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唐之初〉

第5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作者-望 妍紓

前集預告:

  對!早知道救杭子謙那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會遭受到如此悽慘的下場,她……凌向荷倒不如救塊嫩豆腐都比救他還強,實在是氣死人!

  憐晴跑遍了整個後山,就是尋不到好友的身影,哇……向荷,妳在哪兒?

  杭子謙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女人的唇會如此地柔軟……但此女居心叵測,所以怪不到他囉……

 BANNER-唐之初.jpg  

 

貞元六年 (西元1226年) 時 後山

一路上兩人也不是沒遇到王府的護衛,只是在杭子謙凌向荷的聲東擊西下,給躲過了。

「女人!蹲低些。」杭子謙趁此將兩人身影藏在樹叢。

 「都已經過了哥哥說的時辰,怎麼還不見他們倆?」著急的憐晴,眼淚就快要掉下。

「要不咱們再去前方找找,郡主您當心。」柯多陸說著。

一行人又往返方向離去,兩人吁出口氣。

 

貞元六年 (西元1226年) 亥時 柴房門外

月白無瑕,透著無限光彩,樹影搖曳,景色美矣,只是當下凌向荷卻無心情欣賞。

被人挾持著,她只能任著那個男人宰割。

所有的人馬都去找尋後山尋人,所以當下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最危險的地方。

「現在呢?」凌向荷有些無奈地扯著嘴角。

「打開地窖,機關就藏在……」杭子謙微睜開眼,大手一指。「對!再往右一些,有摸到嗎?」

「咿呀──」地一聲過後,兩人成功地來到藏在柴房內的隱密地窖。

「可惡!要不是怕毒發身亡,我才不要配合你。」向荷惱著說。

「妳說什麼?」杭子謙頭昏沉著,努力地晃動下頭顱,試圖保持清醒。

嘟著嘴,凌向荷表情不耐地望向四周。「沒有啦!我自己無聊,在發牢騷就是了,還有杭大世子爺,您這邊怎麼會有這麼隱密的地方?」

杭子謙沒有回應,使出僅剩的力氣,拉著凌向荷就往內室走去。

推開了內室門,杭子謙的手用力搭上凌向荷的肩頭,就這麼毫無預警地將她給壓倒在床上。

身上壓了個昂藏七呎以上的大男人,這讓個子纖細的凌向荷是叫苦連天。「唉唷,可惡的傢伙還不給我起來,起來!」

本以為這個男人一定很難由自己身上推離,誰知道她不過出了三分力氣,就將那男人給推至床沿邊。

「不會吧……」有這麼輕易?

一手捉著自己的手腕,凌向荷小心翼翼地往前靠近,並將指間輕輕往杭子謙鼻息一探。

呼,還好有氣。

「喂……你少在這裡給我裝死,告訴你,本小姐是不會這麼容易就被你給騙去的。」

看著陷入昏迷狀態的杭子謙,那寬額、斜飛的眉、纖長的眼睫、如鷹般挺直的鼻樑,還有個好看的唇,不可否認的,眼前這人是個外貌十分出眾的男人。

不過再好看的外貌那也僅僅是張皮相罷了,對於這樣一個可怕心眼的男人,她凌向荷並無任何好感,畢竟自己還曾吃過他的悶虧。

「可……就算是這個樣子,也不必餵我吃下什麼毒藥,還用那種……方法。」思及此,凌向荷美麗的小臉居然又羞又窘的紅了起來。

「不能就這麼算了,一定要他付出相當的代價才行!」她凌向荷可不是白被欺負的。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丑時  王府廳堂外

  

