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般的黃色女人

  

M小編私心推薦:

 

【四色女人】系列的小小說,是音樂向上以「向上出版」的名義所出版的第一部小說。

因為愛情是永遠不退流行的話題,是不會沒落的宗教,所以熱愛音樂、熱愛美麗事物的音樂向上,也希望能為讀者獻上愛情的各種「主題曲」。

M小編認為這部小說的特色在於它所探討的主題很明確,以四種顏色來代表女主角的個性,這四色的女子,同樣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各自碰到了哪些事,邂逅了哪些人?

也許你在閱讀的途中,會發現自己就是其中一種顏色的女人。

因為四位作者的用心,和編輯部的吹毛求疵,一本99元的小小說,其內容的價值卻是有155元──M小編可以很自豪地這樣說。

 

內容簡介

黃色女人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要如何知道,身邊的人是否就是那個「對的人」?

要怎麼理解,有些事情的發生就是沒有原因?

要多少時間,才能讓溫暖癒合所有不為人知的傷痛?

故事是否會重複上演?已經失去的信念能再一次恢復嗎?

 

 

內容試閱

 

方子潼做了一個夢。

 

夢裡,她獨自站在荒野中,四顧茫然。

枯黃的遼闊草原,延伸再延伸到人類無法想像的無窮遠處,再怎麼努力往前看,還是一片沒有盡頭的荒原。

時間或許是慢慢晚了,原本就已是灰暗陰沉的天空,逐漸地加深了顏色,彷彿是宣告著某些故事的結束。

沒有夜晚的涼意,沒有指引方向的星星;遙遠的,在荒原和天空的交界處,緩慢升起了一輪血紅色的月。空氣潮濕悶熱。

往前走,景色沒有任何改變。她試著呼喊求救,但聲音卻像是被濕黏的空氣吞噬,消失在異常的靜默裡。於是她失去了方向感,失去了聲音。

恍惚間,子潼回到了自己的真實世界,一個平常的星期六夜晚。

梅格萊恩和她來自另一個時空的戀人,在電視裡相擁親吻;鄰居的周末夜麻將牌局,一如往常的如火如荼;而子潼的他,就在身邊,伸手可及。

一切都熟悉溫暖。

 

子潼不禁笑了起來,因為那個荒謬的、孤單的夢。

「嘿,告訴你喔,我剛剛好像睡著了,還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呢!」

他轉過頭望向子潼。

「妳做了什麼夢?」從他的眼中,子潼彷彿看到一絲不安。

「算了,是個很蠢的夢。」莫名地,她恐慌起來。不要讓這個怪異的夢境破壞了這個夜晚,子潼這樣告訴自己。

「是什麼樣的夢?」他固執地繼續追問著,眼神變得陌生而遙遠。

「我想知道,告訴我。」

不能說、不能說、不能說!心裡浮現的恐懼加深,她不能說。

他溫柔地握住了子潼的手,「說吧,妳知道妳終究要說出來的。」

「不要這樣……」子潼心裡想著。為什麼他一定要知道?不要,不要這樣,她只要一個跟過去一樣的星期六夜晚……她絕望地在心底掙扎著。

但是,她不得不說。終究。

聽完,他輕輕地笑了。子潼尷尬地低頭,凝視著自己的雙手。

「真傻,」他說:「難道妳還沒有發現嗎?」

不知不覺間,四周的聲音消失了。但是子潼卻沒有勇氣抬頭。

「妳忘記了嗎?」他很輕很輕地問。

她忘了什麼?她到底忘了什麼?為什麼他要溫柔得像是訣別?為什麼他的語氣中會有洞悉這一切的絕望?

