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醉劍〉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5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朱祐樘因宮廷的鬥爭來到了現代,他就這樣一路昏迷來到了張家,張媽媽替張家人決定收留了他。

一直以來,朱祐樘都做著關於母后生平的惡夢……直到五天後醒來……

 

醉劍.jpg  

今人不見古時月

今月曾經照古人

今人古人若流水

共看明月皆如此

江山依舊

人事已非

只剩

古月照今塵

 

摘自-李白<把酒問月>、<古月照今塵>

  

 

【張家公寓-客房】

 

「母后!!!!」

朱祐樘做了惡夢,夢見母后因為無法保護自己,傷痛欲絕地昏倒在安樂堂。

 

在「暗室」中驚醒,已經是五天後的事。面對周遭的陌生,朱祐樘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是在陰曹地府?還是天上人間?」

忽然,他發現自己一身衣冠全被換了,不禁驚呼:「這是什麼裝扮?」

「你醒啦?」

這時,房門被打開了,燈也被打開了,張媽媽端著熱湯走進房裡。

朱祐樘探了探房門口,看到張媽媽整個人後,彈跳起床,躲至床角。

張媽媽被朱祐樘突如其來的大動作嚇一跳,「啊、里係跨丟鬼逆(台語)?」

「孟──婆──湯──」朱祐樘摀著嘴,抵死不從。

「孟婆湯?哈哈哈!請問你是有看到『橋』嗎?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幽默!我如果能熬出孟婆湯,我就發財囉!」張媽媽端著湯,差點笑到岔氣。

朱祐樘點頭如搗蒜,手馬上指著窗外的「天橋」。

張媽媽傻眼了,原以為這小子只是愛開開玩笑,現在居然指著窗外的天橋以為是奈何橋,「他……該不會是『鑲金的』神經病吧?」張媽媽手裡捧著湯發呆著。

張士堂走進房裡,看見朱祐樘一身打扮,隨即笑到不能自己。「媽!妳怎麼給他穿粉紅色的草莓連身睡衣?古裝頭搭配草苺睡衣……哈哈哈……」

「噓……小聲點!別被你妹聽到。不覺得他穿這樣很可愛嗎?」張媽媽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那是什麼?」

張士堂眼尖,看到張媽媽手上的湯,一把搶下,咕嚕咕嚕喝光。

「兄台,別!!!」朱祐樘激動阻止。

「士堂,不要!!!」張媽媽與朱祐樘同時阻止。

張士堂打了個飽嗝之後,一臉疑惑地問兩個人:「怎麼了嗎?」

「那是要給……喝的中藥啦!」張媽媽手指著朱祐樘。一時之間,記不得那麼難記的名字。

「我再去裝一碗。」張媽媽起身。

「給喝的?哈哈哈!」張士堂大笑。

「完了完了!孟婆湯喝下去,是要重新投胎的!兄台,您在這沒有要找的親人嗎?我都還沒找到我母后、張公公、還有懷恩呢!」朱祐樘穿著草苺睡衣緊張道。

「蛤?」張士堂一頭霧水,心裡想:「這小子講的是中文嗎?我怎麼一句都沒聽懂?」

「來了來了,湯來了,趕快趁熱喝!」張媽媽硬是把湯塞給朱祐樘。

「孟婆,可否待我尋親之後再行喝下這碗孟婆湯?至少讓我跟他們辭行吧!他們畢竟都是為了我才……」朱祐樘禮貌地試著跟「孟婆」溝通。

不等朱祐樘講完,張媽媽立刻說道:「什麼孟婆?有我這麼漂亮的孟婆嗎?怎麼老把我當孟婆?老娘姓不姓!這裡可是人間不是陰間啊!上次你在郵輪上摔下來,我被你壓著,我都還沒死,你怎麼可能會死啊!」

張士堂輕揮了朱祐樘一拳。

朱祐樘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並斥責他,「痛啊!大膽刁民,怎敢如此無禮?」

「會痛,不就代表你活著嘛!」張士堂笑答。

「這湯都要涼掉了啦,快喝!」張媽媽催促著朱祐樘。

朱祐樘疑惑,心裡琢磨著:「什麼?我還活著?那眼下我身在何處呢?難道,這又是萬貴妃……」

朱祐樘接過湯之後,反射性地從自己的髮髻裡拉出一根銀針,插入湯裡再拔出來,仔細觀察銀針上是否有變化;然後自言自語道:「此湯無毒!」接著,便把湯給喝了。

張媽媽跟張士堂看傻了眼,相互對看之後,再轉頭看看朱祐樘怪異的舉動。

張士堂:「你以為你是古代人啊!銀針,這是哪招?」

「古代人?是何物?」朱祐樘疑惑。

張媽媽突然驚覺,而後小聲地在張士堂耳邊說:「欸!兒子,你說得對耶!他說不定真的是古代人!你想想看,他剛被我們帶回來的裝扮,還有他現在的談吐、舉止,電視上不都是這樣演的嗎?」

張士堂壓根就不相信,但故意配合媽媽,順著她說:「這樣就有趣了哦!那妳說他是哪個朝代的古代人?」

「肯定不是清朝!清朝都剃頭、綁辮子!」張媽媽認真貌。

此時,張家瑀走進房裡找張媽媽。

「媽~我的睡衣勒?」眼睛喵到朱祐樘穿著一身她最喜歡的草莓睡衣,便對著朱祐樘怒吼:「你怎麼穿我的睡衣!!!」

朱祐樘一聽到身上穿著的是姑娘的衣裳,嘴裡剛喝的最後一口湯一股勁地噴出來,全噴到張士堂臉上。

張士堂眼睛緩緩張開,忍住怒火不發,看著朱祐樘冷靜地說道:「這湯,我剛剛喝過了!」隨即轉身離開房間去清洗。

 

