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女人如水

 

M小編私心推薦:

 

【四色女人】系列的小小說,是音樂向上以「向上出版」的名義所出版的第一部小說。

因為愛情是永遠不退流行的話題,是不會沒落的宗教,所以熱愛音樂、熱愛美麗事物的音樂向上,也希望能為讀者獻上愛情的各種「主題曲」。

M小編認為這部小說的特色在於它所探討的主題很明確,以四種顏色來代表女主角的個性,這四色的女子,同樣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各自碰到了哪些事,邂逅了哪些人?

也許你在閱讀的途中,會發現自己就是其中一種顏色的女人。

因為四位作者的用心,和編輯部的吹毛求疵,一本99元的小小說,其內容的價值卻是有155元──M小編可以很自豪地這樣說。

 

內容簡介

 藍色女人  

 

藍色女人如水,變化萬千難以捉摸,時而張狂時而溫柔,誰能掌握住她?

她是人們口中的女強人,是大企業的千金小姐,工作起來巾幗不讓鬚眉。

父母面前的她、下屬面前的她、朋友面前的她……皆不相同,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她?

而那個男人,天天與她相處在一起,兩人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會被她承認嗎?

在愛情這條路上,她想扮演的會是怎麼樣一個角色?

 

天和地的距離在兩人之間,是多年的曖昧。

誰都不願打破這場僵局,直到那場荒謬的婚禮……

不是說好不哭的嗎?為何,眼淚依舊不受控制地滾落呢?

這時才發覺,彼此在彼此心中的依戀,原來,是如此之深……

 

內容試閱

 

 

    想守護的,是妳的笑容,只要妳快樂,就好。

 

    ✿✿  ✿✿  ✿✿

 

修長的指頭在鍵盤上快速滑動,整間辦公室安靜得只有打字聲。

  陽光自落地窗內徐徐灑落,半掩的薄紗窗簾完全擋不住過午的斜陽,光芒透進基調水色的辦公室,室內所創造出來的陰涼感和街外的大自然蒸籠,形成了強烈對比。

    「好了!這樣子就沒問題了!」齊筠湉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帶著一抹滿意的笑,她快速地按下存檔鍵。

  不諱言的疲憊湧上她的神經,充斥全身,只要輕輕動一下肩膀,便能感受右肩傳來針扎般的刺痛。不過換個角度想想,這份檔案已經夠讓她找足理由可以不看上頭的嘴臉好幾日了。

    齊筠湉一向對自己很有自信的,事實也證明,她確實是如此,老天似乎對她特別厚愛,姿色、能力、才識,皆為上上選。

    這份最新的分析資料,包含著她對商機一貫的敏感。

  商場如戰場,看準的先機不先下手,就如同在賽跑中停在原地上等著別人超越自己一樣,之後就算想再追趕,也早就來不及了。弱肉強食,市場這塊餅就這麼大一塊,能啃食多少,但憑個人本事。

    手指轉著磁片,齊筠湉啜了口擱在旁的綠茶。吐了吐舌,漫延的苦澀頓時讓自己的思考能力,從太空中拉回了她正處的這間辦公室裡。

  連上網路,她專心點閱著入口網站所整理的國際大事。這筆生意忙完後,她應該就可以休息一陣子了吧?

  雖然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但是在齊筠湉的字典裡,可沒有所謂的「天算」,只要她不願繼續工作,諒那群「只懂得明爭暗鬥、躲在冷氣房內斤斤計較今天股市漲幅有多少」的食古不化董事會,也不能拿她如何。只要,她還擁有齊家血統的一天。

    「叩、叩」兩聲,她頭懶得抬,目光也只停留在網路資料上。外國時事也得關心,要是中東發生戰爭、或是歐美大國想不開,油價一漲,生活步調就會被打亂的。

    「進來!」齊筠湉帶點霸氣地喊著,同時也喝著綠茶,不過眼神依舊停滯在網頁的文字中。

    「筠湉……」來人一把將門打開,但冷不妨地被某道殺人般的眼神給嚇到停格。

    「別忘了這裡是哪!總、經、理!」平常私底下熟歸熟,但是公事依舊是公辦,公私不明,將來怎麼帶領下屬?

    都忘了齊筠湉有多麼講究職位稱呼的穆子曦,趕忙改口,「總經理,董事會要妳……」

    見上司的臉色終於好了起來,穆子曦打鐵趁熱地把事情交代完畢。

    「什麼?我把這份資料分析完還嫌不夠?那群老頭是想把我整死呀?」一手撫著額,另一手不斷地敲著玻璃桌面,同時還不忘用力地表現自己的疲憊。什麼氣質、端莊,在現在的齊筠湉身上,完全消失無蹤。

    「跟那群老頭說,我不玩了……」這是她的最後結論。齊筠湉拎了包包,起身便想走。

   開什麼玩笑,為了這玩意兒,她已經好幾天沒回到那溫暖的被窩了,家裡大床上的熊娃娃正在呼喚著她呢!

