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11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作者-睦月 弘

貪瞋癡慢疑,意念之五毒,斷惡欲,積善德,迎向光明路

 

前情提要:

好心的容樂格格,經由五貝勒與小紅小藍三人的協助,將被日本人誤認為是抗日份子,而被打成重傷的狗子爸先行送下山醫治。

容樂格格與小狗子母子三人仍然留在山區的山洞裡,等待四貝勒來接他們下山。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馬婆婆 :在中國陪伴在JOY身邊的慈祥老人,和容樂格格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關係。

董飛   :馬婆婆的孫姪兒,在馬婆婆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對於JOY似乎有種不

尋常的情感。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谷 入夜

 

「娘,我好冷。」七歲的小狗子在昏睡中,嘴裡不斷地念念有詞。

 

咦?小狗子看起來不大對勁……容樂發現小狗子薄弱的身子不斷地發抖。

 

容樂原本想把剩餘的木柴都放進火堆裡燒,可是又突然停了下來,「火點大了,小狗子或許可以感到溫暖些……可是,如果把這些小樹枝與柴一次用光,四哥哥的救援還未到的話,那該怎麼辦?

 

於是,容樂小心翼翼地把小狗子抱在懷裡,不敢驚醒熟睡的婦人與小女娃。「小弟弟,再忍耐一下,四哥哥馬上就會來了。」

 11-樂樂-0105.jpg  

在一旁的Joy,一方面敬佩容樂的好心腸,一方面也抱怨豫家四貝勒的動作未免也太慢了點。

 

看容樂說話時,吐出來團團的白煙,就能理解這山洞裡有多冷!

 

西元1933 滿州國 五月中 豫王府 晚上

 

五貝勒豫碩把帶下山的男人藏在一位郎中家中,這位郎中代代為皇宮太醫,是個堅決的復辟派,可是卻不同意宣統皇帝依附日本,對於日本關東軍的橫行霸道更是恨之入骨。

 

再加上此郎中與豫碩可以說是忘年之交,豫碩對他有著百分之百的信任感,相信他這位朋友決對不會為了幾個賞錢,就把男子的行蹤告發給日本人。

 

豫碩確定帶下山的男人已經度過危險期,便暫時留下小紅隨侍在男人的身旁,而自己馬不停蹄地奔向豫王府,準備安排那母子三人的住處。

 

樂兒還真的不讓人閒著,專挑難事要我們幹,下回得好好調侃、調侃她。」豫碩一邊駕著馬車,一邊想著。

 

豫碩才剛轉進巷口,就看見小藍一個人在門外踱步,脖子伸地特長,東張西望的。

 

難道是家裡出了什麼事?

 

「五貝勒,五貝勒,這該怎麼辦?」小藍遠遠看見豫碩的馬車,便跑了過去。

 

「喳!」豫碩用力拉著韁繩,馬車停了下來。

 

「樂格格呢?格格還沒回來?」

 

「四哥呢?」

 

「四貝勒剛才差人回來說,貝勒爺們都在川島小姐的官邸裡吃飯,要晚一點才能回來。」

 

「什麼?現在都什麼時辰了……」豫碩皺著眉,繼續問道:「那王爺跟福晉呢?」

 

「他們去舅老爺家打牌,今晚會留在那兒一宿。」

 

「那就好,小藍快把另一輛馬車牽出來,我們一同上山。」豫碩快速地下達著指令,「還有你跟管家說,我今晚要帶幾個人到家裡住,請他安排一下,整理間乾淨的下房,就挨著你的屋,明白嗎?」

 

「是。」小藍立刻跑進豫府。

 

小藍心裡清楚,四貝勒派人回來報信,其實是來通知小藍,讓他上山把容樂接回家。

 

只是他小小的一個家僕,怎能隨意到馬廄拉出馬車?若是管家大叔問起話來,他又該如何回答。

 

管家可是王爺的親信,要是讓管家知道容樂格格惹上這麻煩,事情肯定會鬧大的。

 

可是若不把容樂格格平安地接回府邸,四貝勒一定會要了他的命,還好五貝勒即時回來,解決了部分的問題。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區

 

黑沉沉的夜幕被一團團的霧霾覆蓋住,就算是再熟悉的山路也變得舉步維艱。

 

豫碩走在前方領頭帶路,他一面走著一面喲暍著,深怕小藍的馬失了足。

 

「小藍,跟好了,慢慢來,可別讓馬折了腳。」

 

「知道了。五貝勒,您也小心。」

 

「小藍,聽說關東軍下午抓到真正的抗日份子,所以把閘道都撤了,否則我們還必須得編個謊言上山。」

 

「這些關東軍也真是的,查都沒查清楚,就把那男人打成那樣,難道中國人就不是人嗎?」

 

「小藍,這話可不許在外頭亂說,明白嗎?」豫碩沉聲喝道。

 