唐之初-5.jpg  

堂面前一抹嬌小的人影正跪在地上,手高舉過頭,小心翼翼著,就怕一個不留神,頭頂上的水盆就會傾倒而出,屆時不就真成了落湯雞。

左憐晴癟著嘴兒,嘴裡還叨唸著:「人如果走霉運,凡事還真是一波三折,可惡!那敏敏也真是的,沒幫到忙便罷,還大肆宣傳此事,害我被揪著耳朵罰跪。」

「郡主,瞧敏敏把誰給帶來了?」偷偷摸摸,小丫鬟在夜裡拉著個高大人影往這兒走來。

來者是一名藍衣款款,看起來頗斯文的書生。

「大哥你哪位?」憐晴一臉詫異。

斯文書生先是一愣,一甩鐵骨文扇,一嘆。「真把我給忘了,唉!」

左憐晴正要發作,可想到凌向荷交代過的,就只能配合著演下去……

「對不起,我失去記憶了。」四兩撥千金,憐晴咬牙繼續又說。

「樂芙,我是妳表哥柳刀飛呀!」

「喔,表哥好。」撇撇嘴說著,憐晴打過照面後,這才又別過頭。

「唉,妳這是……」柳刀飛忽然有股挫敗的感覺。

「郡主,若不是刀飛少爺的幫忙,到現在還找不著妳呢。」敏敏接收到柳刀飛的眼神暗示,跟著幫腔。

「沒錯,當時我也混在護衛堆裡頭,想想這等大事還是通報一下舅父比較好。」於是他就跑去告訴杭庸

順勢往聲音來源一望,看見對方,憐晴怒火終於引爆。「好一個壞丫頭,居然把害妳主子的傢伙給帶來了。」

柳刀飛一臉脹紅。「我的小姑奶奶,妳表哥我可真得是冤枉呀!」

「冤枉?」左憐晴先是一愣,然後不給面子的爆笑出聲。「是呀!我的表哥還真是用心良苦,通風報信,讓表妹我受罰,需要說聲感謝嗎?」

「郡主,事情不是這樣,表公子知曉您大病初癒,所以才趕緊跟到後山,會跟王爺說,那也是怕您的身子承受不住……」接獲柳刀飛哀求眼神,敏敏再度幫腔。

瑰麗的容顏氣得轉為豬肝色澤,然後「咚!」地一聲重重放下水盆。那力道之大,濺出許多水花。

「敏敏,到底表哥是妳的主子,還是我才是妳的主子?誰讓妳這麼幫著他說話?」氣得渾身發抖,她用眼神來責怪兩人。

「郡主!」敏敏女孩兒臉皮薄,羞澀地跺腳。

「丫頭,這麼大個人做錯事來非但不好好反省,居然還敢頂撞妳表哥。」一抹威嚴的聲音傳來,那神色都和人兒有著幾分相似。

來者居然是寶親王杭庸。平日裡他和妻子都太過寵溺樂芙,特別是在她失去記憶後,可該有的規矩還是不能不遵守。

丫鬟敏敏慌張,連忙雙腿著地,柳刀飛見狀也幫著,將水盆重新端給左憐晴。

左憐晴瞪了眼造事的柳刀飛,這才發覺杭庸走近,收起氣燄,乖乖地像個小媳婦兒垂首。

「爹爹……」連頭都不敢抬起,憐晴習慣性地咬著唇。

「丫頭,還不抬起頭來。」杭庸嗓中威嚴。

「樂芙不敢,除非爹先答應不許再發脾氣,要不然女兒情願一輩子就這樣好了。」幾分帶著賭氣意味,這事兒她也挺委屈的。

杭庸氣得吹鬍子乾瞪眼。「好人家的閨女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哪一個像妳這般,好動得像頭難馴野馬,夜半還跟著去後山尋人,都怪爹……怪爹慣壞了妳。」

「爹,事有輕重緩急,樂芙承認過去是有些……嬌縱任性,但這次情況不同,哥哥和向荷現在下落不明,萬一出事的話,那怎麼辦?」憐晴絞盡腦汁,努力地開口解釋。

「這可怎麼著……」杭庸一聽,不免又是嘆息。「樂芙,妳得快記起以前的事情,那個溫柔婉約、知書達禮的好閨女……

「爹……」難道她又弄巧成拙了?

抹了老臉,杭庸才說:「往後行徑得收斂些,妳可要明白,一個姑娘家就應該懂得知書達禮、溫婉可人,妳瞧瞧,那個隔壁陳老爺子他的閨女兒,還比妳小上兩歲,十四就已經是個乖巧人婦。」

……」精美的小臉兒又是一皺。好端端的,爹怎麼又來了?

「不僅是這個樣子,昨日那陳老頭還過來告訴我,妳猜怎麼著?」杭傭笑瞇著眼,還故作神秘。

在場除了杭庸另外三人,也只能稍稍扯出充滿十足期待感的笑容。

「舅父,您就別賣關子,快說、快說!」被剩下兩人硬推出來的柳刀飛扯著不太自然的笑容問著。

「小花有孕了……」說到這兒,老臉突然又是一沉。「丟人呀!陳老頭的閨女比樂芙小,又沒有樂芙美貌,可就是比樂芙還要早嫁作人婦,唉!還是人家好,早早準備當外祖父……

「爹……

「舅父……

「老爺……       

三人目瞪口呆,舉手無措,更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被三人看得莫名其妙,杭庸乾咳了聲,又繼續道:「反正我就是不願被陳老頭一再訕笑,所以當下也有個決定。」

