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5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出身漢和的曜,就算成為卜月人後依舊被討厭,但還是莫名其妙地和她結成了血誓夫妻。敬畏著血誓帶給他的麻煩,但也意外地發現自己的心,竟小小地動了一下……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在攜帶精源返回漢和的路上,與北之聯邦的機艇陷入混戰,的戰友一一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則是和朋技士一起摔進了深谷,來到神祕的卜月之地……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朋技士- 漢和資深的技士,在與北之聯邦交戰中,跟一同失足跌落深谷。

卜月族的祭司,擁有強大的「自然之力」,獨來獨往。

 

鬼域  卜月森林  巨樹林  水洞瀑布中   白日 

 「自此時此刻起,你我將永不分離。」像在說誓言似地說著,並朝伸出雙手、攤開手掌。

照理說,有女人跟自己說出這麼真誠的話,我應該要很感動才對,但這裡是血誓儀式的現場,對象又是這個女人,她說的話能信嗎?壓抑著心裡的悸動想著,同時看了一下其他人。

 其他人也正看著,表情似乎都要他做出相同的回應。

 難道對我的態度,真的因為血誓而改變了嗎?一邊懷疑地想,一邊向伸出自己的兩隻手掌。「謝謝妳,願意答應這麼做。」真誠地表達他的感謝。

 只見仍是微笑著,然後輕輕地將手掌覆蓋在的上面。

 透過掌心,的心中湧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溫暖,這美好的感覺擄獲了他的心。

 「不,不是我答應的,我只是交給誓鼎決定。」突然否定地說著。

說完,她抽回雙手,同時儀式也結束了。

  聽著,有種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感覺。他咬牙暗恨自己,幹麼這麼容易感動啊!

 「我無法答應,也無法拒絕,我一點也不信任你!但樹藤卻信任你,所以最後我決定一切就讓誓鼎決定吧!」又回復之前那副冷靜高傲的樣子說著話,「如果誓鼎信任你而讓血誓成功,那我就跟你走!如果失敗了,大不了就讓血刀穿破我的胸膛,一死而已。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沒什麼差別,對你來說,應該也是吧!你不是也說過,『寧願死,也要回漢和』的話嗎?」她理直氣壯地說。

 「是啊!妳說得沒錯!」無法置否地苦笑著說。

她根本就是直接替別人做了決定!我先前還在想,她為什麼會答應呢?這種方法果然很像的作風,置之死地而後生,真夠壯烈的。嘆著氣想,只希望下次……如果還有下次的話,她能先通知他一聲會更好。

 「那你們還是決定要回漢和嗎?」湊上前問。

 「如果可以的話。」看著答。

  並沒表示反對,但也看不出她臉上有任何期待、或是欣喜的感覺。

「那你會需要這個。」說著,掏出一卷布軸遞給曜。

 「這是什麼?」問著,隨即想打開來看。

 「這是朋技士交代要給你的東西,說是什麼精源技術之類的東西,我不記得了。」無關緊要地說。

 但一聽這麼說,立即停下動作。

 精源?你是說,新的精煉技術?」顫抖著看著手上的東西,好像那是什麼可怕的東西似的。「這……怎麼可以?漢和從來不曾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來!代代相傳,才是的傳承方式啊!要是遺失了,怎麼辦?」不敢相信朋技士居然這麼做。

 「那你最好小心一點保管會比較好。」自認為「親切」地說。

 「話不是這麼說!我可是連拿都不敢拿!」畏懼地說。而他,一點也不覺得「親切」。

 「要不,你交給吧!」說著,伸手想拿回捲軸。

 反而更緊握著,縮回手。

 「我還是自己來好了!」擔心地看了一眼,他相信這種東西在眼中,就像衣服一樣,無關緊要。

朋技士說,既然他決定留在卜月,那漢和的一切和這東西對他來說,就沒用了。他要你別太在意,也祝你一路順風。」轉達道。

 「是嗎?他不回去了?」看著手中的捲軸,像是在跟一個老朋友道別。

 者,者亦有物予妳。」迎向,手上拿著一件漢和女人的衣服,「他說,妳到漢和會有用的。」

 「是乎?那我就收下了。」接過衣服,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打量著。

 那衣服又窄又長的,晃起來還輕飄飄的。

 看著、再看看那件衣服,皺起了眉頭。「真不知道朋技士算是細心體貼?還是不務正業?嘴裡說不會做飯煮東西,卻會縫製女人的衣服?那個老技士在鬼域裡,到底都是幹些什麼事在消磨時間的啊?」他想著想著,不禁地搖搖頭。

