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學在東京〉

第1話

未知の町へ」(來到陌生的城市

 

 

 留日生活的點點滴滴,從「不會五十音」到「和日本人談戀愛」

 抱著「抗日」的情緒、硬是被送去日本的,在耍酷的狀況下,連五十音都不學地就去了東京。第一天上課時,學校做了分班(分級)考試,我填了姓名後就走出教室了,因為完全看不懂…

 接著,爸爸和保證人平田先生帶著我去辦外國人登錄證;申請書上填寫我和平田先生的關係是「友人」。欸?我怎麼會是「爸爸的娘」呢?

 「学生」「一生懸命」「生ビール怎麼的唸法都不同?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唸訓讀音、什麼時候唸音讀音勒?碰到生氣的事時好想罵「活該!」可是書上沒教,要怎樣才能查到呢?我請平田太太放心,所以在紙上寫下「放心」二字,怎麼平田太太不理解呢?不是漢字都可以通嗎?

 一年的日文學習,發憤圖強的我(原因是想用日文說黃色笑話)竟然以該屆畢業生前幾名畢業,而且只以4科成績力拼別人的5科(原因是第5科「口試」當天睡過了頭,來不及去考試……)

有人說,絕不可以太鐵齒,絕不可以說「絕不……」,果然,應驗在我身上了!去日本前我大言不慚地說:「絕不交日本鬼子!」

結果…

大一時,加入了社團,認識了幸治學長展開了一段「大女人、小男人」愛情故事,既溫馨又好笑但當年的異國戀情並不是那麼被祝福,最後在一幅婚宴的廣告前,我只能笑笑地說:「我真的很希望成為你的新娘」然後在他的眼淚中,走進車站

 

 

 cloud19.jpg

 

第一話  未知の町へ來到陌生的城市

 

 

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地方,橫濱。

舉目望去,看到的都是一些中文字以及東方臉孔,應該很熟悉

可是吹到臉頰上的風,特別乾冷,又不像台北的天氣。

路上,真的乾淨;每個人身上的服裝,真是整齊;

但是,大家走路的速度怎麼這麼快?連步伐都整齊到令人不可思議!

冰冷的外表下,到底是隱藏著怎樣的一顆心呢?

 

 

1984. 3. 27 傍晚  日本橫濱,保證人平田先生家中

 

ようこそ、いらっしゃい。真是歡迎啊!

  

有聽沒有懂的我,看著眼前一位親切中帶著威嚴的短髮中年婦女,笑嘻嘻地對著爸爸媽媽打招呼。然後,她似乎注意到藏在爸爸背後的我。

あなたは、チェシーでしょう。妳就是崔西吧?

    

    「啊?在叫我嗎?」我心一驚,不知所措,真想……逃。

    「快打招呼啊!這是平田太太。」爸爸回頭訓斥我後,又趕緊回頭跟那位太太解釋。

    ごめん。この子は、日本語が 全然できないんだ。抱歉。這孩子完全不會日文。

           

        我靦腆地對那位太太點了點頭,想說「妳好」,可是,日文怎麼說啊?

     這時,爸爸的朋友,也就是我的保證人,平田先生,他熱情地招呼我們先進屋裡休息。

        在玄關,等我們脫下鞋子後,平田先生領著我們走進客廳。

我走在最後面,不經意地回頭看了一下,平田太太正在整理我們的鞋子,把每雙鞋擺整齊,鞋頭朝門外的方向。

「她在幹嘛啊?我明明有把鞋子合併放好啊……

 

     走進客廳,哇,好溫暖喔!連地上都是暖的。

欸?這張矮桌子好好玩喔,還鋪著棉被,底下還有暖爐,真是太舒服了。

「老爸,這是什麼桌子?」我小聲問著爸爸。

「這叫こたつ

「摳子」我學著爸爸的發音唸著。

いらっしゃい、いらっしゃい。もう疲れてるでしょうね。はい、お茶と大福をどうぞ。(歡迎、歡迎,已經很累了吧。來,請品嚐一下茶和大福。)

平田太太端著托盤出來,親切地招呼著我們。

我看到一顆好大的圓形麻糬,裡頭包著好大一球的紅豆泥喔!看起來挺好吃的。

這時,老媽立刻站起來,拿著我們帶來的鳳梨酥和凍頂烏龍茶給平田太太。

これは、台湾のパイナップルクッキーとウーロン茶です。つまらない物ですが、どうぞ。(這是台灣的鳳梨酥和烏龍茶,不成敬意,請笑納。

どうも、どうも。これは、たいへんおいしいです。大好きです。じゃ、いただきます。(謝謝、謝謝。這真是很好吃呢!我們都非常喜歡。那我就收下了。)平田太太很興奮地說。

「第一次到日本人家作客,他們都會請我們喝日本茶和吃甜點,這是他們的習俗。」老爸跟我說。

「為什麼?」我問。

「以後妳自己找答案!要不然,生腦袋給妳幹什麼!」老爸給了我一記回馬槍。

 

 

1984. 3. 27 晚上就寢前  平田先生家中的臥室

 

    「老爸,我問你喔,今天我們進來後,我看到平田太太把我們的鞋子又一一排好耶!我明明就有放好……

    「妳怎麼放的?鞋頭朝哪?」老爸問。

    「進屋後,就直接脫鞋、擺好……所以是朝裡面啊!」

「那現在是朝哪?」老爸又問。

「我看到的是朝門口。」

「因為日本人很體貼,會把大家的鞋頭朝門口,這樣要外出時,就可以直接穿著走了,不用倒著穿、再轉身離開。」

「喔……

這時老媽開口了,「日本人的規矩和習慣很多,妳以後住在這裡,要乖一點,機伶一點!」

說著說著,老媽的眼睛突然泛紅了。

「厚~媽,別擔心啦!」我試著要逗媽媽笑。

「妳把筆記本和筆拿出來,我看必須教妳幾句日本話才行。」老爸忽然正經了起來。

看到慈祥的老爸突然正經,我立刻收起嬉皮笑臉的態度,趕緊拿出紙筆。

「以後,妳要叫平田先生,おじさん

我在紙上寫著:「歐桑」=叔叔,是叫平田先生時。

「然後,叫他太太,おばさん。」

「歐桑」=嬸嬸,是叫平田太太時。

「睡覺前要先說『晚安』おやすみなさい,才能進來睡覺。

「歐•思•咪•那•塞•依」=晚安。

「早上起來時要說『早安』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歐•優•溝•雜•依•媽•思」=早安。

我非常專心地寫著,忽然頭被打了一下。

「妳寫這樣?看得懂嗎?妳不會寫50音嗎?」老爸用著非常擔心的眼神看著我。

此時,媽媽很幽怨地出聲說:「你現在才知道啊……

 

※ 特約聲優:男-TOKU/女-MAKI

 

 

 日旅1(小圖)-網路版C0517.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下一話將於5/17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