「是。」小藍不開心地在心底無聲地漫罵。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谷

 

「是馬蹄聲!」Joy趕緊爬出洞口,看見遠方有亮光漸漸朝自己接近。

 

Joy回到山谷裡,開心地看著容樂大喊:「來了,貝勒爺來了!」

 

容樂當然聽不見Joy的聲音,但是她也有聽見馬蹄聲,她輕聲地在小狗子的耳邊說著:「小狗子,我們的救星到了,四哥哥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女娃突然大聲一哭,把婦人給驚醒了。

 

「乖,別哭。」婦人拉起衣服,把乳頭塞進女娃兒的小嘴裡,娃兒幸福地吸允著奶水,哭泣聲漸漸平息。

 

婦人這才注意到,容樂正抱著睡著的小狗子。

 

「格格,怎麼好意思讓妳抱著狗子?」

 

「嫂子,他有點兒發燙,我想說抱著會讓他身子骨感覺暖一點。」

 

婦人一聽到小狗子病了,情急想站起來,卻忘記手裡的小女娃還在喝奶。

 

「哇!哇!哇!」

 

花花,娘都忘了妳還沒飽,不哭了,不哭了。」婦人繼續餵乳,而眼神持續看向容樂懷裡的小狗子。

 

「嫂子,不要著急,馬車就快到了,我會幫小狗子找大夫看病的。」

 

豫碩與小藍一前一後,進到山谷。

 

容樂看見豫碩的一瞬間,出現了訝異的眼神,之後便露出笑臉開心地說:「謝謝五哥哥,小藍也謝謝你。」

 

「樂兒,妳的嗓子怎麼了?」豫碩聽出了容樂的聲音不對勁。

 

容樂的聲音沙啞,又夾雜著混濁的痰咳聲。

 

「我不要緊,可能是口太乾。但是小狗子病了,頭還熱著,得趕緊找個醫生看看。」

 

小藍與豫碩把婦人母子三人安頓在馬車上後,豫碩再回到山洞裡接容樂。

 

「樂兒,四哥他仍在川島小姐家忙著,所以讓我來接妳,妳可別生氣。」

 

容樂拉著豫碩的手從地上站起來:「嗯,我知道。」

 

容樂剛往前走一步,立即拐了腳。

 

「肯定是在地上盤坐久了,腳發麻,我來揹妳。」

 

容樂稍稍猶豫了一秒鐘,笑著回答:「沒關係,現在不麻了。」

 

豫碩輕輕點了點頭,體貼地扶著容樂踏出山谷,上了馬車,平安回到豫王府。

 

由始至終,在一旁觀看這個搭救任務的Joy,終於能鬆下一口氣,但是一個疑惑卻一直停留在她的心中。

 

2011.07.10. 5:30 Joy的客房

 

Joy帶著在前世所看到的疑惑,漸漸地清醒。

 

Joy發現自己仍然穿著睡衣,躺在馬婆婆家客房的雙人床上。

 

「這?難道昨天是在做夢的時候回到滿州國的?看來我的問題又多了一個。」

 

Joy拿起床頭櫃上的鬧鐘一看,大吃一驚,「已經五點半了?糟糕,來不及了。」

 

Joy迅速地梳妝打扮,直奔頂樓的佛堂。

 

2011.07.10. 5:30 馬婆婆家的佛堂

 

「早上好。」馬婆婆正在擦拭著佛桌。

 

「早~安~。」Joy注意到香爐裡並沒有新點的線香。

 

「Joy,要和我一起做早課嗎?」

 

Joy微笑地點點頭。

 

「好,很好。」馬婆婆微笑著,她感到很欣慰。

 

「從今天起,我把早課的時間,延後半個小時,改為六點整。以後,妳每天固定五點半來打掃佛堂,六點我們準時作早課。」

 

五點半?那我不就是要五點半以前起床?」Joy心裡想著,從念大學以後,Joy成了夜貓子,經常半夜兩三點才上床準備睡覺。

 

上班以後,改為午夜十二點就寢,睡到早晨八點起床,喝杯咖啡就去上班。一下子改為五點起床,讓她有些緊張。

 

「怎的?怕起不來?這第四: 覺知懈怠墮落,常行精進,破煩惱惡,摧扶四魔,出陰界獄。就是告訴這做人處事,要抱著精進的態度,不認真試試看,怎麼能夠修養自己的心性。」

 

「再者,妳以為<八大人覺經>救了容樂的性命,只是個偶然?那可是她母親多年來,修行來的福報啊!」

 

啊?馬婆婆怎麼會知道,我已經知道<八大人覺經>是容樂格格的救生符?難道她跟著我一起回到過去?」Joy露出驚訝地表情看著馬婆婆。

 

「在想什麼?」

 

「馬婆婆,您……您是不是能穿越時空?」

 

