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瓶中信〉第1集

 

「戲劇小說」之〈瓶中信〉

第2集

作者-睦月 弘

 

前情提要:

 千葉縣館山市海邊發現一具名叫藤田俊輔的男屍,初判為自殺,然而負責此案的菜鳥刑警安田健一卻在屍體的附近撿到一只空酒瓶,裡面還藏了一封信簡與鑰匙;另外,他又發現半年前在同樣的案發地點,也發生了一起類似的溺斃事件……因此,安田警官努力爭取到重新調查兩案關聯性的機會,結果在死者的家中搜出五千六百多張死者與一名女子的照片及另外一把鑰匙。安田警官的直覺告訴他,死者或許並非自殺,而且這死亡的背後,或許還藏匿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BANNER.jpg  

 

 

再解封印された三角関係(沉歿的三角戀 

 

 

2010.10.11. 10:45 千葉縣警政廳會客室

 

藤田俊輔的父母雙雙彎下腰,向年輕的刑警安田健一行了九十度的鞠躬禮,「小犬的事,讓您費心。」

安田健一看得出眼前這兩位談吐舉止高雅的老人家眼神裡充滿了悲傷,他端上了兩杯熱茶。

「節哀順變。我知道,現在問您們這樣的問題實在不合宜……請問,令公子是否曾跟人結過怨?」

藤田老先生銳力的眼神直逼對坐的安田健一,「我不太清楚您的意思?俊輔不是自殺嗎?」

「法醫初步的判斷是這樣,不過……

「安田警官,我們家俊輔從小在美國東岸長大,三年前因為工作關係才回到日本上班,在這兒的時間並不長啊!況且俊輔從小是個自律的孩子,人緣也非常好,應該不會惹什麼麻煩。」藤田老太太顯得十分焦急。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請問您們認識這張照片裡的女子嗎?」安田健一的本意並不是要在這對悲慟的父母的傷口上灑鹽,只是希望能藉由他們的幫忙找尋更多的真相。

「不認識。」

「她是誰?」藤田老太太反問了安田健一。

「我正在調查。因為俊輔先生家中的地窖裡,藏著五千六百多張他與這名女子的照片。」

「您是說,我兒子的死與這女子有關?」藤田老先生直截地問。

「現在還不能確定。」

「俊輔先生有跟您們提過任何交往中的女友嗎?」       

藤田老先生搖搖頭,藤田老太太則想了一會兒後說:「嗯,原本今年夏天,俊輔說會帶朋友回波士頓介紹給我們認識。可是在七月初,他又打電話來跟我說,因為工作太忙不回來了。」

「朋友?女性朋友?」

「他沒說,不過聽起來應該是。」

「藤田太太,您可否記得俊輔先生是何時跟您通電話的?」

「記得。去年的十一月三十日,他生日的那天。」藤田老太太傷心地哭了起來。

  這時,有人敲門,然後走進來一位身材高挑、光鮮亮麗的女子,她快步地走到藤田老太太身邊;接著,藤田老太太哭倒在這女子的懷裡。

從小失去母親的安田健一深深了解失去至親的感受,他不想打擾他們,便靜靜地走出會客室門外。

過了一會兒,藤田老先生摟著傷心的太太走出門外,而那名女子則拿出一張名片給安田健一。

「您好,我是藤田俊輔的妹妹,藤田YUI。我的父母親年紀都大了,媽媽又患有心臟病,不知道是否可以讓他們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這是旅館住址,還有我的手機號碼,如果您有什麼事,請隨時跟我連絡。」

「好的,了解。」安田健一目送他們離開。

                            

2010.10.11. 11:10 千葉縣館山市警政辦公室中央刑事組

 