好像有一些隱約的記憶浮現,一閃即逝。

「那不是夢……」在阻擋不及的那一刻,他還是說了出口。

子潼驚慌地抬頭望進他的眼裡──那是一片荒涼的原野,就像剛剛的夢。

「我,才是你的夢。」

於是子潼又回到了最初的荒野中,孤獨地、無聲地,呼喊著。

 

熟悉的來電鈴聲在此時響起,將子潼救出了她曾經經歷無數次的夢境。

「喂?」她接起電話,感覺到自己一頭長髮幾乎都被冷汗給打濕了。

「子潼,子潼……我分手了,我跟他分手了……」

電話那頭的女聲夢囈似地,一聽就知道情緒極度地不穩定。她好不容易才聽出來,這是她的大學摯友,雨棠。

「雨棠?妳慢慢說,怎麼回事?妳在哪裡?」子潼緊張地問,一邊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凌晨一點半,將近兩點了。

「我在我家附近,我不知道要去哪裡,不知道要怎麼辦……」

「那……嘿!我剛好也睡不著,我們一起喝杯咖啡吧?」子潼努力忍住一個大呵欠,向雨棠提議。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一個人……」雨棠的語氣開始變得怪異,重複著喃喃自語。

子潼最清楚這種情緒可能會造成的後果,所以她立刻用命令的語氣對著手機大喊:「雨棠!如果妳真的夠朋友的話,現在就到妳家巷口的咖啡店等我,順便幫我買包煙……妳知道我抽什麼煙吧?我馬上就到!妳等我,不准亂跑,懂嗎?」

過了良久,電話那端才傳來雨棠失魂落魄的聲音,回答:「知道了……我會等你的。」

 

子潼揮去睡意,胡亂抓了幾件衣服套到身上。打開窗戶一看,天氣除了冷還是冷,而且居然在下雨?沒辦法,子潼又多穿了幾件衣服,才離開她溫暖的小套房,冒雨出了門。

 

雨棠的家離子潼住的地方頗遠,平常騎機車都要一個多小時才能到,但這樣的深夜裡,子潼不管交通規則,不管時速限制,不管寒風刺骨冰冷,雨水模糊視線,硬是在半小時內飆到了雨棠家巷口。

即使是雨天的深深夜裡,咖啡店仍舊散發著溫暖的光,分享給因為各種原因而不眠的人。透明的大落地窗裡,坐著一個子潼曾經熟悉、而現在看起來卻落寞消沉的人影。

子潼推開咖啡店的門,輕輕的音樂流洩而出,那熟悉的人影並沒有回頭。

「我到了。等很久了嗎?」拉開椅子,子潼故作輕鬆地開口。

雨棠沒有說話,只是拿起桌上的煙,默默遞給子潼。眼前的咖啡早已冷去,而煙灰缸裡滿是煙蒂。

子潼按下服務鈴,一臉睡意的服務生慢吞吞地出現。

「兩杯咖啡歐蕾。」子潼替自己和雨棠做了選擇。在等待的期間,她從煙盒抽出了一根細長的煙,點起火──這原是她早已戒掉的壞習慣,今天又破戒了。

就這樣,兩個不說話的女人對坐著,空氣裡凝著一種說不出的沉重。

「您的咖啡歐蕾,請慢用。」服務生送上了兩杯咖啡,打破了沉寂。

看著剛送上來、還冒著熱氣的咖啡,原本沉默的雨棠終於忍不住瞪大眼睛,驚訝地問:「這……這是咖啡?還是豆漿?」

原來,正統的咖啡歐蕾是用類似大碗的咖啡杯盛裝的,沒有握把,你必須整「碗」端起來喝。在第一次看見的人眼中,的確跟豆漿有幾分相似。

而這也是子潼預期的反應,她終於逗得雨棠開了口。

「可能是因此服務生知道我們都失戀了,所以特地用大碗來招待我們吧?」子潼語氣一本正經,表情卻是擠眉弄眼地說道。雨棠忍不住大笑,在笑聲甫落時,眼淚也跟著落了下來。

子潼好不容易才放下了心,因為她知道,可以哭泣,就不會有太大的壓抑了。所以她任由雨棠的淚落在桌上,一言不發。

許久,子潼默默遞上一疊紙巾,雨棠哽咽地道謝接過,胡亂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才開口說:「都六年了,我們這六年的感情,他用一封簡訊……」說著,淚水又阻斷了她的話語。

