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果

是大家聊天時的良伴,也象徵著喜慶歡樂;

但在酒吧開心果

卻發生了一連串駭人聽聞的非法事件……

 

臺灣.龍山寺

 

        擁擠的人潮,雜沓的腳步;古老的建築物裡,香煙繚繞。持香的人們喃喃向神明禱告著;不管是哪一個國度、哪一個民族,人們總是會以各種形勢,向「比自己更高的力量」祈求保護、認同。

       

茉莉子學著身邊的人,對著莊嚴的神像合掌閉眼;這跟她故鄉參拜神明的方式很像。

啊……如果可以的話……請臺灣的神明也幫幫忙吧……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茉莉子想著。

 

忽然一陣推擠,有個身材高瘦、綁著馬尾、戴著貝雷帽的長髮青年從後方撞上茉莉子。

 

「對不起!」「妳還好吧?」

兩個人幾乎同時出聲,只不過茉莉子說的是日文,青年說的是中文。

 

「妳是……日本人?」茉莉子的日文似乎引起了青年的興趣,他猜測道。

茉莉子聽不懂中文,但青年友善的微笑讓她覺得很安心。

 

「妳是來求籤的對不對?妳有什麼煩惱嗎?」青年問道。

可惜茉莉子還是聽不懂,只是一臉迷惑地站在原地。

青年做著雙手合掌拜拜的手勢,說:「我們去『擲筊』好不好?……來!」

 

青年拉起茉莉子的手,帶她走到神明前,然後把一對紅色木質半月形的東西交到她手上。茉莉子看了看手上的半月形木片,它有一面是平的,另一面則是突起的半圓;青年打著手勢,要茉莉子把木片往下丟。

 

「要丟這個嗎?」茉莉子疑惑地問道。

她轉頭看看身邊的人好像也都是這樣做的,於是鼓起勇氣,輕輕地把木片丟到地上。木片撞擊地面,跳了幾下之後,就靜止下來,兩片都是平的那一面朝下。

青年看了看,就把木片撿回來交給茉莉子。「丟吧!再一次!」

 

「再一次?」茉莉子再次把手上的木片往地上丟,木片跳了幾下,這次是兩個半圓的部份都朝下。

青年又把木片撿回來交給茉莉子。「還是不行,再一次!」

 

茉莉子第三次把木片往地上丟。木片一樣彈跳了幾下,這次卻是以不同的方式落地——一片是平面的部份向下,另一片則是半圓的部份向下。

 

「很好,可以了……」青年對茉莉子比了個「OK」的手勢,然後帶她到一個看來年代久遠、被煙燻得發黑的木筒旁。

木筒裡放著許多細長木片,上面似乎各自刻著不一樣的符號,青年示意要茉莉子選一根木片。

 

茉莉子記得這好像是某種占卜的方式,「這個……要抽籤嗎?」

她隨意抽出一根木片,青年接過去,仔細地看了看木片上面的符號,然後按照符號,從旁邊整齊排列的紙片中拿了一張。

 

紙片上寫的好像是一首詩,但茉莉子只看得懂少數幾個漢字,完全無法明白它的意思;青年研究了一會兒,告訴茉莉子:

 

「妳最近會有危險,但是會有貴人來幫妳,所以妳不用擔心。」

 

看茉莉子聽得一頭霧水,青年又用簡單的英文告訴她:

 

You gonna be in danger.」「 But someone will come to help you.」「if you 're in a misfortune . OK?

(「妳會遇到危險。」「不過,會有人來幫妳的。」「如果你遇到不幸的話……」)

 

茉莉子終於聽懂了青年的話……

咦?會遇到危險?會有人來救我?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那……我會變成怎樣?」茉莉子的腦子裡一片混亂;在日本發生的事情已經夠讓她頭痛了,難道逃到臺灣之後,還會有其他危險發生?

 

「聽不懂……那……對不起喔!」青年聳聳肩,把小紙片交給茉莉子,「給妳!能再見到妳就好了……」接著,青年轉身離去,很快地在人群中消失了。

 

茉莉子惘然地望著人群,對剛剛聽到的占卜結果感到十分不安。

 

(待續)

 

茉莉子在日本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她來臺灣又是為了什麼?

看似抽到下下籤的她,是否真會遭遇不幸呢?

幫助她的青年人是真好心?還是別有目的?

 

想知道答案,請持續鎖定,

下週四的「開心果」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