安田健一回到座位,立即接到京都刑事組打來的電話。

        「安田警官,有關木村玲奈的消息,我們發現她在死亡前一個月,曾經把自己名下投資所得的三億日幣的財產轉到國外的帳戶。」

「哪一國的帳戶?」

「美國銀行,舊金山總分行。」

「木村玲奈本人的帳戶嗎?」

「是的。可是錢,卻不知道去了哪裡?」

「什麼意思?」

「好像是有人動過那個帳戶。」

「啊?不是木村玲奈本人嗎?」

「現在還正在查證中。」

「是嗎?那就麻煩您了……對了,木村旬先生那段時間有出國的紀錄嗎?」安田健一問。

他直覺想到,或許木村玲奈會委託丈夫處理錢的事情。

「對不起,這個我也需要再查一下才知道。」

安田健一突然心血來潮,在辦公室裡查詢了藤田俊輔的出國紀錄,赫然發現藤田俊輔出入境的紀錄多得數不清;另外他也注意到,當木村玲奈的資金轉出國外又消失的那段期間,藤田俊輔剛好在美國。

「喂,安田老弟,電話,找你的!三線,是個女的喔!」

安田健一立即清清喉嚨接起電話,「您好!」

「安田警官嗎?我是藤田俊輔的妹妹,藤田YUI,我們剛剛見過面。是這樣的,我父母親跟我提起您讓他們看過一位女子的照片,我是否也可以看一下?」

「當然可以,需要我過去妳那裡嗎?」

「不用了。三十分鐘後,我會在您們辦公室對面的咖啡廳等您。」

  掛上電話後的安田健一,不斷地看著電腦上的時間,有些坐立難安。他回想起,那樣美若天仙、渾身上下充滿自信光采的女子,他今生還是第一次見到,雖然有些不禮貌,可是能遇到這樣的被害人家屬,還真是幸運。

時間一到,安田健一急急忙忙衝了出去,迎面撞到剛吃完中餐的組長。

「小子,你眼睛是長在天上啊!」組長斥責道。

「報告組長,安田是趕著去約會啦!因為剛剛有個姑娘打電話給他……」剛才接電話的學長故意搔首弄姿的。

「新人安田,別給我摸魚!」組長貫有的叫罵聲,響徹警廳的迴廊。

「組長,我是去辦案的!」安田健一邊往前跑、邊大聲辯解。

 

2010.10.11. 11:40 千葉縣警政大樓斜對角一家連鎖咖啡店

 

 安田健一匆匆忙忙跑進咖啡廳,就看見藤田YUI早已選了個角落的位子等候他。

「謝謝您,安田警官。」她道謝說。

 安田健一先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氣,坐下來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感謝妳專誠過來一趟。」

他偷瞄著眼前未施脂粉、但依舊艷麗動人的藤田YUI

「照片呢?」藤田YUI問。

「對,照片在這裡。」安田健一從胸前的口袋裡取出兩枚照片。

藤田YUI仔細地看了一下,說:「是她,沒錯!我認識她。一年多前,我去Las Vegas參加會議時,剛巧遇到我哥哥與她在渡假,所以我們約好晚上一起吃飯。」

「一年多前……還有呢?」安田健一專心地做著筆記。

        「她的英文非常好,我一直以為她跟我們一樣,是生長在美國的第二代日裔。後來我才知道,她是道地的日本人,連出國留學的經驗也沒有。」

「你哥……俊輔先生,有說在哪裡認識她的嗎?」

「在海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就是在這裡的海邊,千葉縣。」

「那她是做什麼的?職業,妳知道嗎?」

「她沒說,不過她好像是出身很好的家庭?」

「怎麼說?」

「她知道很多東西,尤其是跟錢有關的。」

「錢?」

「市場投資方面。對不起,我是公司負責人,所以對這方面會比較敏感。」藤田YUI乾笑了一聲。

「那俊輔先生,有說他們認識多久嗎?」

「當時跟我說,好像是一年。」

「俊輔先生還有跟妳說什麼嗎?」

「他說他很開心,真的很愛她。他們交往一陣子了,可能考慮結婚,可是現在還不確定,要我先不要跟我爸媽提起在Las Vegas見過他們的事。」

安田健一很認真地在做筆錄,「她叫什麼名字?」

RENA,嗯……好像是KI-MU-什麼 RENA的?」

安田健一突然放下筆、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藤田YUI,說:「RENAKIMURA RENA?木村玲奈?」