子潼沒有說話,悄悄紅了眼眶。雨棠和邱睿這一對情侶,在朋友之間是最被看好的,大家甚至還搶著要當伴郎伴娘,沒想到,他們就這樣分了。

擦乾眼淚,雨棠用雙手捧住溫熱的咖啡,彷彿那溫暖能治癒心底的傷痛一般。子潼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掩飾自己差點就要落下的淚。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子潼輕咳了一聲,有些顧慮地問道。果不其然,雨棠的淚又落了下來。在她斷斷續續的哽咽說明裡,子潼才明白了這一切的來龍去脈。

 

雨棠和邱睿原本是不同系的學伴,進而成為一對情侶。畢業、當完兵後,邱睿找到了一個南部的工作,兩人也因此而有所爭執。邱睿認為這是一個發展的好機會,雨棠卻擔心距離會讓兩人的戀情失溫。

吵歸吵,工作還是得做,於是兩人開始談起有點辛苦的遠距離戀愛,兩週才能見上一次面。沒想到的是,這不但沒有讓感情生變,反而讓他們兩個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時間。就在去年年底,雙方的家長也見了面,婚事似乎就在眼前了。

雨棠除了開心還是開心,同時底定了要子潼當她的伴娘。而這也不過是兩三個月之前的事,誰都料想不到,在不到三個月裡,事情竟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我一收到他的簡訊,就想打電話問清楚,可是他……他不接我的電話……我根本沒辦法接受這樣的分手……」雨棠哭著拿出手機,把那封簡訊給子潼看。

「對不起,我必須要跟妳分手。妳不用打電話給我,我不會接的。我對妳已經沒有感覺了,很抱歉,可是我想要更豐富的人生經驗。」

子潼看完,在心底輕嘆一口氣。「我對妳已經沒有感覺了」,多好用的理由,同時又是多真實、多殘酷的理由啊!這理由教人無法認同,但又無法不認同,畢竟「感覺」是極度個人的,沒有任何原因的。

「子潼,妳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六年的感情,他會這樣輕易就放棄?」雨棠的眼淚停不下來,而子潼也只能嘆氣。

事情很簡單,從簡訊中「想要更豐富的人生經驗」就可以判斷,八九不離十,邱睿必定是有其他心動的對象了。可是,這要怎麼對雨棠開口呢?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極傷人的答案。

所以子潼在短暫的沉默後,說:「你們在一起真的很久了,加上前陣子說要訂婚……或許他累了?或許他太緊張了……」說到這,子潼也覺得自己越說越無力,終於沉默了下來。

或許是感受到子潼努力想安慰她的心情吧?雨棠抓起紙巾,抹掉臉上的淚水,擠出了一個微笑,說道:「或許吧……畢竟,連我自己也有點緊張呢!」

子潼見機,便趕緊附和著說:「是啊,不如過幾天,我們大家一起問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好了。」

    雖然止住了哭泣,但眼底的哀傷仍揮之不去。雨棠點起一根煙,遞給子潼。

    「我知道妳戒煙了,謝謝妳今天為我破戒。」她說。

子潼沒說話,只是接過煙,深深地吸了一口。

    送雨棠回去,再回到子潼自己的家時,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這時間很尷尬,因為沒辦法再繼續睡,但又還不到準備上班的時間。於是子潼走到套房的陽台,拿出雨棠替她買的煙,點起了一根。好友遇上這樣的事,破戒又有何妨?她帶著一點點罪惡感,一邊這麼想,一邊緩緩吐出煙霧,像是想把鬱悶藉著煙霧都吐出心外一般。

    由於睡眠不足,今天的班上得恍恍惚惚,好幾張報價單都忘了簽名就往送件處丟;企劃會議時更是瞌睡連連,幸好老闆心情似乎不錯,沒有故意點子潼的名刁難她。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時間,子潼滿心想要回家泡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好好大睡一場……可是,不把雨棠跟邱睿的事弄清楚又不行,於是她呵欠連連地打了幾通電話,約了一些雨棠和邱睿共同的朋友一起吃晚餐。

