋地轉,腳板子就要抓不住地。他朝著Brian看了一眼,Brian的眼神裡充滿了勝利的光輝;他感到既憤怒又無奈,於是掉頭走掉。

任憑任何人的呼喊,都沒讓藤田俊輔回頭。

 

2008.12.29. 17:30  京都市內  高級酒店地下停車場

 

藤田俊輔完全不清楚自己是怎麼下到這個停車場的……

老天爺真是跟他開了一個莫大的玩笑,心愛的女人竟然是兄弟的老婆,他該怎麼辦?他又能怎麼辦?他全身無力,腦筋一片空白,昏頭轉向地找了好久,都找不著自己的車子停在哪裡。

「俊輔,俊輔!」木村玲奈朝他跑過來。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今天會來,我……

木村玲奈哭紅的眼眶毫不遺漏地印入藤田俊輔的眼簾,可是他連站穩的力氣都沒有了,更不可能有力氣說些話安慰木村玲奈了。

「俊輔,我跟你一起走。聽我解釋,我願意告訴你全部的故事。」木村玲奈幾乎是跪倒在地央求著。

「玲奈,妳這是在做什麼!」Brian從電梯口跑到她的身邊。

「藤田俊輔!你現在清楚了吧!玲奈是我的妻子,她永遠都不會跟我分開!」Brian對著快要窒息的藤田俊輔大喊。

「不要,求求你,俊輔,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木村玲奈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看著連滾帶爬逃離停車場的藤田俊輔。

「玲奈,跟我回家,我們一起回家。」Brian紅了眼眶,摟著癱瘓在地的木村玲奈。

「旬哥哥,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木村玲奈哭昏在木村旬的手臂彎裡。

 

下集預告:

花心的木村旬與木村玲奈為何會被鄰居稱為模範夫妻?兩人的婚姻基礎到底是什麼?木村玲奈堅持不離婚的理由又是什麼?從停車場落跑的藤田俊輔將會採取什麼方式來面對這個三角難題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7/1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