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怪……

上週有發生什麼事嗎?

00奇夢商店街1_試閱D4.jpg   

 

「嘉儀,起床了!今天是畢業典禮,妳可要代表畢業生致詞呢,不能遲到呀……」

嘉儀隨著媽媽的聲音從床上蹦起,驚恐地睜開雙眼。「今天幾號?從我上次的記憶中斷之後過了多久?

「媽!今天幾月幾號……」嘉儀站在房門口對著樓下喊著。

媽媽慈祥的臉出現在一樓的樓梯旁,「傻孩子,今天是妳的畢業典禮,國中的最後一天呀!妳說今天幾月幾號?」

嘉儀迅速拿起小月曆和記憶中的日期對照,「六天!我消失了整整六天!

突然嘉儀覺得身上穿的睡衣有著陌生的味道,打開掛在書桌旁的書包,發現裡面塞了幾本連看都沒有看過的參考書,書裡密密麻麻地做滿了記號,那是她的筆跡沒錯……嘉儀不禁癱軟在門邊,身軀往下一滑,膝蓋和地板接觸發出了碰撞聲。

夠了……真的夠了……」兩行眼淚順著嘉儀刷白的臉頰滑下,看著長鏡中的自己,見到臉上還留著乾掉的面膜,她連自己什麼時候敷了臉、擦了保養品都不知道。

鏡子裡的我是誰?鏡子外的我又是誰?

誰才是我?我又是誰……

嘉儀的淚水潰堤,她仰起頭好讓自己能看清鏡中痛哭的自己……

此時,一雙大手將嘉儀擁入懷中。

「媽……」

在樓下等得著急的媽媽,被剛剛的碰撞聲引了上來,正好看見嘉儀縮在門邊啜泣的模樣。

「傻孩子,畢業又不是不會再見面了。好了,別哭了!要哭到學校跟大家一起哭……」媽媽柔和的嗓音企圖安撫嘉儀失序的心靈,卻使她哭得更加大聲。

「媽,妳會記得我吧……」

「媽媽當然會記得我最優秀的寶貝嘉儀啊!妳功課那麼好,如果考上榜首的話,上了新聞或報紙,大家也都會記得妳的呀!」

我的媽媽……」透過淚珠,嘉儀看著身旁溫柔安慰著自己的面孔,「我不想忘記媽媽……我不想……」她想要好好地記住,牢牢地記住媽媽。

「別哭了!明後天還要上考場呢,再哭會哭笨的……」說著說著,媽媽也跟著哭了。她拭去淚水,心疼地揉了揉嘉儀的頭。

看著哭得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媽媽,嘉儀微微地點了點頭,眼中閃現一抹決心。

就當作是為了媽媽,我一定要撐過這兩天……

 

「嘉儀,起床了。」

……今天是幾號?

嘉儀躺在床上,注視著床頭櫃上不知何時多出的夢幻小夜燈,這時,失去時序感的她已無心多想,只有滿滿的疑惑充斥在腦海裡。

「嘉儀,妳不是說今天要和朋友出去買東西?怎麼還賴在床上呢?」媽媽走進房間,邊說邊拉開窗簾。

「媽……我什麼時候習慣把窗簾拉起來的?」嘉儀躺在床上,瞇著眼盯著明亮的窗外。

「媽媽也不清楚呢……考試考完的那天吧,妳說妳不想要每天早上都被太陽曬醒,說這樣會害妳曬傷,還叫我買那個小夜燈給妳,說妳有時候晚上想要看書……」媽媽指著那盞小夜燈,絮絮叨叨地說著。

「看書?我晚上要看什麼書?」嘉儀看向媽媽,微蹙的眉間上浮現著困惑。

「這我哪知道!妳每次都這麼神秘……啊,對喔,說到書,妳把不用的參考書整理一下啦!晚一點我載去資源回收……本來想說妳考完的隔天就要清掉了,沒想到一拖,拖了快一個月……」媽媽一面收拾著房間裡的垃圾一面說著。

一個月?原來我……我消失了一個月了……」嘉儀的眼神瞬間暗淡下來。

媽媽沒查覺嘉儀的異樣,逕自提著垃圾走出房間。

等等……消失?

我消失了一個月?我為什麼會消失?

為什麼我會那麼自然地說出這句話?

嘉儀的瞳孔收縮著,眼珠微微顫抖。

不要的參考書……

拉起窗簾……

曬傷……

一粒亮光蹦入嘉儀的腦袋。

「我想起來了!那本書!那本書!」

嘉儀從棉被裡躍出,衝到書桌前,一把拉開抽屜,映入眼底的是『記憶』—那本只能在晚上看的書。

「就是你!一定是你奪走我所有的記憶!」嘉儀瞪著『記憶』,朝假想的書中惡魔怒吼:「我要毀了你!要毀了你,一定要毀了你!」她以雙臂護著自己,焦慮地來回踱步,喃喃自語起來。

「你害怕陽光,對吧?所以才規定我只能在晚上打開書!一定是的!沒錯,就是這樣的!我這就消滅你!」嘉儀迅速抓起『記憶』衝向窗邊,「啪!」一聲,用力地打開『記憶』。

微風幫忙翻著書頁,一張張白紙在陽光下,格外刺目。

白紙?這……這本書是空白的?

怎麼會?這是怎麼回事!

嘉儀有些惱怒,想把這一切詭譎的現象推給那個賣書給她的人。

……等等!那個人……這本書是誰給我的……這本……」嘉儀閉起眼睛死命回想的同時,無意識地將『記憶』闔上。

 

嘉儀將自己撞向了牆壁

 

誰把這牆堵在這裡的?

