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學在東京〉第1話

「戲劇小說」之〈學在東京〉

第2話

 「目覚し時計、地図と辞書」鬧鐘、地圖和字典

 

 

(前情提要)

    雨薰(英文名字是崔西)的父親與日本有生意來往,所以送她到日本留學。爸媽帶著她抵達日本,住在爸爸生意上有來往的朋友平田先生家,並請平田先生擔任雨薰在日本的監護人,亦即保證人。

    初抵日本當晚,雨薰的爸爸才發現,她連50音都不會,這下怎麼留下來讀書呢?

 

 cloud19.jpg

 

1984. 3. 28 早上  橫濱,平田家,臥室

 

 

「什麼?妳還不會50音?那妳要怎麼留學?」老爸怒氣未消,威脅著我說。

……就……留下來學啊……」我幾乎是唸在嘴裡。

「出國前,不是讓妳去補習班先學50音了嗎?妳……

老爸的聲音越來越大,老媽看到苗頭不對,趕緊出聲解救我。

「好了啦!我們現在住在平田桑家,你是要大家都聽到嗎?」

這時,「叩、叩」兩聲敲門聲,老媽立刻站起來,應門去了。

推開日式紙門,平田太太站在門外。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朝ごはんです。どうぞ。」(早安。請出來吃早餐。)平田太太招呼著我們吃早餐。

  

はい、すぐ 行きます。どうも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好,我們立刻去。真是謝謝您。)媽媽輕聲地回答著。

          

         謝天謝地,即時澆熄了老爸的怒氣,同時也化解了我的危機。 

 

1984. 3. 28 早上  橫濱市,港北區區公所

 

    「老爸,這是哪裡?」

    「區公所!おじさん帶我們來這裡幫妳辦一些證件。妳是外國留學生,所以必須要辦一張『外國人登錄証明書』,也就是以後妳在日本的身分證。」

          

我們走到一個櫃檯前,平田先生跟櫃員拿了一份申請書到旁邊,一邊和爸爸討論、一邊填寫。

我隨著媽媽也走近看看。

 

本人との関係

友人の娘 

 

「友人的娘……欸?老爸,我怎麼是你娘?」我驚呼。

突然,一記拳落在我頭上。

「叫妳在台灣先學一下,妳就不認真!」老爸小聲但很具威嚴地說:「『娘』是女兒的意思啦!」

「這個字唸 むすめ」老媽細心地教我。

 

  

我無意識地跟著唸:「『ㄇㄨ 思 妹』。」

辦完外國人登錄証之後,平田先生又建議爸爸幫我加個保險,所以我們又走到另一個櫃檯,幫我辦了「國民保險」。

等我們離開區公所,已經是一小時後了。

 

 

同日下午  橫濱,商店街裡的咖啡廳

 

    「今天要把妳在日本生活的東西都買齊,然後明天要去學校。到學校後要先辦報到手續,之後有分班考試……」老爸唸著這兩天的行程給我聽。

    「老爸,你們真的後天就要回去嘍?」

    「一個人,會害怕嗎?」老媽心疼地看著我問。

    「我真的要住在おじさん家嗎?我又不會講日文,好彆扭喔……

    「現在能出國讀書,又不是件簡單的事。要不是おじさん跟爸爸是二三十年的老朋友,又是生意上的朋友,誰要幫妳擔保,當妳的保證人?おじさん是個小心的人,既然他答應了,他當然希望妳住他家,由他們看著妳、照顧妳。這樣,不但他能放心,我們也可以放心。要不然,妳一個人又不懂日文,萬一發生什麼事怎麼辦?而且住在日本人家裡,妳講日文的機會也比較多,進步會比較快。」

    我沒回答,轉頭看了看老媽,她正紅著眼睛在幫我列購買清單。

   

 

1984. 3. 29 上午  新宿,日語學校,教室

 

   皆さん、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私は……」(大家,早安,我是……

          

    一個笑得好甜的日本女生抱著一疊考卷進來,站在講台處,笑咪咪地跟大家打招呼。只可惜,她在說什麼,我聽得霧煞煞。不過,雖然我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可是不可否認,她的語調聽起來,好好聽。

    她講完之後,就把她抱進來的考卷發下來。

    我一看到考卷,整個人傻住了。

    「怎麼沒漢字……糟了……」我心裡一驚。

    看來看去,只有考卷右上角有兩個漢字「名前」。

「這應該是指名字吧……」

依常理判斷,名字都是寫在考卷的右上角,而且又有個「名」字,因此我不假思索地在「名前」後面填上「葉雨薰」。

寫完後,我就很瀟灑地站起來,走到講台前,把考卷交給老師,然後走出教室,留下一臉驚愕的老師。

 

