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夢商店街

今天為您邀請到……

  00奇夢商店街1_試閱D2-1.jpg  

 

既然是第一本書,那就來談談奇夢商店街的由來吧。

 

在奇夢商店街出現以前,腦海中還未曾設計過類似的故事,雖然從小到大看過無數類似的作品,像是「來自魔界」、「惡夢招待券」、「恐怖寵物店」、「百圓商店」,但我只是享受故事中奇妙詭譎的氣氛,還不曾想寫這類風格的故事。

 

大概是在「百圓商店」出版後的時期,網路上到處都有類似的相關作品,看多了心中不免有些疑問:「為什麼買商品的人都一定要死?不管是否有違反規則?」、「為什麼這些故事都沒有結局 ?」、「為什麼這些商品只能出現一次?」、「為什麼賣商品的地方大都在陰暗狹小的一家商店裡?」、「為什麼賣出的東西來來去去都只是小東西?」、「店家本身的故事?」、「所謂恐怖,難道只有鬼怪和死亡嗎?」

 

隨著心中疑問增加,想起了過去第一次看到這種模式的作品「來自魔界」,其故事多樣化神秘、感動、輕鬆、劇情、省思,什麼都有而讓這作品內容豐富好看。「恐怖寵物店」也是部不遑多讓的好作品,只是當時在小說裡還未能看到如此精彩又長壽的故事。

 

最後,決定乾脆自己來寫,把心中冒出的疑問,在自己筆下解答出來。就在這想法推動下,囤積在腦海中的所有點子一口氣活躍起來,慢慢地建設出這條奇夢商店街。

 

所以奇夢商店街,不僅是賣出奇幻詭譎的商品,也如金庸大師說過的,「真正的故事是由人構成的」。買商品的人有自己的故事,賣商品的店家也有故事,而角色的互動也是故事,角色自身的感情也有故事,故事和故事間也能激盪出另一個故事,所有故事集合起來又是一個大型的故事體。

 

可以讓各位在各式各樣的故事中,看到自己喜歡的故事,看到跟自己一樣的故事,看到跟身邊的人類似的故事,看到自己不曾知道過的故事,從中獲得只有自己才能獲得的樂趣,然後帶著這份樂趣,和其他人一起分享互動,再產生出更多的故事來,最後由各位去訴說和完成專屬的故事。

 

若能如此,將是我和奇夢商店街裡所有工作人員最開心的事情,因為這代表著我們彼此都藉由故事連結在一起了。

 

希望各位能在奇夢商店街裡,盡情享受專屬於你們自己的樂趣,然後就會發現「人的故事」不過是如此而已。

 

闇夜星河

 


 

 

00奇夢商店街1_試閱D2-2.jpg  

商店街口兩旁的佈告欄,貼著一張半面海報。

一名國三生樣貌的女孩滿臉疑惑地看著眼前矗立的紅色鳥居,企圖搜索出腦海裡熟悉的街景。

這裡是哪裡?印象中,這附近沒有這種商店街吧……我迷路了嗎?」遲疑的她,無意識地用手指把弄著烏黑的髮尾,轉著,轉著……

這裡是……」迷失方向的不安讓女孩的眉間露出一抹擔憂,她思索著到底該不該進去瞧瞧。「是不是太專心背公式了,才會轉錯彎?最近壓力大到連路都會走錯了嗎……

鳥居柱上的紅漆在光影交錯下彷彿是滴落的鮮血,商店街口,如蟄伏的野獸張著大嘴般,殷殷期盼著自動上門的美食。

對了,去問問店員好了……」女孩踏著學校規定的黑皮鞋,叩答叩答地走進商店街。

就在這個時候,女孩眼前閃過一陣迷霧,四周異常寧靜,如沉入水底一般,女孩瞬間覺得自己的感官被隔離了幾秒鐘。

剛剛那是……」短暫的耳鳴過後,女孩心中浮出的疑惑很快地被周遭迷幻的氣氛抹去。

商店街裡暗黃迷濛的氛圍讓青春期的女孩感到興奮,儘管行人三三兩兩,商家的招呼聲也不熱切,但此時女孩的瞳孔又圓又亮,像是發現了新世界般;不自覺中,她的腳步越漸輕快。

女孩墊起腳尖,四處張望。「烘焙屋、雜貨攤、鐘錶店……哇,這裡真的什麼東西都有耶!以前怎麼都沒有發現附近有這麼棒的地方?等考完試一定要來逛個過癮!

呀!」女孩在心裡暗自低呼了一聲,「我怎麼忘了我是來問路的呢!