    正要離開公司時,子潼的手機響了,是家裡打來的電話。

    「小潼,是媽媽啦!妳今天怎麼都沒有打電話回來給我?」子潼這才想到,中午時因為趴著補眠,居然忘了每天必打的電話。

    子潼從十三歲上國中那年,就開始了住校的生活,接下來高中、大學,也都是就讀離家頗遠的學校,所以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每週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已經成了習慣。

    「媽,對不起,我中午睡著了……」

    「妳沒事就好,媽只是……只是擔心……」電話那頭的聲音開始哽咽,子潼不由得偷偷地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媽媽變得脆弱而多疑,情況嚴重到只要一天沒有互通電話,她就會哭泣著質問子潼或子潼的父親為什麼沒有聯絡。這大概是因為子潼長年居住在外,而這幾年,父親也開始因為工作而在外租屋生活,使得母親覺得孤單吧?

「對不起啦,媽,我今天真的是太累了……」

「累?小潼妳累,媽媽就不累嗎?媽媽也很累,也希望能休息啊!妳跟爸爸一樣,都不能體會我的辛苦……」子潼知道自己不小心踏到母親的地雷了,只好咬緊牙根聽著媽媽哭訴,然後一再地道歉。

好不容易安撫了母親的情緒,子潼這才匆匆忙忙趕往與友伴們約好的餐廳。

從大家七嘴八舌、拼拼湊湊得到的資訊,子潼大致上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早在半年多之前,就有人看見過邱睿帶著另一個女孩出去,只是當時大家並沒有想太多。一直到要訂婚的這一陣子,大概是那個女孩給了邱睿壓力吧,才會讓邱睿發了那封分手簡訊。

「那邱睿是不是真的不愛雨棠了?」維玲緊張地問。

「都清楚說要分手了,而且是用簡訊分手耶!怎麼可能還愛?」育詩不以為然地說道。

「他們也真的很久了啦,我可以理解邱睿想逃掉的那種心情……」亦修以身為男人的立場為邱睿說話。

「對啊對啊,有誰會同一種菜色吃了六年還不膩啊?」縱宇嘻皮笑臉地說著。不用說,立刻招來女生的一陣躂伐。

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行了,接下來……就看造化吧!子潼無奈地想著,這到底不是努力就能挽回的事。

想到這,似乎觸及她心中隱痛……她連忙站了起來,謝謝大家今天的參與,也希望有機會能再多聚聚……一邊說著這樣的場面話,子潼一邊努力不去想跟自己有關的一切。

等到那痛過去,餐聚也差不多該結束了。

 

✿✿  ✿✿  ✿✿

 