     「老、老頭?我的大小姐……妳有這個膽叫,我可沒這個膽據實回報呀……這是啥鬼差事……」穆子曦在心裡碎碎唸,同時咒上那群只會坐在冷氣房裡等著數鈔票的人千百回。

    唉……還是忠人之事吧!穆子曦再度開口攔住齊筠湉。

「總經理,董事們說……如果……」頓了頓,他只能用那招最後殺手鐧了。 

這是跟她認識這麼多年來,她唯一的弱點。

「如果什麼?」齊筠湉突然湧上不祥的預感,這是女人的直覺。

「如果妳答應代表出席這茶會,他們願意讓妳好好地放個長假,不管妳想去哪,費用全由他們出……」瞄了瞄齊筠湉,穆子曦心裡想著,「嗯……很好,我就不信妳沒反應。」

噢……她就知道她的第六感一向準的,這個嘛……

最後一句話就像是個催化劑,讓一向標榜著「免錢的東西不拿白不拿」的她感到莫名地心動。

臉上開始出現化學變化,眉間蹙著,這交易感覺還蠻划得來的……

「嗯……浪費一個晚上,卻可以換來耳根清靜的長假,這、這真是太棒了!」雖然休閒費用對她來說也不算是啥大數目,可是如果有人願意付賬的話,那就再好也不過了!

原本她想拒絕,原因很簡單,平白無故地浪費一個晚上,只為了跟著一堆老頭子做著充滿謊言的客套周旋,與其這樣,她還寧願用這時間睡飽後,繼續去接下一個工作案子呢!沒有任何實質利益上的事,她絕對不幹!

看著齊筠湉的表情,穆子曦知道他成功了。笑了笑,就等魚兒上勾……

將原本提自肩頭的包包往旁一放,甩了甩微捲的長髮,齊筠湉一屁股坐回辦公椅上,修長的美腿就這樣抬在桌面,眼神犀利地回望著穆子曦,「好!我做!但是告訴那群老頭──沒下次了!」

唇帶著一抹燦笑,齊筠湉也不會讓眼前人有好日子過,想佔她便宜?門兒都沒有!

「唔……是。」嚥了嚥口水,心頭一震,縱使眼前美好風景盡收眼底,但穆子曦有種大禍即將臨頭的感覺。

哼、哼!只有她利用別人的份,誰也別想利用她!

 

    ✿✿  ✿✿  ✿✿

 

把門關上,穆子曦倚著門喘氣。

呼……這是什麼情形?爲什麼他非得去告訴她這種事呀?明明知道她會大發雷霆的……

那群老……呃,不!董事……真是吃人吃到底,最後都不用吐骨頭的。

「穆大哥,你還好吧?」一抹甜甜的嗓音自旁響起。

穆子曦撇頭見著旁邊熟悉的面孔,他無奈地嘆了口氣。平平是姊妹,個性怎麼會差那麼多?

妹妹給人的感覺就是溫柔可人,這是因為學音樂的關係嗎?甜甜的笑容對於世人來說,怎麼看都是能治癒人心的呀!他或許越來越懂得什麼是「腹有詩書氣自華」,只是認識越深就越知道,這對姐妹花根本就是當初上帝造人時少放了什麼零件進去──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話。

「唔……如果沒事的話,可以借個過嗎?你擋到我的路了……」單手吃力地推了推眼鏡,懷裡抱著剛出爐、還熱呼呼的影本資料,齊筠霓一臉無辜地看著堵在門口的穆子曦。

「是、是這樣子嗎?不好意思……」三條斜線頓時在穆子曦臉上成型。錯!他大錯特錯!她們百分之兩百是姊妹……都是做死人不償命的「工作熱中狂」!

見著穆子曦讓路後,齊筠霓笑著點頭道謝,隨即照著慣例,有禮貌地敲門。

「進來!」同樣的嗓音,不減的魄力。

「總經理……」聲音隨著門的闔上,趨漸消無。

  

    ✿✿  ✿✿  ✿✿

 

水晶燈在光線的照射下,折散出璀璨光輝。耀眼的不只是裝飾於會場裡價值上千萬的擺飾,還有那個集各界精英大成的交誼廳。

若大的水池設於會場中央,海之女神特蒂斯像彷彿披上了一層淡淡的薄紗,懷中持捧的瓶中流出的水,正汩汩地注入大理石池之中。水沿著綿密的紋路緩緩擴散,悄悄地渲染著不屬於自身的顏色,帶著誘魅的色澤,在朦朧燈光的照射下,散發出令人耽溺其中的氛圍。