 

同日下  新宿,3C商店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光臨)一名帥氣又親切的男店員邊喊邊走向我們。

          

    老爸和他用日文在交涉,只見那名店員很熱心地在介紹著各式鬧鐘,而且每一個都設定時間響,讓老爸聽。接著,老爸又跟他說了一大堆後,那名帥店員立刻拿出了一個很普通、很老式的鬧鐘出來。

   「媽~老爸在問他什麼?」

   「妳爸在問,有哪個鬧鐘最……」

   媽媽的話還沒說完,我們就被一個超響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尋聲看去,就看到老爸指著店員手上那個剛剛發出超響的鬧鐘,買下了!

   老爸走出了店門,把紙袋交給我。

「老爸,這個鬧鐘又不漂亮……」我有點委屈地小抱怨。

「可是這個最大聲!妳這個賴床鬼,就是為了把妳叫醒,所以買這個!日本人是很守時的,而且妳又住在おじさん家,不要到時候爬不起來,丟我的臉!」

「厚~那你應該買三個給我,讓我一路放到浴室去好了!」

豈知老爸眼睛一亮,又走進店裡了!

 

日旅2-增版C0523.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同日晚上  橫濱,平田家,臥室

 

    老爸除了替我買了超級響的鬧鐘之外,還幫我買了好幾本地圖和字典。

    他翻開地圖到新宿那頁,用紅筆標出我的學校和新宿車站各個出口。

    「下午老爸帶著妳繞著新宿車站地面走了3圈,妳還記不記得每一個出口的建築物?」老爸一邊問我,一邊指著地圖上的紅色標示幫我複習,「萬一妳走錯出口了,就趕快走到地面上,認著地面建築物,走到學校去。」

    「新宿車站比台北車站還複雜,有非常多條線的電車,而且國鐵有國鐵的東西南北口,還有中央口!私鐵或地下鐵也有它們各自的出口,妳要分辨清楚!」老爸打了一下我低著的頭,「記住,不要一直低著頭!走路時要往上看,看看上頭的標示。日本這方面寫得很清楚,而且有漢字……」

    老爸不停地對我耳提面命,教我一些「求生技巧」,一些一個人在日本要如何找到回家的路的技巧。還有,他也要求我每天要從廣告或海報上,抄些單字回來用字典查,以加強單字能力。

    坦白說,我有些害怕,一下子說這麼多,我怎麼記得住。這時,我瞄向老媽想求救。

只見老媽戴著老花眼鏡,一針一針地縫著我每一件衣服的釦子,這讓我想起了那首<遊子吟>: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

 

(下集預告)

    只剩下雨薰獨自一人留在日本,爸媽都回台灣去了。面對不會講英文和中文的平田太太,不懂日文的她,要怎麼生活下去呢?除了比手畫腳,還有沒有其他好方法呢?

 

 

【我的留日筆記本】

 

訊息篇:

*外國人登錄證明書~外国人登録証明書(がいこくじんとうろくしょうめいしょ):原則上,在日本連續滯留90天以上,不論是工作或就學,都需到住處所屬的公所辦理。此証可視為外國人的身分證之用,只要帶著這張證件,就無需把護照一直帶在身邊了。

 

*國鐵:亦即現在的「東日本旅客鐵道」(JR)。

 

單字篇:

*區公所~区役所(くやくしょ:ku ya ku syo

*鬧鐘~目覚し時計(めざましどけいme za ma si do ke i

*地圖~地図(ちず:chi zu)、マップ(原文map:日式發音為ma ppu

*字典~辞書(じしょ:ji syo

 

 

文中常會出現、必記之單字

*おじさんo ji sa nn:即「uncle」之意。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i ra sshya i ma se /伊拉蝦伊媽「ㄙㄝ」):「歡迎光臨」之意。

注意i發「伊」,不發「挨」喔!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o ha you go za i ma su /歐嗨優溝雜依媽思):「早安」之意。

注意you發「優」,不要發成英文(「你」)喔!

      

*平田ひらたhi ra ta):姓氏之一。

注意hi是發「ㄏ一」,不發「嗨」喔!

     

 

 

※ 特約聲優:男-TOKU/女-MAKI

 

 

下一話將於5/24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