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6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望 妍紓

 前情題要: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燈光昏暗,氣氛絕佳,對方的『漢草』也夠……喂!畫面點到為止,況且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唉!凌向荷好人已經做到底,杭子謙能不能活下去,就只能靠他自己囉!

另一邊,左憐晴望著眼前一桌子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口水都快要給她流下來,不!不可以就這麼妥協,劇情看下去。 

BANNER-唐之初.jpg  

紛飛的雪,埋藏不住內心火熱的情。

一如你,專注的身影。

繫上狐裘,上頭依稀還餘留,溫度。

款款情深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卯時 星閣苑 

挑著眉,左憐晴最終還是舉雙手投降──「筷子再備上一雙。」

敏敏見計畫成功,開心地遞上玉筷一雙,深怕主子不夠吃似的,一直不斷挾菜進左憐晴的碗裡。

「郡主,您多吃點。」敏敏忙著替主子添菜。

一陣混亂後,主僕倆心滿意足地打了個飽嗝。

「郡主,您還要嗎?」飽得快要動彈不得的敏敏仍是盡責地問著主子。

「不……我不行……」左憐晴一手拍著快要撐破的肚皮,另一手也沒時間停頓,拼命地搖擺著,就怕這個死忠的小傢伙會撐死自己。

忽然,門外把風的柳刀飛目光一鎖,趕緊沉著嗓,大手連拍著門扇。「有狀況,快點把東西收拾好。」

左憐晴這下哪顧得了快被撐破的肚皮有多難受,和敏敏快速把桌面上的殘局給收拾好。

「郡主,收是收好,但這麼大堆的碗盤湯筷,能塞哪呀?!」敏敏緊張著,不知該怎麼辦。

憐晴顯得急躁,搔著頭。「我想想,對了!全都先藏床底下,快點……」

「碰!」地一聲,門扇被人給硬踢開來,憐晴差點反應不過,暗自別過身去,敏敏則作勢在旁照料的模樣。

「舅父,就同您說了,樂芙表妹現在身子不太舒坦……」柳刀飛擔憂得猛掉汗。

畢竟是父女天性,杭庸這一聽也緊張著,「丫頭,爹爹聽刀飛說,妳這些日子都滴水未進,這樣下去,身子怎堪得住?」

背對杭庸的左憐晴驚愕著,突然靈機一動,踉蹌地倒在敏敏身邊。「爹不是不要樂芙了嗎?既然這樣,那還不如讓我活活餓死算了!」

「這怎麼成?丫頭,讓爹看看……」說著,杭傭趨前,就要拉過左憐晴。       

「不!」護主心切的敏敏大叫,又怕引起杭庸起疑,只能垂著頭解釋。「王爺,郡主只是在鬧脾氣,您就別再逼她。」

「是呀!舅父,咱們還是先出去,晚點我再哄哄她,這就沒事了。」柳刀飛也是急著想引杭庸離開。

「不行!」杭庸不顧眾人投來吃驚的目光,一臉笑盈盈。「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宇文賢姪今晚會來王府餐敘,本意是要讓你們打個照面,但爹也是希望藉此讓你們年輕人多聊些。」

左憐晴本想翻臉好好抗議一番,可心念一轉──這不正是開溜的好機會嗎?

於是左憐晴硬扯出笑容,「爹,正是如此,女兒是不是……」憐晴眨著眼,努力地暗示。

「王爺,郡主更應該在這時打扮得漂漂亮亮,像個仙子下凡,這樣定能把未來的姑爺迷得暈頭轉向。」敏敏收到暗示,打著話。

「那就一定要去京城一號的雲彩紡!」柳刀飛和敏敏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杭庸莞爾一笑。「阿福!去領些銀票給郡主,我的女兒定是最美麗的姑娘。」

「謝謝爹。」兩人接過厚厚一疊的銀票,笑得可樂了,裙襬一提,開開心心奔出府。

就在兩人前腳才一走,杭庸的眼神突然變調,這讓柳刀飛又是一怔,緊張得大汗直流。

「舅父,好端端的,有哪不對勁……」柳刀飛的衣衫都讓汗水染濕。

「刀飛呀!不是說丫頭好些天都沒吃東西?可我這老鼻子總覺得聞到了燻烤雞腿的味兒,不信你也聞聞。」杭庸嗅了嗅,一臉狐疑。

「這個該死的小妮子,還真是會替你表哥找亂子……柳刀飛在心中咒罵著。

臉上掛著不自在的笑容,柳刀飛裝模作樣地嗅了嗅四周的空氣,隨後搖搖頭,「舅父,刀飛什麼味道都沒聞到呀!我想大概是您肚子餓了,走、走!咱爺倆也去好好吃喝一頓。」

「好!」爽朗地大笑,杭庸一下就忘了先前的疑慮。

「好表妹,這會兒咱們倆可互不相欠了……」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辰時 柴房外 

凌向荷躡手躡腳地自地窖上來後,不著痕跡地打開門。

奪目的陽光打在身上,凌向荷出於反應地用手背去擋。「這太陽還真大。」

經過的丫環三五成群,議論紛紛起來,稀稀疏疏的聲響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還是引起凌向荷的注意。