「對,沒錯!她跟我說過,是跟藝人木村拓哉同姓!」

        安田健一緩緩地放下手中的筆,臉色嚴肅地問:「俊輔先生有跟妳說過,木村玲奈是已婚嗎?」

What?當然沒有!你是說RENA跟別人結過婚?那你是說,我哥跟她是在搞外遇?」藤田YUI的聲音越來越大。

「應該是這樣沒錯。木村玲奈早在八年前就結婚了,所以跟你哥交往時,她還是在有婚姻關係之中。」安田健一非常冷靜地說出事實。

「我不相信!我哥絕不會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請您讓我見見木村玲奈。」

 

瓶中信-2-72.jpg  

 

「她已經死了……今年初,死於自宅的火災。」

「那她就不會是殺我哥的兇手嘍?」

「沒錯。」

「那她的先生呢?」藤田YUI問。

她實在不願意問這個問題,因為她不相信品格端正的兄長,竟然會是介入別人婚姻的第三者。

「也死了。半年前潛水時,溺斃在同樣的海裡。」安田健一回答。

藤田YUI默默不語地靠著後背的沙發。

安田健一了解,在這麼短時間內聽到三個相關人的死訊,是件多麼難過的事。而他也正不斷地思考著這三樁死案的相通性……難道是情殺?那又是怎樣的殺法?法醫怎麼會說是自殺呢?而木村家的大火,真的只是意外嗎?

突然藤田YUI站了起來,在椅子後方撥了通電話。

Janet, sorry to wake you up. I am in Japan now. Yeah, I am with my parents. Well, I need your help. I will stay in Japan for a while, but I would like to send my parents back home as soon as possible. Please see what you can do for me. Alright, I will check the email later. Thanks.

安田健一慶幸自己小時曾在英國居住過一段時間,因此簡單的英文還能懂一些。

藤田YUI不經意地看著安田健一面前得筆記本。她問:「安田警官,您是不是懷疑我哥哥殺了木村玲奈與她的丈夫?」

「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假設!」安田健一老實地回答。

「安田警官,我敢用我的名聲擔保我哥哥,絕不會殺人!今天我們的談話,希望您不要對我的父母提起。他們年紀大了,恐怕禁不起我哥是第三者的打擊。我會留在日本等案子結案,您可以隨時跟我連絡。不過,我會讓我的父母提早回美國去。」

這時,藤田YUI的手機響起,她刻意側過身接聽電話。

Honey, I am busy now. Call you back later.

安田健一第一次,發現她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他落寞地嘆了一口氣。

 

2010.10.11 13:00 法醫辦公室

 

一離開咖啡廳,安田健一立即趕到解剖室門外,等待法醫完成工作。

「找我有事?」法醫拿下口罩。

「有事想請教您。」

「我還沒吃中餐,陪我吃碗麵!」

進了辦公室後,法醫泡了碗韓國超辛辣拉麵。

從昨晚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的安田健一,忍著飢餓專心問:「醫生,您記得之前跟我提過的,在半年前溺斃身亡的木村旬嗎?他真的是因溺水而導致死亡的嗎?他身上沒有任何扭打痕跡、或是被下毒的跡象嗎?」

法醫乾笑了兩聲,「有!有抓傷的痕跡。不過,他的死因是因為缺氧而溺斃的。」

「所以,承辦警官就以『自殺』結案了嗎?」

「沒錯!因為抓傷有可能是在被搭救上岸時發生的。這麼小的外傷,不至於致命。」

「您說,他是被救上岸的?不是在水裡發現屍體的?」

        「年輕人,這辦案是你們警察的事,有問題就去問你的組長吧!那是他結的案。」

        飢餓轆轆的法醫直盯著眼前香味橫溢的泡麵,不時地拿起筷子。

「謝謝您!」

如果再多待一分鐘,安田健一可能口水就要滴出來了。

 