 

醉劍005-72 改.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兄台,抱歉!」朱祐樘向張士堂道歉完,隨即向張家瑀解釋:「姑娘,在下也不知怎麼會身穿此衣。但請您相信,在下絕不是個採花賊。」

張媽媽想趁亂溜出房門,卻被張家瑀叫住,「媽!想跑?一定是妳!那件睡衣是我新買的耶!」

「我看妳那件睡衣買大了兩號,想說妳買錯了,就給他穿囉!」張媽媽隨便掰個理由。

「我的睡衣都固定買大兩號,妳明明知道!一定是妳不想拿自己的給他穿,所以拿我的!」知母莫若女,張家瑀一語命中。

「待客之道嘛!當然要拿新的給客人穿囉!」張媽媽圓謊一流。

其實純粹是她個人癖好,想看大男人穿上草苺睡衣會是什麼樣的奇觀。

張媽媽忙著跟張家瑀鬥嘴,卻沒注意到朱祐樘已經起身,在房裡四處走動。

「此地,究竟是何處?我怎麼會身陷於此?記得是在奉先殿……」朱祐樘想得出神,手一壓,不小心打開收音機,廣播裡播著古箏演奏的古典樂,朱祐樘嚇了好大一跳,在收音機附近左顧右盼,自言自語:「這曲子真是悅耳。」

朱祐樘忍不住好奇地問:「敢問這首曲子是何人演奏?怎麼不見演奏的樂師呢?」

「這位仁兄,敢問你是何人?」張媽媽學他的口氣。

「在下,朱祐樘!」才脫口說出便後悔了。

朱祐樘懊惱自己怎麼能隨便暴露身分,心想:「萬一他們是萬貴妃的人……」

「媽!妳不覺得他怪怪的嗎?妳就不怕他是神經病?」張家瑀把張媽媽拉到一旁講悄悄話。

「他超怪的啊!他剛剛還以為這裡是陰間、我是孟婆勒!」張媽媽小聲回答。

「那妳還留他在這幹麼?妳該不會真的因為貪圖那塊玉珮才收留他吧?」張家瑀激動了起來。

「我現在強烈懷疑,他是古代人!如果是的話……那也太有趣了吧!搞不好還可以趁機撈一筆,貪財貪財啦!」張媽媽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

「怎麼可能啊?」張家瑀開始觀察朱祐樘的舉止。

「這世界上沒什麼不可能的啦~有外星人就一定有古代人!」張媽媽斬釘截鐵地說。

「這是什麼鬼結論!」張家瑀覺得媽媽不是入戲太深,、就是長年婚姻生活太無聊,想找點樂子。

朱祐樘心想:「他們聽到我的名諱居然沒有反應?原來我在民間這麼默默無聞?這樣也好,可見他們不是萬貴妃的人。」

廣播裡播的是廣播戲劇《狸貓換太子》。

突然,古箏演奏停止……

「太子,您怎麼在這?趕快跟我回去,大夥兒都在找您呢!」

「我不回去!」朱祐樘穿著草苺睡衣對著收音機怒吼,也蓋住了廣播裡太子的台詞。

     「太子啊,您若不回去,奴才這該怎麼向皇上交待?奴才給您嗑頭了,求求您回去吧!」

「跪安吧!我心意已決!」朱祐樘閉著眼,揮了揮手。

張媽媽跟張家瑀看到這一幕,整個目瞪口呆……

「媽……他是不是病得不輕啊?」張家瑀不敢置信。

「諾,看吧!老媽的第六感之神準的勒~古代人,準沒錯!」張媽媽越來越有把握了

朱祐樘忽然一個抬頭,發現天花板有東西在發光。

「這裡怎麼有這麼多古怪的寶物?而且還藏匿這麼多,居然都沒有向朝廷進貢?太奇怪了。」他暗自決定得留下來好好徹查一翻。於是他問道:「敢問,頭頂上會發光的東西是何物?我怎麼從來都沒見過呢?」

「在我們這,那叫『電燈』。開關在這,開了,它就亮了,關了,它就暗了喲。」

張媽媽輕盈地跑到門邊指導朱祐樘,一邊講解、一邊開關電燈。

朱祐樘驚喜,「哇!這世間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寶貝!」

他不停地把玩電燈的開關,開了又關,關了又開。

「媽!妳怎麼就確定他不是神經病啊?或許他是個騙子呢?」張家瑀把張媽媽拉了回來。

「咱們來試探試探他,不就得了!」張媽媽似乎有辦法了。

朱祐樘在一旁玩電燈玩上癮,張媽媽跟張家瑀兩人就在燈光一暗一明下繼續說著話。

 

 

下集預告:

     張家瑀越想越不對勁,被媽媽這麼一鬧,還真的越來越覺得朱祐樘是個古代人。

     這怎麼可能呢?有外星人真的就會有古代人嗎?

     張家瑀自詡讀書人,怎麼可以相信這種非科學根據的謬論?

     接下來,非得好好試探朱祐樘不可!說不定他只是一個演技高超的光棍騙子……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16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