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果」

取材日本尼崎連續殺人事件。

有些身不由己,非得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明白。

 

日本.甲子園.開心果酒吧

 

        在輕輕流洩的音樂聲中,酒吧開心果」如往常喧鬧。離吧檯較近的座位上,造型可愛的明鈴和她的常客藤森正在玩猜拳遊戲,她嬌俏的笑聲讓其他桌的客人也忍不住回頭望向她。

 

        「唉呀!兩位流了好多汗喔!」客人一走進店裡,原本在吧檯發呆的優梨馬上熱情地迎上前去,「媽媽~請給我們濕毛巾~」

 

        「咦?今天秋月不在嗎?」開口詢問的客人姓和田,他是開心果的常客,對棒球極度狂熱,所以大家都戲稱他「教練」。

       

「秋月不在呢……和田先生~我是優梨,今天開始就麻煩您多多照顧囉!」優梨有著一雙美麗的鳳眼,她是開心果的第二紅牌——第一紅牌當然是青春無敵的明鈴。

 

「這個很冰涼喔,請用這個擦擦汗吧~您今天去過甲子園了嗎?」和田與朋友田中坐定後,優梨殷勤地遞上濕毛斤。

 

「當然去過了!」和田擦著汗,豪爽地回答;他環顧店裡,確實不見秋月的蹤影,只見一個眼生的男子單獨坐在吧檯邊。男子戴著深色的眼鏡,一身黑衣;他的面前放著一杯酒,但他似乎並沒有要喝的意思,只是靜靜地坐在那兒。這時,店裡的嬉鬧聲引起了男子的注意,他微微偏頭,瞥向明鈴的方向。

 

醫生,那孩子最近是店裡的人氣第一名哦,她叫明鈴。」說話的是站在吧檯內側的林麗華——開心果的媽媽桑。約莫四十五歲左右的她,保養得宜,雖然略微發福,卻更顯出她的女人味。她優雅地點起一根煙,望向明鈴的眼神中,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曖昧。明鈴渾然不覺,還是和藤森玩得起勁。

 

「讓我來把酒變好喝~好了!請喝!」明鈴煞有介事地對酒杯施展了「魔法」後,端給藤森。

 

「還真是好喝!明鈴,妳是這店裡最最可愛的!」藤森喝了一口,暈陶陶地稱讚道。

 

「沒有啦~喵~」明鈴偏著頭,抬起手來,做出招財貓的動作,瞬間可愛度破表!不愧是開心果的人氣第一名。

 

「比起明鈴,我才是人氣王!」隔壁桌的優梨發現和田與田中的注意力全都被明鈴吸引過去,忍不住賭氣抗議。

 

「這樣好了,我們來辦個偶像選拔吧,如何?」和田開玩笑地說著,田中也歡呼著附和。

 

「那~和田先生、田中先生,你們都要投我一票喔!」優梨扭身撒嬌地說著。

「我投妳!投妳!」田中立刻大聲表示支持。

真的?一定要投我喔!」

「這個嘛……我再看看囉~」和田逗著她,故意做出需要好好考慮的表情,優梨嘟起嘴來抗議;鄰桌的藤森醉醺醺地對明鈴重複說著:「所以說啊……妳是最可愛的……」

 

安撫了優梨之後,和田評論道:「雖然秋月的個性不愛講話,卻深受宅男們歡迎,人氣比想像中要來得高呢!不過,茉莉子也很可愛……」田中立刻附和道:「是啊,茉莉子真不錯呢!」

 

聽到這,優梨又再度抗議:「您說什麼呀?和田先生!秋月總是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看她那樣,您難道不會忍不住生氣起來嗎?」

 

「她不就是這一點讓人覺得可愛嗎?」和田笑著說道。

「對呀!」田中又附和著,看來已經有三分醉意。

 

「不行!看到秋月就讓人生氣,會忍不住想欺負她!」

「別這麼說嘛~」

 

「比起秋月,還是我比較好吧?和田先生~」優梨轉而對和田發起攻勢,甜膩的語氣彷彿要將和田淹沒似地。

 

「哇~來了、來了!這位就是妳的真命天子吧?是妳的真命天子嗎?」田中興奮地在一旁聒噪起來。

 

「那是什麼?什麼意思?人家不懂啦!人家難得這麼認真推薦我自己的說!還是說,我不受歡迎?」優梨又嘟起嘴來。

 

吧檯旁,被叫做「醫生」的男子對這陣騷動完全無動於衷,只是瞥了一眼喧嘩的方向。

 

「那個人是誰?常來店裡嗎?」半醉的藤森忽然注意到吧檯旁坐了一個黑衣男子,於是問道。

 

明鈴隨著藤森的視線看去,回答:「不常看到他呢……我不大清楚耶,好像是秋月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會請他來看看……他是醫生喔!」

 

藤森訝異地說:「咦?妳們店裡居然有專任醫生啊?」

 

明鈴大大地點頭,笑著說:「對呀!我們有專任醫生哦!」

 

這時,「醫生」注意到明鈴和藤森正在看自己,於是轉移視線,沒想到正好對上笑得曖昧的麗華媽媽桑。

 

「她不是我的菜。」醫生簡單地一語帶過,「對了,秋月還好嗎?」

「嗯,託您的福,謝謝您的幫忙,峰山醫生。」

        「還有吧?請注意,千萬不要使用過量。」峰山醫生叮嚀著。

        「是。」麗華媽媽桑輕輕地點點頭,嘴角再度浮現了那絲難以察覺的曖昧微笑。

       

(待續)

一旦進入尋求開心的開心果酒吧裡,

關愛與忌妒支配和束縛,

成為他們逃不開的理由。

 

更多的內幕,

都在每週四連載的「開心果」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