略微加速的心跳,帶著驚喜的心情,女孩直覺地走向眼前的店家,推開了門。

 

一片寂靜。

店內空間比想像中來得寬敞,女孩小心翼翼地沿著由書櫃組合而成的牆前進。櫃上整齊地排滿了書,精裝、平裝、二手書、絕版書等等,各種類別一一按著字母順序擺放著。

正在找尋店員的女孩,目光突然落在一本厚重的精裝書上。書邊上的燙金紋路,優雅的草書,勾起女孩想閱讀的心。

女孩怯怯地伸出手拿下書,不自覺地一行一行讀下去,絲毫沒注意到有個人影正往自己靠近。

「……請問,有什麼我能為您效勞的嗎?」沉穩的男性嗓音敲醒思緒迷走在書海中的女孩。

驚嚇之餘,女孩趕緊將書本闔起。「對、對不起,我只是想進來問個路,但這裡的書感覺都好好看,所以我才……」女孩一邊慌忙地解釋,一邊調整紊亂的呼吸。

「沒關係,這裡的書都可以隨意閱覽。您有看到喜歡的嗎?」

女孩沉默了片刻,直到呼吸平穩下來,才敢面對眼前溫柔嗓音的主人。她注意到男店員潔淨合身的西裝下隱藏著一副結實的軀體,深褐的髮絲與貴族般的西裝給人穩重的印象,淺淺的微笑更是帶著一種想要答應他所有要求的迷人魔力。

「我、我想買這一本。」女孩的心比剛才跳得更快了,拿著書的雙手往前伸得筆直,視線卻緊盯著地板上的磁磚縫隙,她感覺到自己的臉正在發燙。

女孩低頭咬著唇,有點慌張,可能是剛才太投入書內的文字了,她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書名。

要是他問我怎麼辦呀?」這下女孩的臉又更紅了一些……

書名書名……剛剛有瞄過一眼……快想起來呀!」女孩絞盡腦汁地想著。

「這本是珂林‧馬嘉露的原版著作,價格有些高,您……」

「蛤?」女孩倏地抬起頭,「我、我什麼?」她的表情像隻受到驚嚇的松鼠。

「別那麼緊張,放輕鬆點。我是說,這本書價值不斐,您可能買不起喔……」英俊的男店員微微瞇起眼睛,溫柔的微笑侵蝕著女孩的心防。

對呀,我幹麼那麼緊張。我是客人,他是店員,他對我好是應該的,應該的。」女孩暗自說服自己,「店員的笑容都是商業策略,別想太多。

心情舒緩之餘,女孩無意中瞄到了書上的標籤,「個、十、百……」數到第五位數時,女孩倒抽了一口涼氣,她實在沒勇氣再數下去了。

「那……那我看還是算了……」女孩有些失落地看著男店員。無意間,她發現需要把頭抬得高高的,才能看到他的臉。「好高喔,應該有一百八吧……

「那邊的都是比較便宜的平裝書,您可以參考看看。」男店員挪開半步,以微微欠身的姿態,比著後方的書架說道。修長的手指線條優美,讓女孩不自覺看到入迷。

「來,這本書我來放就可以了。」男店員伸出手接過女孩手中的書。

「啊……好的,那就麻煩你了。」女孩對著自己失禮的舉動心虛了一下。

站在男店員所指的書架前,女孩的眼睛掃瞄了一下,看到了剛剛那本還沒看完的同名書以平裝形式擺放在架上。

啊,雖然封面比起精裝版的稍微缺了點質感……」隨著心思的游移,女孩下意識地尋找貼在書上的價格標籤,「呼,這樣還差不多。」是令她放心的三位數。

正當女孩準備前往櫃檯結帳時,她那雪亮的眼睛又發現了新目標。

「『記憶』……」女孩不自覺地唸出書名。

對一般人而言,這種書名的書頂多被當成專業書籍或回憶錄,並不會產生太大興趣,女孩似乎對這本書產生了莫大的期待。

說不定這書能教我搞定那些煩人的公式、礙眼的表格,這樣我的成績就不會滿江紅了!」女孩悄悄地歡喜了一下。

她拿下書架上的『記憶』,正準備打開時,男店員的嗓音再次出現在她的背後。

「您喜歡這兩本書嗎?」

「呀!」女孩驚嚇得叫出了聲。「這店員怎麼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啊!