 

嘉儀茫然地向周圍望了望,四周卻只是一片白,讓人分不清邊界方位的白。

 

 

這裡是我的房……

 

我的房間……有這樣的地方嗎?

 

我的房間?我的房間是什麼樣子……

 

 

 

 

 

 

 

我怎麼想不起來了……

 

 

等等……我?

 

 

 

 

 

 

 

 

 

 

我……

 

 

 

 

 

 

 

 

 

 

我是誰?

 

 

 

 

 


兩名護士觀察著病房裡的病人;只見那病人傻站著一陣子後,突然轉身往牆壁撞去,嘴裡喃喃唸著聽不懂的話語。

「她在說什麼?妳聽得出來嗎?」門外,年紀較輕的護士問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在問一個什麼書是誰給她的……」年長的護士皺著眉頭回答,感覺有些遲疑。

「又是一個犧牲在考試壓力下的可憐孩子……」年輕護士邊說邊做記錄。

一名婦人朝護士走來,身後跟著幾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孩,看樣子是來探病的。

「那個……嘉儀今天有比較好嗎?能看看她嗎?有幾個同學想來……」婦人的語氣中透露著期盼。

「嘉儀媽媽,嘉儀今天是處於迷失自我的狀況……您要見她的話,還是等到……」

年長護士和嘉儀媽媽的對話,傳入了旁邊幾個學生的耳裡,她們正悄聲地討論著……

「我就說正常人不可能有那種記性嘛!」

「難怪每次我們一問她看書的訣竅,她就叫我們猜猜看。我看,根本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妳這麼一說,我好像也有印象……」

「她之前也……」

 

尼耶魯斯把『記憶』交到雷傑特手裡後,繞過櫃檯,輕盈地轉了半圈,細軟的灰髮也隨之飄動,他將身體投向一旁鬆軟的沙發說:「剛剛管理委員回收回來的書,我幫你拿來囉!」

雷傑特用單手撐著半身的重量,悠閒地斜倚在書店的櫃檯邊,另一手輕托著『記憶』。

「她看過的書還真不少……這個月的店租看來有著落了。」雷傑特的嘴角勾著一貫的笑容,讚嘆地點著頭。

「所以……她記憶裡大量書籍的內容就是能買下這本書的資格,對吧?」尼耶魯斯歪歪扭扭地半躺在沙發上,手指扣著三分滿的茶杯,懶懶地說著。

「一生全部的記憶,就是那本書的代價啊……」雷傑特輕聲地說道,像是自言自語般,「書給你更大的記憶速度和空間,再吸走一些記憶……」說到一半,他用眼角餘光瞄向陷進沙發裡的尼耶魯斯。

尼耶魯斯正看著天花板發呆,癡了半晌才意識到雷傑特在和他談話,隨口搭了一句:「……那為什麼不能照到陽光?」他邊說邊將茶杯移向嘴邊,想化解方才的尷尬。

「這是用魔界專屬材質所製成的紙,照到陽光之後會加速反應效率,那女孩的記憶會在瞬間被抽乾……」

就在雷傑特說話的同時,尼耶魯斯童稚的臉頰上浮現了若有似無的倦態,他感覺到周遭的聲音漸漸地安靜下來……

看著悄悄打起盹的尼耶魯斯,雷傑特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後,又將注意力放回書本,像是欣賞一件美麗的珍玩。

「你店裡好像有客人。」低頭看著『記憶』的雷傑特忽然輕聲說道。

這輕輕的一句話驚醒了尼耶魯斯,他一個弓身,從沙發上彈起,原本握在手中的茶杯差點飛了出去。

「我睡了多久?有、有客人是嗎?那我先回去了喔!」擺動著雙手,尼耶魯斯輕巧的身影飛快地消失在黑檀木門外。

雷傑特面帶微笑,看著尼耶魯斯以些許慌亂的神情快步離開,奔跑在昏黃的商店街上。

「看來今天又沒什麼客人……」說完,雷傑特將還有半杯茶水的茶杯擱置在櫃檯邊。

奇妙的是,杯底的茶葉渣竟逆時鐘地旋轉了起來……

 

一滴金黃色的液體凝聚成珍珠狀,緩緩滑入鋼製的模具之中。

兩者相觸所產生的高熱,讓模具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瀰漫的蒸氣散去後,躺在原地的,是一片透著金色光輝的拼圖,中間散著些許黑點。

在室內唯一的光源照射下,散出如月暈般的朦朧感。

「嗯……看起來,這次的『收入』質量還不錯!雖然還是有點雜質,不過,勉強用用看吧。」分不清楚是男聲或是女聲的中性嗓音,劃破了寧靜。

白手套在黑暗中華麗地舞著,而拼圖則彷彿受到白手套的牽引,慢慢地從模具上浮起。

「放哪好呢?」語氣聽起來有些苦惱。

手指輕輕地畫了一個圓,拼圖在空中搖擺不定,「選擇太多,也是一件麻煩事……先暫時放在『謬思』區好了,反正……」

未等話說完,金黃色的拼圖突然加快了前進的速度,直直嵌入牆上巨大的畫框裡。

在光源不足的情況下,依稀可見上頭佈滿著潦草的書寫體,有的是希臘文,有的是象形符號,各種不統一的線條歪扭地在畫布上爬行著。

「只要『店家』持續存在,我和大家的理想就越能實現……」

 

浮士德書店  記憶之書  上架中

 

 

接著好像有新的店主要來

是誰阿?是誰?

 

下週一定會想起來的。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