「這不是我們現在需要考量的,孩子。我只想告訴妳,心念態度不改,命運是無法跟著變的。」

 

「我知道了。」Joy發現馬婆婆今天對她特別地嚴格,但是她清楚馬婆婆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好。

 

Joy跟隨著馬婆婆認真地把<八大人覺經>從頭至尾念了一遍。

 

這可是頭一回,Joy心平氣和地跟著誦完整本經典,不過她並沒有感到喜悅,反而更加茫然。

 

2011. 07.10. 7:00 馬婆婆家的餐廳

 

早餐時刻,Joy一顆包子,吃了三十分鐘還吃不到一半。

 

「是不是哪兒不舒服?」馬婆婆和藹地問著。

 

Joy搖疑頭,繼續低著頭咀嚼包子餡。

 

「還是北方的中國食物吃不習慣?」

 

「不是。」

 

「馬婆婆,有件事我能拜託您嗎?」Joy抬起頭,囁嚅地說著。「能請您幫我看看,我與我的男朋友前世到底是什麼關係嗎?」

 

「為什麼?妳想知道這樣的事情?」

 

被馬婆婆這麼一問,Joy頓時啞口無言。

 

我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忘了Andrew,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怎麼又會提起他?」Joy在心裡非常地自責。

 

「Joy,我在問妳話呢。」馬婆婆輕聲地喚著Joy。

 

在馬婆婆的關心下,Joy一五一十地道出與Andrew的相識相戀直到分手,最後她自己逃來中國的故事。

 

「那個小夥子沒來中國找過妳?」馬婆婆面無表情地聽完後,只說了這麼一句話。

 

Joy猶豫了一下,卻搖了搖頭。

 

因為她實在是說不出口,甚至連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怎麼會這麼傻、這麼愚蠢,再次接受Andrew後,又默默地看著他轉身離去。

 

「那不正好,他早就忘了妳,妳又何必常掛於心?」

 

「可是……」

 

  「不過,他的身影、說過的話揪住妳的心,妳忘不了?想重新來過?」

 

Joy不可否認地點了點頭。

 

「這<八大>裡頭的第五:覺悟愚痴生死。菩薩常念,廣學多聞,增長智慧,成就辯才,教化一切,悉以大樂。愛情這種課題,時常會引人落入貪嗔痴慢疑,這就是佛家所謂的五毒。」

 

「若是想從中解脫,需要培養智慧,使自己領悟,才能走出愛情的牢籠。妳需要做的是,好好在書房裡讀經,而不是要求我作算命卜卦,透析前世這種事情。」馬婆婆嚴厲地訓斥Joy。

 

「但是,每次我回到前世,為什麼我都看得到Andrew?」Joy把自己的疑惑說了出來。

 

「在滿州國,看到妳的男朋友?」馬婆婆也有些驚訝。

 

「對,每次都我看到或想到四貝勒時,就會發現四貝勒的五官竟然跟Andrew的一樣。」

 

  「這……也就是說,妳每次看到的都不是四貝勒,而是妳的男友?」

 

「是的。」

 

「那其他人?妳看得清楚嗎?」

 

Joy立即點頭,如搗泥蒜般。

 

「也許,這叫做『相由心生』。浮現在四貝勒臉上的,其實是妳設計出來的樣子,妳心裡時時掛念妳在美國的男友,於是他的五官很自然地出現在妳的前世。」

 

「怎麼可能?」Joy不置可否地搖搖頭。

 

「世界上的事情沒有不可能,只是相不相信的問題罷了。」

 

「可是……」

 

「人的意念是很驚人的,雖然我沒有看過妳的男友,但是我可以清楚地告訴妳,妳的男友絕對跟四貝勒爺長得不一樣。」

 

「為什麼?您怎麼能如此確定?」Joy越聽越糊塗。

 

「這以後妳就會懂。以妳的個性,要求妳完全忘記那個人是不容易。不過,妳倒是可以考慮把心思轉移到其他的地方,多往正面思考,多作點好事積些功德,不好的緣分自然而然會在冥冥之中化轉的。」

 

「那好的緣分呢?」

 

「妳說呢?」

 

馬婆婆站起來,走到Joy的身邊,指著Joy手上的饅頭與碗裡的飯菜:「吃好飯,睡好覺,也是修行的一種。很多事情,妳得慢慢體會。」

 

留在餐廳裡一個人吃著早餐的Joy,發覺自己的人生竟然有著這麼大的轉變,從基督教徒變成為佛經學習者,現在又將步入修行的門檻,難道以後會剃髮為尼?

 

她自己愈想愈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心底裡卻沒有任何的排斥感,也說不上是什麼原因。

 

下集預告:

除了宗教與心靈修養上的改變外,Joy的實際生活又將面臨怎樣的新世界?

來天津一個星期的Joy,將對自己未來的中國度假生活作怎樣的打算呢?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