隔天就是星期五,子潼以買衣服為藉口,把雨棠約了出來逛街。子潼很清楚,剛失戀的人絕不能獨處,否則只會越來越悲觀。

一開始,雨棠是十二萬分的不情願,但子潼又拉又哄地逗她開心,這才讓她露出笑臉,和子潼一起瘋狂血拼。

提著大包小包的兩人,好不容易才從人群中擠了出來,雨棠的臉上綻開了這兩天以來最燦爛的笑容。拎著「戰利品」,子潼提議就在附近找家店,喝杯茶,休息一下。

終於選定了一家店,兩人正說說笑笑著點餐時,子潼背後傳來了一個熟悉到不行的聲音:「學妹,逛街啊?」

轉身一看,是個笑容滿面、身材修長的男人。

「致倫學長!」子潼驚呼出聲。這是她大學時的直屬學長,學長對子潼也很照顧。

子潼又驚又喜地接著問:「怎麼這麼巧,在這遇到你?」

「我的公司就在附近,我剛加班完……改天有空聚聚吧?」學長說。

於是兩人交換了聯絡方式,約好過一陣子一起吃飯。

「那是致倫學長吧?嘿嘿嘿……」雨棠笑得很詭異。

「別亂想!他是我的直屬學長,關心我是應該的!」子潼一邊整理著大包小包,一邊回答。

「是嗎?可是我覺得他看妳的眼神不單純耶!」雨棠越笑越開心,子潼忍不住臉紅了起來。不過,能讓雨棠暫時忘了分手,倒是件好事。

這一晚,兩個女生又玩又鬧,彷彿回到了大學時代。子潼和雨棠買了各式各樣的酒,到子潼家狂歡。

喝到半醉時,雨棠忽然嚴肅起來。

「子潼,其實我都知道了。」

「妳知道什麼?」

「我知道邱睿和那個女孩子的事。」雨棠冷靜地說著。

「妳……」子潼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可能是我跟他的緣份真的盡了……我真的很感謝妳,願意這樣陪著我。我現在不想回他了,只是……或許還需要妳一陣子,陪我忘記……」

子潼沒有說話,眼淚卻不受控制地掉了下來。心疼雨棠的遭遇,心疼雨棠的忍耐,心疼雨棠的堅強。

「好!說好忘記他!」子潼拿起酒瓶,替雨棠倒滿了酒……酒精幫助她們忘記一切不愉快,雨棠的,還有子潼的。

 

隔天酒醒後,雨棠就先回家去了,子潼為了去除宿醉所帶來的頭痛欲裂,懶懶地讓自己舒舒服服躺在一缸熱水裡。

恍惚之間,她又墜入了那無止境的夢境,失去了方向和聲音,孤獨地、無聲的,呼喊著。

一陣寒意讓她驚醒,浴缸的水漸冷,她這才起身,彷彿逃離夢境一般地離開了浴室。

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會做這個夢?她一邊思考著,一邊打開電腦。

MSN上有一個新的聯絡人,原來是致倫學長。

「學妹,近來如何?」學長送出訊息。

「還好,你呢?」子潼敲打著鍵盤回答。

「最近不太順利,工作上有點問題,妳學嫂也離開了。」

子潼不敢致信地看著這段訊息。她記得的是學長的意氣風發,而不是現在這個諸事不順的學長。

「需要我幫忙的話,儘管說。」這是子潼唯一想得到的安慰。

「我請妳吃晚餐吧?等會七點,妳有事嗎?」學長問。

子潼想了想,雨棠應該是暫時沒問題了。今天是星期六,本來就沒有安排別的事,於是她很快地敲打鍵盤回答:「好啊!那我們就昨天見到的餐廳前見,可以嗎?」

「沒問題,說定了唷!」學長打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符號。

關上視窗,看看時間,才四點多,子潼有的是時間打扮……不對不對!為什麼自己還要特地打扮呢?她的臉不小心又紅了起來,但還是開始翻找衣櫃。

大一時,令人眼花撩亂的大學生活讓子潼不知所措,是致倫學長一步步帶著她前進。子潼不得不承認,在當時對致倫學長的確懷有另一份更細密的心思,不過她總覺得自己是大一的醜小鴨,致倫學長是不可能會喜歡自己的,再加上當時有另一個學長的強力追求,所以子潼也就和那個學長成了一對,而那一份心思,也就隨著時間,埋進最深最深的心底。子潼壓根就沒想過自己會有跟致倫學長有再見面的一天。

忽然電腦螢幕閃動,又有人在MSN上叫她。這次是她最最要好的男性朋友,趙傑。

「豬頭妹,妳在幹麼?」看來趙傑今天很閒。

「準備出門,豬頭老大你呢?」她飛快地敲打鍵盤,忍不住笑意。

「出門?我也要去!」螢幕上馬上出現這一行字。

「不行啦!我跟我學長有約……」子潼心知趙傑絕不會放過她。

「什麼有約?明明就是去約會,才不帶我去!妳說!是約會是吧?這次又是哪個爛人?妳準備要為他哭幾天啊?」果然,趙傑真是夠狠的。

「不跟你講了,我快遲到了,回來再告訴你。」

子潼不再理會電腦,披上大衣,穿上靴子就出門了。

 