她又惱又羞,為了快點逃離這尷尬的場面,急急忙忙地從錢包裡抽出一張藍色鈔票塞入男店員的手裡。

「謝、謝謝!」她朝男店員點了點頭後,便抱著兩本書,慌張地往門口衝。

黑皮鞋發出急促的叩答叩答聲響,將女孩的緊張之心表露無疑。

「喀啦!喀啦!」

怎麼、怎麼打不開……」女孩用雙手吃力地轉著門把。

奇怪,為什麼打不開啦……」她急了,索性把整個肩膀頂在門上向外推了幾下,卻只輕輕震動了黑檀木門框內的玻璃。

女孩順著自己的左肩向後瞄了一眼,試圖向男店員尋求協助。

我都推成這樣了,他怎麼沒有過來……他在忙什……

「小姐,這是找您的錢。」站在女孩後方的男店員掛著淺淺的微笑。

「呀啊!」這下可真嚇壞了女孩,她轉身看著店員,「你……你……」

「這是找您的錢。」男店員的雙手托著一個木製的方碟子。

「喔……謝謝你……」女孩驚慌地一把抓起碟子裡的零錢,胡亂塞進錢包,然後又再轉身握住門把,使勁地一推……門,還是關得死緊。

「那個……這個門打不開……」女孩轉頭向男店員求助,尷尬地笑著。

男店員的嘴微張,像是有話要交代……

「以下是本店書籍的使用規矩,請您記好……」男店員微彎著腰,右手則順勢地繞過女孩,握住門把。「請好好對待書籍,千萬不可以讓書接近火源。

女孩注意到男店員的大拇指,正擱在門把上方一朵金鳳花外型的門鈕上。

我剛剛怎麼沒注意到有那個東西……

男店員看出她的心思,語氣停頓了一下,拇指在門鈕的雕花上繞轉著,打趣地看著眼前彆扭的女孩。

男店員按下門鈕,喀啦一聲,女孩從懊惱中回到現實。

「接下來兩點,是針對「記憶」的使用規則……」

一、一天只能翻開一次。二、不能在有陽光的時候打開這本書,只可以在晚上看。務必遵守,知道了嗎?」

只能在晚上看?」女孩有些不解。

不過,女孩點了點頭表示答應,男店員則回以一個溫柔的微笑。

「請您稍稍退後一些。」語畢,男店員緩緩拉開木門,左膝微曲,恭敬地鞠了躬,「謝謝您的光臨。」順著話語,他以左手輕劃出一道半圓,將女孩送出店門口。

女孩快步踏出書店,映入眼簾的,仍是那條不存在於記憶內的商店街。

呆立了一會兒,女孩才想起了自己還沒問到路;她正打算回書店時,背後立即傳來男店員沉穩的聲音:「往前一直直走,出了商店街,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

女孩愣了一下,正想離開時突然想到:「啊,忘了道謝了!」隨即轉身,她才發現門已關上。

有些失落的她心裡盤算著,「下次再見到那個帥哥店員,一定要好好地跟他道謝,也要好好記清楚他的長相!剛剛實在太緊張了,連他長什麼樣子都沒印象。

「約定的事要記牢喔!」女孩隱約聽到男店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嗯?唉唷,都開始有幻聽了啦!犯什麼花癡呀我……

 

一名少年蹦蹦跳跳地來到書店的同時,和他擦身而過的女孩,身影正漸漸消失在商店街的彼端。他大喇喇地推開木門,態度極其自然,就像回到自己家裡一樣。

「呦!雷傑特主人,我來找你喝茶了!」少年一屁股坐在櫃檯旁的沙發上,看著拿茶壺走回櫃檯的男店員,雷傑特。

尼耶魯斯,已經和你說過幾次了,你不用這樣稱呼我。這裡不是魔界,我們現在是對等的關係……對了,你不用顧店嗎?」雷傑特邊問邊為自己倒了杯茶後,將茶壺擱在櫃檯上。

「叫習慣了就……」尼耶魯斯緩緩從沙發上站起,「沒關係啦,反正這種時間也不會有人去我的店裡……」

拿起擺在櫃檯上的杯子,尼耶魯斯熟練地倒了一杯熱茶,「而且你這邊感覺也挺冷清的,就來找你喝茶啦!」

尼耶魯斯小心翼翼地捧著茶杯啜了一口,但似乎太燙了,只見他皺著臉不斷地用舌頭舔著鮮紅的上唇。

「誰說的,我才剛賣出兩本書呢……」雷傑特掛著淺淺的微笑。

尼耶魯斯沒有立即接話,此刻的他正朝著冒煙的茶杯裡吹氣,琥珀色的茶水激起陣陣漣漪。

「你是說剛剛走路叩答叩答、抱著『記憶』的那個小女生嗎?」他再度啜了一口茶,好像又被燙了一下,微皺著眉頭,接著問:「她有資格買嗎?」

尼耶魯斯晃著尖尾,決定先放棄這燙口的熱茶。

雷傑特斜倚在黑檀木門邊,夕陽的餘暉透過玻璃,灑上他俊秀的臉龐,咖啡般的瞳色裡藏著一絲期待。

「有的,她有資格買的。」雷傑特將杯裡的茶一飲而盡,臉上依舊是那抹淺柔的微笑。

 

擺設簡單的三坪半小房間裡,女孩坐在書桌前看著剛買的兩本新書,思索著一個簡單卻又複雜的問題─

一出商店街,就到了那家常接應我們偷訂外食的飲料店。記得剛剛買完飲料之後,從飲料店出來的左邊是通往學校前門的大馬路,右邊是往教師停車場的入口。

那……商店街跑哪去了?

女孩一邊想,一邊翻開新買的書,在書頁間,尋找著在書店裡讀到的最後一行字。

……明明從學校左轉之後就是……

嘉儀!媽媽洗好了,換妳去洗澡了!」房門外,響起的催促聲打斷了嘉儀的思緒。

「煩!才正要開始看的說……」嘉儀嘟起小嘴,自顧自地發起牢騷,同時將她最喜愛的限量版書籤夾進書頁裡。

「嘉儀!妳到底在做什麼?快點啊!水會冷掉的!」這次,媽媽的音量不但比前一次提高了許多,還伴隨著急促的敲門聲。

「好啦!知道了啦!」嘉儀敷衍地回話。

夾好書籤後,她把書本闔起,平放在桌上,打開門,往浴室走去……

 

 

                                                                 待續

 

 

記憶之書下週讓我們繼續讀下去……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