        者,精源之力,悉數奉還。」相衡在一旁說。

        精源嗎?全部要讓我帶回去?」驚喜地說。

接著,就看到另外那些卜月的腳邊有六只合盒。「難道,他們早就猜到血誓會順利進行,而且我一定會想立刻回去嗎?意外地想著,同時感謝地望向卜月

 者,者。」開口叫他們兩個過去,「前途迷茫,勿忘自然之力。」她鄭重地交代著。

 之心,卜月之心,之語,卜月之語,謹記於心。」恭敬地表達出謙卑的姿態道別。

 「那個,我可以請問一件事嗎?」煞風景地打岔,當然,他不是故意的。

 者,有何疑惑?」笑著問,並沒怪他。

 「如果,我是說如果,要是有天漢和卜月求救,卜月會願意以自然之力相助嗎?」謹慎地問,語氣中帶點膽怯,畢竟卜月漢和為敵。

 此言一出,所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會有此一問。

 「這個問題,我們都沒人想過。或者應該說,卜月從未想過要和漢和打交道,更何況是救助曾經追殺自己的人?」為難地說,並望向卜月

 「如果,我是說如果,要是漢和和我一樣值得信任呢?」這次賭上自己的信譽問。

 許久,洞穴中無人發出一語,直到發出一聲低吟,走向。「者,卜月之心,者之心。」

緩緩地說,聲音清楚且堅定,「漢和者是否如你般值得信任,一切由者判斷。」令人訝異的,他用漢和的方式說話。

 大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會特地用漢和的方式回答他,這就表示他的回答是認真的。

者認為值得,卜月同樣會拿出信任。」釋出了善意。「者,漢和之行,身負重任。」他轉向吩咐著。

者,謹遵卜月之意。」

謹慎地接下任務,然後屈膝向前,讓卜月將手放在她頭上,給予祝福。

 同時,似乎也感受到流竄於體內的那股暖意,這是他也曾經經歷過的,只不過現在這股感覺讓他更深刻地體認到的存在――這個女人不再陌生,她將在未來的路上和他一起並肩相扶,直到回歸之日到來。

 