✿✿  ✿✿  ✿✿

 

趙傑很氣自己,明知道子潼要出去約會,居然沒能問出是在哪家店,他好趁機去吃喝一頓,順便幫子潼「鑑定」一下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沒辦法,他也只好悶悶地整理起亂七八糟的房間。

趙傑跟子潼是大學同社團的好友。一開始,大家總以為相貌俊朗的趙傑和外表清秀的子潼是一對,因為他們有著異常親密的友情和從不出錯的默契。但相處久了,就會漸漸發現,他們真的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邊整理房間,趙傑邊想,這一次,子潼又是要跟什麼樣的人出去呢?當了十年的好友,他自信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子潼……嘿!說不定連子潼自己都沒有那麼了解自己呢!

子潼是個好女人,只不過是笨了點,老是栽在男人手上,像之前那個……唉!想到這,趙傑忍不住深深地嘆了口氣。

之前的事,把子潼傷得太深太重,雖然子潼現在總是裝得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但趙傑看得出來,那傷口還是很深很深,深到沒有人敢試著去治療她。

但,又能怎樣呢?身為朋友,能做的就是陪她一起「裝沒事」……畢竟,總不能刻意去挖她的傷口吧?

這麼多年來,子潼專心致力在工作上,可是只要朋友有難,她絕對義不容辭。趙傑總覺得子潼好像是故意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以免看見自己的傷。

翻出了大學時的相簿,趙傑停下來,仔細一頁頁地翻閱。這是他和子潼第一次一起去染頭髮、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穿上社服、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帶的活動、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醉倒在海邊、這是第一次……相本裡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見證了他們曾經的年少輕狂。

他還記得那一個晚上,子潼在他家樓下喊他的名字,等他拉開窗戶時,只見她提著一大堆酒,大叫:「趙傑!重死了!快讓我上去!」

他趕忙開門讓子潼上樓。進了門,子潼打開冰箱,把酒一瓶瓶放進去,卻一言不發。

「今天要為了什麼而喝?」他問。

「為了世界和平,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從袋子裡拿出了鹽罐跟檸檬,到廚房拿了杯子和水果刀,子潼邊回答,邊切起檸檬片來。

「妳最好是會為了世界和平而喝啦!到底怎麼了?」趙傑不死心地追問。

子潼在手背上灑了鹽,舔一口,含進一片檸檬,然後喝乾一小杯龍舌蘭酒。

「呼!你試試,很好喝!」子潼慫恿他。他照做了,又燙又辣的液體通過他的食道,灼燒著他的胃。才三杯,世界就變得輕飄飄地,有些不真實起來了。

「我不考研究所,我要休學,因為我失戀了。」子潼說。

這份爆炸性的宣言讓他猛地站了起來,抓住子潼的肩膀問:「不考?休學?妳有沒有搞錯?教授都說,只要妳有考就會上的啊!妳瘋啦?為什麼要放棄這一切?」他搖晃子潼,想讓她跟自己都清醒一點。

然後他看見了她的眼淚,這是他從沒見過的。

「我在這待不下去,你懂不懂?我需要到別的地方去。」一向堅強的子潼,現在看起來卻只是個無助的小女孩,趙傑忍不住地一把緊緊抱住她。

「妳太傻了……太傻了……」除了這句話,趙傑想不出別的安慰。

之後,子潼消失了半年。半年之後,她一如往常地回到台北,什麼也沒多說,只是完成學業,沒有考研究所,就這樣,進入了現在的公司。

那半年,子潼去了哪裡?做了什麼?甚至連趙傑也不知道。

算了,趙傑想,過去的都過去了,只要現在有人能對子潼好,能照顧她,能撫平她所有受過的傷,那就夠了。

✿✿  ✿✿  ✿✿

 

以上內容摘錄自《四色女人-黃色女人》

 【想購買此書可以到各大書局詢問,或上博客來、誠品等網路書店購買!】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