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在身邊的幸福〉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劉喆

前情提要:

為了和學姊成功吃到一頓飯,火鍋幫所有人都動起來!準備擊倒北台,盡全力取勝,到底在球場上會進行怎樣的訓練呢?

  

在身邊的幸福(BANNER).jpg

2007年11月22日 16:00 學校 國文教室

 

國文教授在台上教什麼我都聽不進去,只想趕快放學去球場團練

 

說實話,自從加入棒球社這段時間以來,我從沒這麼想要團練的。

 

終於撐到象徵結束的鐘聲響起,王崑基一邊整理著東西,一邊對我們說:「好啦!放學了,去華中橋下的球場吧。」

 

我們一路上打打鬧鬧到車棚牽車,準備去球場備戰。

 

騎著車,我沒想太多,只想好好把練習的套餐做完。

 

2007年11月22日 17:00 華中河濱公園壘球場。

 

到了華中河濱公園壘球場社長嚴常憲和其他幾個常備社員,早就已經開始練習。

 

甚至連學姊也來了。

 

我們立刻停止打鬧的態度,乖乖的跑到嚴常憲面前報到。

 

只見嚴常憲拿了表現成績單出來,嚴肅地看著我們。

 

他對李富洋慎重地說:「洋咩,你是二壘手,應該著重在速度守備上。你等等做完基本熱身,就去做折返衝刺。」

 

接著轉頭對著牛宗翰說:「阿牛,雖然你臂力不錯,只要抓到球都能打蠻遠的……但是你三振數太多,選球能力要再加強!還有守備,失誤這麼多?是不想先發了嗎?去找郭旭跟你練習傳接守備。」

 

   最後嚴常憲的眼神掃到我和王崑基身上,語重心長地說著:「阿基你要再多練練控球,要知道投手不是光只有球速就行的,除了球速,控球精準才是一名好投手該具備的武器!你熱完身後先去甩毛巾,再找張宗霖跟你練控球!」

 

  王崑基點點頭,大家連氣都不敢吭一聲。

 

「還有你!小朱,你能不能把過敏治好啊?你上場這麼不穩定,狀況時好時壞的了……每次練習的時候,你的變化球都很犀利,控球也好……」

 

嚴常憲頓了一下,嘆了一口氣繼續唸,「只是每次一到比賽,你過敏就犯是怎樣?說真的,隊上最讓我頭痛的人就是你了……」

 

被嚴常憲這樣一唸,我用眼角餘光瞄瞄學姊,發現她正在看我。

 

我連忙把自己的視線收回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抱歉啦…最近天氣變化比較劇烈,所以鼻子才會這樣……我會先吃藥啦!只是過敏的藥每次都讓我很想睡,所以我才不太敢在比賽前吃。」

 

不知道是不是他講不下去了,他擺一擺手說:「等下先練你的變化球…大概六十顆吧,然後再做傳接練習吧。」

 

「好了!先來暖身!成集合隊形!」嚴常憲拍手吆喝,示意大家集合。

 

見大家準備好後,嚴常憲便開始帶隊跑步,一邊喊著這次的口號:「打倒北台!戰勝北台!贏得勝利!

 

社長喊一句,大家也跟著喊。

 

跑到大家都出汗時,嚴常憲也將隊伍停了下來,「好!開始練習,今天大家要加倍努力!」

 

等嚴常憲交代完成後,他自己也開始做起練習,邊注意我們的狀況。

 

李富洋已經做完熱身,準備做折返衝刺了。

 

牛宗翰跟郭旭正在練守備。

 

王崑基拿了條白毛巾開始在甩,調整自己的姿勢。

 

我則是一個人做著體操,舒展筋骨。

 

做了幾種伸展操後,我覺得身體應該OK了,就拿起球具,準備練變化球。

 

這時候嚴常憲忽然叫住我:「欸,小朱,你等下跟你學姊當投捕搭檔吧,社團所有人的能力她都瞭若指掌,你跟她搭配,好讓她做紀錄,更可以直接給你建議。」

 

我聽到「學姊」這兩個關鍵字,當然是喜出望外,不過嘴巴上還是說:「怎麼好意思麻煩學姊,我就跟平常一樣,找榮漢就可以了。」

 

鄭榮漢,是社團裡的替補捕手,表現差強人意,和我們火鍋幫是同期入社的社員。

 

嚴常憲用認真的語氣說:「是她要求的,可能是你的狀況最近一直都不好,她很關心你吧?」

 