池邊,一張冷豔的臉龐只是靜靜地注視著池中自己的倒影,手中的酒杯早已空底,僅留下淡淡的醇香。

客套的招呼聲此起彼落,一貫的笑容掛在臉上,點頭示意,鶯聲燕語,酒杯和酒杯間的敲擊聲,在齊筠湉耳中聽起來,真是無聊至極。

「張董,好久不見!」眼尖的穆子曦見著老客戶,急忙地湊上前打招呼。公關的成功與否,可是企業的成功要素之一。

「對於上次的投資案,不知您考慮得如何?」陪著笑,穆子曦試探性地問著。

「嗯?這事不是齊總負責的嗎?」張董看了看眼前的年輕人一眼,再看了看在旁邊的齊筠湉。

艷紅合身禮服,襯托著齊筠湉穠纖合度的身材,只是,此人正不雅地打著哈欠,無視穆子曦頻頻以眼神示意,大小姐依舊我行我素。

「欸!你夠了沒?」極度厭煩穆子曦的督促,雖掛著一抹燦笑,但語氣卻冷到極致的齊筠湉正扠著腰,大喇喇地指著穆子曦的鼻尖。

「筠……呃,是總經理!」急忙改口,穆子曦不想再死第二回,「頂頭上司交代的嘛!」

很無辜,但畢竟是拿人手短的穆子曦,只能默默承受大小姐的精神虐待。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辭職不幹,但就是憑著祖父母那老掉牙的觀念,要他離開這裡?下輩子再看看有無可能吧!

「你覺得,我有可能乖乖就範嗎?」猛一轉身,齊筠湉低聲地湊近穆子曦的耳畔,柔聲說道。

絕無可能!

穆子曦迎上她的眼神……他只能想在心底,卻不能直言,因為他還想保住這個工作。雖然在這家公司裡常常受到精神虐待,但現在這麼不景氣,這份工作算是夠優渥了,更何況,齊家又對自己父母有恩。雖然現代早已不講究「主從」關係了,可是他打從心底知道自己和筠恬的界線在何處。

齊筠湉是主,而自己則是永遠的忠臣。

遠遠的,只要知道自己跟隨的人在哪就好,就算那抹身影永遠不會回頭也無所謂。

「那……妳既然不肯就範,又何必拉我來……」穆子曦嘆了口氣,轉個念頭也知道,自己是被拖來當墊背的。

「我只是在等有沒有好玩的事情發生而已……」淺淺一笑,齊筠湉俏皮地咬了咬食指,「別忘了,他們只有叫我出席,可沒交代我還要做什麼額外的事情唷!」

除了沉默,穆子曦找不到另一個更適宜的動作,眉間微微蹙著,思考著要如何才能讓齊筠湉今晚不會攪亂會場的寧靜。

齊筠湉只是笑看著眼前的穆子曦,她似乎很享受、也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這男人皺起眉來真是好看。

「咳、咳……齊總?穆執秘?」齊家狗眼看人低呀?怎麼這年頭連年輕一輩的氣燄都如此囂張?雖然他張董在業界的名氣不及齊萬里,但好歹也算是佔有一席之地,這兩個人怎麼可以這樣無視於他的存在?

「張董,抱歉抱歉。」回過神,穆子曦一邊陪著不是,一邊用著抗爭的眼神向旁示意,無奈佳人理都不理,水靈靈的眼睛轉呀轉,似乎又有什麼壞主意在她的腦袋中成形。

「哼!」張董一聲冷哼,擊垮了穆子曦對另一批合約到手的信心。正當頭疼不已時,那抹艷紅的身影轉眼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張董,先失陪了,下次再談。」雖然知道到手的企劃飛走的機率高達九十九點九,但總比某個麻煩製造者在這節骨眼創出其他更可怕的麻煩來得好。

張望著,穆子曦小跑步地穿過幾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身影,禮貌性地點著頭,他實在不知道在這人海中,要如何才能捕捉到那抹離自己忽近忽遠的紅。

飄忽不定,喜怒無常。

他承認自己是很在意她的,但是他一直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要替祖父母報恩。

不知道這樣盲目的追隨要追到何時,或許等她嫁人之後,兩人的關係就能歸於虛無。雖然不知道是哪個倒楣鬼會答應這門親事,不過怎麼算,名門和名門間的聯姻倒也不算少見的。

「哇!對不起!」不專心的下場,便是一頭撞上迎面走來的賓客。

「子曦?」這聲音好生熟悉。

猛然抬頭,穆子曦頓時輕鬆了起來。還好,至少撞上的是自己熟識的人,因為在場的任何一位公子小姐隨便說句話,都能把他整得生不如死。

「定風!」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浮木一般,見到來人,穆子曦都還沒開口,依舊是滿臉笑容的梁定風馬上就說道:「怎麼不見公主跟你在一塊兒呢?」

 

  ✿✿  ✿✿  ✿✿

 

以上內容摘錄自《四色女人-藍色女人》

 【想購買此書可以上博客來、誠品等網路書店購買,或洽本出版社】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