「瞧,那不是咱們的女主角,向荷姑娘?」

珠花面露鄙夷,頭探過去。「可不是,昨夜動員多少人,不僅讓小郡主擔心,就連世子爺都跟著去找,區區一個賤婢女,真是好不威風。」

「嘖嘖,先不說那頭髮凌亂,瞧那女人領口敞開,抹胸都讓人看去,還有……」翠花拉過兩個丫環,眼波一直望。

「就是,裙襬也殘破不堪,妳們說,狐媚女子在大夜半還能做什麼?」幾個丫環老早就看不慣郡主特別寵愛這個女人,逮到機會就想修理凌向荷。

美麗的臉龐逐漸變了色,凌向荷仰起頭,不卑不亢地朝她們走了過去。

「瞧,騷狐狸走來了。」有一眼尖丫環壓低聲量,說著。

珠花冷哼出聲,起鬨著。「怕什麼,有的人做了低下、見不得光的事情都還有臉回來,我們幹嘛?還怕她呀!」

一抹清雅的身影居高臨下,凌向荷輕聲說道:「有種就再給我說一遍。」

「說就說,騷狐狸又想耍什麼把戲?」珠花瞇起眼,雙手插腰,迎上凌向荷的視線。「不乾不淨的騷蹄子,咱們女人的臉都讓妳給丟盡了。」

向荷語調輕揚,「是嗎?」

說著,凌向荷便走近珠花身旁。

被盯得發毛,珠花也覺得不太對勁。可所有的人都在看,現在退讓不是太沒面子?她極力隱忍著恐慌。

「喂,凌向荷妳……想幹什麼?」珠花顫抖著聲。

手搭上珠花的肩,凌向荷唇一揚。「不想幹什麼,只是想給妳一個教訓!」

橫向一跩,珠花整個人被甩得老遠,難看地以狗吃屎的姿勢趴在地,齜嘴哀嚎著:「唉唷!這……瘋女人還會武功,救命呀!殺人啦……」

這一嚷嚷,正巧給在不遠處的管家柯多陸聽見了,表情嚴肅,後頭跟著幾個家丁,連忙趕了過來。

現場混亂一片,凌向荷面無表情,丫環們縮著脖子,最狼狽的,莫過於跌得狗吃屎的珠花。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須臾,柯多陸開口。

一陣靜默,珠花憤憤地用眼神責怪凌向荷,柯多陸可沒放過此幕,了然於心。

「向荷姑娘,妳說!」

儘管一身狼狽,但仍無損那股與天俱來的高貴豔麗特質,向荷無表情地說:「是她們先詆毀我,損我名聲,我一時氣不過,才輕推了珠花一下。」

「什麼叫輕推一下?!」珠花這一聽,氣得拉高音調喊著:「我全身的骨頭都快散了,哇!血……我的膝蓋好疼,都流出血來,妳這卑賤的女人!」

美眸一瞇,凌向荷也不是好惹的,「看來剛剛還沒讓妳得到教訓,妳還想再來是嗎?」

「怎樣!」珠花挑釁地說。

「夠了!」柯多陸出聲制止。

「柯總管,分明就是這個女人的不……」珠花氣不過又開口。

話還沒說完,柯多陸便嚴肅地開口:「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會問個清楚,現在誰都不許再胡鬧,要是事情傳到王爺、夫人的耳裡,下場怎樣,相信妳們一個個都比我還清楚。」

「……是。」丫環們,包括珠花,垂著頭,乖乖說著。

重新將視線移回凌向荷的身上,柯多陸思忖了下,道:「昨夜裡,妳……

「我在後山砍柴的時候,確實發生了一些狀況,所以身上才會如此……髒破了些。」凌向荷避重就輕地回答。

「那……妳可有遇到世子爺?」

眾人屏住呼吸,緊張著。

「有。」凌向荷坦承。

6-唐之初0908.jpg  

丫環們摀著發疼的胸口,露出心碎的模樣。有的還誇張到雙手抱頭,難道她們心中的美男子居然跟凌向荷……?

