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banner 2.jpg  

說起「異國的耶誕節」,讓我想起十八歲那年的耶誕節,那可我頭一回在國外度過聖誕節。或許大家會想,十八歲的異國聖誕,該有多麼地羅曼蒂克,不過我只能說,那是我這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一段記憶!

 

剛到美國沒多久,就到了耶誕節。美國的叔叔嬸嬸為了讓我這個在亞熱帶地區長大的小孩,體驗一下白雪皓皓,銀色聖誕的氣氛,決定帶著我和兩位小堂妹與他們的好友們一起上Lake Tahoe滑雪。

 

處於少女純真年代的我,在出遊的前幾天,滿腦子幻想著如戲劇般,在滑雪場巧遇英俊高大又幽默的金髮男子,與他一見鍾情的情節,卻完全忘記自己是個毫無運動細胞可言的人。

 

耶誕節前夕,叔叔的一家與其他四個華裔家庭一同開車上山,等車子進入高地後,天空開始飄下片片雪花。隨著車子爬坡上山,路旁的積雪更為之多,我當時好興奮。「是雪!真的雪!」而一旁的嬸嬸笑著對我說:「到了滑雪場以後,可以好好地玩,我幫妳報名滑雪課吧?」

 

年僅十一歲的堂妹大聲歡呼:「姊姊也要跟我們一起上課?真的嗎?Yeah,太好了!」

 

「如果妳堂姊聽不懂老師說甚麼,妳再幫她翻譯。」叔叔這樣交代了在美國出生的堂妹。

 

這時,我心裡想著有堂妹作伴,哪會有甚麼問題。

 

等到換上厚重的滑雪衣,套上雪鞋,抱著雪板,一踏出滑雪場,我後悔了。

 

「怎麼會~這~麼~冷?」

 

來到上課的場地,仔細一看,除了我以外,其他的學員都是小朋友。於是在全副武裝(根本看不到臉)的外國男教練的指導下,我跟著這些小孩,在小小的坡度上練習往前滑與剎車。不知道是語言不通,天氣太冷,還是本身基因的問題?短短的一個半小時的課程,我摔倒了無數次,而且每次都無法靠自己的力量爬起來,趴在地上翻滾的情形,實在是比阿信還苦命。下了課,我立即往廁所的方向全速邁進。這該死的冰天雪地,讓來自台灣寶島的我,水土不服,狂瀉肚子。從此以後,我對於滑雪兩個字,格外地恐懼。

 

當天晚上幾個家庭,聚在小木屋裡開聖誕派對。參與晚會的大人們,每個人要準備一份不超過美金十元的禮物,而我很幸運地能升格參與大人們的遊戲。吃完耶誕大餐後,小孩們在房間裡玩耍,而大人的抽禮物晚會就此上演。主持人在所有的禮物上頭標上號碼,把放在桌上,在遊戲前,每個人可以透過包裝紙,撫摸猜測這些禮物的真面目是甚麼?當然沒有人說出自己準備的是甚麼樣的物品。等抽獎遊戲開始,每一個人輪流抽出一個號碼,然後可以從桌上拿走與妳所抽中的號碼相同的禮物。而當我拿到的禮物是本小筆記本時,準備這份禮物的神秘人,便在大家面前告訴我,這本筆記本封面的聖誕樹押花是她親手製作的,而且她以前是位美術老師。後來才聽叔叔說,因為藉由這個交換禮物的遊戲,可以讓與會的朋友們,多點機會了解彼此。

 

等到聖誕夜當天,由滑雪場下山時,沿途可見每家每戶聖誕節的燈飾佈置,彷彿置身愛莉絲的仙境般。

 

頭一次在國外過聖誕,雖然不是跟我想像一樣地浪漫,不過也學習到不少的東西。

 

從此之後,我在世界其他的國家也度過好幾次的聖誕節,但是不論在何處,聖誕節給我的感覺,總是個充滿新奇、愛與溫暖的節日。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