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果」小說

前情提要

日本女孩茉莉子到了臺灣的龍山寺,

在好心青年的引導下,她抽出預示厄運的籤詩。

這讓茉莉子感到十分不安。

 

另一方面,

日本的開心果酒吧裡,

酒客們在酒酣耳熱之際,談論起店內的陪酒小姐們,

人氣第一的明鈴、

第二紅牌優梨、

害羞的秋月、

以及

缺席的茉莉子。

 

陪酒小姐間的較勁與妒忌持續著;

 

告假中的秋月身體不適,

原因,似乎只有媽媽桑和小姐們的專任醫生知道……

 

先看看「開心果」電影預告片

再來讀小說,會更有FU哦~

開心果DM002    

「開心果」電影海報_轉載

http://watakabe.wix.com/dmi-powerstudio#!-/c193z/5FF2A958-3D0A-4396-9F71-95E0D16014BA

 

 

日本.甲子園.開心果

 

         傍晚的商店街上,有個高大的年輕男子獨自走著,手上提著一個精緻的袋子,表情看起來有些焦慮。他在一道階梯前停步,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往上走。上了樓,來到一道玻璃門前,門上掛著「開心果」的牌子;他在門口又停步猶豫,似乎在考慮是否應該轉身離開。最後,他鼓起勇氣,深吸一口氣,推開門走了進去。

 

         「啊~這位客人,我們還沒開始營業哦,要到七點才開門。」入口處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穿浴衣的男子,正在翻閱著寫得密密麻麻的記事本;他就是開心果的經理――金本。對於這個不速之客,金本顯得有些訝異。

 

        「秋月在嗎?或者……她今天會來上班嗎?」年輕男子怯怯地問道。

 

        「你等等……」金本翻了翻手上的記事本,「會的,她今天會來上班。」

 

        「今天是秋月的生日,對吧?請問她今天幾點左右可以下班?」年輕男子繼續追問;金本不禁好奇地打量起眼前這個看來還頗為青澀的大男生,他隱約記得好像在開心果看過這傢伙……

 

        「你是秋月的粉絲嗎?秋月的支持者?迷戀秋月的宅男?還是……跟蹤狂?」金本戲謔地問道,年輕男子的臉瞬間紅了起來,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

 

        「你啊,還真是個怪咖!」金本笑了起來。

 

        「……秋月……有好好地來上班嗎?」年輕男子彷彿把這句話放在嘴裡嚼了又嚼,最後才勉強吐出來。

 

        「你跟秋月已經熟到可以直接叫名字了啊?」金本大感訝異,因為秋月在店裡一向給人不愛說話的感覺,也不曾看她跟任何客人特別親近……這時,金本猛然想起這個大男生的名字――信太郎!信太郎也算是開心果的常客,但他卻不是在店裡消費,而是把秋月約到外頭見面;麗華媽媽桑不止一次警告秋月,不准她和信太郎私下出去,但似乎沒有什麼效果。

 

        「秋月的狀況很不穩定,我很擔心……」信太郎囁嚅道,接著,他彷彿突然意識到自己手上提著的袋子,對了!這個!」

 

        「這是什麼?金本好奇地往袋子裡探看。

 

        「這是Amo的鳳梨酥,另外,這是布袋戲偶。我剛從臺灣回來……這是臺灣當地的名產。」

 

        「這是要送給秋月的生日禮物吧?等營業時間開始,你自己拿給她。」

 

        「不好吧……在其他客人面前送秋月,總覺得有點……」信太郎再次紅了臉。

 

        這小子,還挺上道的嘛!」金本拿起了袋子裡的布袋戲偶,在手上翻來覆去地耍弄著,「這個戲偶……還滿可愛的。」看著金本大剌剌地翻看自己要送給秋月的禮物,信太郎也只能呆呆地站在一旁,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要不要喝烏龍茶?我是不會調酒啦!」金本停下手上的動作,對信太郎問道;沒想到,信太郎卻一臉尷尬地摸著全身上下的口袋,似乎沒有帶錢包,於是他又笑著補充道:「不會收你錢的啦!」

 

        這時,玻璃門上的鈴鐺清脆響起,麗華媽媽桑走了進來。她穿著黑色紗質的上衣和米白色的短裙,襯著她白皙的皮膚,顯得更為亮眼。

 

「大家好啊!」麗華媽媽桑看了看正在交談的兩個人,態度略微高傲地打了招呼。

 

        「吶,麗華媽你看,這小子啊~」金本把信太郎帶來的鳳梨酥和布袋戲偶秀給麗華媽媽桑看,她表情漠然地瞥了一眼,然後把冷冷的視線移到了信太郎身上。

 

        「我、我、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的信太郎,怯懦地向金本和麗華媽媽桑告辭。

 

        「先喝杯涼的再走嘛!」金本彷彿沒有發現麗華媽媽桑的不悅,仍舊熱情地挽留信太郎;信太郎卻一再推辭,逃命似地快步離開了開心果。

 

        信太郎前腳一出門,麗華媽媽桑立刻開始說教,「金本,你要注意點!那種傢伙啊,不把錢花在店裡,反而老是跟秋月約在外面見面……有錢買禮物,怎麼不把錢花在店裡?而且,金本,你幹麼要請那傢伙喝免費的茶?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啊?沒讓客人來店裡消費是不行的!」

 

        面對麗華媽媽桑這一通叨唸,金本不在意地聳了聳肩膀,說道:「我是想,如果能讓客人們打從心底就喜歡這裡的話……」麗華媽媽桑銳利地瞪了金本一眼,金本只好把剩下的話吞回肚子裡。

 

        「我說啊,你的想法實在太天真了!不管是對客人、還是對那些女孩們都是!總之,不要再讓那傢伙私下接近秋月了!」麗華媽媽桑嚴厲地下令,金本莫可奈何地點點頭。說真的,他對於秋月和信太郎來往的事,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但現在麗華媽媽桑已經發話了,他也只能照辦。

 

 (待續)

 

發現了嗎?電影預告片中,

 

耍著布袋戲的大叔就是本週登場的金本

 

河堤邊哭泣奔走的男子則是信太郎

 

 

眾人口中時常提到的秋月,到底是怎麼樣的女性?

 

她和媽媽桑的關係又是如何?

 

下週四,請繼續關注「開心果」。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