2010.10.11. 13:30 千葉縣警政機關中央刑事組

 

「組長,這是昨天從京都帶回來的土產。」

「沒想到你這個新人還蠻會做人的。很好!很好!」組長邊笑邊看著眼前的和菓子禮盒。

「組長,半年前木村旬的那件案子,是在岸上發現屍體的?還是在海裡?」

        組長一邊興高采烈打開禮盒包裝、一邊說著:「是住在附近、一大早出來遛狗的老夫婦,發現木村旬臥倒在岸邊的。」

「死了?」               

「當地的警察趕到那裡時,木村旬就已經喪命了。當時法醫檢驗出他身體的酒精濃度非常高,估計在死前,曾大量飲酒……小子,怎麼吃你一個土產前,還要回答一大堆問題?」

安田健一邊傻笑、邊幫組長倒茶,「不是啦~大家彼此幫忙一下嘛!」

「報告組長,這個叫作『拿人手短』。」安田健一的前輩搭過來湊熱鬧。

「新人安田!你竟敢耍我!」

 刑事組一片鬧哄哄的,直到安田健一的手機響起。

「安田警官,這裡是京都刑事組。經過查證,木村旬的確在太太木村玲奈把資金轉到美國銀行的那段時間,去了美國舊金山出差。」

「怎麼這麼剛好?那段時間,藤田俊輔也去了美國……難道這三人之間,都與這筆錢有關?」

「只是,我們還沒找到資金的流向。關於這一點,我們會再想想其他辦法。」

「麻煩了,謝謝。」安田健一感激地說。

「看來,我又得再去一次京都的木村家與藤田俊輔的公司看看。」掛掉手機後,他在心裡盤算著。

不過在去京都以前,安田健一必須先找到藤田俊輔遺留下第二把鑰匙所鎖著的秘密才行。

 

2010.10.11. 10:00 千葉縣警政廳中央刑事組

 

「安田學弟,這麼晚了還沒走?案子查得還順利吧?」

「嗯,還好。」安田健一認真地翻閱著藤田俊輔藏在黑箱子裡的照片。

「這些都是死者留下來的?一、二、三……十二本!有萬張照片了吧?」

「五千六百一十二張。」

        「怎麼都是同一個女的?長得還蠻漂亮的,有點像某個女星……」學長警官也坐在一旁,邊翻邊說:「你看這張,是在哪裡拍的?京都的寺廟吧?帶著馬子到處跑,這麼爽的人生幹麼要自殺?」

「學長,他是這名女子的外遇對象。」

「操!真的假的?女的老公不殺了他才見鬼。」

「你也認為她老公知道她搞外遇?」

「靠!都跟別的男人玩到這樣了,哪個白癡老公會沒發現?除非他是故意的!算了啦,跟你這慢半拍的說不清楚,等你自己有馬子的時候就會清楚了。我要閃了。」

說完,學長就迅速閃人,只留下安田健一獨自一人在刑事組裡。

        他翻著藤田俊輔留下的皮夾,發現裡面除了駕照、錢、信用卡、收據之外,還有一張字條。字條上大概是寫著有關日常生活方面的事情,不過,他越看這字條心裡越感到奇怪。

這紙條上全是用英文書寫,不曾看見一個日文,但是在案發現場撿到的酒瓶裡的書簡是用日文寫的,怎麼會這樣?