隨即變成開玩笑的語氣,勾著我說:「反正我跟她的感情不會因為她跟你丟幾球就出現裂痕的啦!你就放心去吧!」

 

我尷尬地笑了兩聲,企圖掩飾我現在的矛盾心情。

 

我轉頭看學姊,發現她已經穿好捕手裝,準備定位了。我戴好手套,戰戰兢兢的走向學姊。

 

學姊看出我的心事,安慰著說:「不要怕表現不好,反正就練習而已。平常心、平常心。」

 

今天預定要丟六十顆,之前的練習量大約是三十至四十之間。這就表示這就表示,嚴常憲應該很重視這次的友誼賽,否則練習量沒必要加倍吧?

 

抓了適當距離,我對著學姊大喊:「開始囉!第一顆球過去了。」

 

學姊也喊著:「第七格。」手套便放在九宮格的第七格的位置。

 

我假想起九宮格的表格,擺好姿勢,奮力丟出我的王牌球種-『圈指變速球』。

 

球「砰!」一聲,進了手套,學姊把球滾回給我,笑著說:「你今天狀況很讚唷!希望你在對上北台時,也能看到你投出這麼精準、又會跑的變速球喔。」

 

「好!接下來正式來囉,我手套放哪邊,你就盡量投!」學姊這段話,讓我覺得有點為難,因為我控球又沒有這麼厲害……

 

我連續丟了三十五顆球左右,開始感到手肘有些負擔,要是平常的我一定會說:「有點累了,先休息吧。」

 

但今天不一樣啊!是學姊當捕手!

 

丟到快五十顆時,我自己知道有點不行了,但是又不想放棄跟學姊單獨練習的機會……

 

不過學姊真的很細心,她拿著球走過來,「小朱,你是不是累了?我發現你從三十五球後,不是丟壞球、就是控不好、比較誇張的是變化球還不會變化…要不要我去跟小嚴說,你今天的練習量OK了?」

 

我假裝不在意疲累,還是逞強的說:「六十球小意思啦!雖然我之前上場最多只能投兩局,但那是社長保護我的手,不是體力的問題。」

 

我打定主意,今天勢必要燒手了……

 

學姊仍是半信半疑的:「你確定嗎?千萬不要勉強喔。」

 

「沒關係、沒關係,繼續繼續。」我很堅持的說。

 

學姊自認拗不過我,就退回原位,舉手大喊:「再來吧!」

 

奮力丟完六十球,我後悔了,不斷地暗罵自己:「幹嘛因為跟學姊搭配就變了另一個人?最後那十幾球投的爛死了……沒準度、球還亂跑,真是爛透了……

 

手臂傳來的陣陣酸痛感,讓我不禁皺起眉頭。

 

此時,嚴常憲跟學姊發現我的不對勁,兩人不約而同地向我走過來。

 

嚴常憲用嚴厲的語氣說:「小朱,你最後那幾球是怎樣?投成那樣,是不想比賽了嗎?」

 

學姊則是開口安慰,「學姊知道你是因為體力透支的關係,不要勉強了,先去冰敷吧。」

 

我沒回答,只是站在原地聽著兩人說話。

 

「體力透支?真是的……小朱,假如你體能還沒增進到那地步,就別這麼勉強了。抱歉,六十球的額度是不是對你來說太多了?」

 

嚴常憲對我表示歉意後,把我拉到一旁的椅子坐下,親自拿了彈性繃帶和冰袋幫我冰敷。

 f739758a90a3e5c9a6143c62fe689637.jpg  

看他一臉自責,我也不好意思地說:「社長別在意啦!都是因為我體力不繼的關係,我保證下次絕對讓你滿意!」

 

聽到我這麼說後,嚴常憲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奇怪,他帶著歉疚的表情說:「其實……要道歉的是我……這次對上北台,我放了太多的個人感情在裡面了,搞的都不像友誼賽了。」

 

原來是因為北台的關係,所以社長才會這麼拚?」我不禁好奇想多問幾句,「那……社長,你說的個人感情是指?」

 

嚴常憲嘆口氣,而我們都沒發覺,所有的社員都停下手邊的事,準備聽他說出從未提過的往事……

 

 

下集預告:

學長這麼拚是為了什麼?到底他跟北台曾經有什麼過去呢?

準備要打友誼賽了,經過特訓的大家,表現會如何呢?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