鬼域   卜月森林外   白日 

15-卜漢河-1003.jpg  

  就像有人在大地上劃了一條線,一邊是巨大濃密的卜月森林,一邊則是崎嶇險峻的鬼域

  跟著,走到了卜月森林外。

  跟著他們,替他們送行。

  幾對卜月替他們扛著合盒,也送到了森林外,他們放下合盒,一一向告別後,就先行回去了。

  「者,這是你的東西,現在也一併歸還給你!」說完,就將抱在手中的一個長型包裹遞給了

  接過手,掂了掂,「是我的護甲!」他驚喜地喊,同時急忙地打開確認。

  拿起劍與護甲,就想往身上配戴。

  「等一下!」制止他,而且不屑地看著手中的劍與護甲,「你現在也算是卜月了,最好不要再依賴精源,否則你將永遠無法學會卜月之力!」她說著,口氣滿是反對。

  「,我懂妳的意思。我會學卜月之力的,但,不是現在!」說著,伸手指向身後的鬼域。「現在,我們要穿過這片鬼域,如果沒有劍和護甲,我們是無法平安通過的!」

  聽著,一臉的不高興。

  「妳先別生氣,聽我說。只要我在鞋子上裝上精源,我們就能飛快地穿過鬼域、回到漢和,這樣,不但能節省時間,妳也會輕鬆點,不好嗎?」極力地說服著,想要同意。

  「你就是不懂,對吧!」嫌惡地說:「漢和者,無心者!」

  「好了,好了!」無奈地投降,他一點也不想和吵架,「那請妳告訴我,祭司大人,妳打算怎麼從這兒去漢和啊?別告訴我,妳打算用走的喔!」

  「漢和者,褻瀆之徒!」罵著,撇過臉。

  「喂!別只是罵人,那妳到底是想怎樣啊!」問著,忍不住一把火起來。

  「者!者!」趕緊緩頰地喊:「稍安勿躁!鬼域自有鬼域的做法。」

  「鬼域的做法?」忍過氣,看著問著:「那是什麼?」

  笑著,靠到身邊,拉了她的衣袖哄促著。

  回頭瞪了一眼,自顧自地朝向森林深處,雙手合十、再交叉在胸前,閉眼,開始祈求。

  不一會兒,森林深處傳來了一陣陣蹄聲,聽起來好像是往他們所處的方向而來。

  「那是什麼?卜月之力嗎?」緊張地望向

  「算吧!」笑答著,和一起期待了起來。

  很快的,隨著蹄聲出現的,是隻長著鹿角、馬不像馬、卻長著一張男人臉的奇怪動物。

  「不會吧!」愕喊著,目瞪口呆。

  隨後,一隻、兩隻、三隻……總共五隻同樣的動物從森林深處奔躍出來,在他們身邊徘徊踱步。

  「這怪物是你們的嗎?」驚懼地問。

他不安地閃開那動物,不敢太靠近。

  「怪物?還我們的?」輕蔑地重複的話。

同時,她憐憫地看著

  「不是嗎?」試著靜下來,對抗著心裡的恐懼。

  「當然不是!牠們是『鹿男』者,是鬼域裡的靈獸!」生氣地喊,替鹿男打抱不平。

  「鹿男者?牠們就是鹿男者!」醒悟地喊,終於反應過來,「就是牠們救了我的嗎?」他問。

此時,他心裡的恐懼瞬間全不見了!相反的,他放大膽,主動靠向其中一隻鹿男

  「者,要心懷謙卑!」在一旁提醒著,並靜看著鹿男的互動。

  站身在鹿男面前,誠摯地望著牠,然後慢慢靠近、再靠近,而鹿男數度想遠離,兩者一前一後地保持著適當的距離,直到鹿男佇足停了下來,他才大膽地伸出手,想摸牠。

  鹿男者也迎向,低下頭,用牠的臉蹭著印著樹藤印記的手。

  「呵!你也喜歡我,是嗎?」得意地說,再望向,驕傲地對她挑了一下眉。

  回望著,不怒不笑,直撫著她身邊的鹿男,靜靜地打量起來。

  「太好了!者,只要騎上鹿男者,你們很快就能回到漢和了!」同樂地說,也為感到驕傲。

  「騎牠?牠們能騎嗎?你確定?牠們不是靈獸嗎?」問,他可不敢踰矩。

  「就因為牠們是靈獸才騎啊!」答腔,「牠們自有能力能在鬼域裡來去自如,既能避開危險,也能為你們帶路。」她說著,並向使了個眼色。

  「比起你的精源,牠們可是好用太多了!」輕諷著,瞟了一眼。

  但卻不在意。

「來去自如,又能避開危險,那不就是活的風向計囉!」他自解地說,完全同意的說法。

  「風向計?那是什麼?」好奇地問,躍躍欲試的表情就跟樹穴裡的那些技人一模一樣。

  「沒什麼!」撇清地說,連搖著頭,轉向

「那就這樣了!要出發了嗎?」他溫聲問著,讓決定。

  看了一眼,轉身迎向,和她不捨地互拉起彼此的手。

  「者,慎安!」關心地交代著。

  在此同時,忙手幫著將六只合盒安綁在另外三隻鹿男身上。

  「者,者就交給你了。記得,需要卜月的時候,我們都在這裡。」也再三地交代著。

  「謝謝你們!」感恩地說。

他看了一眼後,就靠向他的鹿男

  鹿男低下前身,讓騎到牠身上。

  也騎上她的鹿男,和並身立著。

  「需要我先走嗎?」問。

  「不用!」回著,搖了頭。

  對看著,彼此將對方上下看了遍,然後同時起行,奔入鬼域

 

 

〈卜漢河〉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欲知〈卜漢河〉精彩完結,別忘了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

下週一晚間八點請繼續鎖定向上部落格,接檔好戲-〈道蒼〉壯烈上映。

四季輪常,禍心暗藏

生生不息,興盛存亡

道法自然,天地眾神間的故事又該如何寫下?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