安田健一趕緊撥了通電話。

「藤田小姐,我是安田。我想請問一下,妳哥哥藤田俊輔先生是否曾經受過日文教育?我的意思是,他會不會聽說讀寫日文?」

藤田YUI在睡夢中被電話聲驚醒,還沒回過神就被劈哩啪啦問了一大堆,她是又氣又好笑。

「安田警官,雖然我哥哥在美國出生長大,但在家裡,我們都會用日語交談,所以他是懂得聽、也會說日文。不過他從來沒上過日文學校,所以不會閱讀書寫日文。」

「妳確定嗎?來日本上班以後,他也沒有學習過日文嗎?」

        「到日本上班後的事情,我就不能肯定了。在我的印象中,他從來沒跟我們提過上課的事。還有,他是一名程式設計師,在駐日的美國公司上班,光用英文應該就可以溝通了。」

「了解,謝謝。」

安田健一掛掉電話後,拿出放大鏡,仔細地查看海邊遺留下的信簡。

「難道……這不是藤田俊輔的筆跡?」他感到懷疑。

安田健一決定寫一封電子郵件給京都的刑事部的長官,希望他能協助幫忙調查木村家的背景,以及藤田俊輔是否跟木村家有任何關連。

 

「三更半夜把人吵醒也不會說聲抱歉,真是個怪人!」

藤田YUI掛掉電話後,起身沖杯咖啡,準備五點送父母去機場搭飛機回美國。

 

2010.10.12. 4:30 千葉縣館山市海邊

 

安田健一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反覆思考著,這第二把鑰匙,到底是要開什麼鎖呢? 

        突然,他想起了藤田俊輔跟木村玲奈有不少張照片是在海邊拍攝的,而且藤田俊輔幾乎都是穿著潛水服出現。

安田健一迅速地從床上跳起來,準備好潛水配備,天還未亮,就跑去案發的大海。

來來回回、進進出出海裡三次,安田健一找到不少垃圾;終於在兩個大岩石的中間,讓他發現了一只似曾相識的黑箱子。他想盡了各種方式,都沒辦法把它搬出海底,最後他只好放棄,回到岸邊,打了通電話跟組長求救。

大約一個小時後,海巡隊協助安田健一吊起了黑箱子。

安田健一濕漉漉地來到組長跟前,「組長,早安。」

「早!六點半就被你吵醒!現在你給我聽清楚了,立即給我打開這箱子,要是這裡面裝的不是你說的什麼與案情有關的重要文件,我立刻就送你去海巡隊擦船板謝罪!」組長把安田健一拉到一旁,教訓了一頓。

安田健一從證物袋裡拿出第二把鑰匙,插進箱子;轉右轉左、轉來轉去,好不容易把有些生鏽的鎖打開。拆開防水袋子後,裡頭竟放著一本又一本的日記。

組長和安田健一馬上戴起白手套,翻閱了一下。

「怎麼都是英文?」

「組長,我想,應該是藤田俊輔先生的遺物。」

安田健一隨意唸了一段日記的內容。

刑事組組長拉起蹲在地上的安田健一,向海巡隊的兄弟們鞠躬致敬,然後看著他們離開。

等他們離開後,他轉身跟安田健一說:「你是我見過最麻煩的新人!你要是查不出什麼東西,我就把你革職查辦!聽好了,就給你兩個星期的時間,從今天開始算!到兩週後的早上九點二十七分,要是破不了案,你就等著受罰!」

隨後,組長披頭散髮、嘴裡唸唸有詞地離去,剩下安田健一獨自搬運這一大箱日記。

「安田警官!」

「是藤田YUI的聲音?」安田健一心想。

他轉身一看,藤田YUI手上提了個麥當勞的袋子,正朝他走過來。

「還沒吃早餐吧?」

安田健一感激地點點頭。接過袋子後,他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妳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我去過警局,他們跟我說的。」

「對了,請幫我確認一下,這是不是妳哥哥的字跡?」

安田健一小心翼翼地翻開第一本日記。

「沒錯,是哥哥的字……你找到的?」藤田YUI顯得有些激動

安田健一還來不及開口就嗆到,他趕緊喝了口咖啡。

「是!不過看來,我得抱著字典查案了。這麼多的英文,要唸到什麼時候……」他邊咳嗽邊說。

「不用擔心,你還有我這個人工翻譯機啊~」藤田YUI眨了眨眼,笑了。

 

下集預告:

死者藤田俊輔所遺留下的日記,敘說著他對有夫之婦木村玲奈無怨無悔的愛戀。然而,木村玲奈本人呢?她是否以真心相待?還是抱著玩樂的心情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17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