柳刀飛和敏敏目標一致,把視線移向那頭頂著水盆的小人兒。

左憐晴擺出和杭庸一樣的表情。「幹麼這麼看我?!」

杭庸使個眼色,敏敏乖乖地將主子頭頂上那沉重的水盆給端走,然後柳刀飛也接收到舅父眼神暗示,快步上前拉起小表妹。

「樂芙,爹已經決定提早讓妳未來的夫婿來咱家提親。」一字一句雖飽含著無比親切,但聽在左憐晴的耳裡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轟隆隆的,如遭雷擊一般。

人當眾沒了反應,冷颼颼的風一打來,吹得一身寒慄,左憐晴沒去注意到杭庸笑得闔不攏嘴地離開。

其餘兩隻,一大一小都抱持著同情和不捨,默默地架著她,將魂不附體的左憐晴給拖回房去。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時 地窖內 

額頭上淌著大小不一的汗水,凌向荷的小手可沒時間閒置下來,一會兒用力撕下杭子謙身上靠著傷處旁的衣物,一會兒又要注意杭子謙是否有哪裡不舒服。

「吁,若不是怕你死了,拿不到解藥,我才不幹這種事情。」香汗淋淋的凌向荷喘了口氣,捲起袖子稍稍舒透一下。

凝了一眼仍在昏迷的杭子謙,凌向荷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既然杭子謙不讓別人知曉受傷的事,只要我不說就好了。」美眸打量著周圍。「不能再這麼坐以待斃,我必須出去,現在也只有我出去才能夠阻止這場混亂。」她和杭子謙失蹤一案必定鬧得王府沸沸揚揚。

憐晴一定很擔心。

向荷凝了眼杭子謙手上的玉扳,唇勾起。「世子爺得罪了,就當跟你先借一下,這也是為你好……

取下玉扳,向荷這才躡手躡腳的循著機關回到了柴房。

 

貞元六年 (西元1226) 卯時 星閣苑

初陽升起,星子殞落,自天的一派雲彩片然,萬物生靈安祥。

就在此時的星閣苑內也有不小的騷動……

她左憐晴從不是個文文靜靜,任人宰割的姑娘,自然對這門突如其來的「親事」不是很滿意,說這樣還算是含蓄──她簡直就快要瘋了!

「向荷又下落不明,我一個人又該怎麼辦……」憐晴又是一嘆。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依序被擺放在桌面上,像是清蒸石斑魚、翡翠嫩豆腐,花開富貴雞,雲耳百合湯、八寶鴨子,還有左憐晴最愛的燻烤火雞翅。

一道接著一道,像是怕憐晴沒看見似的,敏敏還特地繞過主子走上兩圈,這才將菜給端至桌上。

不、不!她絕不能這麼快就妥協……忍呀!

殊不知那忍字頭上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刀,足夠讓歷代英雄好漢都難逃被血淋淋地剝削一番。

「咕嚕咕嚕……」憐晴困窘得別過頭,著實是不爭氣呀!

敏敏有些不忍。「郡主,氣歸氣,但身子還是要顧,瞧這些都是妳平時最喜歡吃的菜餚,以往妳只稍一聞就會拉著奴婢大快朵頤,可如今怎麼連點反應也沒有?」

「撤走、撤走,本姑娘都說了不會餓,還杵在這裡幹麼?」左憐晴故作兇惡地一喊。

偷偷睞了眼那些她最愛得佳餚,狠下心腸逼著自己不許動搖那所剩無幾的決心。

「既然郡主不吃,老爺又囑咐若沒吃完就要倒光,唉!雖然可惜,但這是交代下來的,敏敏也只好……」悄悄又把視線移向主子,看著她神情緊張無措的表情,這才會心一笑。

「敏敏,妳要做什麼?」憐晴看著貼身小婢女越來越移向她那一桌寶貝,警鈴大作。

敏敏手裡拿起一雙乾淨的筷子,笑得多麼天真無邪。「郡主我知道妳常說的,不可以浪費,那會遭天譴的,所以敏敏就只好委曲一點,負責將這一桌子的菜給吃光光。」

憐晴圓眼一瞠,「不可以!」

「郡主妳都不要吃了,難道真要浪費這一桌子的好菜不成,好唄!妳都這麼開口,我就……

「等等……」見敏敏呆愣,憐晴才不自在開口。「我說,就這麼倒掉好像也是浪費了,雖然妳主子我不是很餓,但還是勉為其難……

「啥?!」敏敏裝作沒聽清楚,問道。

 

下集預告:

  面對交代不清的情況下,除了憐晴之外,大家似乎都對凌向荷投以異樣眼光……

  煩惱事一樁過一樁,左憐晴就快被這突如其來的婚事搞得雞飛狗跳。

  討厭的是,她還不能反駁。

  可這是樂芙郡主的未婚夫婿,又不是她左憐晴的,她們不過長得像,也不用下半輩子都頂著她的人生過吧?!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唐之初〉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