──凌向荷的嘴唇紅腫,一看就是被人給強吻過,一身殘破又沾著土,下擺還有……血……

ㄚ環們發揮極致的想像力,一幕幕香豔畫面閃過。

「喔,不……」死忠一號丫環,淌著兩行清淚,搖著頭。

「我們的爺,是如此英俊瀟灑,居然會……被妳這女人辣手殘花……糟蹋。」珠花也是愕然地瞠著眼,心碎地說著。

凌向荷聽見,氣到臉紅脖子粗,小手緊緊地握著拳頭。

「這群死古人,把我凌向荷想成什麼了?四十豺狼……還是看到男人就會撲上去的蜘蛛精?可惡!」

柯多陸面無表情,抬手平息。「好了,都安靜些,別口無遮攔的說些不正經的話。」

「我這不是……」百口莫辯,凌向荷氣得不知怎麼解釋,這才想起自己拿了一個寶貝,趕緊在懷裡掏了掏。

一只晶透,看起來價值不斐的玉扳攤在眾人視線下,意思更顯。

科總管接過玉扳。「這是世子爺的玉扳,看來你倆昨天在一起,爺呢?」

「他說……還有些事情,晚些他處理好就會回來。」怕眾人不信,凌向荷還加重語氣:「這信物是世子爺給的,我可沒騙人。」

眾人表情似乎更曖昧,這讓凌向荷極為挫敗。要不是解藥沒拿到,她真想殺了杭子謙那個渾蛋。

害她一世清明毀於一旦……

「這件事,待老奴向王爺、夫人稟明再做裁決。」柯總管說完,便大手一揮,遣走一干還想看熱鬧的丫環。

「柯總管,您請留步。」柳眉一皺,向荷猶豫著該怎麼開口。

「還有什麼事?」柯總管回頭。

「能否幫我跟郡主說一聲,說我很好,讓她安心……還有讓她最近別來找我……」一時之間,凌向荷也不知道怎麼該口。

柯多陸明白地點頭,「就說向荷姑娘在廚房裡幫忙,讓她別打擾了。」

雖是謊言,至少能讓郡主別跟著亂下去。

「那就謝過柯總管了。」欠身,向荷感激著。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辰時  前廳堂

杭庸李凝聽著,若有所思。

「王爺,夫人,這是世子爺的玉扳,不會錯的。」柯多陸一邊稟明,一邊將東西呈上。

「王爺,那丫頭我是見過,白白淨淨的,氣度、樣貌也能稱是美人胚子。若謙兒真喜歡人家,一樁美事,也沒什麼不好。」李凝笑說著。

「這件事情在沒有等到謙兒回來前,別太早就下定論。」杭庸淡然。

「如今該如何處置向荷姑娘?」柯多陸說著。

「柴房是不能再住下去的。以前本王不知就算了,怎麼可以將一個柔弱的姑娘家給關到柴房住,況且她還可能救過郡主,傳出去,王府的面子往哪擺?」

「不如準備一間乾淨素雅的別苑讓她搬過去,我們也好暗中觀察那姑娘的人品性格如何,王爺覺得呢?」李凝對著丈夫說。

「一切就依夫人的。」杭庸應允點頭。

「老奴這就去辦。」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辰時 柴房內

凌向荷確定四周圍都沒有可疑的人經過後,點了盞燭火,而後才小心翼翼地觸動機關,進了地窖內。

凌向荷放好燭火,才發現杭子謙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穩。

「我的天!不會是傷口惡化,一命嗚呼了吧?!」凌向荷驚訝道。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巳時 王府門前

左憐晴正準備坐上軟轎時,柯多陸突然氣喘吁吁地朝著她跑來。

「郡主,是柯總管呢!」敏敏一見,說著。

「郡主,那、那個向荷姑娘沒事了。」柯總管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憐晴圓滾滾的眼睛張著,雀躍地問:「那向荷人呢?敏敏,咱們現在快去找她。」

柯多陸雙手一張,擋住去路,「老奴一時口快,沒說個清楚,向荷姑娘在廚房裡頭幫忙,那裡的管事媽媽很兇,郡主不會想去的。」

「可是……」癟嘴,憐晴還是想見好友。

「郡主,我們就先出去透透氣。這一時半刻的,向荷姑娘也不會跑掉,還是您這麼期待跟新姑爺打照面?要真是如此,奴婢也沒辦法了。」接收柯多陸暗示,敏敏跟著說。

「我才不要勒!」憐情皺著眉頭抗議,但仍不住擔憂,「向荷她……真的沒問題嗎?」

柯多陸舉手對天,「老奴願以性命起誓。」

「那……不許趁我不在的時候欺負她!還有,趕快想辦法把她從廚房調出來。」憐晴眼裡帶著急切。

「是,老奴會想法子的,來!」柯多陸點過頭,轉頭吩咐著轎夫,「當心點,別顛暈了郡主。」

 

下集預告:

這個該死的杭子謙吃她言語上的豆腐外加奪她吻就算了,現在居然還無恥地要她給他做奴才?

什麼?不是奴才,而是侍妾?!很好,照顧病人她最拿手了,洗澡刷背是吧?那就別怪她使勁點刷,也許力道控制不好,流些血,就算是加速新陳代謝囉!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